投稿
  • 动态
  • 文章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小说杂谈
  • 今日 0
  • 帖子 5
  • 关注 6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6 内容:5

    第一世记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第一世记忆←发挥想象……(淫笑)

               我忘了那是何时,似乎是上上上世.


               那是我正是一个初入师门的入殓师,哦,原来我以前不戴口罩啊。啧,那时候还因此沾染上了不少桃花债,女人真是种麻烦的生物啊……


               我小的时候,似乎就与其他人不同。灰色的眸子,灰色的头发,苍白的脸庞。这个样子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叫“病娇”吧。


               所以我从记事起就开始打心眼厌恶这眸子,这头色,认为它给我带来了不幸——不幸的唾骂。年年日日走在街上,“扫把星”就戴在了我的头上,我很迷茫,也很困惑。我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为什么别的小朋友看到的都是父母关怀的笑脸,而我看到的则是这世间的污点呢?后来,在看到我面前一具具尸体时,我懂了。因为我是个被收留的孤儿入殓师啊,在世上,没有多少人会对接触尸体的孤儿尊敬吧,或许应该反过来,只是我们在入殓时,严格的遵守每一步程序,并对这些来到终点站的旅客报以最大程度的尊重罢了。


               我在法国巴黎成长,在那里有形形色色的人:杀害自己姐姐的妹妹啊,杀害自己父亲的女儿啊,还有杀心过重的男人啊blabla之类的。对此,我早已司空见惯。反正到最后,他们都会是没有任何心跳的尸体啊,只不过是罪孽深浅不一罢了,也没什么稀奇的。

              一开始的我,胆子很小。每次见人都躲在师傅后面,总是颤抖着,每个入殓师都不想正视别人的眼睛,因为看透别人内心的贪婪与疯狂,就是他们的基本功。

             我出生的大革命时代,法国国力达到巅峰。呵,那群人表面上说是巅峰,其实…是屠杀啊……就连玛丽皇后也……

             最后还是我给这位尊贵的皇后画上了句号(虽说那时离皇后逝世已经很久了,但惊奇的是尸体没有一点破损),但是,句号之后,还会有正文的,我的灵柩在三年过后,其中的人啊……会起来的哟…….嘘~不过皇后的头与身体可能会有些不适,我可只对我欣赏的人奉上灵柩呢。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越来越怕人,随着一个又一个灵柩,眼中的别人的贪婪就愈来愈强烈,使我不敢正视他们的脸。在玛丽皇后事件不久后,我被确诊得了社交恐惧,拜托,哪一个入殓师没有点心理障碍的?但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就像一个精神病患者,大声嘶吼着说自己不是精神病,但事实只会毫不留情的给他一巴掌,最后不还是会被那些口口声声说爱你的人送入疯人院?呵,如果有一天你们也变得看透生死,你们会明白,其实做人很痛苦,做个禽兽都比做人轻松。

            所以啊,我后来的害怕,都是装出来的。但我一开始的性子可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被那个六十岁依然年轻的先生驯化成这样的,一开始的我呢,若是遮住喉结,应该就没多少人会知道我是男的,从这点上来,和内家伙还真不违和。关于我演技这件事情,就只有奈布,伊莱和他知道。所以……

        嘘——

            明白在下所有事情的你,可不能泄露哟~

            这就是我第一世最开始的记忆,有时,回忆带来的的不仅仅是甜蜜,随之而来的,还有莫大的痛苦:奈布选择了遗忘,伊莱选择了保留全部,而我呢,我这个懦弱又无能的人呢?我啊,只是选择了部分回忆,毕竟也没有人傻到再回忆一遍痛苦吧。快乐会使你把手中的刀扔下,悲伤会让你把掉在脚边的刀拾起,而绝望,会促使你把那把刀狠狠的插入自己的心脏,拔出来,再插进去……直到心脏七零八落。

            关于我来到庄园的这件事,我也表示自己很意外。我是在给一位女士入殓时,在她的口袋里发现庄园邀请函的。这位女士死亡就是那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开膛手杰克的第三个杰作。奇怪的是,邀请函上写的并不是她的名字,而是我的。是谁呢?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叫我过去又是为了什么?这些疑问不住地叩击着我的心扉,啊?你问我为什么不用灵柩?因为她是个沾满罪孽的妓女,而我并不欣赏她,我为什么要给她第二次生命呢?这些问题,还是让我一个人亲自探索吧。

            于是我就来到了欧利蒂斯庄园,我又见到了那些妹妹,女儿,男人。高额的奖金啊,真的是一种至高无上的罪孽。真正吸引我的,是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还有那些没有心跳仍旧生存着的监管者。

            我还记第一场游戏,我和我的挚友相遇,奈布是第一个发话的,其次是伊莱,之后是幸运儿,最后才是我。那一场伊莱溜得最厉害。最后的演绎分数幸运儿和奈布仅差一分。那时我就发觉,这个幸运儿不对劲,虽说笑眯眯的,但浑身都有种戾气,我闻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已经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了。

           伊莱总是带着眼罩,我很奈布不止一次的问他,为什么总是带着它,他说,他为了自己的未婚妻,超过了人的界限,上帝为了惩罚他,使他不能再看见世间。不得不说,他真的很痴心,也是一个称职的好男人。

      第一世记忆←(长度不够,图片来凑)

            奈布是一个雇佣兵,他身上的血腥味也很重,但我看出,他是后悔的。

      第一世记忆

            然后就,光明正大的成了“卡奈伊”(潜台词:卡哇伊),但我感觉,还是比以后的“庄园三受”好听。 

        

            在奈布伊莱都找到各自CP后,我才发现,这俩货其实非常见色忘友,或者说他们老攻太强了,我们以后联络,也就只能靠电话了,有的时候还会被那俩监管挂断(很气),也开始抱怨,那家伙怎么出来这么晚。

            不得不说,那家伙确实给了我一段美好的回忆,我们之间的节奏就像那首《yellow》(真的这里只是指一首歌,真的没有其他意思(滑稽))。爱情,真的是一杯毒酒,出入口甜,越回味,越沉溺在其中,他的那双蓝色眼眸,仿佛要将我笼罩,他的那头银发,闪耀着不可侵犯的光芒。

            一开始我们相遇并相识的原因很简单,他要给我拍照,我要给他入殓,或许这就是看到美人的第一印象,相当于现在的要微信。也不枉奈布和杰克在我们面前秀了那么久恩爱。我喜欢他叫我宝贝的那一瞬间,不想让他知道我急切的需要他,但每一次接触都令我心花怒放,这是事实,我应该躲开的,却情不自禁的靠近那个人。啊,我真的是,被奈布那个小疯子传染了……

            到后来,我了解到他就是玛丽皇后的儿子,约瑟夫,玛丽皇后也会在不久后光顾庄园,或许,这就是destiny(命运)吧。那一刻,我们全然忘记了这个恐怖的庄园,还有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整个庄园都是浪漫的氛围,没有人哭泣,没有人绝望,因为那些人已经不是人了 。

            所以,这一切,都被我们毁了。

           幸运儿,是他!他组织了所有悲剧,我到最后还记得他那变态的笑容,他的眼睛已不是平常的颜色,他摘下了哈斯塔的神眼,装在了自己眼眶里,这种人,已经不能用变态二字形容了!

           临死前一晚,我和约瑟夫彻夜未眠,傻傻的,在想会不会有来世这种东西。我问他,如果有的话,你最想保留你的什么回忆?他愣了一下,闭上眼睛,将头靠在了我肩上,虚弱地讲,如果有来世,他只想保留和我在一起的记忆,destiny(命运)这种东西,太糊弄人。这就是我那一世和他最后一次的,悠闲。

           第二天 ,我和约瑟夫分别被拴在了十字架上,但是只栓了一只手,另外一只手,我拿着他从不离身的长剑,他拿着我从不离身的匕首。他对我说了一句,我爱你,亲爱的,来世再见……然后,拿着匕首,狠狠刺进了他自己的心脏,但到生命最后一刻,他仍然是笑着的,笑得那样肆无忌惮。那是,是我第一次不那么看淡生死,我看了眼在高台上那张变态的脸,我也开始肆无忌惮的笑起来,拿我挚爱的长剑,插入心脏,拔出来,再插进去。在看到天堂的最后一刻,我呢喃了声:“约瑟夫,等我……”

            也是在那一刻,庄园开始坍塌,弄破了我们的合照相框前的镜子,那镜子就像有魔力一般,汇成一柄枪,刺入了那个罪魁祸首的中心……

            The end

             庄园里的电视机传来了沙哑的声音:“紧急,我市欧利蒂斯庄园突发地震,房屋大面积坍塌,神奇之事莫过于,在现场只有一位常年犯罪杀手的尸体,几年之前的人们却不见踪迹……”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