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99
  • 关注 13
  • 王者荣耀同人 王者荣耀同人 关注:13 内容:99

    山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王者荣耀同人
    • Lv.5

      ——山歌朗兮,故人乐兮。

       如画的江山曾被血染,染指的剑号青莲,握着那把剑的人亦号青莲剑仙。他名唤李白,最爱一身白衫。广为人传的是,杀完人之后,死者的血未沾半分。

       那一日生灵涂炭,天地同他一起失了色。苍白的画面中,黑线重描轮廓,只余他的眸和青莲剑的剑穗是惊人的血色。

       

       传闻剑穗乃魔物,使剑仙的武功无人能及,却同样使他被魔肆虐了心。

       白茫茫的大地中,剑仙一袭白衣,一头银发自然散落。他低垂着眸吻着剑穗,侧颜如谪仙般令人向往。目光在往下移,他的手不自然的紧握剑柄,已至关节泛白。血顺着剑身缓缓下流,晕染开了雪地。

       这是醉仙楼进门就能望着的名画。

       我见过他。

       那是熙熙攘攘的七巧时节,我穿着一件海棠红的新衣。

       河岸人潮拥挤,悠然摇着折扇笑得恣意的少年郎和长的别致掩唇而笑的姑娘是最不缺的。河中花灯迷离,每一朵都燃着人间烟火色。乍一看,好像是一片星河,熠熠生辉。

       闲逛着,我一激动大挥着手臂,我心上人赠予我的珠子坠入水中,我心急“扑通”跳入河中去捞,惹得周围一阵惊呼。待我拾好起来,才发现离得近的白衣公子被溅了一身。

       明明橘黄色是顶温柔的颜色,落在他的周遭竟都清冷起来。这个人尽是站在那儿,便让人如覆薄冰。

       夜风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公子对不住啊。”

       他没说话,只是盯着我。准确来说,应该是盯着我的衣服看。

       影影绰绰中,他的眼神逐渐柔和,好似穿过了漫漫岁月和我望到了某个故人。

       莲叶接天,水波粼粼。女子的红裙在此间格外惹眼,她点着轻功。每点一下,湖面都会有一层层涟漪往外扩散,再因外力折返回来,乐此不疲。

       她直线性向一叶扁舟踏去,只是最后一下不知是不是有意点歪了。女子侧翻,小舟失重,平稳时舟上的银发男子溅了满身。

       “你便是青莲剑仙李白?”

       明明是妲己无理在先,但她依旧气势足足的。

       李白走南闯北也从未见过这般不要脸的女子。他满脸黑线,手中的酒杯险些握碎。他倒是要看看,厚颜女子啥厚颜样。

       可他抬头,一双橙色如宝石般的水眸猝不及防撞入眼中。甚至还带点怯意。不知为何气顿时消了一大半。

       “姑娘调戏良家美男?”

       妲己自顾自坐在了李白对面,看着他带有怒气的脸,行云流水倒了杯酒,动作夸张地仰头大饮。“对,调戏你,”

       李白这回听清了她的声音,软酥酥的语调,还故作风流。细瞧她容颜,竟越发熟悉起来。

       他突然笑了一声,他这个人笑起来必然是眯着眼,眉眼弯弯的模样好看得紧。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妲己脑袋里第一个反应便是这句诗,女儿红醉人,可她一时想不出,是酒醉人,还是人更醉人。

       

       “你可是一直跟着我的那个丫头?”

       “谁跟着你了啊,我只是…恰巧路过。”

       “跟了小爷八条街,恰巧路过?”

       妲己的气势越来越虚,在道破时脸上泛着红晕。大抵酒的后劲上来,脑袋晕沉沉的。她叉着腰狡辩道:“我说恰巧路过就是恰巧路过。”

       她明显站不稳了,小舟一个踉跄,她撞在了小桌上,软绵绵地趴在上面,一双手还醉醺醺折腾着。

       她迷迷糊糊看着眼前人,一双水眸盛满了情。

      “太白哥哥。”

       

       她嘟哝了句。

       再次睁眼时,已是翌日清晨。

       耳边传来了江南独有的缠绵小曲,妲己下床走了出去。

       花叶叠层间,一张俊极了的脸。剑锋绕了一些被斩断的莲花,翩翩白衣麻利地打了几个剑花。剑停花亦落,却又值风来。花瓣随着白衣衣袖飞扬着。

       妲己的脑袋肿痛的厉害,她伸手去揉,差点惊呼起来,她她她的耳朵露出来了!

       她赶忙藏了起来,却听一声嗤笑。白衣戏谑的望着她:“别藏了,早就看见了。”

       “世人传,青丘狐一笑倾城二笑倾国。”

       李白惋惜欠揍地叹了口气:“看来传闻不可信。”

       妲己当即炸毛,回击道:“听闻剑仙剑法何等高超,刚才望来,也不过如此。”

       她的声音哑哑的,在李白听来,甚至带有哭腔。

       他堂堂剑仙,架不住的女人哭。于是他好声好气地哄着:“没有没有,你可好看了,抵过这莲花。”

       “哼”妲己睡眼惺忪“我好饿,你去准备吃的。”

       她说的那般理所当然,李白不禁愣住。待他回过神来,入眼的是妲己忘收回去一摆一摆的大尾巴。

       “死狐狸,”

       他想着给她买了吃的便赶她走,后来想着收留几日便无论如何也要她走。最后啊,偏生这个死狐狸伴他走了几个春夏与秋冬。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白衣郎意气风发,眼含笑意。

       “喂喂,狐狸你的袖子也给小爷招招啊。”

       妲己嘴里吃着糖葫芦,含糊不清地说了句什么,没好气的晃了晃袖子。

       马上人笑得恣意,他的眸是不起眼的银灰色,可当斜阳映上时,竟将万物都衬的失了颜色。

       一种情绪涌上心头,世人称之情爱,药石无医。

       每至重阳节,秦淮名楼道有朋自远方来,推出各种陈年佳酿款待游人,因此名声远扬江湖。

       李白兴致冲冲的带了妲己去酒楼,忘了她一杯倒。这个楼名为卖酒,倒也是个风流地。

       李白早就沉迷于各种琼浆,良心发现身边少了个东西时,妲己不见踪影。

       找到她了。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的半人高的琵琶,明眸半掩。一笑如皓月。将身后的纸醉金迷都比了下去。

       “曲有误,周郎顾。我效仿古人,自是只为公子一顾。”

       李白扶额,妲己跟了他这么久,什么都没学会,却将他的风流学了个十成十。

       偏生对面那位公子还被迷得神魂颠倒,只愣愣看着妲己,

       李白走过去,毫无半点怜香惜玉领着妲己衣领出了酒楼,失了灯火,才发现她的脸红扑扑的,她双眼迷离,仰头笑:“将进酒,杯莫停。”

       “哈哈哈好酒,再来再来。”

       此刻的李白只想掐死她。

       好死不死她还抱着路边一树桩喊着李白。

       李白寻思着,干脆就丢这儿了吧。

       端着醒酒汤给她喝了,她这才安分些。

       妲己半醒半醉着:“寻寻清风,皎皎明月。星光潋滟万里,就没有让你牵挂的人或事吗?”

       他从小失去双亲,闯荡江湖多年,认识的人如过水之鲫。

       说他爱酒不假,可所有美酒没他不喝的。

       说他爱美人也不假,只是今日青楼招牌,明日别家阿娇。

       于是他近乎没停顿的答了句没有。

       下一秒,李白眼前出现一个样式普通的红剑穗,颜色偏暗带有磨损,可仍看得出主人的爱护。

       “那这个呢,你认识吗。”

       李白只觉她莫名其妙,只当在发酒癫。

       他摇头。

       他没有看见背上的妲己眼睛一度暗了下去,无半点光彩。

       世态炎凉,凡事难料。

       一日妲己很晚才归来,李白迎上去。却见妲己的发凌乱着,她篡皱了李白胸前的衣服,双眼通红,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嘶吼道:“九尾大人已被赶至青丘,怎的他们还不肯放过我们。”

       李白的心也跟着疼痛起来,手中提着的灯扔在地上,将她揽入怀中,如鲠在喉说不出任何言语。

       青丘之主与凡人恋爱,却生性风流将其抛弃。凡人为仙子转世,怪就怪在那年多逢战事,民不聊生。“祸狐”莫须有的罪定在了九尾狐身上。就当青丘之主撒手人去的时候,竟有道士说祸狐就当赶尽杀绝。

       青丘边境大战了一场,,可还有许多溜出去来不及归故里的死在了他乡。妲己路过时,看到的是一具具同胞的尸体。狐死首必丘,他们一同望向了青丘。

       青丘狐有特殊的传信方式,燃起狐火,是长老告诫她,莫回青丘,小心刀眼。

       许是怀抱温暖,妲己哭的歇斯底里,她哽咽道。

      “太白,我以后没家乡可归了。”

       李白轻轻拍打着她的背,月光洒入他的眼底,全都化作温柔两字。

       “以后我就是你的青丘,你的故里。”

       背后的青莲剑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杀意,鸣鸣躁动回响着。

       后来的日子提心吊胆,好在有人免她惊免她忧,免她无枝可依四处流离。

       李白买了吃的回来时,屋内没有妲己,只有书信一笺。

       太白,他们讲和了,等我回来。

       可李白却敏感的感到阵阵不安。

       他持剑离去,神情是从所未有的惊慌失措。

       “献祭你们,换阿生重生。”

       绯衣女子笑的比过青丘桃花,

       “我兆瑶做事向来公平公正,只想自私这么一回。”

       妲己只觉她可悲可笑到了极点。

       “你可知,青丘就大人一人是九尾?”

       话音落完,妲己才觉自己是咬着牙说完的。望着兆瑶愣住的脸,妲己不禁笑出了声。尽管泪水同样灿烂。

       倒地,妲己听见了青莲剑出鞘的声音,顿时心安了。

       “太白,他们骗我。”

       她的每一个字都很轻,好似风再大些就能吹散。,

       唇瓣轻轻翕开,水眸略掩,如同山水画中最为惊心动魄的那一笔。

       “其实啊,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江南,只是你忘了我。”

       曾唤君太白哥哥之人,君已忘兮。

       长老说无需挂念。

       可那萍水相逢,她终究是记了一生。

       “听闻意中人武功盖世,容貌绝华,原来…是太白啊。”

       及竿之年,她信誓旦旦宣言。

       娶我妲己之人必然是武功盖世,容貌绝华。

       妲己的发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她突然扬唇笑之,巧笑嫣然。

       “碧落黄泉,太白我们这样算不算一起到了人间暮雪白头。”

       风起,自边缘慢慢化作尘埃,李白拥的更紧了,嘴里呢喃着她的名字。她没有回应,她的目光透过了他。一道星光闪过,瞳孔里面有着一白衣人,笑得恣意。

       最后怀中只剩一具狐尸和那个剑穗。

       李白的眸猩红起来,耳边似有白鸟齐鸣,最为清脆绵长的是青莲剑再次出鞘的声音。

       青莲剑以杀意冠绝天下,可这一次传来的是冷意,铺天盖地袭面而来,怎的一个冷字说的透的。

       天地洋洋洒洒竟飘起雪花来,他笑问苍天为何,青莲剑的剑身倒映着世人的百态,最后凝成满地尸横。

       本想离去的道士们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下一秒,银光闪过,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剑锋所划之处,无人生还。自此人间剑仙闻风丧胆,不见当年侠客李太白。

       万物寂静,尽管血流成河。他低头,睫羽上凝了一层冷霜。他唤着妲己,些许哽咽。

       一片虚无中,走来一个她。她着红衣,如同新娘子般。

       天地中央,她弯了眸,刹那万里光华尽被敛入其中。

       李白拥不到她,她依旧笑着,渐渐散了。

      ——后来,山歌已忘,故人已故。

       我心上人在唤我,见他没有反应,只好自顾自走开。

       我回首望了他一眼,三千明灯在他身后缓缓上升。

       灯火不甚明亮,我看不透他的情绪。

       只知他静静地立在那儿,一身的落寞。

       

       

       

       

      山歌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