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原创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07
  • 关注 59
  •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59 内容:107

    空欢喜(望喜♡)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hin萌 > 原创连载 > 正文
    • 原创连载
    • Lv.4

        空欢喜  

        那座城,那个人,是一生的牵挂。  

        都说离开那座城,忘了那个人,却不曾离开那座城,也忘不了那个人。​ 

        走进​流云巷,熟悉的酒香弥漫在空气中,墙头富态的老猫摇晃着笨重的身子一步步前挪,如闻着酒香醉了一般。 

        酒香也怕巷子深,​那个人走向他的大道,而我,停留在自己的独木桥。  

        “嘿,呆子,你想考哪个大学?”  

        他无语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依旧发愁我这欢脱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我想离开这里,去更远的地方。”​  

        我记得,他眸中尽是向往,​尽管是繁星,也不如他眸中的光醉人。  

        “别想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长这么大,我一直听你们的,但这次,我想自己做决定!”​  

        我站在门外,​抱着自己酿的米酒,第一次听到他那么愤怒的嘶吼。 

        面前的门忽然打开,他看到我时眸中闪过诧异,就转头离去​。  

        他的步子太大,奈何腿短的我只能小跑跟上,不知道跟了多久,他在公园的木椅​前停下,颓废般坐下,双手掩住脸。我坐到他身旁,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任风缓缓拂过树叶,飘来一阵花香。  

        我​面朝着夕阳,余光却一直放在他身上。半晌,他拿过米酒,仰头一声不吭的闷喝,酒水溢出他的唇角​。一罐下去,他放下米酒,擦去嘴角的酒,眼眶微红的看着我。“谢谢。”  

        我愣愣的摇摇头,看着他十分落魄的背影渐渐离去。“过两天要不要去我爷爷家玩?”或许他并没有听见,没给我任何回复。微风变冷了,打在我脸上,我独自一人迎着夕阳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回家。 

        缩进柔软的大床上,睡意涌上大脑。我清晰的记得那一晚我梦见了小时候的我缠着爷爷教我酿酒,他向来是“别人家的孩子”,我见自己劝不动就找他,爬上树头下不来也是喊着他的名字,虽然知道他可能不会来,但总会看到他仰头担忧的眼神。 

        那天我在车站等了很久,期待着他的出现,但并没有,本是打着临近高考散一下心的理由回到镇子,忽然间就没有了欣喜的心情。 

        我有些失望地走上巴车,坐在后排靠窗的座位,戴上耳机看向窗外,一抹熟悉的身影闪过眼前,转过头,正巧对上他微凉的眸子。 

        “怎么,很诧异?”  

        他站在我身旁,唇角微扬。  

        “心事蛛丝错乱交织如荧光……”  

        一首歌恰巧唱到这一句,我的心思也如这句话一般错乱。  

        走进流云巷,酒香满溢鼻尖,我贪婪地深深吸了口,流云镇名称就是由我爷爷的爷爷开的酒楼“流云楼”而来,而流云巷就是当时流云楼的所在地,但如今爷爷只是酿酒,却不愿再卖。 

        推开吱呀作响的木门,坐在摇椅上晒着太阳的爷爷睁开带着困意的眼睛,见到我眼里涌上笑意,或者说,是看到我身后的他才笑的。  

        “小柘来了,来,坐陈爷爷边上来。” 

        他坐到爷爷旁边,每一句话都能把爷爷逗得合不拢嘴,而我强撑笑颜的坐在爷爷的另一侧,听着并不好笑的笑话。  

        夜半,我跑到他屋前叫醒了熟睡的他。  

        “这么晚你想干嘛?”他揉了揉眼睛,头发有些杂乱。  

        “陪我去爷爷的酒窖里看看吧!”  

        他一愣,或许是没反应过来。  

        怕他不同意,我用尽活了十多年总结的法子,终于把他拖到酒窖前。  

        “说好了,你,只看不喝。” 

        我连忙点头,应付过去。  

        我不太爱喝酒,偏偏就爱爷爷的陈酒,一喝就上瘾。 

        偷偷撬开锁,我蹑手蹑脚的钻了进去,闻着充裕的酒香,简直飘飘欲仙。爷爷的酒窖很大,有的摆上架子,我钻来钻去甩丢他,抱起一坛酒就咕咚咕咚的喝。许是有些醉,坛子掉在地上弄出很大声响。爷爷听到动静,拿着腕粗的棍子跑进酒窖。爷爷很疼爱他的酒,本以为会被打的很惨,却在爷爷发现我的前一秒,他把我拽进角落,用酒架挡着。  

        依稀记得,角落很窄,只够他微微环住我的肩,他的气息打在我的后颈上,微微发痒。我多想停留在那一秒,一直一直。 

        逃出酒窖后,我一直不敢回爷爷家,穿过巷子,走在镇子的小溪旁,晚风微凉,弄的鼻子发痒。  

        一股温暖忽然从肩上传来,他的外套上有淡淡的薄荷香。 

        “不是不让你喝吗,我要是走了……”他的话戛然而止,我抬起头,等着他的下文,却见他低下头,不再出声。  

        “沈柘,如果我喜欢你,高考后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的声音很小,可能是风带走大半声音,他并没有听见。 

        要说我最喜欢流云镇哪里,就是小雨时的镇子,打着镇子里老人做的油纸伞,走在桥上。 

        我打着伞走过青石铺的巷子,跑到桥上,一条条乌篷船由远处划来。“沈柘,闭上眼睛,等我叫你你再睁开啊!” 

        见他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我坐上条船,静静等它划到桥边。 

        “沈柘!” 

        他的睫毛微颤,看见我时满溢笑意。“低头。” 

        我下意识的低头,险险躲过撞桥上的痛苦 

        临近黄昏,小雨仍旧淅淅沥沥。我坐在屋檐下,抱着西瓜看着雨滴打在地上。

        “想什么呢?”他拍拍我的头,抱着另一半西瓜,坐在我旁边。

        “我在想,高考过后选什么大学。”

        我能感觉到他身子一僵,吃了一口西瓜。我转头看向他,却见他眸中略失光彩。“怎么了?”

        他摇摇头,我从没见他这样犹豫过。

        “小柘,过来。”爷爷叫他进了屋,我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只知道爷爷面上有些凝重,而他和平日无异,但我感觉,有些东西变了。

        小雨下了一夜,清晨时空气中夹杂着一种清新。“爷爷,门前的樱桃熟了吗?”

        爷爷点点头,我连忙换了防滑的鞋子跑到树旁,看着比我高一米多的樱桃树,忽然有一种想要爬上去的欲望。还算幸运,虽然刚下过雨,但我很安稳的站在了上面。

        一点一点的把樱桃装进口袋,却怎么也不见他的出现,再一次的用担心的眼神望着我。

      我记得,那天后,是我独自回家,依旧是那辆巴车,那首歌。

      却应了那句“物是人非愁肠”

        之后的我再也没见过他,听爷爷说,他在回家前就报了提前批,成绩一向优异的他得到了名额,去了外地,又短时间得到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很少回来。而我也选择去了外地,却没有跟着他。或许是缘分使然,每次他回来,我总是碰巧没遇见,整整四年,都是这样。

        “爷爷,我来看你了!”

        推开依旧吱呀作响的木门,更加年老的爷爷依旧爱在摇椅上晒太阳,却放弃了酿酒,酒窖里的酒也慢慢卖了,只留下两坛米酒。

        “佳佳啊,快坐爷爷旁边。”

        我坐到爷爷旁,给爷爷讲着大学的琐事。

        “佳佳,前两天,小柘来过。”

        我剥石榴的手一顿,没说什么。

        “小柘说,那次溪边的话他听见了,如果可以,他想回来。”

        忽然,鼻头有点酸,眼前蒙上了一层雾。爷爷带着我去了酒窖,把最后两坛米酒拿了出来。“这两坛酒,是那天你偷偷喝酒后,他求我留下来的,硬要塞给我钱,我没要,现在,也算是把这两坛卖出去了。”

        眼泪顺着眼眶涌出,我怎么也控制不住。

        我再一次来到桥上,吹着熟悉的风。

        我想要的,只是给十八岁的我一个答复,沈柘啊,我们都长大了,承蒙你的喜欢,我才有了今天的我。

      Lv.4
      作为一个即兴写手,得有感觉才能写😂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