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原耽
  • 今日 0
  • 帖子 10
  • 关注 28
  •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28 内容:10

    致別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他很淡地笑,嘴角颤抖。

      他的发旋长的特别靠前还偏向左侧,豆大的血珠从破口淌下,居高临下的看,像寒鸦破败枯损窠臼里盛起的一碗星夜,又兜不住什么,任凭它失去,一点一点,汩汩暗红流过斜飞入鬓的眉际,顺过眼皮,蜿蜒的血色是天然的勾线,描开鼻翼滑过下颌,滴在那人锁骨上。

      看着血滴继续向下延伸他心没来由的一跳,像有只干瘦指爪扎入心脏拽开一道微缩版的血色,一股无名火腾地窜起,心口疼得他收紧指节,枪支扳机和修长关节在他裹挟怒火的力道碰撞下缓缓作响,那人先前被他一枪托砸在地下也不见半分慌乱神色,见他这样苍白的脸色竟是顿了顿,眼底慌乱翻涌又小心翼翼,收了笑意,张嘴,心悸地爆出沙哑的音节,粗砺得像在夏日流火骄阳下暴晒后垂死挣扎的干尸。

      他心疼的更厉害。

      他只是等了一阵,心不在焉一抹眼外快凝结发黑的血迹,拽住那只握了枪的手。

      他唇皮被夜风刮得开裂,许久没出声,失了血色的嘴角凉薄地连成一线,在这时收了那人恐慌声色刻进眼底,心上的疼不减反增,舌尖扫过上颚一圈,张嘴短促尖声笑了出来,淬了碎冰的眼神一股脑儿摔在他脸上,劈头盖脸,那人仍不为所动,拽住他的手入定般坚毅,甚至使力借着僵直的小臂站起,眼神和他的冷不同,至始至终都是淡然深邃。

      他定了定神,头顶血迹斑斑,像因支不住头重脚轻的失血晕眩,歪头,弯眼,整个身子向他倒下。

      他不迭接下那人,枪口砸落在地发出水泥和金属相碰的沉闷声响,也偏了两步才定好重心,感受着怀里温度慢慢低下去,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眼尾红痕渐深,终是听得他喃喃吐字,瞳孔紧缩,潸然泪下。

      “谢谢。”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挑,挑战不说名字写又能让所有人看懂!虽然我知道这个不可能成功因为鉴于个人思维方式有偏差。。。但。。。我也练笔了对不对qwq!!!!!又是自恋于虐向原耽爱情的一天。。。。?????】

      小女身无长物,唯稚拙劣笔,妄求君一喜罢。――【给赞嘛qwq?我很不要脸的???】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