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信白】尘埃

      #吊儿郎当混混信×表里不一学生白

      大概是像B52一样的年轻人吧

      其实无论是轰炸机还是鸡尾酒都是一种热烈的感觉

      #想写一种滚入尘埃,落入世俗的爱情,但还是火候不够,让各位见笑了

      #大概是身份的截然不同而被棒打鸳鸯的虐点

      #全文5000+字,be预告

      普通套路开头,搞头在后面

      B52轰炸机鸡尾酒,咖啡牛奶巧克力的味道掩盖酒精,口感像融化的提拉米苏,但后劲极大,如同年轻,充满激情、有潮气,做事情不顾后果,充分享受目前快乐,但总得付出代价

      “先甜而后苦”

      他给他最后的爱,是清醒,是识趣

                                                       ——题记

      One.

      其实到现在谈起李白,韩信也还是觉着好笑

      Two.

      想来他们的初见也是极为平常

      那天他去超市买烟,付账时一摸口袋突然想起出门前换了身衣服忘记把钱包带来,暗骂了一声,表面却丝毫不慌地撸了把前面的刘海顺便想想是该赊个账还是直接顺走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后面少年一句清亮的“姑娘”与夹着50元钞票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回头便是一张温润的脸,透着的是那种任何人见了都会喜欢的乖巧的好看

      这种忘带钱被别人帮忙的事还会被他给碰到?

      韩信心中诧异表面依旧面不改色,仿佛被帮助的那个人不是他

      可后面的人好像惊讶并不亚于他,随后少年眨巴眨巴眼睛道着歉,之前因为红马尾而被错认成姑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韩信也并未在意

      倒是少年笑的眉眼弯起的模样让韩信多看了几眼,韩信觉着这比他之前任何一次在外看到的星空还要亮,像有光一般

      看了几秒韩信微点了下头说了句谢谢便离开了超市

      出了超市门他发现外面正下着雨,可他毫不在意一般走入一旁的小巷,背靠在墙壁上。一旁的墙壁上落满了擦不去的墙渍,上面是铅色的天,白皑皑的毫无生气,雨滴顺着屋檐滑落在地上积聚的烂泥坑里激起浑浊的水珠,这里的一切都是浑浊的,包括他自己

      他吸了一口烟又吐出,烟雾自下而上飘起又瞬间消失,眯眼,他看见了刚刚那个少年。

      他撑着透明的伞,雨珠在伞上划过的痕迹清晰可见,雨打在伞上形成雨雾,给他整个人添上朦胧的感觉,可像雾又不是雾,像烟云,像光影,又都不是,像……像谪仙下凡

      韩信轻笑,实在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

      他只觉得他干净,是那种没有烟火气,干净的几乎透明的那种干净,其他的他不懂,但这样的人和他形成的鲜明对比倒是显而易见

      不过偶然见过的人罢了,等少年走过后,韩信将烟掐灭踩在脚下,随后大步朝相反的方向走着

      去哪?他不知道,他从来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雨还在下,韩信不喜欢雨天,但他又想起少年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

      他比艳阳晴天,明媚千千万万倍

      Three.

      韩信没想到几个星期后会在酒吧重新遇到他

      下雨的夜晚空气中都透着凉意与湿气,这种时候也是最容易失眠的,然而微醺向来是治疗失眠的一种好方法

      韩信在一片醉生梦死般的人群中看着坐在离吧台不远的一群学生,其中就有那个眉眼弯弯的少年,他好像一直是笑着的,一种温润却疏远的笑

      大概是刚考完试,学生们争相问着彼此的成绩,突然一个人的声音蓦然高了起来

      “李白你这次又考第一,不考虑请大家伙儿吃顿饭吗”

      周围的呼声顿时此起彼伏,李白翘着的腿放下换了另一条,把嘴里叼着的东西拿出,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好”

      那是什么?烟?

      韩信眯了眼睛,哦,是糖

      “李白你教教我们怎么样数学才能和你一样考145呗”

      “简单啊,少做一道选择题不就行了”李白又把糖含在嘴里,摊摊手含糊不清地说着,但这话怎么听都极为欠揍

      韩信忍不住轻笑一声,心想这人真有趣,也默默记下了这人的名姓:

      李白

      一旁的学生们还在闹着

      “得了吧,你考90是因为你只能考90,他们考150是因为卷子只有150.”

      “你们还是人吗”

      ……

      李白在这一片喧闹中显得格格不入,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那酒是B52,咖啡牛奶巧克力的味道掩盖酒精,像融化的提拉米苏,但后劲极大,如同年轻,充满激情、有潮气,做事情不顾后果,充分享受目前快乐,但总得付出代价

      “先甜而后苦”

      韩信看见李白眼神逐渐有些迷离,醉意一开始就是从眼睛深处迸发出来的,他的指尖顺着杯壁的花纹缓缓滑下,周围混杂的光线透着有些浑浊的白雾照在他脸上,色彩斑斓的颜色,层次分明的美感,杯壁也反射出迷人的光彩,韩信觉着李白好像往他这边看了一下,眼底带着摸不透的光

      俗话说,爱情都是头脑一热冲动了来的

      虽说品位这东西是用钱堆出来的,但那少年普通的紫色运动服却称得他更为潇洒,乍一看是个热爱运动的阳光男孩,但手腕上那明晃晃的百达翡丽男士手表充分显现主人雄厚的家底与对古典优雅的欣赏

      黑暗中,那对深邃的眼眸又黑又亮,一个不经心的、没有任何意义的眼神都包含风情,韩信感觉心脏猛颤了一下

      这是一张轻易就能让人疯狂的脸。

      韩信觉得李白绝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的那样人畜无害,他是干净,绝不是什么单纯,这样的眼神,绝不是温室里的小花该有的,也不是任何地方或人可以沾染的

      Four.

      对于缘分这种东西,韩信向来不大信,但在他被一群人堵在巷子里暂时脱不开身却在巷子口看见李白的时候,他信了

      李白的眼睛明显带着醉意,却在看见他时愣了一下然后快速朝他跑来,这是他第一次带着李白打架,男孩子出手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是与年龄不相符合的狠戾,两人很快就将那群人打得落荒而逃,但各自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韩信见李白蹲在一旁背靠着墙壁许久未动不禁有些担心,刚想去问问要不要去医院,李白就抬起头笑着对他说他饿了,后来两人在路边小摊一起吃了馄饨,还是用的李白的钱

      李白好像的确是饿了,低头吃着也不曾抬头,韩信望着面前的馄饨不禁有些出神,他用筷子敲敲李白的碗

      “你为什么帮我”

      “因为记得你”

      李白头没抬但回答清清楚楚

      记得我?就因为买烟没带钱?不至于吧?

      韩信看着李白,风吹起了他墨色的短发

      “可以理解为你喜欢我吗”韩信半开着玩笑

      “可以”李白总算吃完碗里最后一只馄饨,抬头对着他笑得眉眼弯弯,这双眼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迫使韩信想去抓住,像是他在不断寻找的东西

      这双桃花眼眯得很好看,像极了天上的月亮

      人间的白月光,他要抓住了

      Five.

      李白经常会去韩信的小屋子,每次来都带着一袋子橘子,韩信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喜欢吃橘子,每次都开玩笑说李白要把这里变成橘子批发处了

      李白听后也只是笑笑,遮掩住眼中的莫名的落寞

      韩信租的房子挺小但挺干净,只有一张床、一个小桌几把破凳子和一盏台灯,还有一个不怎么容易被发现的小冰箱,在韩信眼里这地方只是偶尔用来睡觉的,如此简陋甚至寒酸他也不在意

      李白晚上就在那盏散发着昏暗黄色灯光的台灯下写着作业,他的脸部被在光晕的照射下极为柔和,甚至不真实

      韩信也偶尔会拿起李白的作业,上面的数学题目在他眼里和英语没啥区别,他对于李白能把一堆字母最后解成一个数字这件事感到挺新奇。李白写的快,几乎不会停,偶尔转笔思考。

      这手在超市那会儿韩信便注意了,白皙漂亮,可以用来……

      “我觉得你的手不适合用来写作业”

      “那适合干嘛”

      “抓床单”

      这只是一句玩笑话罢了,李白听后也不说什么,只是对着他笑,那笑在韩信眼里像极了诱惑,然而他也不是什么会克制欲望的人,一把抓住李白的手腕就把人拖上了床

      这是他们第一次做爱,他把人压在床上做了一次又一次,听着身下人因他的动作而发出的喘息

      “是欲望驱使的吗”黑暗中,李白双手环着韩信的脖子,漂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不,是爱”韩信吻上李白的桃花眼,让这双眼乖巧地闭上

      韩信的床单被李白抓得满是褶皱,李白也没喊停,两人就这么一直,享受着人类本能的欢愉

      不知道第几次后韩信把人抱在怀里,坏心眼儿的在李白耳边呼气

      “好学生不愧是好学生,什么姿势一学就会”

      声音带着情欲的沙哑,刺激得李白把脸埋在韩信肩窝,还用力蹭了蹭,柔软的发丝划过敏感的部位,韩信没想到这样他也会有反应,没办法只好把人摁着又日了一遍

      “是欲望吗”

      “是爱”

      Six.

      李白是正宗的名门贵族出生,使他成为别人眼中遥不可及的天上仙的,不仅仅是这张可以让无数男女为之疯狂的脸,他的出身、地位、才气,丰富的阅历,都能轻易吸引一个人,那是只有李白那个阶层才能铸就出来的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贵气和高人几等

      韩信也不懂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

      他会带着李白逃课去酒吧,带着他喝最烈的酒,在哄乱的场所将李白静静抱在怀里;带他去最乱的地下游戏城,但没想到这个人人称好的好学生玩得比他还来劲;一起去网吧通宵……

      两人并肩走在夜晚的路灯下,星星低垂在天幕,闪闪的。风夹杂着酒精的香味拂过两人的面颊,含笑的眼睛对视,炙热的感觉,颇有些不管不顾的味道,像极了那杯B52

      他的太白永远那么干净,俗世留不住他,也弄脏不了他

      韩信没改变他卷子上漂亮的分数,但他温润的性子在韩信这里却悄悄多了几分桀骜不驯,是常人眼里看不见的李白

      除了橘子李白也会定期在韩信家的小冰箱里放上速冻饺子,并严厉警告他不可以不按时吃饭,不可以抽烟,也不可以喝太多酒,韩信总是挥挥手反问你不也喝酒,这时李白总是理直气壮地说:

      “我喝醉了还有你把我拖回去,你喝醉了我可拖不动”

      嗯,听着倒挺有道理

      “那我要是实在想抽烟怎么办”

      “那……那允许你亲我一口?”

      李白对于韩信,

      是山间清风,是壶中浊酒,是眼中星辰,是他的心之所向

      所谓梦想,便是唯他一人

      Seven.

      后来?他们的结局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和一个在街头整日混日子过的小混混,会有未来吗

      没有的

      李白的父母似乎察觉到了他们的关系,某个疯玩过后的夜晚韩信便再也没能见到过李白,听刘邦打听到的消息说,李白的父母将他软禁在家中,不允许他与他再有任何联系,手机也被没收,还听说李白因为反抗已经几天没吃过饭

      韩信听后,苦笑着摇摇头,这脾气,的确是改不了啊

      那个夜晚他再次拨打那个多次无人接听的号码,这次,它通了

      “你就是韩信吧?”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位温和的妇人嗓音,只是似乎带着操劳过度的疲倦

      这是李白的母亲,并没有韩信想象中嚣张跋扈的警告让他离她儿子远一点,她人和她的嗓音一样温和,大概也只有这样的母亲才能浸润出李白那样的性子

      她只是告诉韩信,她并没有看不起同性恋,只是她觉得两个男人走不了多远,没有亲人朋友的祝福,还要遭受世人异样的眼光,她怕他们撑不住,况且李家只有李白这一根独苗,韩信的身世也是一大问题……

      这个女人真的很温柔,处处都在为她的儿子着想,韩信不禁想起他的母亲,如果她还在世的话,自己或许……

      可惜没有如果

      “我知道,阿姨,再让我和李白说次话吧,最后一次”

      干涩的嗓子似乎几日没说过话般,但却有着恳求的意味

      那边停顿了一下,他听见妇人叹了口气,随后是什么砸在门上的声音,伴随着李白的怒吼,一阵嘈杂与听不清的耳语,他听见了李白的声音

      “重言……”和平日的活泼朝气截然不同,像一种被生活折磨过后的呢喃,但韩信能想象出电话那头人拼命装出的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韩信停顿一下,说道

      “李白,我们……”

      “不许你说分手!”对面突然提高的声音让韩信一怔,接着是让他不知所措的哭腔

      “重言我们别分手好不好……”

      “好好好不分手……”韩信没办法只好顺着他的话往下说,继而笑他,“怎么叮嘱我别不按时吃饭,我们小少爷怎么不吃饭?”

      那头李白吸吸鼻子,良久没能答话

      “中秋节要到了”他说

      是啊,月亮又要圆了,太白最喜欢月亮了

      “我本来还想再给你写一次月亮的”

      韩信此时正在外面,倚着栏杆,夜风挺凉但他并不在意,他眯眼抬头向上望去,是他和李白看了无数次的月亮,此时月光依旧,只是身边再无欢喜之人,光亮也宛如剪碎了一般落在肩头

      韩信看着看着就笑了

      “实不相瞒,我曾经把月亮抱在怀里过”

      李白是他唯一的月亮,世间仅此一个

      “虽然我们不能一起看月亮,但我们可以一起看同一个月亮”韩信这么说

      李白不知怎么的就直接哭出了声,韩信心中一紧,也不再拐弯抹角

      “你父母说得对,你不应该把一生毁在我这种人手上,你有自己的路要走,很长,很光明,但我不能陪你,听你父母的话,出国,学习,立业,成家,生子……”

      “不……”

      李白刚说一个字就被打断

      “李白,我爱你”

      那头的李白仿佛被禁声了一般不再言语,韩信继续说着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希望你过的更好,听话,好吗?”

      那头安静了很久,久到韩信以为李白已经挂了电话,才听见一声

      “好…”

      那一声太轻,太轻,像一声叹息

      Eight.

      听说第二天李白就与父母搬离了这座城市去往美国,考虑到韩信的状况李母也想给他一张支票来改善下生活,但韩信拒绝了

      倒不是他像偶像剧里矫揉造作的女主一样觉得他们这操蛋的爱情神圣不可侵犯绝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其实李白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带他干尽了坏事,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又怎么有脸拿李家的钱

      他实在搞不懂李白为什么这么爱他,所有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唾弃他,只有李白这个傻子总是跟着他,他庆幸李白最后离开了他,不然小少爷不知要受多大的苦,毕竟这个世界,对他们这样的人从没有善意

      他们是怪物

      白月光捧在手里仍然是白月光,他的太白仍旧是干净的,他是他近乎完美的人生中唯一的污点,是他生命中唯一不该存在的

      韩信绝不是什么善茬,但对于李白那是个例外,人生总有不由自主的偏爱,他只希望他爱的人能比他过得好

      所以他警告他自己,别弄脏这么干净的人,放开他,他自己继续当那疲于生活的年轻人,成为这座城市中最不值得一提的、最最渺小的一粒尘埃,他的太白仍旧是那不容侵犯的干净天上仙,人间客

      他给他最后的爱,是清醒,是识趣

      月亮不懂人间的悲欢离合,又或许她懂,只是见得太多了,便变得冷了,脆了,不再向着人世了,月光就是月光,永远只能捧着,护着,却不属于他

      他还记得他的太白是个路痴,去韩信家的路他领着他走了很多遍,韩信还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撒手没”,那时李白不服气,憋得通红的脸就朝他来一句

      “我就算把自己都弄丢了,也不会弄丢你”

      原本想怼韩信的话猝不及防说成了情话,让原本恼羞成怒的李白脸更红了,然后韩信哈哈大笑,上去就把人揽在怀里嘬了一口

      如今这幅情况

      到底是谁弄丢了谁啊

      韩信看着那冷冷的月亮笑,没人会懂他在想些什么

      遗憾总是让人念念不忘

      抖了抖手上烟的灰烬,面前是一杯见底的B52,先甜而后苦,他领会到了

      这相思苦,乃苦中之苦

      韩信眯眼望着舞池中疯狂扭动身姿的人群,依旧是醉生梦死的状态,灯光打出的层次感让一切变得似梦幻真,这是真实与虚构的界限消失的感觉

      那就这样吧,韩信侧过头将脸埋在臂膀中

      下辈子啊,可不要再让我遇见你

      “再遇见你一次,就再爱你一遍”

      ——《尘埃》

      【完】

      其实这篇卡文了好久,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很差劲

      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自家键盘发呆度过的,很难受

      希望看到问题的朋友提点提点,感谢各位啦【眯眼笑】

      其实还想写一个李白视角番外,解释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韩信和橘子

      年少时的心动大概是一生都会记得的蠢蠢欲动(√)

      再次感谢观看

      【信白】尘埃求长评求指点【眯眼笑】

    • 4
    • 0
    • 0
    • 123
    • 是苏妤鸭.秦勿慕肆君千寒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