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短篇小说
  • 今日 0
  • 帖子 10
  • 关注 8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8 内容:10

    月光漂白岁月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一口气再发一章。

      然后我就要沉底了……真是痛的领悟啊。

      楔子.

      “没有人会不喜欢黎明时分冲破黑暗的第一道曙光。”
      “嗯。”
      “所以,我必须要当那一道曙光?”
      “你要让他人觉得他们离不开你。”
      “……”
      一.
      2008年,陆于归领养了代代花。
      代代花待的孤儿院,实在是简陋。
      见到陆于归时,代代花站在角落的阴暗处,她睁大了眼睛,头发凌乱,手里是一只针脚拙劣的灰色长耳兔。
      她很瘦,露出的胳膊似乎只剩下仅够维持生命基本活动的皮和骨。
      陆于归就走到她面前,俯身用手覆住代代花的头顶,声音清冷,“你几岁了?”
      代代花在战栗,她的眸子射出了惊慌的的目光。
      “……不知道?”她的语气是疑惑的,她也不知道,没有人会去关心这种事。
      陆于归的轻笑声传进代代花的耳中。
      陆于归的手往下移动,覆住了代代花的眼睛。
      代代花眼前变成了一片黑暗,她手臂缩紧,死死的搂住了长耳兔。
      “如果我收养你,你会和我走吗?”他的语气是极为平静的,却又传达着一种沉默的温柔。
      代代花的呼吸变得急促,“会。”
      为什么不会?
      她不愿意在这浪费自己的豆蔻年华,既然和陆于归走会更好,她又为什么要拒绝?
      没有理由可以拒绝。
      陆于归撤开手,代代花眼眶一红,哭了。
      眼泪肆无忌惮的打湿她的脸,眸光显得无比湿润。代代花小心翼翼地靠近陆于归,张开双臂搂住他的脖颈。
      “我叫,陆于归。”
      此年,代代花十一岁。
      二.
      代代花改名为陆子鲸,但是陆于归仍叫她代代花。
      代代花拥有自己的超大房间,却会在半夜敲响陆于归房间的门,然后陆于归开门,允许代代花和他睡。
      代代花会蜷成一团,恍若一只对一切充满敌意的猫。
      代代花有一个坏习惯,就是晚上喜欢睁大眼睛,努力的想要在如墨的夜色中分辨出什么。陆于归会用自己已经捂热的大手覆住她的眼睛,在她耳边哼一首《安魂曲》。等代代花陷入熟睡时,他的手也冰凉。
      陆于归有时会半夜归家,每一次代代花都窝在沙发上等到困意来袭,在通明灯光中睡去。陆于归拖着疲倦的身体轻手轻脚的抱起代代花,她也会惊醒,揉着惺忪睡眼说:“欢迎回家。”
      代代花十二岁时,开始练舞。
      她只空闲了一年罢了。
      三.
      “我不练了!不练了!”代代花哭喊着拽住舞蹈老师陈蒙的手臂,是怎么也不愿再往下压胯。
      陈蒙一脸的无奈,她扭头看向坐在休息区的陆于归。
      陆于归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走向代代花,他要亲自帮代代花压腿。
      陈蒙松开代代花径直走到了休息区。
      陆于归按住代代花的肩膀,在她耳边低语:“乖。”继续练。
      当他的手触到代代花的大腿时,代代花打了个寒颤——他的手太冰了,像是常年不化的冰。
      仍是撕心裂肺的痛,代代花抽泣着紧紧搂住陆于归的胳膊,一遍一遍的摇头。
      “不要浪费时间。”
      陆于归又往手上施力,语气不复之前的温柔,平添冷漠,是对待陌生人的冷漠。
      代代花咬紧下唇,将眼泪和呻吟抑制。
      她最怕陆于归的声音染上陌生。
      代代花压下去了,压成了一字马。
      “我……压下去了……”
      代代花仰头,眼底泪光闪烁。陆于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他扶起代代花,点点头。
      是真的很痛,但好在没有让陆于归失望。代代花想。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在练舞房中回荡。
      “再练一下,我有些事。”陆于归接通手机,听了一阵,指指手机向代代花做了个口型,然后走出了练舞房。
      代代花让陈蒙再帮她压腿,陈蒙好奇的说:“你怎么这么听陆先生的话?他亲自你就愿意了。”
      “我信任他呀。”代代花慢慢的压下去,语气很是坚定。
      陆于归没有来接代代花。
      代代花是自己走回去的。
      晚上风很大,代代花沿着街灯在黑暗边缘行走,昏黄的灯光把她的影子拉得极长。
      “…没一辆火车/是累了就能停靠/我迈向目标/却又想要逃/我从来不害怕/天崩或者地塌/”她的声音被风吹的支离破碎,传入暗夜。
      代代花在这一刻决定,一定要独立。她发现,自己对于陆于归来说,无足轻重。
      四.
      陆于归没有解释为什么他没有回去接代代花,他选择以沉默打发她。
      代代花练舞越来越勤,她一有空闲时间就往练舞房跑。
      2012年,代代花十五岁,她登上了舞台,一支《胡桃夹子》惊艳全场。
      代代花被陆于归引向全国人民的同时,陆于归与代代花的关系也越来越僵。
      2014年,代代花又开始学声乐,她真的天赋极佳,国乐,民谣,摇滚,欧美等的歌都不在话下。
      她越来越忙,干脆不再归家。
      她再和陆于归独处,是因为她的脚韧带拉伤,被强迫终止演出。
      接到电话的那一刻,陆于归心里咯噔一下,也不管还在争标,直接赶往中心医院。代代花的名气也不小,中心医院被粉丝和媒体围得水泄不通,陆于归动用私人保镖才进到医院里。
      代代花看到陆于归出现在病房门口时,笑了。
      笑着笑着,她又泣不成声。
      “我以为……以为,你不会来的……”代代花紧紧揪住陆于归的衣角,放声大哭。
      十七岁的她,经历了圈子里险恶,已经算是成年人了,可在陆于归面前,仍像当初那样,是一个惧怕一切,只信任他的孩子。
      陆于归张开双臂搂住代代花。
      “……我来了。”
      五.
      代代花出国了。
      她要去美国深造。
      离开的那一天,陆于归没有送她。
      代代花用麦克风告诉她的粉丝,她以后会回来的。
      她是个言出必践的人。
      到了美国,她就是一个普通的跳级读大学的十七岁少女。她也没有荒废舞蹈和声乐,每一个无眠的夜晚,邻居们都会听见一阵悦耳的歌声。
      每一次走上街头,代代花都会感觉,真的好孤独。
      2018年1月,代代花二十岁回国。
      她收到的第一个电话,是律师的有关于陆于归遗嘱继承的电话。
      2017年10月,陆于归死于心脏病。
      他的遗嘱是,他的财产将由代代花继承——在代代花回国后。
      “喂?陆小姐你在听吗?喂?”
      空旷的走廊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没有人会不喜欢黎明时分冲破黑暗的第一道曙光。”
      “嗯。”
      “所以,我必须要当那一道曙光?”
      “对,你要让他人觉得他们离不开你。”
      “……”
      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我不要当那道曙光!我只要你!你回来啊!
      代代花大喊,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还记得,陆于归俯身在她耳边低语的模样,像清皎的月光在倾诉。
      她也记得,炎热的夏夜,那个落在他嘴角的吻,只有那一夜,才是真正属于她的。
      代代花十二岁那年,陆于归因为心脏的问题而无法去接她。
      他选择以沉默来掩盖。
      只要她好,就足以。
      可他又怎么会明白,代代花一身的光,只想用来照亮他。
      没有他,她又该怎么好?
      终.
      曾有一道光,照亮了她;
      可是,当她的世界脱离黑暗,这道光就无影无踪;
      因为月光,无法与真正的光明共存。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