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短篇小说
  • 今日 0
  • 帖子 10
  • 关注 8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8 内容:10

    萨贝达先生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Lv.8

      * 全文5k+

      * 视角是一个11岁的小女孩

      “克里斯汀!”

      哦,真糟糕,是格林女士在叫我——那个身材有些壮硕的女士,她正试图找到我。我才不想被她找到,所以我躲在了后花园的围墙边。这里是我除了汉娜的厨房外最喜欢的地方,扑鼻的花香引来了几只蓝色的蝴蝶,我闭着眼睛都能知道这是哪些花的气味。我猜那些混在空气中浓郁芬芳的味道来自红玫瑰,淡淡的清新味道来自洋桔梗、也许还有一些卡萨布兰卡百合?它们太好辨认了。

      我睁开了眼睛试图看看还有几种我没猜到的花,却对上了格林女士的那双褐色眼睛,它们正怒气冲冲地对着我。

      “……嗨,格林小姐?”

      好吧,我实在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让那位女士逼着我去换衣服。

      “可我喜欢那件蓝色的,格林小姐,原来那件。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非得换下来不可,我讨厌这条裙子。”

      “我想我告诉过你的,今天你必须待在房间里等着我,可你却跑到花园里沾了满身的泥土?你真对不起你的姓氏,克里斯汀小姐。”

      我没有再说话,格林小姐在我眼里还是有些权威的。

      “你的父亲给你找了个保镖,克里斯汀。我希望你能穿着身为一位女性最得体的服装去见见他。”

      我往自己身上套着衬裙,那东西的领子顶着我的锁骨,我恨不得把它们撕成碎片。我把白色的长袜子翻了下来卷在膝盖上,否则它总是把我闷得难受。

      我推开了门,格林小姐拉住我的手腕走向楼梯。这位女士在家庭女教师这方面挺称职,但我还是不喜欢她,或许是因为她那一生气就翘起的眉梢和她那高高束起的头发看上去像卖小孩的女巫。

      我不知道那个保镖长什么样子,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突然给我找了个保镖。他会不会像格林女士一样高大?他的头发是不是非常短?也许吧。既然他是保镖,他身上一定有一些明显的伤痕,他的表情会不会非常冷漠?也许我会讨厌他。

      格林女士推开了书房的门,我看到他了。他朝我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我想他或许没那么不近人情。

      他看上去并不是欧洲人,似乎来自亚洲。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像停在鸢尾花上的蝴蝶一样漂亮的蓝色,很好看。他的头发也没我想象的那么短,棕色的头发被扎成一小束捆在脑后。他似乎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很年轻。

      “保护好她,”我听见格林小姐对他说,“我相信怀特先生已经和您谈过了,报酬我们不会少给。”

      他点了点头,我发现他比我高一些,但格林小姐要比他高半英尺。

      格林小姐把我从她身后拉出来,然后自己推开门走了出去。

      “你好……?”我尝试和他打了个招呼,“我是克里斯汀·怀特,请问你的名字?”

      “您好,我是奈布·萨贝达,克里斯汀小姐。”

      看我不说话,奈布先生便自言自语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当别人的保镖,之前我一直都是自由雇佣兵。希望我能让您安心并保护好您的安全。”

      “你不必这么称呼我,叫我克里斯汀。我可以叫你奈布吗?”

      “当然,克里斯汀。”他朝我眨了眨眼。

       

      我并不认为自己需要保护,但在和这位先生相处了一个多星期后我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我现在也知道他的一些习惯。我注意到他一直戴着一副黑色的手套,我忍不住问他:“奈布,你为什么要一直戴着手套?这样不会难受吗?”

      他想了一会,摘下了手套。我发现他的手上有很多细小的伤疤,不过最吸引我目光的是他右手无名指上的银戒指。

      “那是你和妻子的对戒吗?”

      “差不多,”萨贝达先生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摸了摸那枚戒指,“这是我的爱人给我的。”

      他表情有些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对我说:“他是个很好的人,我希望他是我的丈夫。”

      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但他并没有责备我的意思。我再次忍不住问他:“他爱你吗?”

      “也许吧,”他用左手摸了摸我的脑袋,“他的名字是杰克,他是一个画家,他很温柔,很体贴。”

      “你们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

      “真抱歉,克里斯汀。我不记得准确的日期了,但我想应该是在三年前。那不是个好的开始,绝对不是。那时候我接到任务,要杀了一个叫珍妮的毒贩子女人。而我动手的时候那个漂亮的女人正在给他当模特。他一脸冷漠地看着我用刀刺穿了珍妮的左胸,在我想走的时候他提住了我的衣服,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刚刚他正在画板后用笔刻画珍妮的漂亮脸庞。我不知道他要把我怎么样,结果下一秒他就把我扔到原先珍妮坐着的椅子上,用教训小孩子的语气对我说‘我的模特被你杀死了,作为补偿你要充当我的模特。’我不清楚他一个普通人是如何在一个充满血腥味的房间里作画的,我一直在看着他。他的头发有点长,是像墨水一样的黑色。他的一双红眼睛很漂亮,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睫毛下明显的一小片阴影。他很英俊,面部有些柔和的美。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形容他,但那个家伙在某些方面确实很好。”

      “你和他在一起一定很幸福。”

      “确实,他很会照顾人。虽然他说我让他十分不省心,但他总是把关于我的任何事情都做得滴水不漏。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比他先走。他在半年前去世了,那时候我还在接任务。我回到家时才知道这件事,我甚至连他的遗体都没有见到。我不知道我能以什么身份在他的坟墓前放下百合花,更不清楚我在死后会不会遇到他,我有点想他了。”

      我也有些难过了,“真遗憾。”

      他重新戴上了手套,“我们的爱受尽了偏见。在这个时代,我和他摇摇欲坠的感情是累赘,是伤疤。他比我清楚我们在一起要遭受多大的代价,即使我们互相信任,但我们拥有的只有彼此。如果现在他还在我身边的话一定会对我说‘别人的支持和信任在我心里甚至比不过你的一个字。’”

      我听到萨贝达先生轻轻地笑了一下,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想念他已故的爱人。我小声地安慰他,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希望他能再讲一些关于他自己的事,这比童话故事真实多了。他沉思了一会,对我说:“事实上,他在遇到我之前画的一直是风景。有金色的稻田,仔细看会发现里面有一两朵野玫瑰。他偶尔会尝试画天空,他画过带着让人暖心的橙色的夕阳以及黎明时缓慢升起的太阳。带着几支花的绿草地在他笔下显得细腻温柔,乌云下在枯枝盘旋的乌鸦看上去栩栩如生。我喜欢看他拿着油画笔的样子,他的手指很长,专心刻画细节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会出现一丝见证优质作品完成的喜悦。在遇到我之后他开始画人了。他经常在我没注意的时候记下我的样子,然后凭借着脑海中刻下的记忆去描绘。他说他这么做是因为他清楚我不会再次乖乖坐在长椅上让他画,即使我那样做也会显得很不自在。”

      “他画过刚睡醒的我——那幅画让我感到有些羞耻,但他画得真的很好看。他说他为了等我睡醒特意盯着我的脸看了两个小时,不过好在没有白费。那天早上我起得很晚,所以因为那件事我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他的领子总是被我扯歪,而我则会在他打算重新整理领子的时候假装很抱歉地帮他把领子扯得更歪。其实我不会整理领子——让你见笑了,我知道我已经二十多岁还不会整理衬衫领子这件事很丢人。”

      “不,完全没有,”我笑着安慰萨贝达先生,“不穿衬衫就没有领子啦。”

      “谢谢你,克里斯汀。他之前很喜欢玫瑰,我们的房子有个后花园,他在里面种了很多花。他死后就没人照顾那些花了,我不会养那些娇贵的家伙,所以我索性放着不管了。我这样做他一定会生气的,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一朵花是活的了……除了野花。”

      “他很会做甜点,我其实在遇见他之前并不怎么碰甜食,但这是他的爱好,我就尝了一点。听说英国人很嗜甜,做糕点时回放很多糖,但出乎我意料的,他做的那个蛋糕甜度适中,对我来说恰到好处。所以我就决定支持他了,因为那个蛋糕……真的很美味。”

      这位杰克先生大概是个很温柔的人吧——我这样想道。

       

       

       

      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遇到这种事情。

      萨贝达先生握住我的手,向镇上的方向跑。后面的人要追上来了,我害怕地握紧了萨贝达先生的手,右手紧紧攥着羊毛长披肩。我从来没有跑得那么快过,可是后面的人仍然在追赶着我们。萨贝达先生一边喘着气一边对我说,在两个月前就有人盯上了怀特家最小的女儿,也就是我。那恐怕是因为我拒绝了一个富豪先生的求婚,我开始有些不安了。

      我知道萨贝达先生可以对付他们,但那样的话就没办法顾及到我的安全了。我们只能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跑,但庄园离小镇还是有些距离的。

      “他们应该是跟踪我们很久了……从我们离开庄园开始就一直跟在我们的后面,打算把我们困在偏僻的地方。”萨贝达先生告诉我。

      我开始有些体力不支了。我现在呼吸困难,也许是因为跑了太久。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我却踩到了自己的裙子。我摔倒在了冰冷的雪地上,萨贝达先生想要把我抱起来,可是已经晚了——那几个人已经跟上来了。我看着不远处冒着烟的烟囱,有些不甘心。明明已经快到了……

      萨贝达先生把我护在身后,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军刀。

      “如果你们敢过来,那我倒是不介意动手。”

      他回头示意让我快走,我站了起来,独自往小镇的方向跑去。我敢肯定我的脸上满是惊恐,但更多的是无助。我不敢回头,我怕我会看到离我只有几英寸的拿着刀的家伙。但我没想到的是,从小镇的方向也来了几个想要抓住我的人,我已经跑不动了……

      我被一个看上去很凶的家伙提了起来,又被扔到地上。他举着刀在我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我感觉有些心慌,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我不敢想。

      “如果你不想她死的话,就把刀放下来!听见没有?”

      那个人是在威胁萨贝达先生。我拼命捶打自己的双腿,我恨它们不能跑得飞快。

      萨贝达先生也被提了起来,又被扔到了我的旁边。

      “听好了,小妞——”那个男人对我说,“如果你和约翰·史密斯先生道歉并同意嫁给他,把你的庄园继承权拿到手并给他的话你就可以不用死,我们再想办法杀了你的父亲,然后你就可以继承他那笔昂贵的遗产,你必须让给约翰先生,我们会把所有知道真相的人杀掉。否则……”

      我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他要杀了我的父亲,甚至牵连上其他的人!我感到很生气,“你想都别想!”

      “哦,那太遗憾了。我们要从他先动手。”他指了指萨贝达先生。

      萨贝达先生在那个人看向我的一瞬间拿出了一把备用的匕首,在那个男人的小腿上划了一刀。血溅在了白皑皑的积雪上,那人的重心开始不稳,萨贝达先生站起来绊倒了他,准备给那个男人致命一刀。可是萨贝达先生却被离他稍远的家伙开了一枪。他没想到抓住我的那个人会有枪,他的左肩被刺穿了。萨贝达先生被一个家伙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出血很多,他的呼吸也变得很沉重。那个被他绊倒的人生气了,他扣住萨贝达先生的脸,“你他妈敢偷袭我?!”

      他会杀了萨贝达先生!我握紧了拳头,“如果我答应你,你就放过他……”

      萨贝达先生被卡住了喉咙,呼吸困难。

      “那可不行,”那人反握着刀,把萨贝达先生压倒了,“他把我惹生气了——”

      这时候,不远处那个有枪的家伙倒在了地上。他转头看了一眼,却只看到了那个人倒在地上的身影,还有……一串通向自己这个方向的脚印。他开始有些慌了,我看到他身后站着一个很高的先生。

      “先生,你好?”

      那个先生的声音很好听——他把那个想要杀死萨贝达先生的人提了起来,用手术刀割断了他的喉咙。萨贝达先生的嘴角露出了逞强似的笑,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那个先生的身手很敏捷,剩下的那些人都倒在了地上。我对他有不可避免的一些恐惧,但他绕过了我,走到了萨贝达先生的身边。我看到他弯腰抱起了萨贝达先生……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头发是黑色的,长得也很好看,他应该就是那位杰克先生了吧……?

      也许萨贝达先生比我还要意外,他伸长脖子在那位杰克先生的嘴角落下了一个吻。“我以为你真的死了,杰克。你这家伙去了哪里?”

      “那不重要,亲爱的。”他把萨贝达先生放了下来,问我:“你有绷带吗?年轻的小姐。”

      “我、我家里应该有一些包扎伤口用的东西……直接去我家吧”我的声音有些打颤。刚刚杀了那么多人的先生正在耐心地问我要绷带……

      “感激不尽。”那位先生对我说。

      到了庄园,杰克先生停在了门口。“我待在外面等你们,”他看了我一眼。我对他没有那么害怕了,大概是因为我看到他在萨贝达先生执意要自己走时握紧了萨贝达先生的手,即使他没有说很多话,但我能感觉到他是个很好的人,我不时地悄悄看他。虽然他是个好人,但我仍然能感受到在萨贝达先生询问我是否受伤时他落在我身上那强烈的目光。

      我的父亲看着我乱蓬蓬的头发和沾了雪和泥的裙子心疼地皱起了眉。“你没有受伤就好……”我和萨贝达先生都没有提起发生了什么,而父亲也没有问起。

      细心的女佣帮萨贝达先生包扎伤口,我看到他血肉模糊的左肩有些害怕——那是可以想象的痛。

      “等你的伤好了,还能再当克里斯汀的保镖吗?克里斯汀很喜欢你。”父亲这样问萨贝达先生。

      “抱歉,怀特先生,恐怕不能了。哦别介意,不是克里斯汀小姐的问题,”

      他看了我一眼,对我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我的爱人回来了,我希望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我为此深表歉意。”

       

       

      我小声和萨贝达先生道别。我有点舍不得他,之后还会有人和我讲述自己的事情吗?我现在对那些幼稚的童话不感兴趣了。我躲在门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格林小姐没有像以前一样催我把脏裙子换掉,她沉默着看着我。我希望还会再见到萨贝达先生,我也有点希望能见到杰克先生了。

      “再见!萨贝达先生!”我朝他喊道。

      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朝我挥了挥手。

      “再见,克里斯汀。”我知道他是这么说的,但我没听到。

      也许我们不久后还会再见面吧。

       

       

       

       

       

       

       

       

      注:本文的时间线是在维多利亚时期,当时人们对同性恋者有很大的偏见。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