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99
  • 关注 13
  •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13 内容:99

    莫问归期啊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Lv.5

      那人一袭白袍,眉眼温柔如故。他身在大火之中,炽热的红色及不了他眸

      中光芒。燃烧过的灰烬弄脏了他的脸庞,她伸手想拭去那点脏迹。却被他一把推开。

      “跑,快。”

      他薄唇启开,却不像往常将她拥入怀。

      她向后退去,她已经感受到大火的热量,实在不好受。一个踉跄,她又回头望了下,那人却站在原地不曾移动过。

      他在眯着眼睛笑,

      在他略弯的眼角掠过一滴清泪,只是没有入进她的眼

      再次睁眼,阳光已暖洋洋的洒在身上,妲己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一个哈欠,眼角还缀点晶莹,她软糯糯的唤着。

      “阿纣,我饿了。”

      迟迟没有收到回音,妲己揉眼睛的手顿了顿,往身旁看去,已空无一人。

      “嗯?……对哦阿纣还在鹿台呢,”

      妲己灵光一闪,疑惑的大眸子下一秒立即溢满欢快,她向那个方向奔去。

      已入眼眸的是,曾辉煌在世的鹿台已一片废墟,秋风萧瑟,有几片枯黄的秋叶打着旋儿落下,刮来了带点寒意的北风,也带起了几分灰尘,着实弄痛了她的眼。

      她的目光锁定在一焦黑不明物上的玉佩上,玉佩光洁如新,只是让妲己的眼神空洞起来,双唇在颤,却吐不出一个字。

      幼时她听长老说。境外有生物称之为人,寿命极短,也极脆弱,触碰不得水火,却是万物之灵。

      所以…..她的阿纣是不会回来了吗….

      她摇起头来,眸里有清泉再闪,她不信。

      她记,那年她嫁,犹是十里桃花落,染红了她的脸庞。

      她记,那年他笑,犹是眼底有柔波,笑痴了她的眼眸。

      后来妲己设了结界,境内是她所种桃花十里。

      后来妲己酿着桃花,笑着看花开看花败。

      后来妲己等清风来,侯阿纣归。

      ——千年。

        在前方有一白袍,初晨的阳光虚弱的投下了白影,让边缘变得半透明。长发用发带挽起,随风在扬,桃花落满肩头,

      妲己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万千情绪竟显在眸中。

      “阿纣…?”

        少年郎回首,与记忆中的眉目重合,却不是那人的脸。那一眉一眼曾是她千年的梦魇,此刻成了她的欢喜。

      念去去,千里烟波,万里相思,幸他终平山海又归来。

      妲己笑,容颜倾城,满了媚色,谈笑间淡去了以往的幼稚。

      “冒犯了姑娘,”

      “小公子能闯入这重重结界,也算有缘。”

      少年郎也是温润地笑了。

      “实在侥幸,竟不知大唐也有这等世外桃源。”

        目光所及,树木挺立,桃花灼灼,落英缤纷,在水面泛起圈圈桃色涟漪,妙不可言的是它们渐渐被推远,随后又有新的落下。

      大唐么… ?她当然记得她的阿纣生为商朝,名帝辛。

      “我唤李白,字太白。”

      少年郎如清水的声音再次响起,打断了她的回忆。

      妲己仍是笑着的,嘴角醉人的勾着,艳过身后桃花

      “我叫妲己。”

      说书人道,商有妲己,窈窕世无双。

      “你可是这个妲己?”

      “是。整个商朝为我所倾灭。”

      李白不为之所动,摇起脑袋,又是一笑,尽是风流气

        因为晃动,那眉眼更是让妲己沦陷其中,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进他怀中

      ,鼻里充斥着专属少年的清香,她的话带着哭腔。

      “我的阿纣啊,您终于回来了。”

      她真的是…..孤独太久了啊。

      李白的眉头皱了皱,推开了她。虽是他的眉目,却不是他的温柔。

      “妲己姑娘,我是李白,莫认错人。”

      李白转过身去,眸里有迷离。话腔里也带着嘶哑。

      他也有一个心爱的人。

      “妲己姑娘,你可有酒?”

      这个举动让妲己理性了起来,垂着眼眸,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有,”

        两人席地而坐,木桌一看便知有些年份,但上面的雕刻仍是令人惊艳。酒坛子红布一掀,浓厚的桃花香扑鼻袭来,李白浅饮一口,笑兮。

      “好酒。”

        他嗜酒,但这样的美酒世间寻不来几坛,桃花酿埋得时间越长,味儿就越发浓厚,而这一坛,没有几百年是不可能的。而这结界也是废了他不少功夫才进来。

      他先以江湖人的本能怀疑着她,而现在,心中那点嫌疑一瞬即散。

      对饮不知几时,千杯不醉的李白此刻也有些醉意了。

         他抬眸去望妲己,那个有着怜悯故事的妲己脸红了大半,嘴里喃喃而语,却还是不停的饮着烈酒。小脸本就娇艳,此刻更是美的不可收拾,如画的眸中蓄满了秋色,一如艳满,艳满朝霞。

      “妲己?”

      “嗯,?”妲己抬头,注视着他的眉目,喜溢于表,两颗眸子渐渐弯了起来。她软儒儒的唤着。

      “阿纣,我想看桃花。”

      李白的心早已软成了一滩水,他退去剑仙的骄傲。轻声也极温柔。

      “妲己跟我出去看看吧,别死闷在这桃源了。”

      “好啊,你在何方,世外桃源便在何方。”

      就这样,妲己出了那千年不曾踏出的地方,随他去了长安。

      书上记有武陵人寻世外桃源,未果。

      而她多幸,终寻到了她的世外桃源。

      “阿纣….这儿好美。”

      到长安那日,恰是那年七夕。街头路尾处处欢喜处处热闹。

      而被妲己叫了一路阿纣的李白早已放弃挣扎,但也好在这年七夕身旁也有个伴。

         河边聚满了人,原是在放花灯。只见花灯缓缓而下,各种艳丽的颜色铺垫在上,把这条河点缀成了星河灿烂,让人不禁遐想天上的星辰是全都落进了这水中么。

      而放进花灯里的纸笺也无非是愿花神保佑身旁人岁岁皆在。

      李白浅笑着,他不求那人岁岁皆在,只愿她日日皆喜。

         他轻轻放入水中,余光一瞥却只见身旁妲己眼含泪花,纸笔顿在手中,痴痴望着水景。而身后又皆是情郎妾女,一派喜悦的景色,可曾几何时,他和那人不也是如此?

      越发这样想着,悲从心来,李白轻声说着自己的故事。

      “我也曾有一故人,定过婚姻。可她被迫进宫,而后成了出塞公主,只是书信难以寄出千里之外….”也难以述说我的相思。

      李白的喉咙咽了咽。笑极其苦涩。

      开始还是明朗动听,后来逐渐嘶哑,他也是跟她一样…不得所爱啊。

         有一种别样的情绪在心头荡漾开来,她定眼看着李白,很是认真。她不知,这一刻的她眸中若有星光闪烁。

      “阿白,我来陪你,以后都我来陪你。”

      她说的是阿白。

         灯笼的剪影落在了她脸上,长安城他看了二十年,此刻才感受到有些纸醉金迷的感觉,他眸间的不快一瞬即散,化作一抹笑意。

      “好。”

      两人形若夫妻,久而久之,在长安也是众人皆知,于是有佳话传。

      剑仙身侧艳女,胜似天宫神仙。

      他们本可这样平淡美好下去,可。

      她回来了。

      没错,就是他口中故人。

      她回来之时,凛冬已至。她红唇扬起,巧笑倩兮。

      “太白,近来可好?”

          妲己躲在大树旁,分明看到李白眉梢上深深的喜悦。他对那姑娘的灼灼目光,好似雪中红梅。

      他温柔拍去她身上的雪,一声道安与她在雪地渐行渐远,消失于拐弯处。

      妲己弯眸,无悲无喜。她只感觉整个心脏被人凭空挖了去,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情绪。

      那姑娘已回来,她也该走罢。

      只是不知如何解释,这愈发的失落。

      ——祝安,勿念。

      书信一笺,当日快马离去。

      只是途中,他还是落下了泪。

      沿途有一巨桃树,花已败落。

      妲己忽想起,曾几何时,有一白袍立在前方。

      那白袍回首,是李白的脸。

        恰旁开着一家酒宅。妲己点了一壶桃花酿。刚入口便听闻邻座述说,长安剑仙招人算计,生死不知。

      妲己咳了起来,定是这酒太烈,呛了她的喉。

      可她还是忍不住回去找他。

         她推开木门,李白半躺在床上,半敝着衣服,缠满了白纱布,一旁的姑娘正喂着他吃药。昏黄的灯火打在他们身上,极为和谐,极为般配。

      妲己眼神一黯,准备敲敲离去,一声冷哼从李白鼻中哼出。

      妲己气不打一处来,压不住自己的脾气。

      “混蛋李白,我好心看你伤情如何,你却哼我?!”

      一旁的姑娘嘴巴张了张,却欲言又止,咬着自己的嘴唇。

      妲己那般小女姿态将李白逗笑了起来,却又呲了呲牙,明显伤情不轻。

      “活该。”

      “吃饭,这几日死哪去了。”

      李白满眼喜悦,似乎参杂着浪漫星河。只是妲己大意,没有发现他眉上那一抹担忧。

      妲己似乎被这情绪所感染,乖乖的坐下去吃饭了。

      看啊,她苏妲己就是这么的没骨气。

         嚼着嚼着,妲己顿了下,突然发觉事情的不对劲。他剑仙之名又不是浪得虚名,怎会受这么重的伤。

      妲己眸中倏然蓄满了杀意。

      定是那女人回来了令他分心,害他受伤。

      又是几日,妲己终寻得机会,那姑娘生性孤傲,爱独行。正恰这天她去孤僻地方挖草药。

      妲己在她身后,一双眸子只剩凶狠。

         眼前是那姑娘蹲下身挖草药的画面,衣摆上还沾了些雪渍。妲己有些动容,那姑娘笑的模样的确让人感到温暖啊…..只不过这点情绪不胜妲己心中凶狠。

         她手上燃起一团橘色狐火,命中必死无疑。狐火向她袭去,千钧一发时,一剑飘来,紫色剑气撤销了她的狐火。

      “住手,妲己。”

         光是声音,妲己就知道是谁。她回头望着他,他伤未好,甚至白纱布还能看到血色,他微喘着气,从他额头上的虚汗便知耗掉了他不少体力。

         李白本在家中养伤,忽感到一股不寻常的灵气,自幼在长安,自然不愿长安百姓有事,便执意带伤一看究竟,不想是她。

         妲己笑容里有着苦涩,更多的是嘲讽,占据了整双眸。是那姑娘的盖世英雄来了呢。

      “可你打不过我。”

      “别闹,跟我回家。”

      李白微蹙着眉,望着妲己。他的眸很浩瀚,此刻似乎盛满了整个悲秋。

      而远方姑娘早已吓得不知所措,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妲己敛起笑容,脸一拉,不再顾及他。眸中更是凌厉上几分,玉手一挥,李白周围亮起一个罩。

      他露出那般悲容也是为了救那女子啊。

          又一枚狐火再次袭去,明明在地的青莲剑忽然腾起,挡在姑娘面前,妲己想收却收不回去了,这枚狐火用了妲己将近十成功力,青莲剑在紫橙交集点处化为了粉末。

          妲己绝美的眼眸不信地睁大着,他在她的罩里已经被束缚了啊。。身后传来了扑地声,只见李白捂着胸口,血止不住地从口中涌出。他一袭白袍融入在此景中,却又因鲜血格格不入起来。

      原是他人剑合一,豁出命来只为救她。现剑碎他亦会亡。

      可他是剑仙啊,剑应是信仰,可他竟愿舍弃剑甚至生命去救那一人。

          妲己仰起头来,笑问苍天为何。眼泪源源不断顺着脸颊滚落下来,绝望的声音传在雪地中。

      可她这样做。。只不过是不想离开他啊。。

      阿纣已经不在了。。她只不过是不想再错过任何人了啊。。

      “傻。”

      李白的眼帘痛苦地半垂着,目光却始终在妲己身上。

      一旁的姑娘终于缓过神来,轻声的说道。

      “我已是他妻,阿白和我交往多年,不愿我死罢了。”

         妲己愣住,闪过双眸的应是喜悦,却只有一瞬的时间。她摇了摇头,似千年前,音调里的颤抖甚浓。

      “骗我….那你因何不早说。”

      李白笑咳几声,看着她的眼神竟充满了宠溺。

      就这一个眼神,她后悔了。

      就这一个眼神,她信他了。

      妲己震撼着,走向他的脚步甚至带着颤抖,她想扶他起来,手又停在半空不知所措。

      他伸手拭去她脸上泪珠,在她愕然的眸中倒映着他的笑容。

      “阿白…想喝你的桃花酿了..”

      他艰难说出这句话,阖上了双眸,他眼角仍是笑。

         他还有一个想说的,他之前会受重伤,只因她走。他向来不善矫情不知如何挽留,一分心喝了仇家的假酒。不过好在,他的傻妲己总算信了。

      不过从此他没有了青莲剑,她也没有了他。

      在这雪地中,又重新燃起来妲己的哭声,比之前还似绝望。

      “混蛋李白…那你可还不起来跟我去喝酒…?”

      在泪眼朦胧中,她又想起了曾有一人兮,挽之她手臂,盘之她青丝。

      那人笑,与李白一样的眉目温柔。

      “妲己你想要这天下吗?”

      听之吾命,吾愿舍弃永恒。

      与凡人同命,只换他安然无恙。

      她拜天地,她拜神明,她拜那个不知道哪儿去的师父。

      大雨。她狼狈得不像话。仍是拜着。

      又是一年七夕,热闹如故。

      “姑娘这桃花酿好酒兮,可与在下同饮?”

      “这是我为我心上人所埋,你拿什么去喝?”

      妲己抬眸,蓄意藏在眸中的笑意,却在对上那人眉目的一瞬悄然攻破。

      “那在下只好做姑娘的心上人了。”

      而后她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花灯顺流而下,有一相貌别致的女郎随意拿起某一花灯上的纸笺,纸笺上的字闪烁着金光,更妙的是纸笺缓缓而上,化了一树怒放桃花。

      女郎的嘴角不经意上扬,有两个小巧梨涡,她道“真好,就保佑这个了。”

      上面写着啊。

      愿我的傻妲己,

      只爱我李某人。

      莫问归期啊

      唔,想喝阿白的桃花酿?

      回复
      Lv.5

      哈哈哈是我打错了吧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