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00
  • 关注 12
  • 王者荣耀同人 王者荣耀同人 关注:12 内容:100

    【双兰】我家小可爱是女儿身(序 + 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王者荣耀同人
    • *本文为半架空,参考了王者荣耀各人物背景,但也做出了相对的改变。以下是一些作者参考原背景并作出的私设变化。

      【一】世界观:大唐,王者大陆最繁荣的土地,拥有发达的科技和复杂的社会系统。大唐人骁勇善战,脚步可达天涯,征服过很多边关的小国。

      【二】王者高校:私设学院,不等于稷下!

      【三】长城守卫军:他们的名字由于一些敏感因素无人知晓,可在执行任务时面容却被群众看见过几次。

      【四】花木兰:在掉马之前,花姐的人称代词一律使用“他”。

       

      .

       

                  一位王子沉睡在血泊里。若不仔细去看的话,会认为他已经死去了。他的面容惨白,嘴唇有三分发青,而更可怖的是,一个女子披头散发、被扒光了衣服叠在他的身上;这举动颇带嘲讽意味。若是谁有闲暇去在这般血光漫天的残景里仔细瞧,会发现那女子的面容早被三道狰狞的刀痕搅弄地面目全非了。

                  那个女人是王子的乳母,其自幼最亲近的人——此刻正生气全无地倒压在她最尊敬的王子身上。坍塌的宫殿里死气沉沉,天空中的飞鸟泣血而去,也不忍看见此般惨状。

      这便是彻头彻尾的屠杀。

      远处的将士吆喝了一声什么,几匹战马也应和着叫唤了好几声——这是唐人胜利的呼喊。他们面露得意地对着他们所创造出的一片血海点了点头,这才夹紧了马腹从容离去。

      散漫的黄沙模糊了他们的背影,掩埋了这座曾经富强的古国。几只沙鸥飞回,悲鸣着惋惜这无可避免的征服。

      殊不知,那位王子在一片猩红的死寂中睁开了眼。

       

      一.

       

                  窗外飞过的第三只麻雀追逐着飘落的柳絮,叫得好不欢快,让兰陵王听得心烦意乱。这些日子里越来越频繁了,看见了这片土地如何好,心里就会生出同等量的憎恶,爆发出一阵追求毁灭的冲动。

      为了掩盖心中的烦闷,兰陵王竖起了一本教科书,趴在后面准备开睡。不料班主任却突然开始说些什么,而且嘴似长河奔流不息,同学们还跟着鼓掌。

      这又是闹哪出?

      兰陵王合着眼皮,隐约听出了他们在欢迎什么新同学。王者高校是个私立学院,帅哥美女颇多;当初将半死不活的他救起的是个富商,便大发慈悲地将他送到了这所学校来。这学校各方面口碑不错,因此兰陵王想着肯定又是哪家闻风而来的肾亏大少,就没花功夫睁开眼睛看人。

      却不料欢呼声越来越大,经久不息,兰陵王越听越烦,心底隐约又传来一阵想要撕裂什么东西的欲望。他总算睁开眼睛,模糊间看见一个粉发的人在远处讲台上拿着三根粉笔来回抛,活像个杂耍团的小丑。

      “低俗。”这是兰陵王对于新生的第一评价。

      他揉了揉眼睛,这回看清楚了——那是个短发的男生,眉眼清秀却颇为有型,浑身带着一股难以忽视的英气。他果真是在抛粉笔;抛的却不是三支,是四支……。三分恰到好处的吊儿郎当和他自身所散发出的自信完美融合,游刃有余的样子看得全班同学不住欢呼。

      低级趣味。“这是兰陵王给出的第二句评价。

      讲台上的那人往兰陵王的方向略一瞥,见他抬起头来了,便好似达到目标了一般,将空中的粉笔横着一抓,再完璧归赵回了粉笔盒里。随即,他笑着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

      他故意不说下去,只是以食指关节扣了扣黑板,示意大家去看其上的字。

      花木兰。

      三支不同颜色的粉笔,各写一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这便是他的名字了。

      兰陵王看一出好戏差不多也快要到头,便重新将头低了下去假寐了,也不顾那花小少爷好奇的目光。

      老师见同学们吵吵嚷嚷,本还想提醒两句课堂纪律,此刻也松了一口气,叫花同学随意选择个座位,开始上课。

      王者高校每个班撑死了也只有二十来人,但教室里却以防万一放上了三十多张桌椅,一眼看去空荡的很。花木兰一来便逞了不少风头,不少姑娘们都拉开了身边的空桌椅呼唤着帅哥,连有了同桌的女孩子都恨不得一脚踢翻身边的老油条换这么一个新来的美男。

      可花木兰却摇着手拒绝了所有姑娘的盛情邀请,反而一路往教室后面走去。后几排桌椅坐的普遍都是男生,女生们瞧了便倒吸一口冷气,偷着议论起来:

      你说这花帅哥不会是个……

      搞不好,他本来就是那种中性美,说不定暗地里两者兼吃呢……。”

      那你说他看上哪个小哥了?”

      兰陵王从余光里看着这越走越近的身影,起初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到最后才暗叫一声不好。身边已经有人提醒了:“花小哥,你是新来的,可能不知道哈……我们班长身边的座位,不……”

      哦?花木兰只是把书包狠狠撂在了兰陵王身边的桌子上,做了一个“接着说”的手势。可这一声巨响愣是把身边的那几个震得说不出话来了。

      难缠。兰陵王暗道一句,站起身来。

      他身子生得欣长,不论看谁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雍容。可兰陵王却发现,这花木兰虽矮出自己一截,却笑着仰面望来,一霎便将自己所携的戾气溶解于无形中。

      怎的?班长身边还坐不得人了?”花木兰略将刚才猛撂的书包挪了两寸,叫兰陵王看见了其下硬砸出的凹痕。

      ……那种话我可没有说过。”

      那是怎么着?在守孝?不能碰男色?花木兰坏笑着,颇有些打破沙锅的意味。他从小便讨厌这些不平等和所谓“约定俗成”的欺压,殊不知“守孝”二字,他提不得;好歹在兰陵王的面前。

      兰陵王的面色一刹间开始泛黑,五官颤抖扭曲,嘴角竟有些病态的上勾。花木兰不知触到了他哪个霉头,也困惑的很。

      兰陵王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这轻巧一语拨弄地移了位,暗封在心底的那些旧时画面又重新涌上心头。凯旋而归的战士,坍塌的宫殿,死去的亲人,还有那只哀鸣的孤鸿。每一个最微小的细节似乎都流淌着鲜血,将兰陵王一颗已死的心脏撕裂。有那么一瞬间,他是那么憎恨那个笑得轻巧的少年,以至于想要将他杀死、撕裂、掩埋,如同唐人葬送他的故土那般。

      热血涌上了心头,兰陵王深知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这整座教室将会化为血海,于是他暗道了一声“不是现在”,轻巧地向窗户跑去,双掌一撑,翻出了窗外。

      花木兰:啊?

      同学“嗐”了一声,解释:“你不要担心班长,他人有点怪,但总归没什么坏心思。”

      老师也见怪不怪地叫了一声“开始上课”。花木兰小声问:“这里确实是四楼?还是说趁我不注意这个教室被什么魔法机关术迁移了?”

      “这儿确实是四楼,但班长他身手好,摔不死的。”

      花木兰在意的还有一件事,只是他不确定适不适合说出来。他思索再三,觉得此事过于私人且沉重了,便埋藏在心底了。

      方才兰陵王跳窗前,在他耳边,但却又似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我着实在守孝。”

                  声音冷漠得不像是在阐述任何和自身有关的事情,但花木兰听得出一种层次更深、更刻骨的哀伤。周围的同学还在喧闹,花木兰突然就蔫了下来,由衷地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疲惫。

       

                  兰陵王是在第二节课的中间回来的,这回很守规矩地走了教室正门,脸色如常。花木兰却感觉到一种让自己抬不起头的罪恶感,只是稍微往边上挪了几寸,给兰陵王留出了坐的地方。

                  兰陵王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目视前方。

                  花木兰暗叹一声果然这祖宗还在生气,也责怪自己说话的确是太冲了些,便暗想办法想和这位靓仔班长重修于好。

                  “班长,班长。”他小声叫唤。

                  兰陵王把脖子一缩,不去理会。

                  “班长,对不起对不起小的说错话了,请你连吃一个月的饭。”

                  兰陵王仍然不去看他,但略一颔首,意思是记下了。

                  花木兰一看事情有转机,立马道:“班长你看上去好像挺困扰的,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兰陵王清了清嗓子,无可奈何地转过头去看这个新来的活宝:

                  “昨晚没洗校服。心情不好。”

                  “啊?”

                  ……迟钝。

                  “你的脱了。我穿。

      woc木兰姐快脱衣快脱衣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