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00
  • 关注 12
  • 王者荣耀同人 王者荣耀同人 关注:12 内容:100

    【云亮】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王者荣耀同人
    • 【云亮】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古风设定

      #将军云&军师亮

      #小粗短,又粗糙还简短。语文老师说过结果很重要,起因和经过没有结果重要√


      “呼……呼……”

      “去那边找找,他跑不远的。”

      “是。”

      赵云藏身树后,手指紧紧扒在粗壮的树干上,血染红了冰冷的铠甲,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妖冶。额前的发丝不知是被汗水浸湿还是鲜血所致,毫无章法的黏在前额。

      “呼……呼……”

      赵云胸脯上下起伏,喘着粗气,直到官兵都走后,紧绷的神经才得以放松,这才方觉得眼前一黑,就这样倒了下去。

      诸葛亮每天都会来山中采撷珍稀草药,不巧,今天正好碰上降雨,出门又忘记拿斗笠,只好在山上避雨。

      走到山脊时,他脚尖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空气中还混着点儿血腥味,扒开草丛一看,一个活生生的人正倒在那里。

      诸葛亮张望了一圈,确定附近没有官兵,才并指按在他的脖颈处,“还有心跳。”诸葛亮将地下的人儿打横抱起,也顾不得风雨,一路磕磕绊绊下了山。


      赵云睁开眼,觉得有点头晕目眩,稍稍扶了扶额,触到绑在头上的纱布,他又摸了摸,发现自己的发带还在额上。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军人的警惕性让他贴身带着一把利刃,他将刀刃抽出,走出房间,一路摸索着到厅堂。

      “你是何人,为何救我,有何目的?”

      “……”

      “喂。”

      诸葛亮背对赵云,翻看经书,“举手之劳,积攒功德而已,若是不愿在陋室歇息,便另寻他处。”

      赵云警惕的向四周看去,发现并无异处,只是一个闲云野鹤的隐居之人的住所,这次放下刀刃,走到茶几前坐下,向诸葛亮讨了杯茶水,略一抱拳,“多谢先生相助,若是日后需要在下,必当相报。”

      赵云是习武之人,对这些文雅之事只略通一二,实在是闲来无事只好去瞟诸葛亮的书看,“敢问先生可是一位道士?”

      “……”

      诸葛亮瞥了他一眼,一时无语,不过日后是清尘浊水天各一方,解不解释也没什么重要的。

      “那先生可以为在下卜上一卦吗?”

      “嗯。”诸葛亮合上书,反正也闲来无事。

      “这一去是生是死。”

      “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

      诸葛亮知道赵云是习武之人,就随便胡诌一句打发去了。但赵云却就着这句话,想了很久。


      “你不是军队中人吗?怎么这么笨。”

      诸葛亮背着木框弯下腰俯下身刚采了一颗草药扔进去,就听见身后赵云因为腰弯的太狠而导致框里的草药全倒出来的哗哗声。

      “咳,先生,我只是不大熟而已。”赵云蹲下将草药拾进框里,然后背上。

      “等等你站那别动,我看见何首乌了。”

      诸葛亮挥了挥手,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将何首乌摘了下来,不小心被灌木丛中的树干绊倒,赵云想也不想连忙去扶他,但这山势险要,赵云也还手臂负伤,一个趔趄也跟着一起滚了下去。

      赵云垫在诸葛亮的身下,“咳咳咳,先生,你没事吧?”

      诸葛亮生性孤僻,反感与人接触,这是他第一次与人的距离如此之近,不禁有些面红耳赤,连忙挥挥手,“无碍无碍,我先上去把草药捡了。”

      这次事件后,诸葛亮看见赵云时浑身不自在,于是便躲着他,不过终究还是在同一个屋檐下,总是得碰面的。

      “你怎么又弄得一身伤?哪有你这么蠢的军人?”诸葛亮回书房时正巧经过赵云的房屋,见他半夜还点着灯,就透过窗户往他房里看了几眼,正巧看见他拿着纱布包扎。

      “啊、无、无碍的。”

      赵云也没料到诸葛亮会来,忙把药往身后一推,从衣襟里拿出一个盒子,挠了挠脑袋:“今天下山时见着这块链子,觉得与先生颇为般配,便买了下来。”

      诸葛亮看了看他手中的木盒,又倾身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去山上采药换的钱?”

      “嗯、嗯。”

      赵云心虚的点点头,“那、现在先生收了我的礼物,是不是先生就是我的朋友了?”

      诸葛亮愣了愣,没想到他弄了一身伤采药回来就是为了给他买礼物跟他做朋友,“嗯。”诸葛亮打小就住在深山老林,自小就没什么朋友,更别提念书时了。

      我有朋友了。

      诸葛亮的心中有些喜悦,有些激动。

      “那我可以叫先生亮吗?书里说,朋友之间的称呼可以更加亲密一些。”

      “好。”

      “亮。”

      赵云笑眯眯的看着他,栗色瞳孔里倒影着诸葛亮的身影,熠熠生辉。

      赵云原本只打算待个几天等伤势好点就走的,却不料最后待了一个月。

      过惯了尔虞我诈的官场生活,过腻了披甲征战几时回的生活,有时候,停下脚步,在这清风明月之处待着也不错。

      闲来无事练练枪,舞舞刀,与诸葛亮下下棋,看看兵书,这样的生活也挺好。

      相处时间久了,赵云发现诸葛亮也并非冷冰冰的,反而与自己意气相投。

      其实到头来,说是对这样的生活不舍,还不如说——是对诸葛亮的不舍。

      但,纵是赵云再怎么不情愿,天下也没有不散的宴席。

      “亮,我要走了,愿日后能再相见。”

      赵云在树下留下一纸书信,披甲提枪赴沙场。

      诸葛亮采药回来时,已经不见赵云身影了,拾起树下的信,突然想起初见时赵云问他的话。

      慌忙的掐指算了一卦——凶多吉少。

      诸葛亮在院里踱步思忖,突然想起前几日刘备请自己到军中任职,对、赵云也是军队中人,如果去的话,说不定还能再见到他。

      不知何时,原本一心只有天书的人,心中萌发了一种别样的感情,叫喜欢。


      “子龙?”

      “嗯?”

      赵云愣了愣神,听到刘备叫自己才回过神来,“主公有何事吩咐?”

      “我们军中可能会来一个军师,二弟和三弟他们……唉,所以这事可能得拜托你了。”

      一个月前刘备收到诸葛亮传来的信,却因政务繁忙没来得及看,近几日刚让着蒙灰的信重见天日,就连忙又屁颠屁颠的跑去山中找诸葛亮了。

      但自己好不容易往诸葛亮那儿跑了一百八十多次假装偶遇才感动他,关羽和张飞又……唉。刘备揉了揉眉心,欣慰的看了一眼赵云——还好子龙这么明事理。

      “好。那请问那位军师何时来?”

      “明日巳时。”

      “大哥你说你跑那么多趟就请了个只会纸上谈兵的臭道士,到底有什么意义?”

      张飞颇为不满地嚷嚷了一句。

      “三弟,你再怎么不满也得憋着,免得惹了那尊神仙,又让大哥白辛苦一场。”

      关羽泯了口茶。

      “欸,你们——”刘备欲言又止,“都给我安分点儿,再怎么不满都不能表现出来,学学人赵云,多沉稳。”

      赵云坐在椅上,手指在扶手上比划,勾勒出诸葛亮的样貌,嘴角情不自禁的向上扬了扬。

      “子龙他怎么,得失心疯了吗?怎么从长坂坡回来后就一直时不时傻笑。”

      “可能?”

      关羽张飞顺着刘备的话音转头去看赵云,正好看到赵云撑着脸在那傻笑。

      “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如泉水班清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抹蓝色的身影走了进来,他躬身抱拳向刘备行了个礼。

      “诸葛亮,日后劳烦各位关照了。”

      “亮?!”赵云一个激灵,猛地回过神来,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就站在厅堂中央。

      刘备和张飞关羽都被赵云这声给弄懵了,一时看看诸葛亮,又看看赵云,最后还是刘备打破尴尬:“子龙,你们之前认识?”

      “我是赵将军的救命恩人。”

      诸葛亮微勾薄唇。

      这是赵云第一次见他笑。

      “亮。”

      出了军帐后赵云追上诸葛亮,拍了拍他的肩,诸葛亮倒不意外,站在那等着赵云的解释,

      “抱歉。”

      “亮不明白,赵将军为何要道歉。”

      诸葛亮挑了挑眉。

      “当初不辞而别。”赵云低下头,有些心虚,“当初是因为军务在身所以… …”

      “现在还走吗?”

      “不走了。”赵云将发带解开,蓝色的丝绸静静躺在诸葛亮手中,“亮不是会卜卦吗,不妨算算,在下这一生的归属?”


      “你为什么这么宝贝你的发带?”

      隐居时的一次闲聊中,诸葛亮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他盯着赵云先天偏棕的碎发。

      “因为,这是我亲人的遗物,是我很重要的东西。”赵云咧嘴笑了笑,“也是将来送给心爱之人的,定情信物。”

      艾特夙长歌。我来交作业乐。

      回复
      写得很好,点名表扬!
      以下是个人建议:我非常喜欢你故事的情节,可在中段显得略微仓促了。“经过没有结果重要”,这一条在其他方面有效,未必适用于感情。读者想看的是一段感情怎样缓慢绽开,而这个过程和始终同样重要。
      从毕恭毕敬的“道士先生”到一个亲密无间的“亮”,其实我想要看到的是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这两个人是如何变得熟悉、怎样擦出感情;这也是最考验一个言情写手的部分。从你刻意的分段可以看出你在这方面也做出了努力啦,但是有一些东西,不是单单“留给读者想象过程”就可以表达得清楚的,还是要自己连接所有的线段描绘出出一副大图,而不是单单画两个笔墨饱满的点。
      一段感情,有始有终,却没有细腻而动人的过程——这种只能存在于一个恍惚的梦里,甚至醒来时会让人感觉荒谬。这些过程描写出来可能有点琐碎,而我的建议是思雪可以挑一些和主题搭边的生活细节来描写。这样一来推动剧情,二来也可以推动感情线。
      的确,结果可能是最重要的。但在此处,结果却不是你的观众们最想要看到的。
      下次给思雪的作业我就不命题了,想些什么自由发挥,但是尽量挑战一下自己,不用任何分割线,顺畅地一路无间断描写下来。
    • 执墨一笔绘青山好de好de我懂乐。谢谢师父。
      拉黑 3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夙长歌。可能也是因为长度问题比较限制细节发挥啦。冲冲冲!@执墨一笔绘青山
      拉黑 3月前 手机端回复
    • 执墨一笔绘青山 @夙长歌。 好乐好乐。我又改文乐
      拉黑 3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