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00
  • 关注 12
  • 明日方舟同人 明日方舟同人 关注:12 内容:100

    【双狼组】深藏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明日方舟同人
    • Lv.7

      OOC预警 私设女博.

      德克萨斯拒绝了博士的请求。请求内容可以说是很容易,只要她走一段路对那人随便说几句话就可以。也可以说是很难,想让她跨过心里那片荆棘很难。

      博士让她去病房看望病情加重的拉普兰德。

      ‘拉普兰德的病情状况已经临近晚期了,她余下的生命最多只有一年左右。一年的时间根本不够罗德岛研发出能有效治愈矿石病的药物。’博士软糯的声音带着丝丝的恳求,‘拉普兰德最看重的就是你了…..她很想见你一面,你能不能…..’

      ‘抱歉,博士,你也是知道我的。我要执行任务,还要在贸易站工作,抽不开身。’博士的话也没说完就被德克萨斯无情的打断,她只是随便找个理由拒绝了。

      拉普兰的只是她的过去,是吗。

      如果真的答应去看望她了,自己也不知道对她说些什么。

      德克萨斯曾经惧怕她的过去追上她,但是现在,她也明白了,心中环绕着复杂的情感。

      她的过去,恐怕已经没有办法追上他了。

      但是德克萨斯没想到,第二天,拉普兰德就拖着她病重不堪的身体来贸易站了。

      拉普兰德身上的源石结晶已经从大腿蔓延到脚裸和锁骨处,原本就很白的脸更加苍白,银白色的毛发有些打结,一看就没有好好打理。她看到德克萨斯的时候,还是露出了以前的那种笑,是那种无法捉摸又像是迎接死亡的笑:‘德克萨斯,我来陪你工作了~’

      德克萨斯沉默片刻,生硬的开口;‘你难道不应该好好养病吗?’

      ‘我向博士申请工作的。博士哟不过我,只好答应让我来了。’拉普兰德的语气很轻松,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但是她口中所说‘申请’究竟是什么,就算是傻子也明白。

      德克萨斯沉重的望着拉普兰德,面前那人对她的执着几乎让她无法正确思考。那究竟是恩?是怨?还是爱?

      想不到啊。

      拉普兰德望着德克萨斯,心中突然产生了异样,只感受到了颅内似乎有灼热的岩浆徐徐流入全身,让她燥热难耐,她又要开始变得不清醒了。

      如果这是在医务室,博士总是会招呼医疗干员给自己注射镇静剂。可是现在她不在医务室,她现在在贸易站,与德克萨斯共处一室,怎么能做出不理智的事呢。

      拉普兰德后退了几步,源石结晶的地方有着灼伤的痛感,深入了她的全身。矿石病好烦啊,德克萨斯千万不能感染。拉普兰德心中默默的想。

      德克萨斯忽然走进了自己,神色淡漠:‘你看起来很难受?要不要回医务室?’

      ‘哈….哈….不用。没什么大事的…’

      德克萨斯听到这句话后迅速皱起了眉,她好像对自己说了什么,但是拉普兰德一点也没有听到。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德克萨斯的唇上。

      她的嘴唇看上去很柔软,真想吻一下啊。拉普兰德突然产生了这种想法,虽然这种想法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是矿石病瞬间又控制住了她的意识。

      拉普兰德往德克萨斯那边迈了一步,拉住德克萨斯的肩膀硬是让她靠近了自己。拉普兰德轻低下头,直接吻住了德克萨斯的唇。

      德克萨斯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吓楞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唇上湿热的触感和那人的喘息是真实的。

      反应过来的德克萨斯开始拼命的挣扎,用手推,用脚踢,奈何拉普兰德就像胶水一样黏在她的身上。拉普兰德双唇微张,迅速将舌尖深入德克萨斯的口中,德克萨斯被她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指尖触碰到了腰间的剑靶,犹豫了一下,直接抽出剑来刺向拉普兰德的肩部。

      剑刃穿透了皮衣,穿透了拉普兰德的身体。拉普兰德终于松开了德克萨斯,有些重心不稳的后退几步,舔了舔嘴角,毫无掩饰着自己的兴奋:‘哈哈哈!德克萨斯真的是太棒了!我太爱你了!’

      ‘为什么?’德克萨斯终于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执着啊?!’

      ‘为什么?德克萨斯,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我喜欢你!我爱你啊!‘

      拉普兰德说完这句话后,脸上的笑顿时消失了,留下的只是纯粹的、真实的、无法形容的表情,看起来很难过又很奇怪的模样。

      德克萨斯从来没想过这个答案,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如果拉普兰德说的是真的话,那她究竟要说什么?拒绝她?无视她?尽管这种事情德克萨斯已经做了很多次了,但是这一次她却无法再狠心了。

      自己对拉普兰德究竟是什么感情?

      与拉普兰德分别来到企鹅物流的那段时日,她几乎每日都会想到拉普兰德,拉普兰德的笑,拉普兰德的疯狂,拉普兰德的一切。在想她的过程中,总是会有说不清的感觉缠绕着她,像是心中被挖了一个巨大的空洞,灵魂被撕扯的痛感。回忆起分离的时候,德克萨斯总会感到异常的无助与空虚,这种感觉像是缺掉了身体的一部分,无法替代。但拉普兰德来到罗德岛后,这种感觉再也没有出现,像是获取了极大的满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巨大的无措像是要把她吞噬。这时候,对面的拉普兰德发出了声音。

      ‘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自己啊…我究竟在想什么?我好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没有办法…矿石病是无法被治愈的,所以我总是尽可能的远离你…我害怕你被感染….我不希望你死!但是我后来发现…我的思想不受我的控制了!我希望我远离你!矿石病却总是促使着我向你靠近!太难受了!我甚至都想不到我到底要做什么!德克萨斯!’她又像是被矿石病所控,疯狂的冲自己喊叫道。

      突然之间,德克萨斯发现了拉普兰德的源石结晶开始蔓延。源石结晶不过是几秒的时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到后颈处。

      德克萨斯彻底慌了,迅速的靠近拉普兰德。拉普兰德却向后退:‘离我远点…会感染的…’

      ‘拉普兰德!冷静点!你会死的!’在这一刻,德克萨斯才看清了自己对拉普兰德的感情。是深深的、无法被人替代的依赖,以及一直被自己隐藏在心中的深爱。

      在德克萨斯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贸易站的门突然被推开,博士的声音传来:‘狼崽们,我来看你们工作怎么样……..’但她看清贸易站现在的一幕后,手中抱着的书本和文件瞬间掉落一地:‘啊啊啊啊啊啊!拉普兰德怎么了啊!!!!凯尔希!凯尔希快来啊!’

      等到凯尔希给拉普兰德注射镇静剂、医疗小组把拉普兰德抬到急救室后,德克萨斯才察觉到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动,用手一摸,发现是自己哭了。

      拉普兰德睁开眼后就看到德克萨斯沉默的坐在自己的床边剥橘子,床头柜放的盘子里已经盛满了橘子,但是德克萨斯像是没有意识到。

      拉普兰德笑了起来:‘哈哈,德克萨斯,你剥这么多橘子,我可吃不了哦。’

      德克萨斯吓了一跳,手中的橘子掉到了地上:‘醒了?’

      ‘醒了。’

      德克萨斯捡起地上的橘子,直接扔进了垃圾桶。拉普兰德眉一扬,像是觉得有趣:‘只是掉到地上而已,吹吹灰还能吃。’

      德克萨斯皱起眉,像是对她的这种想法很不满:‘沾上的细菌可不是吹吹就能吹走的。’说罢,她望向窗口,思绪像是飘到了很远很远。

      突然,德克萨斯缓缓的开口,像是在自言自语又是在对拉普兰德说:‘想和我在一起,至少要好好活下去啊。’

      ‘…….’拉普兰德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德克萨斯在与自己说话,‘德克萨斯…?你再说……?’

      ‘我很清楚我在说些什么。’德克萨斯的嘴角勾勒起一抹温暖的弧度,‘活下去吧,拉普兰德。’

      【断断续续写了一天 有些地方可能会显得突兀 致歉.】

      Lv.7

      刚才因为不懂操作发错了圈子 重新再发一次~

      回复
      Lv.1
      最后还有环保意识(手动滑稽)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