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00
  • 关注 12
  • 盗墓笔记 盗墓笔记 关注:12 内容:100

    捞一篇胖子视角出来改一改qwq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盗墓笔记
    •     老子这是第一次为女人掉眼泪。

          干咱这行的就是这熊样,这一点我太他妈清楚了。前一天好哥俩还你一瓶二锅头我一瓶伏特加的,以公升计数地吹,后一天就在他葬礼上别着花给他大颂缅怀录了。这还算好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留全尸。

          坦白说,我胖爷虽然的确天性风流爱美人儿,但也从来没因为哪个女娃子香消玉殒而掉咸水。“自古红颜多薄命”嘛,我也深知自己不能幻想太多。

          可云彩就是不一样的。那些前凸后翘的性感女郎像过眼云烟——看两眼、流流口水、馋两下,没了。狗日的,甚至有时候我都觉得我不是个真男人。但云彩小妹儿就是堵在心里,死命咽口水也咽不下去。

           疼啊。

          我被隔壁大嫂的大呼小叫吓醒时,就疼。说不上哪里疼,但浑身都难受。她隐约喊得是:

          “死姑娘咯,死河里咯,见了死人折寿咯。”

          更远的地方传来个粗重的男声,咬牙切齿地骂:“那个洋鬼子,他娘的。”

          死人了?还死了个小妞儿?外国人杀的?难不成,裘德考那个老狗…?

          我想了想,觉得八成不会,不禁笑话笑话和天真的神经兮兮有的一比,心里却挺惋惜的。我出门问那大婶:“婶儿,哎不,姐啊,死哪个妞儿了?”

          “就阿贵家那个小的呀,多水灵一娃娃。”

          我心里咯噔一声,说不上来的压抑占据胸膛,疼得更厉害了。

           阿贵家一共就仨,只有俩姑娘,小的那个…

          那个名字迟迟不愿意往脑海里来。

          那小妞儿叫什么…?

          大脑的主观意识不允许我记起她的名字,不允许我相信她的死。头疼,心也疼,浑身都疼。剧痛,锐痛,脑瓜子跟二师兄劈开的西瓜那么疼。

          …不应该是她的啊。

           云彩真真切切是死了,跟个破布袋儿一样在河流里被水冲刷。她的血已经顺着小河淌没了,脸是青的,指尖是黑的。

          死透了。

          她娇小的身体上有一个黑漆漆的血洞,是个步枪窟窿。我认得。

          我如遭雷劈,哭吼了一声,却突然只觉得声嘶力竭,再没力气说话了。

          连站稳都难。

          我挤开了层层围观着、惋惜着、咒骂着的人群去见她最后一面。疼啊,我几乎站不稳,全身的血都涌上了头。我颤颤巍巍地趴在地上嚎了半天,没勇气去看她紧闭的双眼,只觉得心脏使劲地抽痛。我哭了很久,跟个羊癫疯一样抽搐痉挛了半天;她的尸身都快被阳光晒干了时我才站起身来。咸水流不出来了,我也叫不出声了,于是我又平静地问了一遍:

          “是谁干的。”

          没人听见我的声音,我也没有听见自己。

          云彩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些臭了,加上是个未成年也没成亲的女娃娃,没人愿意抬回坟地。她被就地埋了,竖了个小坟包,阿贵在上头哆哆嗦嗦地拿小刀刻了她的名字。

          字歪歪扭扭的,不好看。她胸口的枪窟窿也特别丑,丑得我想叫、想吼、想砸东西、想打人。

          不管我信不信,总归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理,见了棺材总也要掉;云彩死的时候没棺材,我在坟头也再没了眼泪。

          那是我最后一次为女人落泪。

           我在阿贵家留了下来。住了很多年,看着河边的新树抽枝,看着那个孤零零的小坟包上长了几朵叫不出名字的野花。

          当初尖锐的疼痛已经在日夜的折磨中逐渐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深,却也更难以解释的虚无感和寂静。伤口没了,结疤了;但一看见那自己的那块疤,总能想起别人身上的窟窿眼儿。

          我几乎以为我要看破世俗红尘事,斩断情丝立地成佛了。

          天真走之前眼睛忽闪,跟我说他看出来了,我他妈是对着小妞儿动了真心。我不置可否。

          他们都跟我说,阿妹儿是被裘德考杀的;只有那个狗娘养的那么不分是非乱杀人。

          我脑子没天真那小子灵光,但我一个人静静想了很多年。

          不是裘德考。

          我隐约知道是谁,但又说不上来。

          眼睛一闭,我也不愿意再想了。

       


          2010年。我带上了银行卡和几千块钱现金走了,剩下杂七杂八的用品都算是捐给阿贵他家了。

          我回坟头最后看了一眼小云彩,借着月色喝了两壶她爹家里偷来的二锅头,离开了这条小河。

          我对天上也不知道是哪颗她化的星星说:

          “妹儿啊,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外头的世界。”

      Lv.11
      太太写得好好!(语言匮乏)
    • 南宫白夜诶呀无物也爱盗笔嘛qwq!!!!!!
      拉黑 2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