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00
  • 关注 12
  • 王者荣耀同人 王者荣耀同人 关注:12 内容:100

    【双兰】我家小可爱是女儿身(五)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王者荣耀同人
    •     很多时候,一旦计划确定、决心也下毕,实行起来是非常容易的。兰陵王虽以“我面对的仅仅是一个高中生”为借口安抚自己,却还是隐隐感觉到了事情的不一般性,制定了详细的方案。

          在学校里动手是最快的,但无异于自曝及自杀。兰陵王在学校里可谓是备受瞩目的角儿,这不仅仅是因为美男光环,更源于件一两年前尘封的往事:

          那时的兰陵王初来乍到,难以适应这个光芒万丈的世界。故土已破,家国不复,自己不但不殉,反而在最痛恨的疆土上苟且偷声——每在这片苍穹下踏出一步都让他感到耻辱。刚刚接手的刺客职业让他倍感不适:素来娇生惯养的王子先前一天还未曾见过鲜血,后一天便要学着在泥土上筑起尸堆,这样的巨变任谁都会感到恶寒。

          可就在那时,一位自称叫“轲”的女子踏入了他的世界。她是一个转学生,转学的时间不伦不类,十分突然,在校内一贯独来独往、雷厉风行,周身总带着一种让人寒毛倒数的冷凝。她的唇极红,正犹如她的双眼,闪着一种可以称之为“血光”的东西。且她在第一次遇见兰陵王时,便笑了:

          “你——是干那行的吧?”

          “哪行?”

          “咱俩都是同行,那么脏的字眼,还要我说出来吗?”轲笑得兰陵王心中有些发毛。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是‘荆’的人。”轲在摊牌的那一刻,眼中的光芒大盛,她观察着,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兴致,以身份做代价捕捉着兰陵王——她一时兴起的新猎物——的反应。

          当时的兰陵王在那一瞬间便明白过来,他们的确是同行,只不过轲算是他的前辈。“荆”,最备受盛名的地下暗杀集团,刺客中的精英,执行任务没有任何条条框框,不讲所谓“江湖道行”;只要砝码出得够多,屠城也是个契约书的事儿。

          莫谈同行,哪怕是普通人都晓得这个名字。只是他们耳中有关这个团体的故事,有几分真几分假,便不从得知了。

          于是兰陵王回答:“不错。”

          就是那样,那位女子走入了他的生活里。兰陵王对她始终带着一种对于强者的敬畏,尽管资料上显示她要小自己一岁。轲性情疏冷,但和兰陵王相比是另一种冷。

          由当时班上同学的话说,班长的冷是面具,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谱,脸谱之下的眼眸中都生了寒霜;而轲的脸上时常挂着笑,但掩饰不住一种从眼底、心底弥漫而起的寒霜,让人看着毛骨悚然。

          这两种冷在教室中萦绕,大夏天的同学们都不需要空调。

          那是题外话了。二人身份的特殊性让他们逐渐有意无意地接近对方,甚至放学后也开始观察对方执行任务。

          再到最后,一起合作完成任务也不是什么稀有的事情了。因此,经常可以看到幻影中神出鬼没的两个身影,在夜幕中变换着身形;一男一女,似在低声交谈,又像是在互相打趣。

          兰陵王逐渐开始适应这新的生存法则,所拥有的理解和陪伴让王子的痛恨逐渐缓慢的化为一种更加成熟、坚定的情感,而轲似乎成为了很多东西的钥匙。兰陵王以为这会一辈子持续下去。

          直到有一天,轲突然消失了。正如同她出现那般,这位女刺客走得也不伦不类,没有提前打任何招呼。兰陵王不相信轲是这样薄情寡义的人,因此坚信着轲是被掳走的。于是有一天开课前,他彻底失去了理智,这段时间堆积的所有愤恨和隐忍全都决堤而出。他将教室门反锁,电闸拉下,手中持着匕首逼问班中所有的人,询问有关她所有的信息;若是问不出,甚至不惜以动刑——最惨的那位同学被剥下了三个手指甲,这才嚎啕大哭着胡诌了个假情报出来。

          那是班中的同学第一次意识到这位班长并不是只纸老虎,只是平日里素来低敛着性子罢了。而当这类人被触怒,结果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轲还是走了,再也没回来,在王者高校的杨柳春风里化作一段无人胆敢提起的往事。那也是班长身边的位置一直空着的原因——没有人有胆子去顶替那个女人,去取代她,甚至让班长再回忆起她。

          可花木兰似乎不太一样。

          兰陵王也是这么想的,能在刚转学就让自己动了杀念,这个少年果真与众不同。要么是运气太差,否则就是——活找死。

          既然学校内自己“臭名昭著”,动不了手,那不如一路隐身跟踪花木兰回家。兰陵王一拍大腿,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可仔细想想,却略有些下流。再加上如果真被发现,实在是难以解释。

          写小纸条?xxx街xxx号房,不来是孙子那种?乍一看是可行的,但兰陵王觉得,以花木兰的性子,他准得随手抛给哪个迷妹,再让那个迷妹以为是约会地址而屁颠屁颠的赶往。

          一副渣男形象跃然纸上,兰陵王不愿再想。

          方法总归不会没有的。他左思右想……总算是想到了一条自己相当排斥的道路。这条路不但长,且苦,还涉及兰陵王尤其不擅长的领域。

          现实不允许任何人犹豫,尤其是一个刺客。兰陵王想到这里,便一咬牙下定了决心。

          说实话,兰陵王也不清楚这个自己设立的新任务会持续多久。一般恩人下达的指令,快则十五分钟,慢则两天一夜,总能在这长安城里把人寻到。若这人不在长安,那兰陵王自有地方守株待兔,待目标一进城便会被寒刃封喉。

          但这个任务目标特殊,目标本身性质也特殊。大费周章的原因,说到底,便是他和花木兰是处于一种“认识”、甚至在众人严重“熟识”的关系的。这些目标往往是最难下手的——先略去花木兰本身惊人的侦查能力和警惕性,就算不是自己动手,身旁人的死亡还是会给自己带来相当大的嫌疑。杀死一个官宦,他的仇人或许有千百个;杀死一个黎民,嫌疑人的身份可能是整个长安;可杀死一个新转学来、只与一人亲近的高中生,嫌疑便只会聚焦于那人身上。不论最后的指控是否成功,这都将是余生无法抹去,怀疑的墨点,难以饶恕的败笔。而至于败笔,这是一个复仇者最不能容忍的。

          兰陵王难得考虑地周全了一次,认真专注地几乎像个心思缜密的谋臣,还差点坐在花木兰的身旁拟出笔稿来。

          讲台上的老师还在喋喋不休,兰陵王有那么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只是一个高中生,在课堂上走着神,盯着空白的纸张和窗外的春。身畔的少年歪了歪头,一脸无辜地问:“班长,想什么呢?”

          兰陵王看了看他,突然感觉到非常好笑。

          “在想晚餐。”

          

      对不起,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写的东西质量可能不佳,后面有空会改。今天真的好困,对不起……

      双兰我爱了
      回复

      !!!!!是不是用色诱!!!!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