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00
  • 关注 12
  • 王者荣耀同人 王者荣耀同人 关注:12 内容:100

    妲己·人偶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王者荣耀同人
    • Lv.4

      先声明一下,这个是我七年级时的文章,我只是改了些错字,内容一点没改,以前在hin萌发过的,唉,再发一次吧

      (反派大家就当做路人甲吧,打内心觉得对不起昭君姐姐)

      次日,妲己完成了一个人交给她的任务——魅惑并杀死纣王,她来到竹林。等一个身穿黑斗篷的人,这个人曾与纣王是好兄弟,后来两人有了过节,这个人便耿耿于怀,成为妲己的主人。

      妲己从一出生就被告知没有心,一直跟着这个妲己所谓的主人,并履行他所布置的任务,妲己知道自己一出生就就是被奴役的命,不会反抗,只能听从,当她接到自己要亲自去杀纣王时,拒绝了。

      “什么,你为什么拒绝?我可是你的主人,你的出身就是要听从我的命令”主人很是恼火,他倒是想知道着这一直听命于他的小妲己到底要怎样,“也罢,你既然不想这么做我也不勉强你,当然,为你特意准备好还你的心也就只能——毁掉了”主人摆出一副可惜的样子。

      “……”妲己一听到心,动摇了,因为一直支撑她到现在的,就是自由,没有心怎么能自由呢?“别,主人,我答应你,事成之后可否给我一颗心?”

      “没问题,到时候就在这儿见。”主人拂袖而去。

      回忆结束,主人也来了。

      “主人,妲己回来了,请遵守承诺,给我心。”带着几分希望,她就要有心了。

      “哟,小妲己回来了,不错,你完成的很好,我也很满意。”主人半句不提一个心字。

      “主人,妲己要心……”妲己感到主人有异样。

      “心?你要心是吧,可我没有啊,你从出生就没有心,你仅仅是一个十分逼真的人偶,只能任由别人命令,你还不明白吗?你只是我达到目的的一颗棋子,而现在你已经是一颗弃子了。”主人冷笑道。

      “……弃子?我生命的意义……仅此……而已?”妲己没有哭,她仅仅是有些失望,她没有心,怎么会哭呢?有的也是些简单的负面情绪。

      “可是按承诺来说,你应该给我,不然即使你是主人,我也会伤害你。”

      “我告诉你了,我没有你的心,没把你毁了就不错了,你走吧。”

      “不要!’妲己迅速一到主人身边,一只手掐住了主人的喉咙。”

      “妲己,你……”主人艰难的叫着妲己。

      “痛了吗?妲己是不会害怕痛的呢!主人不听话就要受到惩罚,这可是主人教我的呢,没有心,就不会痛苦。”妲己手劲变大,另一只手放了一团狐火,就这样看着主人死在自己手上。

      妲己离开竹林,火包围了整个竹林,与主人一起陪葬。

      “妲己要心,没有心怎么能算自由呢?”妲己再次问自己,她来到一只小野怪前的草丛边,刚好能遮住她,透过草丛,她见到一个和她一样有兽耳的人,脸上有两道妖痕,手里正拉着两把镰刀(梦魇之镰)正一下一下的打着,心不在焉的样子,妲己在一旁看着,右手一挥,四周的空气凝结成刃朝野怪飞去,也怪死了,也拉回了玄策神游的心。

      “谁呀!这么无情,都不知道心疼一下它吗?”玄策嚷道,转过身去,是和他一样成人形的狐狸,妲己一打量着他,玄策只是觉得她好美,但是身边没有过多的生机,不觉他已经看了妲己半天了,四目相对的一刹那,让他感觉怪怪的,又认识到自己这样看着女孩子有些失礼才收回目光。

      “它——值得心疼吗?心疼又是什么,如果你心疼为什么还要打他?”

      “我……”玄策一时被问得语塞,觉得有几分理。

      在玄策想该如何回答时,妲己转身要走,玄策一把拉住妲己的手。

      “嗯?好温暖。”妲己愣了几秒。

      “唔……对不起,抓疼你了吧,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又或者……你住的地方。”玄策头一次抓女孩子的手,意识到不对,赶紧松开,说话吞吞吐吐,心里的感觉不可描述。

      “妲己,妲己无心不知何为痛,更不知他人之心,四海为家。”

      “你叫妲己,你说你没有心?可你为什么还是活动的?”

      “妲己为人偶所化,没有心,只能听从命令。”说完,妲己就离开了,只留下玄策手里的余温,她想保留这余温,可是并没有,胸腔中忽的一痛,只是一瞬间,她记住了,“刚刚是什么感觉?是心吗,可我没有心啊。”

      “我叫玄策,百里玄策,我们有缘再见!”玄策发现妲己已经走远,大喊道。

      几日后——

      自从认识妲己后,玄策做什么都心不在焉,就在这几天,玄策的家人给玄策安排了一门婚事,说是和一个尚未见过面的女孩结婚,玄策拼死不同意,就偷偷从家里逃了出来,想去找妲己,他知道,自己是喜欢上妲己了,从哥哥告知他要结婚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妲己。为了表示诚意,玄策打算给妲己找一颗心。

      因为上次巧遇后,妲己每天都有来她们初遇的地方,看一眼就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天她又来到这里,阴沉的天空下起了大雨,伴着雷鸣声,妲己进了附近的的山洞,打算住下,没有了再走的意思。

      “妲己?!”

      “玄策?”

      正巧,玄策也想在老地方见到妲己,因为下雨也躲进了山洞。

      “妲己,你想不想要一颗心?”玄策开门见山。

      “想啊,你有吗?”

      “我没有,但以后会有,我会亲手给你。”

      “谢谢,我打算住这,你不打算走吗?”

      “我为了逃婚也打算住几天,你同意吗?”不管同不同意,玄策还是会想办法把自己留下来。

      “随便了。”说实话,妲己还真不想让他走,她很好奇,也很奇怪,自己怎么了。

      这几天妲己和玄策同住一个山洞,玄策一直想办法如何给妲己一颗心,妲己也在慢慢变化,自己也浑然不知。

      “妲己,对不起,我没办法给你一颗心,但是——我愿意成为你的心,你同意吗?我喜欢你。”玄策很认真,抓起妲己的手。

      “嗯……你做我的心?”妲己看着玄策,的确与玄策相处的这几天,她一直很依赖玄策“连纣王都从未碰过我,一直用幻术,他竟然让我没有像纣王一样用幻术,可能我已经喜欢上她了,即使没有心。”

      “怎么样,妲己?”玄策满脸的期待。

      妲己微微一笑“嗯。”

      “真的?”从未见妲己微笑的玄策脸红了,抱紧妲己。

      “是的,以后你便是妲己的主人。”妲己依偎在玄策怀里。

      玄策忽然想到巫女大乔可能会有办法,她精通巫术会有许多方法,告别妲己,玄策冒着被哥哥发现的危险来找大乔。

      没错,大乔的确有办法做出一颗心,这是上古的巫术,配上扁鹊的药,还需要的是以血浸泡,浇灌,稍有不慎必成大患,玄策用自己的血进行制药。他很幸运,药很快便制成了,妲己只要服下它,第三天就会有心的跃动。

      玄策带着药去找妲己,过于兴奋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正被王昭君尾随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玄策不要她,甚至逃跑,王昭君来到妲己的洞口前,看见了玄策满脸欢喜的样子,和妲己罪恶的脸庞,她怒了。

      “妲己,妲己,我找到你的心了,属于你的心。”玄策一手拿着丹药,一手拿着梦魇之镰。

      “主人吗?主人回来了,可是……你身后的人是谁?”

      玄策猛地回头,看见王昭君,王昭君趁玄策回神的刹那,一道冰锥打碎了玄策手里的丹药,玄策反应过来时,丹药已碎,留下的是冰锥划过指尖的寒冷,还有心中的怒火,那颗丹药对妲己是多么的重要。

      “王昭君,你干什么?”

      “干什么?倒不如我来问问你,为什么不要我了?问什么要逃婚?”

      “我们只是小时候关系好,说要娶你,当时只是童言无忌!”

      “童言无忌?――可我却当了真啊!可之后,奈何我被父母强行带到了北夷,就再也没见过你了,今日我回来了,履行我们父母的约定,你却越违背了我们的诺言,我真的好伤心!”

      “别在沉迷过去了,好吗?”

      玄策突然记起她是小时候的玩伴,只是去了另一个国家就再也没回来过。

      “呵,我竟不如你眼前的这只狐狸,好可笑啊!”王昭君冷笑,仰望着天空,不让自己流出眼泪。

      突然,她回头看着妲己,转身向妲己攻击,玄策看出了王昭君的意图,没有丝毫犹豫地冲了过去,妲己躲闪还未及时,又是一击冰锥,可在妲己要被击中认命时,冰锥却从玄策的后背刺了出来,玄策倒下了。

      “玄……策……”王昭君一个劲的摇头,不敢相信自己亲手杀了玄策。

      “妲己……”

      “主人……”妲己抱起玄策落泪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胸口好痛。

      “妲己,对不起,主人没用,没能帮到你,可我是还爱你的,只是没能把心交给你……”

      “不要,妲己不要心了,主人你知道吗?妲己现在胸口好痛,真的好痛,我到底怎么了,主人……主人,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好害怕,不要,不要走,不要走……主人……”

      妲己说话带着哭腔,拉着玄策不会在有任何反应的手。

      妲己眼红了,不曾流过泪的她,不曾有过心痛的她,流泪了,心也开始猛烈的疼痛,她捂着心口,衣服都被抓得皱了,她现在才明白,原来这就是痛,痛彻心扉的痛,让她窒息的痛。

      “玄策――对不起……对不起……但你必须死,因为我信奉的原则是,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妲己,我要让你拿命来偿!”王昭君现在已经疯了,被自己的顽固逼疯了。

      “拿命来偿的――应该是你吧!”妲己大喊道。其实妲己并不是打不过她,而是她并不理解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要阻止她拥有心。

      当玄策被击倒,妲己也彻底怒了,一道刃挥向王昭君,王昭君后退躲过,妲己不断攻击,王昭君看来势太猛,完全无法应战,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在北夷的威风全然不见,最后妲己套连招打过去,王昭君招架不住,被打成了废人。

      “让你成为废人也许比直接让你死掉更痛苦!走吧!”

      最后王昭君狼狈的离开,她的威名从此不再。

      看着眼前爱的人,妲己心中一阵阵绞痛,这一次哭得是毫无保留,她想成为正常人,有着喜怒哀乐,想知道拥有心的感觉,可现在她感受到了,她的心一直都在,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没有遇到感化她的心的人,可现在,她一点也不渴望有心,太痛了,玄策的爱太深了。

      抚摸着玄策的脸颊,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三年过去。

      玄策睁开双眼,自己没有死,妲己趴在玄策身旁睡着。

      “妲己……”

      “主人……”

      玄策明白了。

      妲己不需要心,主人安好便可。从此,妲己真真正正成了人偶。

      (原谅我把昭君姐姐些这么坏)

      (end)

      妲己·人偶

      ——依黎

      (反派大家就当做路人甲吧,打内心觉得对不起昭君姐姐)

      次日,妲己完成了一个人交给她的任务——魅惑并杀死纣王,她来到竹林。等一个身穿黑斗篷的人,这个人曾与纣王是好兄弟,后来两人有了过节,这个人便耿耿于怀,成为妲己的主人。

      妲己从一出生就被告知没有心,一直跟着这个妲己所谓的主人,并履行他所布置的任务,妲己知道自己一出生就就是被奴役的命,不会反抗,只能听从,当她接到自己要亲自去杀纣王时,拒绝了。

      “什么,你为什么拒绝?我可是你的主人,你的出身就是要听从我的命令”主人很是恼火,他倒是想知道着这一直听命于他的小妲己到底要怎样,“也罢,你既然不想这么做我也不勉强你,当然,为你特意准备好还你的心也就只能——毁掉了”主人摆出一副可惜的样子。

      “……”妲己一听到心,动摇了,因为一直支撑她到现在的,就是自由,没有心怎么能自由呢?“别,主人,我答应你,事成之后可否给我一颗心?”

      “没问题,到时候就在这儿见。”主人拂袖而去。

      回忆结束,主人也来了。

      “主人,妲己回来了,请遵守承诺,给我心。”带着几分希望,她就要有心了。

      “哟,小妲己回来了,不错,你完成的很好,我也很满意。”主人半句不提一个心字。

      “主人,妲己要心……”妲己感到主人有异样。

      “心?你要心是吧,可我没有啊,你从出生就没有心,你仅仅是一个十分逼真的人偶,只能任由别人命令,你还不明白吗?你只是我达到目的的一颗棋子,而现在你已经是一颗弃子了。”主人冷笑道。

      “……弃子?我生命的意义……仅此……而已?”妲己没有哭,她仅仅是有些失望,她没有心,怎么会哭呢?有的也是些简单的负面情绪。

      “可是按承诺来说,你应该给我,不然即使你是主人,我也会伤害你。”

      “我告诉你了,我没有你的心,没把你毁了就不错了,你走吧。”

      “不要!’妲己迅速一到主人身边,一只手掐住了主人的喉咙。”

      “妲己,你……”主人艰难的叫着妲己。

      “痛了吗?妲己是不会害怕痛的呢!主人不听话就要受到惩罚,这可是主人教我的呢,没有心,就不会痛苦。”妲己手劲变大,另一只手放了一团狐火,就这样看着主人死在自己手上。

      妲己离开竹林,火包围了整个竹林,与主人一起陪葬。

      “妲己要心,没有心怎么能算自由呢?”妲己再次问自己,她来到一只小野怪前的草丛边,刚好能遮住她,透过草丛,她见到一个和她一样有兽耳的人,脸上有两道妖痕,手里正拉着两把镰刀(梦魇之镰)正一下一下的打着,心不在焉的样子,妲己在一旁看着,右手一挥,四周的空气凝结成刃朝野怪飞去,也怪死了,也拉回了玄策神游的心。

      “谁呀!这么无情,都不知道心疼一下它吗?”玄策嚷道,转过身去,是和他一样成人形的狐狸,妲己一打量着他,玄策只是觉得她好美,但是身边没有过多的生机,不觉他已经看了妲己半天了,四目相对的一刹那,让他感觉怪怪的,又认识到自己这样看着女孩子有些失礼才收回目光。

      “它——值得心疼吗?心疼又是什么,如果你心疼为什么还要打他?”

      “我……”玄策一时被问得语塞,觉得有几分理。

      在玄策想该如何回答时,妲己转身要走,玄策一把拉住妲己的手。

      “嗯?好温暖。”妲己愣了几秒。

      “唔……对不起,抓疼你了吧,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又或者……你住的地方。”玄策头一次抓女孩子的手,意识到不对,赶紧松开,说话吞吞吐吐,心里的感觉不可描述。

      “妲己,妲己无心不知何为痛,更不知他人之心,四海为家。”

      “你叫妲己,你说你没有心?可你为什么还是活动的?”

      “妲己为人偶所化,没有心,只能听从命令。”说完,妲己就离开了,只留下玄策手里的余温,她想保留这余温,可是并没有,胸腔中忽的一痛,只是一瞬间,她记住了,“刚刚是什么感觉?是心吗,可我没有心啊。”

      “我叫玄策,百里玄策,我们有缘再见!”玄策发现妲己已经走远,大喊道。

      几日后——

      自从认识妲己后,玄策做什么都心不在焉,就在这几天,玄策的家人给玄策安排了一门婚事,说是和一个尚未见过面的女孩结婚,玄策拼死不同意,就偷偷从家里逃了出来,想去找妲己,他知道,自己是喜欢上妲己了,从哥哥告知他要结婚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妲己。为了表示诚意,玄策打算给妲己找一颗心。

      因为上次巧遇后,妲己每天都有来她们初遇的地方,看一眼就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天她又来到这里,阴沉的天空下起了大雨,伴着雷鸣声,妲己进了附近的的山洞,打算住下,没有了再走的意思。

      “妲己?!”

      “玄策?”

      正巧,玄策也想在老地方见到妲己,因为下雨也躲进了山洞。

      “妲己,你想不想要一颗心?”玄策开门见山。

      “想啊,你有吗?”

      “我没有,但以后会有,我会亲手给你。”

      “谢谢,我打算住这,你不打算走吗?”

      “我为了逃婚也打算住几天,你同意吗?”不管同不同意,玄策还是会想办法把自己留下来。

      “随便了。”说实话,妲己还真不想让他走,她很好奇,也很奇怪,自己怎么了。

      这几天妲己和玄策同住一个山洞,玄策一直想办法如何给妲己一颗心,妲己也在慢慢变化,自己也浑然不知。

      “妲己,对不起,我没办法给你一颗心,但是——我愿意成为你的心,你同意吗?我喜欢你。”玄策很认真,抓起妲己的手。

      “嗯……你做我的心?”妲己看着玄策,的确与玄策相处的这几天,她一直很依赖玄策“连纣王都从未碰过我,一直用幻术,他竟然让我没有像纣王一样用幻术,可能我已经喜欢上她了,即使没有心。”

      “怎么样,妲己?”玄策满脸的期待。

      妲己微微一笑“嗯。”

      “真的?”从未见妲己微笑的玄策脸红了,抱紧妲己。

      “是的,以后你便是妲己的主人。”妲己依偎在玄策怀里。

      玄策忽然想到巫女大乔可能会有办法,她精通巫术会有许多方法,告别妲己,玄策冒着被哥哥发现的危险来找大乔。

      没错,大乔的确有办法做出一颗心,这是上古的巫术,配上扁鹊的药,还需要的是以血浸泡,浇灌,稍有不慎必成大患,玄策用自己的血进行制药。他很幸运,药很快便制成了,妲己只要服下它,第三天就会有心的跃动。

      玄策带着药去找妲己,过于兴奋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正被王昭君尾随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玄策不要她,甚至逃跑,王昭君来到妲己的洞口前,看见了玄策满脸欢喜的样子,和妲己罪恶的脸庞,她怒了。

      “妲己,妲己,我找到你的心了,属于你的心。”玄策一手拿着丹药,一手拿着梦魇之镰。

      “主人吗?主人回来了,可是……你身后的人是谁?”

      玄策猛地回头,看见王昭君,王昭君趁玄策回神的刹那,一道冰锥打碎了玄策手里的丹药,玄策反应过来时,丹药已碎,留下的是冰锥划过指尖的寒冷,还有心中的怒火,那颗丹药对妲己是多么的重要。

      “王昭君,你干什么?”

      “干什么?倒不如我来问问你,为什么不要我了?问什么要逃婚?”

      “我们只是小时候关系好,说要娶你,当时只是童言无忌!”

      “童言无忌?――可我却当了真啊!可之后,奈何我被父母强行带到了北夷,就再也没见过你了,今日我回来了,履行我们父母的约定,你却越违背了我们的诺言,我真的好伤心!”

      “别在沉迷过去了,好吗?”

      玄策突然记起她是小时候的玩伴,只是去了另一个国家就再也没回来过。

      “呵,我竟不如你眼前的这只狐狸,好可笑啊!”王昭君冷笑,仰望着天空,不让自己流出眼泪。

      突然,她回头看着妲己,转身向妲己攻击,玄策看出了王昭君的意图,没有丝毫犹豫地冲了过去,妲己躲闪还未及时,又是一击冰锥,可在妲己要被击中认命时,冰锥却从玄策的后背刺了出来,玄策倒下了。

      “玄……策……”王昭君一个劲的摇头,不敢相信自己亲手杀了玄策。

      “妲己……”

      “主人……”妲己抱起玄策落泪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胸口好痛。

      “妲己,对不起,主人没用,没能帮到你,可我是还爱你的,只是没能把心交给你……”

      “不要,妲己不要心了,主人你知道吗?妲己现在胸口好痛,真的好痛,我到底怎么了,主人……主人,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好害怕,不要,不要走,不要走……主人……”

      妲己说话带着哭腔,拉着玄策不会在有任何反应的手。

      妲己眼红了,不曾流过泪的她,不曾有过心痛的她,流泪了,心也开始猛烈的疼痛,她捂着心口,衣服都被抓得皱了,她现在才明白,原来这就是痛,痛彻心扉的痛,让她窒息的痛。

      “玄策――对不起……对不起……但你必须死,因为我信奉的原则是,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妲己,我要让你拿命来偿!”王昭君现在已经疯了,被自己的顽固逼疯了。

      “拿命来偿的――应该是你吧!”妲己大喊道。其实妲己并不是打不过她,而是她并不理解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要阻止她拥有心。

      当玄策被击倒,妲己也彻底怒了,一道刃挥向王昭君,王昭君后退躲过,妲己不断攻击,王昭君看来势太猛,完全无法应战,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在北夷的威风全然不见,最后妲己套连招打过去,王昭君招架不住,被打成了废人。

      “让你成为废人也许比直接让你死掉更痛苦!走吧!”

      最后王昭君狼狈的离开,她的威名从此不再。

      看着眼前爱的人,妲己心中一阵阵绞痛,这一次哭得是毫无保留,她想成为正常人,有着喜怒哀乐,想知道拥有心的感觉,可现在她感受到了,她的心一直都在,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没有遇到感化她的心的人,可现在,她一点也不渴望有心,太痛了,玄策的爱太深了。

      抚摸着玄策的脸颊,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三年过去。

      玄策睁开双眼,自己没有死,妲己趴在玄策身旁睡着。

      “妲己……”

      “主人……”

      玄策明白了。

      妲己不需要心,主人安好便可。从此,妲己真真正正成了人偶。

      (原谅我把昭君姐姐些这么坏)

      (end)

      妲己·人偶

      ——依黎

      (反派大家就当做路人甲吧,打内心觉得对不起昭君姐姐)

      次日,妲己完成了一个人交给她的任务——魅惑并杀死纣王,她来到竹林。等一个身穿黑斗篷的人,这个人曾与纣王是好兄弟,后来两人有了过节,这个人便耿耿于怀,成为妲己的主人。

      妲己从一出生就被告知没有心,一直跟着这个妲己所谓的主人,并履行他所布置的任务,妲己知道自己一出生就就是被奴役的命,不会反抗,只能听从,当她接到自己要亲自去杀纣王时,拒绝了。

      “什么,你为什么拒绝?我可是你的主人,你的出身就是要听从我的命令”主人很是恼火,他倒是想知道着这一直听命于他的小妲己到底要怎样,“也罢,你既然不想这么做我也不勉强你,当然,为你特意准备好还你的心也就只能——毁掉了”主人摆出一副可惜的样子。

      “……”妲己一听到心,动摇了,因为一直支撑她到现在的,就是自由,没有心怎么能自由呢?“别,主人,我答应你,事成之后可否给我一颗心?”

      “没问题,到时候就在这儿见。”主人拂袖而去。

      回忆结束,主人也来了。

      “主人,妲己回来了,请遵守承诺,给我心。”带着几分希望,她就要有心了。

      “哟,小妲己回来了,不错,你完成的很好,我也很满意。”主人半句不提一个心字。

      “主人,妲己要心……”妲己感到主人有异样。

      “心?你要心是吧,可我没有啊,你从出生就没有心,你仅仅是一个十分逼真的人偶,只能任由别人命令,你还不明白吗?你只是我达到目的的一颗棋子,而现在你已经是一颗弃子了。”主人冷笑道。

      “……弃子?我生命的意义……仅此……而已?”妲己没有哭,她仅仅是有些失望,她没有心,怎么会哭呢?有的也是些简单的负面情绪。

      “可是按承诺来说,你应该给我,不然即使你是主人,我也会伤害你。”

      “我告诉你了,我没有你的心,没把你毁了就不错了,你走吧。”

      “不要!’妲己迅速一到主人身边,一只手掐住了主人的喉咙。”

      “妲己,你……”主人艰难的叫着妲己。

      “痛了吗?妲己是不会害怕痛的呢!主人不听话就要受到惩罚,这可是主人教我的呢,没有心,就不会痛苦。”妲己手劲变大,另一只手放了一团狐火,就这样看着主人死在自己手上。

      妲己离开竹林,火包围了整个竹林,与主人一起陪葬。

      “妲己要心,没有心怎么能算自由呢?”妲己再次问自己,她来到一只小野怪前的草丛边,刚好能遮住她,透过草丛,她见到一个和她一样有兽耳的人,脸上有两道妖痕,手里正拉着两把镰刀(梦魇之镰)正一下一下的打着,心不在焉的样子,妲己在一旁看着,右手一挥,四周的空气凝结成刃朝野怪飞去,也怪死了,也拉回了玄策神游的心。

      “谁呀!这么无情,都不知道心疼一下它吗?”玄策嚷道,转过身去,是和他一样成人形的狐狸,妲己一打量着他,玄策只是觉得她好美,但是身边没有过多的生机,不觉他已经看了妲己半天了,四目相对的一刹那,让他感觉怪怪的,又认识到自己这样看着女孩子有些失礼才收回目光。

      “它——值得心疼吗?心疼又是什么,如果你心疼为什么还要打他?”

      “我……”玄策一时被问得语塞,觉得有几分理。

      在玄策想该如何回答时,妲己转身要走,玄策一把拉住妲己的手。

      “嗯?好温暖。”妲己愣了几秒。

      “唔……对不起,抓疼你了吧,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又或者……你住的地方。”玄策头一次抓女孩子的手,意识到不对,赶紧松开,说话吞吞吐吐,心里的感觉不可描述。

      “妲己,妲己无心不知何为痛,更不知他人之心,四海为家。”

      “你叫妲己,你说你没有心?可你为什么还是活动的?”

      “妲己为人偶所化,没有心,只能听从命令。”说完,妲己就离开了,只留下玄策手里的余温,她想保留这余温,可是并没有,胸腔中忽的一痛,只是一瞬间,她记住了,“刚刚是什么感觉?是心吗,可我没有心啊。”

      “我叫玄策,百里玄策,我们有缘再见!”玄策发现妲己已经走远,大喊道。

      几日后——

      自从认识妲己后,玄策做什么都心不在焉,就在这几天,玄策的家人给玄策安排了一门婚事,说是和一个尚未见过面的女孩结婚,玄策拼死不同意,就偷偷从家里逃了出来,想去找妲己,他知道,自己是喜欢上妲己了,从哥哥告知他要结婚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妲己。为了表示诚意,玄策打算给妲己找一颗心。

      因为上次巧遇后,妲己每天都有来她们初遇的地方,看一眼就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天她又来到这里,阴沉的天空下起了大雨,伴着雷鸣声,妲己进了附近的的山洞,打算住下,没有了再走的意思。

      “妲己?!”

      “玄策?”

      正巧,玄策也想在老地方见到妲己,因为下雨也躲进了山洞。

      “妲己,你想不想要一颗心?”玄策开门见山。

      “想啊,你有吗?”

      “我没有,但以后会有,我会亲手给你。”

      “谢谢,我打算住这,你不打算走吗?”

      “我为了逃婚也打算住几天,你同意吗?”不管同不同意,玄策还是会想办法把自己留下来。

      “随便了。”说实话,妲己还真不想让他走,她很好奇,也很奇怪,自己怎么了。

      这几天妲己和玄策同住一个山洞,玄策一直想办法如何给妲己一颗心,妲己也在慢慢变化,自己也浑然不知。

      “妲己,对不起,我没办法给你一颗心,但是——我愿意成为你的心,你同意吗?我喜欢你。”玄策很认真,抓起妲己的手。

      “嗯……你做我的心?”妲己看着玄策,的确与玄策相处的这几天,她一直很依赖玄策“连纣王都从未碰过我,一直用幻术,他竟然让我没有像纣王一样用幻术,可能我已经喜欢上她了,即使没有心。”

      “怎么样,妲己?”玄策满脸的期待。

      妲己微微一笑“嗯。”

      “真的?”从未见妲己微笑的玄策脸红了,抱紧妲己。

      “是的,以后你便是妲己的主人。”妲己依偎在玄策怀里。

      玄策忽然想到巫女大乔可能会有办法,她精通巫术会有许多方法,告别妲己,玄策冒着被哥哥发现的危险来找大乔。

      没错,大乔的确有办法做出一颗心,这是上古的巫术,配上扁鹊的药,还需要的是以血浸泡,浇灌,稍有不慎必成大患,玄策用自己的血进行制药。他很幸运,药很快便制成了,妲己只要服下它,第三天就会有心的跃动。

      玄策带着药去找妲己,过于兴奋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正被王昭君尾随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玄策不要她,甚至逃跑,王昭君来到妲己的洞口前,看见了玄策满脸欢喜的样子,和妲己罪恶的脸庞,她怒了。

      “妲己,妲己,我找到你的心了,属于你的心。”玄策一手拿着丹药,一手拿着梦魇之镰。

      “主人吗?主人回来了,可是……你身后的人是谁?”

      玄策猛地回头,看见王昭君,王昭君趁玄策回神的刹那,一道冰锥打碎了玄策手里的丹药,玄策反应过来时,丹药已碎,留下的是冰锥划过指尖的寒冷,还有心中的怒火,那颗丹药对妲己是多么的重要。

      “王昭君,你干什么?”

      “干什么?倒不如我来问问你,为什么不要我了?问什么要逃婚?”

      “我们只是小时候关系好,说要娶你,当时只是童言无忌!”

      “童言无忌?――可我却当了真啊!可之后,奈何我被父母强行带到了北夷,就再也没见过你了,今日我回来了,履行我们父母的约定,你却越违背了我们的诺言,我真的好伤心!”

      “别在沉迷过去了,好吗?”

      玄策突然记起她是小时候的玩伴,只是去了另一个国家就再也没回来过。

      “呵,我竟不如你眼前的这只狐狸,好可笑啊!”王昭君冷笑,仰望着天空,不让自己流出眼泪。

      突然,她回头看着妲己,转身向妲己攻击,玄策看出了王昭君的意图,没有丝毫犹豫地冲了过去,妲己躲闪还未及时,又是一击冰锥,可在妲己要被击中认命时,冰锥却从玄策的后背刺了出来,玄策倒下了。

      “玄……策……”王昭君一个劲的摇头,不敢相信自己亲手杀了玄策。

      “妲己……”

      “主人……”妲己抱起玄策落泪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胸口好痛。

      “妲己,对不起,主人没用,没能帮到你,可我是还爱你的,只是没能把心交给你……”

      “不要,妲己不要心了,主人你知道吗?妲己现在胸口好痛,真的好痛,我到底怎么了,主人……主人,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好害怕,不要,不要走,不要走……主人……”

      妲己说话带着哭腔,拉着玄策不会在有任何反应的手。

      妲己眼红了,不曾流过泪的她,不曾有过心痛的她,流泪了,心也开始猛烈的疼痛,她捂着心口,衣服都被抓得皱了,她现在才明白,原来这就是痛,痛彻心扉的痛,让她窒息的痛。

      “玄策――对不起……对不起……但你必须死,因为我信奉的原则是,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妲己,我要让你拿命来偿!”王昭君现在已经疯了,被自己的顽固逼疯了。

      “拿命来偿的――应该是你吧!”妲己大喊道。其实妲己并不是打不过她,而是她并不理解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要阻止她拥有心。

      当玄策被击倒,妲己也彻底怒了,一道刃挥向王昭君,王昭君后退躲过,妲己不断攻击,王昭君看来势太猛,完全无法应战,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在北夷的威风全然不见,最后妲己套连招打过去,王昭君招架不住,被打成了废人。

      “让你成为废人也许比直接让你死掉更痛苦!走吧!”

      最后王昭君狼狈的离开,她的威名从此不再。

      看着眼前爱的人,妲己心中一阵阵绞痛,这一次哭得是毫无保留,她想成为正常人,有着喜怒哀乐,想知道拥有心的感觉,可现在她感受到了,她的心一直都在,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没有遇到感化她的心的人,可现在,她一点也不渴望有心,太痛了,玄策的爱太深了。

      抚摸着玄策的脸颊,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三年过去。

      玄策睁开双眼,自己没有死,妲己趴在玄策身旁睡着。

      “妲己……”

      “主人……”

      玄策明白了。

      妲己不需要心,主人安好便可。从此,妲己真真正正成了人偶。

      (原谅我把昭君姐姐些这么坏)

      (end)


      妲己!是小妲己!我爱了w

    • 穆可是吗,我以为七年级的文笔不会有人喜欢呢,谢谢啦
      拉黑 2月前 手机端回复
    • 玲子酱@穆可 主要写妲己的文太少了,我又菜,没法自己产,而且你的文笔比我好多了,我自己写出来的我都不忍直视啊……
      拉黑 2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