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99
  • 关注 13
  • 盗墓笔记 盗墓笔记 关注:13 内容:99

    写给一位发小。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盗墓笔记
    •     老痒来了,说是来看看我。

          他往我跟前的椅子上大大咧咧一坐,探身去摸了两袋儿胖子的瓜子,边嗑边吐着壳模糊不清地问了我什么。

          我不明所以:“啊?”

          他又说了几句,我是半点没听懂他在叨咕哪家七大姑八大姨,反而是几颗飞舞着飘落的瓜子壳长了眼睛,还带着一点湿黏就平安降落了在我大腿上。

      我目瞪囗呆地看了他一眼。

          外头还在下大雨,我估计着他是短时间内走不了了,就起身给他去沏茶。他在后面叫唤:“不、不喝茶,喝酒奥!”

          我硬生生调转了目的地,还算给面子地去冰箱里给他抛了罐小花新带来的金罐干啤。他反手一抓,“嘿嘿”笑着怪我不够意思:“再丢壶二锅头来?”

          我认真地跟他说,你想屁吃去吧,我把二锅头给你砸脑门儿上,领你去ICU里喝。

          其实那罐啤酒他是肯定不敢打开的,以每小时50公里从厨房发射到客厅的酒谁他妈敢碰,谁碰都炸一身。他把那个金光闪闪的小罐儿狠狠一撂,一拍大腿:“你狠,得吧,就喝茶!要、要好茶!”

          想想,我这大概也能算得上如愿以偿。

          他骂骂咧咧地整理着乱作一团的耳机线,半晌才在那一团白茫茫的混乱里解开了一两个结。听他说,这小子似乎是看上了某个新出的都市爱情轻喜剧,每周必看,不看就浑身瘙痒不舒服,像烟瘾发作。

          我笑他低级趣味,但其实吧,见到他,也有一个被我遗忘了许久的死结悄然解开了。

          我们谁都不愿意提发生了什么,他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什么环球旅行大计,问我要不要来。

          我一听又要骑大象又要下潜艇,就说你他娘的可别折腾我了,现在还哪像二十多岁经得起风吹雨淋、天灾人祸。他略微沉吟,说,也是。

          然后我们就都不说话了,安静了很久。雨声回响,我啜了口特意为远客准备的好茶,竟然有点犯困。

          老痒看着手机里的电视剧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挺自得其乐的样子。我眼皮子发沉,事先提醒了一声我的生物钟十五分钟后叫我起来,就在那血肉做成的故人眼前睡去了。

          这一觉不得了,醒的时候天色己经黑透了。到头来,我的生物钟还是做了叛徒,不知道投奔去了哪里,提醒我十五分钟后起来的那玩意儿也一去不复返。

          雨小是小了点儿,但这乌漆抹黑的,我也不好意思赶老痒走了。他早就把更新的剧集看完了,还闲着没事去厨房里烧水泡了面,正忘情地吸溜着。他一抬眼睛,看见我就一愣,开始咳嗽,几乎溺死在泡面汤里。

          我心里觉得好笑,移开了眼神,就问他打算在这儿住多久。

          他说住什么住啊,打扰我和某位的洞房花烛,随即就撑伞要走。

          我没有想拦他的意思。我知道他还有事在身。那是一种未完的使命,和我之前大概差不多。因此他还要去徘徊。

          他看我傻愣着,就说,怎么着,舍不得啊?

          我说你他妈要走就快走吧,谁舍不得你。

          他在门口驻留了很久,最后问出了那个他一进门就想提的问题。

          “老吴啊,最近还好吗?”

          我笑了,反问他道:你看我现在好不好。

          他把“噢”的一声拖得很长,算是会意,开门撑起了伞:“那我就放心了。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把旧茶倒了。

          “以后常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