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00
  • 关注 12
  • 王者荣耀同人 王者荣耀同人 关注:12 内容:100

    【圣诞贺文。云亮。】《战前》@安雪碧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王者荣耀同人
    •     天色微凉,却是不符的赭红色的,像是将士的血生生挤压在了一处、堆积而成。远处似有神龙幽幽的鸣叫之声。像是号角,亦像伤后难甘的嘶吼。

          是谁挑破了这九天苍白的肌层,让它鲜血淋漓?是谁击败了不可一世的神龙?

          应当是我。

          某个道士一颔颅首,笑报:此乃大吉之相。主公满面喜色不掩,在最后的背水一战前大赏众人,将送别的筵席召开。将士们在三巡的酒后落下了掺血的焦泪,声声唤着心底家母、妻儿的姓名。我也难免跟着唤了几声黄土——故乡。

          腥咸的风犹如野蛮的敌人,一股脑冲进了帐营,乱了所有人的阵脚。我所能在己人面上觅见的不是热血,而是已然落败的伤情。

          ——没有战意,如何取胜?
          那位年轻的诸葛军师纤眉一仄,在遥不可及的坐席之首对主公暗暗说了什么。主公不假思索地下令,教不想一战的军人立刻收拾行囊回家去。没有人动,主公便呵呵一笑,吩咐侍从再给众人添上一盏琼酒。

          我遥遥向那位军师敬上了一壶。他并未将他的酒饮下,却以深不见底的双眼望着我,笑了。


          那匹老马的眼中亦也涌出了泪光,我想天光乍现,许是我看错了。

          我踱步至将士的营外,只见他们隔着金甲相拥,泪水撄得脸颊苍冷。他们见了我,连说道:将军,你不懂醉卧沙场、妻离子散之苦。

          我说我何尝不懂。可他们却只一遍又一遍地摆首,乌青的唇间拥挤着最凄凉的字眼。

          他们问我可有心念之人,我摇头,再点头,再摇头。难以决断。

          我则问他们方才为何不弃甲早归家,他们答曰没这个胆。若不被主公当场斩毙,父老乡亲也会以口水砸舌杀死他们。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死在沙场上。

          我竟有几分陌生的恻隐浮上心头,可又太黯淡了,像是被马蹄踏过的雪,像是乌黑的降书,只能使我自责。为何?行军之人不可有多情杂感,我应当叱骂自己的失职。

          一位无姓无名的小将往我这儿凑了凑,告诉我今日是西方的什么节日前日。那好似称作——“圣诞

          我朗笑抚膝而起,将肩侧长枪拭了又拭,告曰我等将领不宜庆祝这些节日的——平白消磨精神气。但又暗暗一想:若是真有圣者诞于此黄天、助此一战便好。

          若这般看来,西洋佳节也未尝不佳。


          “军师。

          我唤他。他步伐一顿,却不言语。

          “诸葛。

          我再唤。他冷冷望来,神色如雪。

          “我听闻兵士有曰,说今日是夕阳的什么节。

          他嗤笑一声:西方节气尔尔,竟被听入了大将军之腹,可不嫌平白废了神思?

          “何出此言?我一乐,抻出手臂捉来他的腕,俯首以一吻做答。他的唇齿间倚着我最想要占有的城池,我一切仅剩的勇气与情谊。

          他在我怀中闷道:堂堂大将军,与军师行这番事,岂不是叫满营将士瞧着作笑柄?

          我答曰二字一句如何。神龙的呜咽声衰弱了,骄阳初升,却被新雪染淡了颜色。我想那余下百般的颜色都蛰伏在面前人最深的眼底,眷恋难与其言分。

          是谁以枪灭神龙?是我,赵子龙。

          是谁占领了城池百座,却心数独一所?是我,赵子龙。

          我心所归?

          ——是你,诸葛亮尔尔。

          “当遥远的西方所谓圣诞之烈阳重新升起、一切都被鲜血所幻化出的罪孽和宽容涤灭时,我便许诺我的归来。


      本来写给老婆的亲亲,一不注意就写成这样了。安雪碧,请节哀顺变。

      赵云好帅。你也好帅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