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白耗子
    个人签名:头像应景233
    关注2 粉丝5 喜欢0内容16
    广东·云浮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4

    02:安身之所(末日之后,我们能否见到明天?)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12

      之前的章节请到我的个人主页找。

       (谢绝转载。)

       我头也没回的跑下楼梯,在路过其他教室时,我都会透过窗户往里面看一下,发现虽然别的班里还没有病毒爆发的迹象,但是每个班里都会有几个学生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睡觉”(其实已经死了,只是还没明显变化),甚至有的半个班都有学生是在“睡觉”。

       我跑到八班的门口,去找我从小学起就十分要好的伙伴——张俊明。因为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必须多找几个我信任的人,才能存活下来。所以我就必须去找我最信任的的人,也就是说我要找到张俊明。

       此时张俊明却也是像那些准备尸变的学生一样,趴在桌上,黑板边的老师熟视无睹地玩着手机。虽说这个学渣自我们认识起就整天在上课时睡觉,趴在桌子上是常有的事,但我却不敢确定他是在上课睡觉还是要准备变异了。

       尽管我知道楼上的尸群随时都有可能突然冲下来,但是我必须要找到一个可靠的帮手!况且他还是我的“哥们儿”。在确定他还是不是活着之前我是不会轻易走的。所以我一直站在八班的门口,观察他是否感染了病毒。

       我急中生智,对他们班的老师喊:“老师,校主任让我过来叫张俊明过去一趟,您能不能帮我把他叫出来?”张俊明之前因为被冤枉过帮那些小混混起哄打架,所以后来被学校当成了“问题学生”,隔三差五就会被叫去办公室。老师应该不会起疑心的。

       他的老师问了一下我是什么班的学生之后,又看了看我身上的包,以为我是刚才是被叫去在校主任的办公室里被开除准备回家走人的学生,便没有怀疑。就去张俊明的座位叫他,张俊明迷迷糊糊地从座位上站起,好像并没有感染的迹象。他一看外面是我,就立刻来到门口。

       “校主任找我又干嘛啊?之前的那档子事不是早解决了吗?”

       “不是校主任找你,是我来找你!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先跟我走!”

       “能有什么危险啊?你怎么神经兮兮的。”

       “说来话长,总之先跟我离开这边。”

       他见我的神情严肃,就没有再想太多,从我身后跟上来。和我跑向科学楼。我们去科学楼是有原因的,因为今天是星期三,没有任何的班级有课程在科学楼授课。楼里没有人,而且在楼梯口有坚固的铁闸门。我有从语文老师那里得到的钥匙,所以可以轻松的进去。在科学楼应对丧尸再好不过了。

       在我和张俊明跑向科学楼的时候,我回头看到身后的教学楼已经有大批的丧尸从楼上冲了下来,那些教室里的学生看着教室里已经变异里的丧尸,想逃出去,但是门外又有别的丧尸,只好被丧尸里外夹攻,残忍地被撕成碎片,成为丧尸的食物。

       张俊明顺着我的视线看去,像是突然理解了我说的“处境危险”是什么意思了,他毕竟不傻,不用我说他自认就已经猜到了——丧尸末日来了。

       他神色复杂,但是他并没有问我什么,只是跟着我跑。

       也好,用不着我跟他强行解说那么多话,只需要专心跑路。

       当末日降临……人们在逃亡的时候,似乎就连询问这场灾难从何而来的好奇心也会被强烈的求生欲强行压制下去,一个正常人得知了末日来临了的时候,可不会哔哔那么多废话的。

       我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在身后响起,显然,有人在跟着我们后面。

       我怀疑可能是有丧尸追上来了,也没有打算花任何心思回头察看,毕竟现在逃命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我要跟你们走!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它们从教学楼里找出来了!”可以分辨出这是一个女生的声音。

       居然有从尸群里逃出来的学生,我惊异地回头看,两个女生正在我身后十多米的地方向我们跑着。

       她们很有可能是穿过丧尸群逃出来的“幸存者”。就这么让她们跟我们一起逃命存在风险。

       那两个人影逐渐靠近,其中一个女生又说到:“我……我敢保证我们没被它们抓伤或咬伤,快跑!它们要追上来了!”

       我自然很清楚她们所说的“它们”是指什么。时间紧急,我也懒得检查她们,那就暂时信任她们好了。然后就马上赶往科学楼。

       近了,更近了!只要绕过B栋教学楼就要到了!

       然而,在我们的前面正有一群从B教学楼逃出来的小混混拦在前面,手里还拿着棒球棍。看来他们是仗着人多拼命冲出来的。

       好死不死……居然就刚好碰上了……他们发现了我们几个,于是拦在我们面前。

       为首的一个看了看我身上的包,把手里沾上了丧尸脑浆的球棒指着我的脸,对我喊:“把你身上的东西交出来!我饶你们不死!还能有跟着我们活命的机会。”

       人多当然有帮助,可是物资是有限的,人太多物资可就会引起争抢。小混混当然也懂得这些道理。

       我当然知道我身上这些食物、武器很重要。给他们?做梦!跟我们一起逃?怎么可能。他们应该是想抢了物资之后再独享,然后再当我们是引开丧尸的诱饵,他说的这些话明摆坑爹嘛!

       我抽出藏在包里的尼泊尔军刀,直接劈断那根球棒。劈断以后,我还歪着头,挑衅地朝他挑了挑眉毛,示意我们并不好惹。

       他看了一下我手里的尼泊尔军刀:“哟!好东西啊!可惜在你这种平时连菜刀都没用过的家伙的手里真是太浪费了。给我上!”他连忙招呼他身后的“兄弟”。然后我听到了噗呲一声。

       当然不是我被他“兄弟”打了,而是他的“兄弟”摇头晃脑地直接朝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他疼得当即喊了出来。身边的“兄弟”早变成丧尸了。其他的人也在和别的变成丧尸的“兄弟”拼命打。五六个人立刻乱成一团。

       想也是,从尸群杀出来的人,保证自己绝对没被感染是不现实的。

       我们趁乱溜走,科学楼离我们只剩大约五十米了。

       我边跑边回头看了一下后边的小混混,他们正在用球棒与本来是他们的同伴的几只丧尸搏斗。不过他们的命运就要结束了,因为本来在教学楼那边的觅食的几只丧尸突然朝科学楼这里聚集,他们恐怕要完蛋了。

       终于,我们到了科学楼的楼梯口楼道。

       我正在忙着从一大串钥匙里找出正确的钥匙解锁,这把该死的锁居然还生锈了。眼看着身后的丧尸正朝着我们这里聚集,就算它们是朝着离它们最近的小混混们去的,但是它们也会很快地解决掉小混混,然后离丧尸最近的的我们就会成为它们的下一个目标。

       那几只丧尸正在慢慢的包围住我们身后的那几个小混混,尽管他们手上有球棒来保护他们,但是面对着成群的丧尸,他们也相继被好几群的丧尸压倒在地上。被活生生地,残忍地撕成碎片,几个小混混的尸体很快被一大群的丧尸分吃完了。地上仅剩下血淋淋的血迹,残破的衣物和许多白骨。

       正在丧尸们朝我们这里聚集的时候,我终于找出了正确的钥匙,把锁弄开了。我们四个马上冲进去,把铁闸门锁上和丧尸扑到门上几乎只差了一两秒。看着那些在门上趴着并朝着我们伸着爪子,想要抓我们的丧尸们,我不禁怀疑我是不是正在哪个剧组里拍丧尸片。

       我尽量远离铁闸门,以免它们的唾液什么之类东西的感染到我。我回头看了一下我的同伴们,张俊明在刚才逃亡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此时却脸色惨白,身体也在发抖,但是他仍然在尽力保持冷静,让自己接受这一切都是真的的事实。而那个刚才对我喊“我要跟你们一起逃”的女生虽然也是脸色苍白,但是显得比较镇定。另一个跟着她的女生则显得比张俊明还要惊恐。

       我蹲在科学楼的二楼楼道走廊处,浑身发冷。我打开背包,拿出里面的水壶,我摸了一下水温,还是热的。此时的情况,喝一口热水是最能令自己从紧张中放松下来的办法。我喝了一口热水下去,感觉原来绷紧的神经好像舒展了一些。

       “喝些水吧,感觉会好些。”我对刚才那名向我们喊话的女生说。

       “谢谢。”很冷的声音,几乎听不出有感情,看来我是太热情招人嫌了……

       “你和她叫什么名字?”我指了指她和旁边的女生。

       “我凭什么告诉你一个陌生人?”她双手环胸,像是对我有敌意。

       “我救了你们,而且我们以后还得一起逃难,总不能叫你‘喂’吧。我叫方安灵,那位是我朋友:张俊明。”我向她伸手,表示友好。

       她拍开我的手,脸上依然保持着嫌弃的脸色,向我说:“我是陈书婷。”然后指了一下另外她的那位同伴,“她是我同班同学——李欣。”

       我从包里拿了几个面包:“给你,陈书婷。”

       她礼貌性地说了声谢谢,接过了面包,然后就去安抚李欣去了。

       ————————————  黄昏时   —————————————— 

       我走上最高层的楼顶,此时是黄昏,地平线边橙色和紫色交织着,天空隐约有几颗星星在闪耀。明明是发生了这么大的灾难,却还是美丽得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要不是楼下的丧尸在咆哮,我还以为我是在自己家的楼顶看日落呢。

       太阳渐渐落了下去,天也渐渐从橙色转紫色,然后变成黑色。天上银河里的星星在闪烁着,令我不敢相信在灾难里也能看见这么美的星空。

       “真漂亮啊!”我不禁在心里感叹。

       我突然好像感觉到了脑海里有一个少女从沉睡中醒来,打着哈欠伸懒腰。

       “是啊!真漂亮啊~”听着这慵懒的声音好像好像还没睡醒的样子。

       我着实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毕竟她这么久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我都差点忘了有她这么一个“人格”存在着我的身体里。

       “操控你的身体可真是耗精力,害的我又沉睡了那么久。不过谢谢你,你没有让咱们俩人格在同一个躯体死掉,还让我一醒来就看到了这么美的星空,我可是很少有机会看到这么美的星空呢。”她说。

       原来她是因为耗费了大量精力才这么久的没说话的啊,可是“很少有机会看星空”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用过我的身体看过星空?我不得而知。

       “诶,我该怎么叫你呢,虽说你应该没有名字。”

       她没有丝毫拐弯抹角地回答:“秦晴雨。”

       “原来你真的有名字啊……”我调侃说。

       “嗯,一直都有。”她回答。

      (未完待续)

      B站账号:以军盲之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