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墨玄夏仪篱落
    灵异恐怖版主
    个人签名:来者...皆为客,须待之以礼。
    关注10 粉丝17 喜欢871内容66
    河北·邢台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6

    千年永恒 第贰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白泽怔了怔,意识到了自己盯着对方眼睛看了三息的失态,连忙微微甩了甩头,又稍稍欠了欠身子,朝着讹雪说道。

      “姑娘...你受伤了,需要帮忙吗?”

      讹雪身上的痛楚令她几乎要将“救救我”三字大喊出来,但那刻骨铭心的似曾相识的往事,却把她的话堵在了嘴边...

      但那充满乞求的目光却是十分诚实,不过讹雪对面前这个家伙还谈不上完全信任,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突然袭来的剧痛惹得讹雪皱眉娇哼。

      “姑娘!”白泽见讹雪突然面色痛苦,原本就有些杂乱的大脑瞬间犹如被清空了般,变得一片空白,身体动作如同本能似的冲到讹雪一旁,将她一把抱起。

      手中的触感让白泽清醒了些,但仍旧有些呆滞。

      “啊...”

      讹雪也是有些猝不及防,在白泽怀里稍稍挣扎一下,似乎又意识到了挣扎对于面前这位前辈似乎并未有什么用处,便抬起可怜的粉红色眸子看向白泽。

      “求求你....放了我....”

      “....”糟了!我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失礼的动作?

      白泽心中有些懊恼,但又不能将对方丢下,又忽然想起某人所言,便平了平心中的尴尬之感,尽量展露出一个暖心的笑容,朝着怀中的讹雪轻声说道。

      “姑娘,如果把你丢在这,我可是会心疼的...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羞耻死妖了.....也不知道姜石年那厮,是如何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此等言论的。

      讹雪的眸子低了低,再看向白泽却恰好看到了他温柔的眼神,脸颊微微一红,便低下头,不再反抗,身体放松下来....

      “....”至少...这位前辈看起来比较善良....而且...他身上似乎有种令人心安的感觉...

      白泽内心松了口气,心中那种羞耻与尴尬暂时不再去想,便又信步朝着自己居所的方向走去,双臂紧绷着,尽量不让怀中的女孩因为晃动产生不适,语气温柔地对怀中的讹雪说道。

      “姑娘....我现在带你回家...”

      “....”家吗.....

      “....”好久都没有听到这个字了.....

      或许是突然其来的安全感,又或许渐渐多起来的珍药的药香的作用,身上伤口的痛楚感渐渐减轻,疲惫感随之涌了上来,讹雪只觉得眼皮愈来愈沉,困意止不住。

      “...”好困....现在...只想安心的睡一觉...

      “喵呼...”少女细细的鼾声响起。

      但白泽此刻与双臂相比,更紧绷的是他的神经,大脑空白的他本能的向前走着,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到了自己所居的木屋前...

      木门自动推开,白泽走进内室,将讹雪轻轻放在炕上,随后呼了口一直憋着的气,才发现自己竟然微微出了些冷汗...

      “....”我这是怎么了...

      白泽心中由不得思考,刚刚他的反应实在奇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从未发生过这种做事不过脑子的行为,今日为何...

      “莫不是这姑娘习得什么特殊的魅术?”白泽很快否决了这个猜想,他刚刚可没有感觉到一点的精神力波动,况且这姑娘和自己的境界倒也有所差距,怎能会让她迷惑住。

      白泽←某大龄感情呆子

      某自闭奴隶山贼→讹雪

      白泽摇了摇头干脆不再去想,而是坐在炕沿,眉头微皱,检查起了讹雪的伤口...

      “剑伤....软剑....没有毒....但残留一点风法术的痕迹...伤口愈合状况基本一致....啧...看来是一位速度见长的剑客...”

      白泽摩挲着下巴,脑中飞快的筛选着。

      “在不允许人族妖族死斗的当下,却下如此死手....想必是一位妖猎....”

      最后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风无乾坤....”

      想到此处,白泽心中反而是放松了下来,抻了个懒腰,然后在讹雪身上伤口处轻轻拂了拂,轻易地将伤口中的风法术残留消去,处理了七处伤口后,正伸手要准备下一处时,白泽忽然愣了愣,把眸子转向一侧,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摒除杂念...莫要多想...

      .......

      风无乾坤站在云端,双臂环抱着剑,面无表情,闭眼感受着风法术残留的地点...

      “麻烦...怎么跑到白泽的地盘了...”

      位于昆吾山四千七百里的独苏山。

      山上草木不多,树木之高不像那昆吾般,多是些有点泛黄的枯草,以及零星的矮树,但山顶有一湖泊,因此此山溪流众多,到了一种水比草多得多的地步...

      山顶原本风平浪静的湖泊忽然升起一阵巨浪,但又很快平息下去,因为此处资源不足,灵力不足,因此只有一个恰好的路过的真仙注意到了。

      湖泊岸边冲上一个昏迷了的少女,少女皮肤雪白...又或者说是白的十分不正常。

      往来的潮水拍打在她身上,少女的睫毛抖了抖,慢慢睁开了眼,缓缓地坐起身,紫金色的眸子略带迷茫的看着周围。

      “....”我这是在哪...

      想了一会儿,却觉得头越来越痛,最后干脆不想,直接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抿了抿嘴唇,然后看向自己身前的湖泊...

      “...”

      右手作拳,向后拉了一下,随后朝面前猛然轰出,霎时间狂风大作,原本刚刚平静下来的湖泊又向另一边掀起十几米高的水浪,甚至在离这一拳较近的地方已经出现了水的真空地带...

      “哎!?我的实力还不错嘛....”少女似乎对自己这一拳的效果十分满意,连连点头自夸起来。

      湖边刚刚登上山的一个真仙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原本脸上的悠闲立刻变为惊恐,忍不住惨叫一声后,转身就跑...

      “嗯?”少女扭头看向那人,随后身影消失在原地。

      原本刚跑出去几步的真仙忽然觉得自己悬空了,两条腿又蹬了几下,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人从背后提起。

      “前前前前辈...小的只是刚刚路过,您大人有..”还没等他把求饶的台词说完,便觉得身子一沉,掉到了地上...

      那真仙立刻转身,刚要跪拜下去,却忽然跟见鬼了一样向后坐去,目眦欲裂,恐惧的看着少女...

      “僵...僵尸啊!额..”

      惊叫完后,那真仙便头一歪,两眼一翻,吓晕过去...

      “僵尸?”少女把右手食指点在嘴边,疑惑的喃喃道,但随后觉得头忽然痛了起来,两只手紧紧捂住头,脑袋里忽然想起了一些记忆...

      “啊!我知道了,我叫魃!”痛苦渐渐过去,少女忽然惊喜的叫到,脸上满是欣喜的笑...

      然后她看向地上正躺着的那个真仙,走到他身边,然后蹲下,拍了拍他的脸。

      “喂!大叔醒醒!”

      “额..”真仙睁开眼,一只紫金色的瞳孔和惨白的皮肤映入他的眼帘,迷迷糊糊的状态立刻消失,身子一抖,猛的跳起来,把魃下了一跳...

      “你干什么!?”魃警惕的看着那真仙,动作做拳起式,若对方任何有异动,她便会一拳轰出...

      那真仙面色严肃的看着魃,然后...膝盖一弯,扑通一声跪拜在地上...

      “僵尸大人!您老行行好...我上有四千岁高龄老母,下有五十岁孩童,饶了我吧!”真仙疯狂的磕着头,生怕磕慢了自己会变成对方的盘中餐...

      磕头的地方被磕出一个坑....因为地上是松软的草地..魃面无表情的看着不断磕头的真仙,无动于衷。

      “....”......原来我这么厉害!

      “咳咳...”魃轻咳两声,双手背到身后,装出一股高人风范说到。

      “抬起头,看着我...”

      那真仙的脖子猛然僵住,然后略带颤抖的抬起头,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的少女...

      “本尊今日闭关刚刚苏醒,心情甚佳,不想见红,便饶过你...”

      “谢...谢谢大人!谢谢大人!”那真仙如蒙大赦,一脸感激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不过...我问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魃狡黠的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大人...您.说..”那真仙忽然紧张了起来..

      “本尊闭关的时间有点久了...所以现在这里是哪个国?”

      “啊?”真仙迟疑了一下,然后颤巍巍的说道..“大人..时代变了..”

      “啊嘞?”魃愣了愣,然后忽然感觉自己的失态,咳了咳,然后继续保持深沉道。

      “具体说说。”

      “额..现在中原地区已经被黄帝统一,不再是原本的数国并立了。”

      “原来如此~那这黄帝是何人?”

      “回大人...是如今的五杰之一,凡间共主...”然后他迟疑了一下,说道。“黄帝广纳贤才,若是大人想找个居身之所,可以去那里当当门客...”

      “好呀!...咳咳,我是说,甚好,作为我夺取天下的第一步,我要先潜入那什么黄帝的身边,然后找机会杀了他夺取他的实力,这样,我就是天下共主了!哈哈哈!”

      “大人高见!大人威武!”

      “嗯~然后现在此处为何处?”魃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此处为独苏山,大人往南走两千里便可到达帝都,实现大人伟大计划的第一步了...”

      “原来如此,哈哈哈,马上!不久,这天下!便是我僵尸王的了!”

      “大人威武!大人天下第一!”

      “好了好了,你走吧,你走吧。”魃一脸得意,朝那真仙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那真仙见状立刻站起来转过身,只恨爹妈没给他多生几条腿。

      “等等!”刚抬起腿的真仙忽然被魃叫住,脸上的微笑猛然僵住。

      “大人何吩咐啊...”转过身,腰微弯着,一脸奉承道。

      “......有面具吗?”

      “啊?”

      .......

      已经给讹雪上好药,整理好衣服的白泽在床边闭目养神...

      “....”来了...

      地界的警戒阵法被触发,客人来了...

      白泽慢慢睁开眼,脸上带着一分若有若无的笑,随后身躯变淡,化作白雾散去。


      欢迎各位路过的大佬多多指正。
      篱落←某咸鱼二货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