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水墨未失散
    个人签名:是个极度变态眼镜娘控
    关注1 粉丝4 喜欢3内容1
    未知

    TA的最新发布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5

    yellow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1】
      “呐……如果把自己的父母杀掉会是怎么样呢?”出于好奇心,丽莎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总之已经被好奇心所困住了

      家庭的温暖,对丽莎来说已经不存在了,这种被丽莎视为重要的东西早已被破坏了

      今天是丽莎的生日,她将盘子里那个不明物体称为蛋糕,她点燃了一支蜡烛放在“蛋糕”上
      然而那只蜡烛无法将这个“蛋糕”点亮光明

      她打开衣柜,拿出一个木制玩偶,牵扯那个玩偶的手与她起舞,她盯着玩偶的眼神发呆,眼里没有一点光,随后又烦躁地扔在了地上

      “这样子做肯定会被母亲骂的……”丽莎皱了皱眉头

      丽莎在黑夜中收拾好了自己的玩具

      今天也在衣柜中等待父母的归来吧,将小小的身躯紧挨着衣柜内部,一个人想象这唾手可得的安全感。

      父母关系不好,三天两头地吵架,而丽莎则是那个受害者,这也是丽莎好奇心的由来,她开始幻想如果杀死自己的父母会怎么样

      呐呐,如果把自己的父母杀掉会是什么样子呢
       
      于是丽莎用钝器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而父亲却因为在外侥幸未死

      【2】
      那家伙好像已经被自己的好奇心所杀死了

      那样狡猾的方式都试过了 让人抬不起头的行为

      带着满脸的笑容哼唱着歌曲

      今天也在衣柜中等待着吧

      户外传来刹车的声音,那是几辆警车,几个警察一鼓作气冲进房屋,在衣柜里将丽莎活捉

      这些条子果然来了……

      “这个孩子因为好奇心把自己的母亲杀死了”

      经过审问只得到了这个结论

      那个警察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丽莎,他用手抓住了丽莎的衣领,笑眯眯地说道:“you  are  a  yellow  dog”

      “带走”丽莎被强行压进警车,那个时候丽莎感觉自己体内的混沌意识慢慢苏醒了。

      她看着站在屋外的父亲,一脸的无奈,莫名有点慌张

      我不是个聪明的孩子,请不要离我而去

      之后,丽莎被送进少教所,也许……这也是自己新人生的开端?

      【3】
      不久之后,少教所又被压进一个男孩,看样子比艾玛大好多

      “你小子丫的要是在来魔术表演会上偷东西,我就让你一辈子出不了这个少教所”一白头老爷子气急败坏地被警察拦在门外

      “师傅,行了行了”一个穿着大袍子,带着高帽子的男人说道。

      那少年显然是被那白头老爷子一脚踹进来的,有些吃痛的爬起来了。

      “瑟维我们走!”白头老爷子吼道

      丽莎看着那个屁股开花的少年,不经意笑了一下

      毕竟这波操作真的很秀

      在少教所的每个人胸前都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

      那个少年的牌子上写着几个字:克利切·皮尔森

      也不知道那个少年被关进来几次,几个男孩一脸看戏的样子看着他

      “哟,克利切你干老本行又被那几个条子逮住了?”

      “你才刚刑满出狱不久好吗?”

      几个警察听见了他们的对话,鄙夷地看着克利切

      江山难移 本性难改

      要不是那几个条子在,克利切肯定已经手撕了那个人的嘴

      虽然丽莎不知道这个少年偷钱是为了什么,但是应该也有难隐之言吧

      【4】
      丽莎和克利切熟识了,在那个餐厅里面,听克利切讲自己的故事

      你可真是个大傻子

      “为什么?”

      “你偷的钱又不是给自己花的 是给那些流浪孩子花的 结果最后坐牢的还是你”

      “emmmmm”

      “我劝你以后还是不要再做那种不利己的事情吧!”

      “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对了,你最近不是要出所了吗?”

      “是的,但是我并不知道要干什么”

      丽莎,对他的人生一点渴望都没有,就像是一具傀儡

      克利切突然沉默了

      丽莎出狱了,她记得那个少年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你要等着我

      由于丽莎的母亲死亡的原因就是被丽莎杀害,如果把丽莎送回家,她的父亲的生命也会遭到胁迫

      那些警察也没有义务养一个小女孩,寻思半天决定马上送去孤儿院

      丽莎表示这几个人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把我送回家?丽莎看着外面的风景,从熟悉变到陌生,他才开始变得惊慌失措

      送到孤儿院之后,丽莎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感到不适

      这哪是什么孤儿院啊?这明明就是治疗精神病的医院!

      只见一个上面写的白沙街孤儿院的木牌被拆了下来,放在了一边,艾玛觉得这几个单词很熟悉,因为克利切和她提过,只见那些孩子们被陆续带走,反而进了很多大人

      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医生站在了那里,只见她摘下了手套落有兴趣的看着丽莎,丽莎却觉得全身发抖

      后来那个医生听闻艾玛的故事,表示自己很惊讶,一个这么小的小女孩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莉迪亚医生,我觉得她应该是心理上拥有障碍,还请您务必治疗一下”其中一个警察说道

      “丽莎,才没有心里障碍呢!呸呸呸”那个沉默不语的小女孩突然爆发了出来

      “您看吧!”那个警察无奈的说道

      “我大概是知道情况了,你们先回去吧,需要我送吗?哦,不需要啊,那么我只能在这里保重,你们回去安全了”莉迪亚小姐彬彬有礼地说道

      莉迪亚发现,那个叫丽莎的小女孩手中一直抱着一只玩具熊,虽然不知道是谁送给她的,但是知道对她来说应该很重要,莉迪亚是一个聪明的医生,她知道现在立刻治疗,这个小女孩是不会听闻她的话的,所以她觉得现在不应该着急,先和这个小女孩混熟了之后,再治疗也不迟,莉迪亚笑着看了看这个小女孩,没有说什么就走了。

      就好像是被莉迪亚精心设计过一样,不久之后那个小女孩就毫无戒备之心的与莉迪亚混熟起来了

      “呐,莉迪亚,你觉得我做的这一切都是错的吗?反正我觉得这应该是的”这一天,丽莎奶里奶气的对莉迪亚说道

      “也许这是错的吧,但是以后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你的”莉迪亚说道。

      莉迪亚看见丽莎一脸不信的样子,于是拿起了笔,在对面的墙上写了一句话,上面写着:莉迪亚永远会支持丽莎

      “你在上面写了什么?”

      “莉迪亚永远会支持丽莎” 

      之后,莉迪亚就对丽莎进行了治疗,丽莎做在那椅子上,有点不安。

      “疼痛马上就会消失的”莉迪亚说道

      之后,丽莎总感觉身体如触电般的颤抖了起来,那玩意简直就是要夺去她的生命,她挣扎过,但是无事于济,最后,她干脆瘫在那里不动了

      “丽莎,这也是爱呀”莉迪亚捧起她的脸

      随后,丽莎满脑子都只有这句话,却不知道她自己已经被洗脑了。

      莉迪亚以为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她不知道,这次的行动,给她的一生都产生了麻烦,她心满意足的走了。

      一切都结束了吗

      几年之后,丽莎的“病情”病没有好转,还更加恶劣了,莉迪亚开始怀疑自己的医术,并打算用镇静剂来控制丽莎的病情

      “莉迪亚,我的天使,我的良药”丽莎掐着莉迪亚的脖子,亲吻了下去,莉迪亚却因为缺氧过度暂时昏了过去,任由丽莎侵略。

      【5】
      克利切不知道这是多久没有见到丽莎了,原本他打算干老本行,这样的话得到了钱,也可以更快一点,但是又想起来跟丽莎的约定,于是狠下心不再打算去做老本行,因为如果再去冒险一次的话,或许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克利切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丽莎,他有点绝望的蹲在了街头,丽莎还可以去哪里呢?曾经的白沙街孤儿院也不见了

      此时,一张十美元从他脸上飘了过来,他有点奇怪的看着那个给他钱的人,只是那个人一脸惋惜地看着他

      “克利切才不是乞丐,走开啦”他大发脾气,把那张美元扔了过去

      马上就要天黑了,他应该去哪儿呢?克利切想起了当时天天去的天桥底下,于是他便里快速前往那里

      克利切蜷缩在那里,但是睡到正香的时候,一束黄色的灯光,突然就把他给惊醒,那个人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在了克利切的脸上

      “小子,你在我们这地盘睡觉,是要收保护费的”那个人嚣张地说道

      克利切突然后悔当初没有接受那个人给了十美元,不然的话今晚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单纯的肉搏了,他一头撞上去那个人的肚子,一个快步的溜了,结果那个人身后的几个人追了上来,一鼓作气的将他摁在地上。

      一个钝器从克利切眼前一闪而过,然后他就感觉到他的左眼热乎乎的,他的左眼被钝器打瞎了,或许是第一次这么伤害别人,那几个人慌慌张张的跑了。

      克利切叫着,但是并没有人能听到,这个时候一个穿礼服的人走来了。

      “原来这里还有个小的”那个穿礼服的人看着他,那个穿礼服的人,简单地给克利切处理了一下,然后上超市给他买了点面包吃

      “你的爸爸妈妈呢?”

      “听说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

      “他们该不会是不要你了吧?把你丢在这里,让你自生自灭?”

      “才不是呢,你瞎说什么”

      “好了好了,算我错,但是你这么流浪也应该有个原因吧?”

      克利切一副拒绝回答的样子,手中的面包被他捏的几乎变形,瑟维才知道这个话题对他来说太沉重了

      “小鬼头,你叫什么?”

      “我叫克利切,还有克利切才不是小鬼头”

      “小鬼头你以后叫我瑟维吧”那个叫瑟维的人说着

      “都说了克利切不是小鬼头啦!”

      在之后,瑟维与他搭话,克利切再也没有回答,只是不停的咀嚼着嘴里的面包

      现在的小孩子真没耐心……瑟维小声嘀咕着

      其实瑟维早就认出来,就是那个偷魔术馆东西拿去卖钱的小孩子,但是他并不想说破,看着克利切衣衫褴褛的样子,突然起了一个念头

      “要不你去我家躲一躲风头?”

      “克利切才不要和老男人生活在一起!”

      “喂,你这个小鬼头!”

      “克利切不是小鬼头!”

      克利切还是敌不过瑟维的软磨硬泡,想想在那里坐一下也不亏。

      但是……

      克利切突然消沉了

      万一碰上那个凶的要死的白胡子老头怎么办?克利切有些胆怯地望着瑟维

      “安啦安啦,我不让那个老头发现你的”瑟维看出了异端,爽快的说着。

      克利切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但是还是和他回家了,虽然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但是起码可以吃饱饭也不用被街头混混打伤

      克利切摸了摸被纱布遮住的左眼

      【6】
      在一个夏天,丽莎她被一对父母领养走了,从那时候起,她就不再叫丽莎,她改名为艾玛·伍兹

      “克利切,他怎么还没有回来?”艾玛拿着一只雏菊在那里等着,克利切说过,只要这朵黄色的雏菊又一次开放了他就会回来,可这都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了呢?

      这里的环境可比那里好多了,至少艾玛,可以整天呆在屋子里,暖暖呼呼的,那个小火坑正在燃烧着木材

      又过了许多年,22岁的艾玛收到了一封邀请函,上面写着,你可以见到你最想见的人

      艾玛毫不犹豫的去了,这种不辞而别,给他的养父母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他们也再也找不到她。

      然而这一边,已经30岁的克利切延也收到了一封邀请函,这也许就是巧合吧,但是克利切并不知道艾玛也会去那边,只是上面的金额太让克利切着迷了,那金额可以再建起一个白沙街孤儿院,那些流浪的孩子需要他

      艾玛打开了庄园大门,已经是正午了,他准备与其他一样进了庄园的人打个招呼,一起吃个饭,他进了饭厅,却看见了一个与莉迪亚特别像的人,那个女人好像叫艾米丽黛儿

      不过嘛,那个叫艾米丽的女人好像对自己格外友好

      这就是友谊的开端嘛?但是他真的好像以前对她友好的那个天使

      她这时也发现了克利切,但是对于克利切的思念也没有那么严重了

      她现在只想跟她的天使一起

      克利切似乎察觉了这个异端,他有点悲伤了,看着他,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她,他一直邀请着她

      “艾玛小姐,克利切想带你去花园”克利切鼓起勇气说。

      “抱歉,克利切,我根本就不想跟你呆在一起”艾玛有点冷漠的说

      “你怎么可以拒绝克利切,克利切会是更好的情人,我难道不比那个冰冷的假人好吗?”说完就动手向艾玛打去,艾玛惊慌了,迅速逃跑了。

      克利切捂着脑袋蹲了下来

      是啊,他爱我,但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呢?难道是因为多久没有跟他见?难道是因为那个天使的出现?难道是因为我已经对他厌倦了吗?

      这个时候,艾玛已经逃回宿舍了,但是他依旧不理解,克利切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艾玛,他已经想通了,就好像是要夺回自己珍贵的物品一样,第二天早上就去找克利切道歉了

      目睹了一切的律师突然觉得心里一凉,脑袋里突然想起了一句话:she is a yellow  dog

      他并不想扯上这件事,于是快速离开了花园,但是手上沾染了一种叫颠茄的植物,开始发生了变形,他是个精明的人,觉得此物必有蹊跷,他观察了旁边没有人,才安心地走进去了自己的宿舍

      这使他那几天都变得怪怪的

      那天,艾玛依旧在和稻草人先生对话,但是克利切却在一旁不满地嘟了嘟嘴,为什么?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假人了?

      有一天,艾玛因为要参加游戏,不得不离开了,克利切上去探索了一下那个稻草人,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于是他想起了一个好主意,他把稻草人的衣服都全部披在自己的身上,假装稻草人等着他回来。

      当艾玛回来的时候,克利切迫不及待地张口说话,给了艾玛一个大大的拥抱,艾玛惊喜的与他对话,她简直可以说上是活蹦乱跳,随后就前往了去找艾米丽的道路上,克利切一下子感觉不对了,马上逃跑了,艾米丽过来之后发现稻草人并没有再一次行动,于是,艾米莉便觉得这可能是克利切搞的鬼。

      她告诉艾玛,稻草人是不会动的。

      那一天艾玛,把稻草人放在了一个箱子里去参加比赛,这时候他发现了艾米丽在和律师交谈。

      只见她对那个律师点了点头,然后立马跑开了,艾玛觉得奇怪,想马上追上去,但是不能把自己的稻草人放着不管,于是她推着车子慢慢前行,中途他被一个满脸烧伤的人给追打着,即使很巧妙的躲过了,身上还是受了一点伤

      她寻找着艾米莉,但是最终都没有请找到他,于是他便想到会不会是他迷路了?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我应该怎么做才能把她找回来呢?

      他看了看车子里面的箱子,突然想出来一个念头,他把那个稻草人从箱子里搬了出来,那个稻草人跟活人一样重 ,使她的行动速度变得缓慢,艾玛在运输过程中还需要躲避那个对她穷追不舍的怪人,直到她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她把那个稻草人放在了地上,拿起一盒火柴,二话不说,点亮火柴往稻草人身上扔了过去,稻草人瞬间发出了惨烈的叫声,但是火焰的燃烧声音,仿佛比较更强烈

      她还是没有找到艾米莉,她有些沮丧,一时半会儿琢磨不出个名堂来,只能满怀怨恨地站在原地,她想要回去,可又可以去哪里呢?危机重重的庄园从未有过安全的地方。

      这个时候,躲在稻草人身体里面的克利切从大火中逃脱出来,他一副惊慌的样子,这时候才猛然发现那个和自己做对的兔牙律师和医生已经被“淘汰”了,不行,她会有危险,克利切吃痛的站起来。

      之后艾玛步履蹒跚的回到了那个地方,发现伤痕累累的克利切从稻草人中逃了出来

      显然她十分吃惊,想到克利切怎么会在这里,但是,她想明白了,她一脸笑意的看着他,只是那笑容并没有以前那么纯净,看着伤痕累累的克利切,她总觉得心里的那份以前早已经感受过的痛楚,已经不止于她一个人感受过了

      原来是克利切一直在里面,但是他为了接近她费尽心思

      “我爱你”艾玛吻上了克利切发皱的嘴唇

      有点厉害
      回复
      小萌主
      LV.12
      作者
      莉迪亚和丽莎我爱了,吼
      回复
      LV.12
      任务达人
      好看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