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五月寒冬雪
    个人签名:自嗨型写手
    关注4 粉丝19 喜欢4内容11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6

    狼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图源于网络狼人杀

      你听说一个故事吗?每当月圆之夜,披着人皮的狼都会暴露出来,狩猎、狂欢和作恶,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存在。在这种的生存环境下,人类诞生了一个职业——赏金猎人,只要捕捉到一只狼人赏金可是非常丰厚的,但是在狼人变成人的情况下是很难辨认出来的,在狼人暴走时有太过于危险,赏金猎人虽然很好赚钱,同时也是有风险和捕捉难度过大的职业,正所谓高风险高回报,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做这一行的。

      “来!喝酒!”一位带着微醺的客人举着酒瓶对坐在他附近的其他人说道。这里是一个村庄的酒馆,这里常常有狼出没 让这里的村民们都不敢晚上出门,但同时这里也吸引了许多赏金猎人在这里寻找猎物,看看这位顾客的打扮,衣服是用狼皮做的,脸上还有一道长疤,嘴周围满是胡渣,是一位年纪上了四十的大汉。

      “头,我们对山上不熟,需要有个人带路。”坐在他旁边的那个人说道。

      “我听这里的警长说,一个人经常上山采药,或许他可以带路。”坐在他面前的那个人说道。

      “说来听听。”队里的头说道。

      “那个人是这个村庄的巫师,听说他同时也是村庄里面的医生,专门研究狼的。我觉得可以让这个人带我们上去,这里的村民都非常的尊敬他,他人也很好。说句不好听的,即使我们在山上受伤了,也有一位医师帮我们处理伤口对吧?头?”那个男人说道。他口中所说的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即是医者也是巫师,他常常上山采药是对山上很熟没错,但是山上又没有狼窝他还真不知道在哪里,在村民唯一知道这个巫师的故事,只有很久之前巫师在山上采药,结果不小心被狼人袭击了,而且居然还存活了下来,要知道被狼人袭击过的人,都是死了的,就除了他带了一些伤疤回来,居然能够平安回来,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这件事,可这就是事实,大家都很好奇他是怎么存活下来的,而那个巫师只是笑了笑说:“这只不过是我命大而已。”

      “行。我们明天晚上出发,早上去找找那位巫师。”领队的批准了。

      美好的早晨随着鸟叫声和人们的叫卖声,新的一天开始了。早晨是人们正常的活动时间,因为早上不会有狼,都不知道比晚上安全多少倍。

      “呀,早上好呀~医生。”一位卖包子的大妈一边拿着包子递给她面前顾客,一边对着一位穿着黑色斗篷把自己打扮的只露一张脸的男人说道。

      “早上好,你看上去比之前精神多了。”巫师笑道。

      “还不是多亏你啊,医生。来来,别客气,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您,就送您几个包子吧,我猜您一定喜欢的。”那个买包子的大妈拿了一个纸袋装上了包子递给了巫师。

      “您不用那么客气的,给您钱。”那个巫师正想从身上掏钱付款,结果被一个大汉拍了拍肩膀,他转过头一看,有五个大汉跟在他的后面。

      “请问是这里的巫师,安青吗?”那个大汉就是昨天到酒馆喝酒的头。

      “是我,找我有事吗?”安青问道。

      “没什么事,只是你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帮我们上山找狼窝怎么样?我们会给你十分之三的报酬给你……”那个大汉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安青打断了。

      “我拒绝。”

      “为什么?既能有钱又可以为民除害,多好啊~”

      “我拒绝,没有为什么。”安青说完就想付钱离开了,可是这些眼中只有钱的赏金猎人来说,不管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都是同一个结果,答应当然是最好的,如果不答应就会强逼你答应,没得拒绝。

      “别那么快下决定嘛!回到你家才慢慢谈。”领头的那个大汉搂着安青的脖子,让安青有种不好的预感,安青没有办法拒绝,也没有办法甩开他们,无奈之下只能带他们回家。

      安青的家只不过是一个邋遢的小窝,有一张长桌就在大门后面的旁边顶着墙,那里便是给病人看病的地方,最右边是个大柜子摆满了草药。他的房间倒是挺大的,墙上贴满了他研究的报告纸张,还有许多书籍放在他自己的书桌上,还有宇哥房间常年上着一把铁锁,不给熟人进更不给外人进,很多人都好奇这个受人尊敬又好心肠的巫师到底有什么秘密?不过这是别人的私事,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只能把这份好奇藏在心里了。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他们的举动显然是把安青弄生气了,请人帮忙却没有一丝的诚意就算了,还如此的粗暴,对自己拉拉扯扯,动手动脚的,真的让安青对他们没有一丝的好感,反而很厌恶他们,他们的要求安青实在是不想答应他们。

      “作为医生你不应该有一颗医者之心来帮助其他人吗?帮助我们除掉狼人也是帮助村民们的一种方法啊,你为什么会拒绝呢?还是说你也是一只狼人,不想让我们伤害你的同类?”这句话听的让安青在心里“噗通”了一下,但很快就冷静下来,他们没有证据凭什么指控自己是狼人?再说了自己本来就不是。

      “威胁我?很抱歉我知道自己的清白,我的清白可轮不到你们来污蔑我……”安青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人掀开了他的斗篷兜帽,他的长发也随着兜帽放下而露出样子,没有什么狼耳朵,只有额头上的疤痕露了出来,那个疤痕是安青永远不想回想起的噩梦“你在干什么?!”刚刚安青顾着跟他们领头的那个人说话,根本没有留意到其他人都在干什么,没想到这群人居然怀疑自己是狼,还掀开自己的伤口。但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他们居然有个人那这他们的猎枪指着自己,又有一个人踹开了自己上锁的房间,那个房间是个白色的空房,只有一个大铁链在房间里面,地上还有狼毛……

      “你的身上有金钱的味道。”赏金猎人的眼里的钱全部都是狼,他所说的金钱的味道是安青身上有些无可抹去的狼味,才有可能是他们会做出这个举动的原因。“不知道您现在原因了吗?”那个赏金狼人笑着问道。

      “……真没有想到你们会这样邀请我。就算我拒绝了也要答应,我还有什么愿不愿意的?”安青无奈之下答应了,他只不过是一位医者他可不会打斗更不会枪法,把命交给他们真的靠谱吗?更何况自己不是心甘情愿的……

      唉。

      晚上的时候安青拿好他的救生包,里面全部是药水、绷带和消炎药水。一个队伍六个人,安青领队拿着火把照亮前方的路如何。晚上的大山丛林是极具危险的,可能会有蛇出没,咬到了都可能不知道,早上安青就跟他们说好了,自己是不知道狼窝在哪里的,只能让他们自己去找,自己只是当“战地医生”而已。

      “这里就是大山的中部了,你们有事就喊我吧。”安青一边说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但愿它们没有被发现。可是随着枪声一枪枪的传来,这显然是无用的祈祷,看来狼窝找到了……整个山上都发出一阵阵的枪声,狼的嚎叫声和鸟离开山拍打翅膀的声音,这是狼群的悲鸣声,也是人类贪婪的笑声。“沙沙~”安青远处的那片草丛中有了些动静,突然草丛里冒出了一只狼出来,那只狼扑倒了安青,在他身上对着安青低吼,它身上还有枪伤,伤口流出来的血迹也蹭到了安青的衣服上了。安青认得这只狼,是当初救了自己的那只,没错,当初确实被狼袭击过但同时也被救过,狼群不是所有的狼都是会伤人的,这座山的山狼只会在山上范围里活动,偶尔下山偷吃家鸡和家狗,它们从未伤过人,可是从其他地方来的野狼可不会像上山的狼群那么友善。那只狼正要挥起利爪正要向安青袭击过来,它在愤怒 它在怨恨,为什么当初救了你,你却把狼族的所有人给害了?!混蛋!叛徒!“砰!”安青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一声枪声,只见那只狼的头颅已经在流血迹。这也是为什么安青会拒绝带赏金猎人上山,狼群是以朋友为伴,对它们好,它们会永远记得,但背叛它们一定会来报复的,就像现在这样。顿时间安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种罪恶感,看着那只狼袭击自己时的那个眼神,安青感到似乎辜负了它们的善良,还有在那只狼倒在自己胸腔时的感觉……

      “没事吧?”一个大汉拿着猎枪跑了过来说道,然后揪着狼腿从安青的身上拉了下来,安青还没有从突如其来的惊吓缓过神来。

      “……我没事。”安青被那个大汉顶了顶肩膀才缓过神来,但是为什么会感到内疚,手还在颤抖?“我可以自己一个人走一下吗?我可能被吓到了。”安青额头上的伤疤是那次袭击造成的,一群狼撕咬着自己无法动弹的身躯,那种痛苦,那种绝望,感觉死神已经靠近即将带走自己的生命的无奈和无助,怎么说都是狼群带给自己的阴影和恐惧,也是狼给予了希望,是它给予了自己存活的希望,是它救过自己的命,可它在自己胸膛上死去,在我带上来的猎人的枪下死去,这样会让自己的良心感到无限的内疚。“嗷~”安青听见了一声幼嫩的狼叫声,安青顺着那个声音去寻找发现了一只狼的幼崽,而且还是刚刚出生的狼幼崽,连眼睛都完全睁不开的幼崽,它的旁边还有一只鲜血直流的母狼“嗷~”它似乎在呼唤着自己的父母,一声声的叫声让安青心疼它,一出生便没有了父母,无论再怎么叫它的父母也不会拿头让它蹭蹭自己。“嘿~小家伙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安青捧起那只幼崽在自己面前,“嗷~”幼崽一边叫一边蹭着安青的手,似乎把安青的手当做自己的床,真的好可爱啊。安青把它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带上兜帽就不会有人看见了。

      这样也行就不会感到愧疚了吧?可是它未来又该怎么办呢?

      “嗷~”狼幼崽又开始“嗷嗷~”的叫着,安青听到了就往自己的房间去了,“小家伙你又怎么了?”安青摸了摸幼崽的头,谁知那个小家伙闭着眼咬住了安青的手指“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还好那小家伙没有长牙,不然手指都会被咬断的。“饿了吗?”安青想想也对,昨天抱它回来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嗷~”安青把手指从它嘴里拿走,那个小家伙又开始“嗷嗷~”的叫,“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安青说完就摸了摸它的背出门了,把门锁上防止有人进去或者是小家伙出去。“那小家伙那么小,吃什么呢?”安青想了想,有了!安青往牧场买了几瓶牛奶和去街市买了自己要吃的东西之后回家了。

      回到家一打开门乱的一批 自己许多的药瓶打碎在地上,还有几张纸撕碎了,家里进贼了吗?安青急忙去找小家伙,谁知找不到啊!只找到一个婴儿在自己房间里咬着自己的书“吧唧吧唧”吃的可香了。哪里来的小孩子啊!自己的书都遭殃到不成样子。不过看看这个婴儿,全身光溜溜的,头上还有一对狼耳朵,还有一条小尾巴,而且还是母的!羞羞!是那只狼崽没错了,然后安青还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就发现了地板上有一滩黄色的水,“你还撒尿了!!”最让安青崩溃的是尿上面还有一些纸张,全部都是自己的研究报告啊,安青直接抢走了狼崽嘴里的书,“嗷嗷~”狼崽又开始“嗷嗷~”的叫起来,安青往它嘴里塞了一瓶牛奶并用一条毛巾把它包住,不让它再走光了。把房子打扫一遍,那只狼崽喝奶喝的快活啊,但是让安青累了一个中午,三点多才吃的上中午饭,太不容易了。

      “嗷嗷~”每天都听那个小家伙“嗷嗷~”的叫,这样迟早会被发现的,所以安青准备教它学说话。话说都养了那么久了,还没有给这个小家伙取个名字呢,“emmmm……就叫你安雪?嗯!就这个名字了,安雪。”安青对着那个小家伙喊了一句它的新名字。“嗷~”安雪歪着头看着安青,每次安雪歪着头的时候安青都忍不住掐掐它的小脸,太可爱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安雪的个头也是越来越高了,正常人类的四五岁小孩那样,只不过安雪比他们多了狼耳朵和狼尾巴。“哥哥,我可以出去玩吗?”安雪已经会说话了。

      “不行。”安青回答道。

      “我长那么大以来,你都没有带我出去玩过。”安雪嘟起嘴说道。安雪不知道为什么安青不让自己出去玩,它也不知道自己是从那里来的,但它知道是安青一个人把它带大的,安雪把安青当做哥哥来对待,很听安青说的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带自己出去玩,每天都在自己房间里面看着窗外的孩子玩,有些寂寞有些孤单。可是安青也是没有办法的,他不是狼人没有办法告诉安雪怎么变成普通人的样子,而且在月圆之夜里安雪就会不受控制的攻击自己,无奈之下只能把它锁在那个白色的房间里面,安雪也不知道安青为什么这样做,问他,他总是说:“这是为了你好。”可是把自己锁在家里,不让自己接触外面的世界,真的是为自己好吗?而安青也在很努力的研究怎么样让安雪在月圆之夜不会失控和能把狼耳朵和狼尾巴消失的药,可是还没有研制出来,为了保证村民们和安雪的安全不得不让安雪一直待在家里。

      “乖,听话。等我完成了药水我就陪你出去玩好不好?”安青蹲下来它的头说道。

      “不好,你都不知道研究了多久了,还没研究出来,就是难度大,难完成。你根本就不想带我出去玩!”安雪甩开安青的手,对他吼道:“我讨厌你!”

      “……不可以这样安雪,你真的想出去玩吗?”安青还是用温柔的语气对它说道。

      “嗯。”

      “唉,那好吧。”安青叹了一口气说道,他把房间里的小件一点的兜帽衣服都拿了出来,“你必须跟着我,知道吗?你选一件穿吧。”

      “为什么?”安雪问道。

      “想出去玩,就听我的。”听见安青这样说,也就不敢再问你们多了,它选一件灰色的自己穿上了。安青看见它穿好了就牵着它的手出门了,安雪的狼耳朵被兜帽遮挡住了,看不出来它是只狼人,只是觉得它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小姑娘,眼睛大大的,很可爱。

      安雪看着外面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她很开心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些好看好玩的东西,“这个小娃娃好可爱啊!”安雪拉着安青的手往一个商铺走去,拿着那个布娃娃看了又看,又看向安青,向安青投来刺眼的星光“想要~”

      “……好吧。”安青无奈的掏出钱包,问道老板:“多少钱?”

      “二十。”老板回答道。

      安青付了钱之后又被安雪拉走了,今天安雪吃喝玩乐满足的很,回到家里就抱着安青给它买的布娃娃,说道:“哥哥,今天我玩的很开心,谢谢你。哥哥对我最好了!”安雪开心的说道,其实今天早上也只是一时的气话而已,安青对安雪怎么样,它是知道的。安青这个人非常的好,非常非常当然好。

      “你也累了,洗完澡就去睡觉吧。”安青看了看日历说道。

      “好。”安雪念念不舍的放下布娃娃,脱下外套就去自己的房间找衣服,去洗澡了。

      今天是月圆之夜……

      “嗷呜~”夜深时一声浪叫降临在这安静的村庄里,那时人们早已经睡着了,都被这一声狼叫惊醒了,没人敢出门一探究竟,虽然已经习惯了月圆之夜半夜三更有狼叫声,但是还是会选择把门堵死。当年一只狼人突然冲进一个村民的家里,第二天时人都没有了,只有一滩血迹和狼的狼毛。“砰啷!”突然一声玻璃杯打碎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声音是从安青家里传出来的,“安雪!”安青在准备给睡着的安雪套上铁链,结果它突然扑了过来,打碎了放在房间里面的花瓶,安雪的眼睛通红,狼性全部暴露出来,咬到自己的手都出血了,就连安青今天早上给安雪买的那个布娃娃都咬破的不成样子了,安青喊了一句安雪慢慢的安静下来,安青趁着现在立马拉着铁链锁在安雪的脖子上,怕它再一次发疯攻击自己,然后又去自己的房间拿了瓶消炎药出来涂在自己的伤口上,好痛……放些草药包扎起来。“实验还是失败了……”安青把在面前贴在墙上的实验报告撕下来,打上一个红叉,摇了摇头。“希望这瓶药不要在让我失望了。”安青拿出了另一瓶药水,那瓶药水的瓶口还贴着一张纸条,安青把纸条贴在了墙上。他每瓶药水都会备两瓶,一瓶不行就下一瓶,观察安雪喝下去的一个星期,每个月都会有几天是月圆之夜,每次的月圆之夜都是一个不眠的夜晚,今天安雪安静了不少,说明这次的药还是有些效果的。打扫一下就睡吧,别太累了……可是去看安雪的时候,看见了它咬烂的布娃娃……算了,看见它喜欢东西烂掉的话,它会伤心的吧?还是修不完再睡吧,可是安青并不会这些粗线活,希望安雪醒来之后别嫌丑就是了。

      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制造。安青果然吃不消病倒在自己的书桌前,安雪不动医术不敢随便给安青打针,它每次都能在自己房间偷偷看见安青把针打到生病的人身上就好了,可是它不会啊,要是打错了更严重了怎么办啊是不是?只好打一盆水用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了。

      “水……”安青病的迷迷糊糊的,自己再讲什么都不知道,眼睛也没有完全睁开。

      “好好,我给你打。”安雪在安青的书桌上拿了他的水杯去打水,回来的时候安青睡得可香甜了,“睡着了?”安雪只好把水放在他的书桌上,把毛巾洗了一下再敷到安青的头上,“真是麻烦呢~”安雪没有想到照顾病人是那么麻烦的事情,既需要耐心有需要细心。安雪看了看几天前安青买给自己的布娃娃,他说他弄坏了自己补了给自己,不需说他补得难看。可是真的补得好丑啊,但是安雪知道安青的手工能力不好,也那么耐心和细心的补自己最喜欢的布娃娃,很荣幸自己能遇到这样的哥哥“谢谢你。”

      “咕~”肚子饿了。安雪不会做饭,但今天安青又……有钱就可以买东西吃了吧?顺便给哥哥买点吧,他可能醒来的时候会吃。想到这里安雪出了门,这次它并没有听安青的话,没有待在家里,也没有经过安青的同意才出门,也没有穿出门一定要出的衣服……

      “狼人啊!”安雪还没有走出家门多远就听到这句话,安青从来没有告诉过安雪的身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是告诉它是自己捡的,也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人出于好心就把自己捡回家收养了。还没有等安雪反应过来,已经有一群人拿着刀叉凶巴巴的看着自己,然后把自己按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你们干什么?!”安雪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居然敢在白天独自一狼出动,胆子不小啊!”

      “拉它出去杀了!”

      “对!”

      村民对狼人的仇视面很大,活捉一只狼人一定会杀掉的,绝对不会放虎归山的。

      “且慢。”一名女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塔罗牌。他是这个存在里面最让人信服和崇拜的人了,她天生就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村里人都叫她先知。“村长,它还不能杀。”

      “先知……为什么?”村长疑问道。

      “杀了它可能会引来灾祸的。”先知回答道。

      “可是它是狼人,难道要放虎归山吗?”村长说道。

      “不是不能杀,而是先放着先,最近我预言到有一只狼王来到我们的村庄,来带给我们灾害。我们也许可以用它来驱赶狼王。”先知说道。

      “这……可是我怕它会逃出去。”

      “不用担心。只要有那个人在,它就不会逃走的。”先知笑道,村民们都很信赖先知说的话,她很多时候会预言村庄会发生什么,然后献计献策,避免了很多麻烦的诞生。“警长的工作的地方有牢笼,就把它锁在那里好了,钥匙就由村长您保管吧。”先知说道,村民们都按照先知说的那样做了。安雪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之前村民们看见自己还很亲切的,可是今天为什么就……安青怎么办?他还生病了,需要有人照顾的,安雪的嘴被绑住了说不了话,只能不断地挣扎着。

      “唔~”安青睡了一天了,终于醒了。不知道是不是睡了太久了头些痛,在床上动了动,额头上的毛巾便掉落在安青的枕头上,“安雪?”安青下了床喊了一下安雪,他看了看窗外天都是黑色的,安雪又不会做饭大概等着自己做饭给它吃吧?可是整个房间都没有看见安雪,也听不见安雪的回应,它该不会出去了吧?!想到这里原本还有一些疲倦的安青瞬间没有了,并开始担心起来,要是真的是这样就麻烦了!正想出门找安雪,可是一打开家门就看见了一名女子站在自家的门口正想敲门“先知?”

      “是想去找我吗?”先知问道。

      “安雪呢?”安青不想跟她多废话,安青知道她一定知道前因后果的,安雪不会独自出去的,除非有个人特意的把人捉回去,很多人的命运先知都能算到,也知道每个人的身份。

      “你说的是那只小狼人吗?它出去的时候被看见捉走了,它被关在警长的家里。”先知回答道。

      “是不是你把它的身份告诉村民们的?!安雪它没有袭击过你们,也没有伤害过你们!你们凭什么捉它!”安青不明白狼人有好有坏,为什么村民们和赏金猎人都认为所有的狼族都是坏人呢?!安雪没有伤害过别人,也没有给人添过任何的麻烦,它是个好孩子,为什么它们要把安雪关起来?!自从安青把安雪捡回来后,他很努力的把安雪变成普通人更好的融入在村子里面去,可是自己的实验没有一瓶是成功的,也没有人愿意给机会给安雪和安青……“不行!我要把安雪救出来!”

      “冷静点!安青。他们没有我的话,他们不敢对安雪怎么样的。”先知说道。

      “为什么全部的村民不能好好听我说,试着接纳狼族呢?”

      “这是不可能的安青,最近我预言到会有狼族袭击到村庄里面,不是所有的狼族都是好狼!”

      “可是安雪是我养大的!它没有做错过一件事,它也没有伤害过你们,你们凭什么这样对它!它还只是一个孩子!”安青说完就立马跑出家门,去找警长了。

      “安青!你救了它你会后悔的!”先知最后一次警告安青,可是他那时候已经走远听不见了,即使是听见了也会说一句话“我不会后悔的!”

      晚上出门确实很危险,可是不是晚都有狼出没的,既然那个先知都敢出门,那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安青走到警长工作的地方,现在早已经是晚上了不会有人在里面值班的,安青想打开门可是自己并没有钥匙,怎么办呢?“安雪!安雪你能听得见我说话吗?”警长工作的地方其实只是一个牢笼和一张书桌的房间罢了,很小的。

      “哥哥,我在这!”安雪听到安青的声音都快要哭出来了,自己是真的好委屈啊,牢房安静的吓人,“哥哥我好害怕啊。”

      “别怕,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听见安雪的声音时,安青总算把石头放下了。“你知道钥匙在哪里吗?”

      “在村长那里,哥哥我好饿……”

      “明天我给你送吃的好不好?我会保护你的。”安青说道。

      “嗯。”

      第二天早上,安青再去了警长的工作室,早上的时候警长的工作室一般都是开的,而且今天警长居然没在,大概是去帮助有需要的村民了吧?安青带了一堆早餐进去了“安雪。”

      “哥哥!”昨天安雪一直都没有睡觉,睡不习惯,而且还很饿,饿的睡不着觉。

      “安雪没事吧?饿了吧?快吃吧。”安青把早餐递进去,看着安雪现在这个样子,内心不好受啊,它的脚腕上扣着锁,而且脖子上也是,全身脏兮兮的。安雪碰到早餐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实在是太饿了“慢点没人跟你抢。”

      “哥哥,我到底是谁?”安雪吃完就问道。

      “你是我捡回来的好妹妹啊。”安青摸了摸安雪的头“我会救你出来的,那个时候你就不能在到这个村子里面了。”

      “为什么?我是个坏孩子吗?”安雪突然哭了,想到以后都看不见安青了就有些难过了。

      “不,安雪一只都是个好孩子。”安青笑道,帮它擦了擦眼泪“安雪要乖,等到我救你出去的那一天好不好?”安青的语气还是十分的温柔。

      “好。你还会跟安雪一起生活的对吧?”安雪问道。

      “……”安青被它这个问题问倒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它好。他能想到的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向村长求情,跟他讲道理让他放了安雪,可是村民们和狼族这种对立关系是不可能的,只能选择第二计划,第一计划要是能行就不用第二计划,第二计划是把安雪偷偷救走,然后自己拦住他们,也许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它,可是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好它的,谁让它是自己最爱的妹妹呢?想到这里安青笑道:“当然会啦,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嗯。”安雪勉强微笑道。

      安青在离开警长办公室的时候哭了,把安雪养这么大不容易,虽然他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会到来的,可是没有想到回来的那么早,安青早已经把安雪当做家人了,分离的时候总是不舍的,估计那个计划是一定会派上用场的,安青打算研究出一瓶可以变成狼人的药水,如果单单凭现在自己的实力是不可能拦截得住所有人的,唯有用狼人的力量了,能撑多久就多久吧,只要安雪没事就好了……这个诺言可能没办法实现了,我安青,不单只是医者和巫师,还是一个骗子和傻子,但是能保护自己最亲爱的妹妹怎么能算是傻事呢?对吧?

      安青按着计划来进行了……

      “村长……”安青走到村长家门前,敲了敲门。

      “安青啊,难得过来一趟,来来,坐,坐。”村长热情招呼道。

      “不用了,村长。我想跟你谈谈。能不能把关在警长那边的狼人放了?”安青很直白的问道。

      “安青你在开玩笑吗?我可不觉得你说的笑话很好笑。”村长以为安青在开玩笑,你知道吗?村长是听过安青的那件事的,讲道理他经历过死里逃生,对狼族的仇恨值和阴影来说,是最大的一个,怎么说都轮不到安青给狼族求情吧?他突然说这句话确实让村长感到吃惊。

      “我并没有开玩笑,我是跟你说真的。实不相瞒那匹狼是我养的……”安青话都没有说完就被村长打断了。

      “什么?!”村长吃惊道。

      “它是个好孩子,它并没有伤过村民们,也没有伤害过我,为什么你们不能试着接纳它呢?”安青并没有理会村长的吃惊,说道。

      “人与狼之间是不可能相处的!你可别忘了你额头的伤是怎么来的!”

      “我当然知道我的伤是怎么来的,可是你知道在那次的伤害中也是狼救了我?不是所有狼都是坏的,只要我们善待它们,它们也会帮助我们,是,虽然它们给我留下了创伤,可是它们对我也有恩重,可是我辜负了它们的好心,我只能选择把它们的幼崽养大……”

      “安青!即使我同意,其他村民也不会同意的,你还是少费点功夫吧。”

      “村长!你也有孩子的对吧?你应该也会明白我的心情……”说道后面安青的眼神有慢慢的温柔了下来。

      “……安青!”村长听见他这句话也顿了一下,他也是有孩子的,突然之间就被戳中了脆弱的地方,确实很多父母都会为了自己的孩子做很多东西,可是村长的家也是被狼族给毁了,这是他绝对不会放过狼族的一个理由!

      “而且我已经教过它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安雪是个好孩子,它跟其他孩子没有什么不同,不能因为它是狼族反而去伤害无辜的它,这样是不行的,我们应该……”

      “啪!”安青话都还没有说完,一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安青的话,安青脸上出现了一个红手印。“够了!安青!不许你再这样胡闹下去了!你可知道你私下狼族已经是很大罪过了吗?我是不会为了你而赌上一群村民的性命的。先知已经预言到会有狼族袭击村庄了,你教的再好又能怎么样?!月圆之夜照样会癫狂失控,就凭你一个人是没有办法阻止的了的,你知道吗?!”村长刚刚是不受控制的扇了安青一巴掌和向安青吼道。

      “……”

      “对不起,安青……唉,你要明白很多时候有些事也是无可奈何的,你也没办法阻止的了。回家吧,以后不要再说这件事了。”村长冷静下来之后,意识到刚刚自己对安青的无礼,冲动之后声音又软了下来,叫安青回去。他怎么可能不理解安青现在所做的事情呢?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不容易,而且还要教一个狼族做人类的事情就更加不容易了,可是没办法保证安雪不会癫狂不会发疯,为了大众的安全,村长还是决定拒绝安青这个无理的要求。

      安青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的。被村长拒绝之后,安青天天都去找村长,晚上研究药水。每天村长都能见到安青在门口,长期以来村长都会把安青拒绝在门口之外,安青也没有打算进去,只是想让他看看自己的决心到底有多强烈,毕竟他已经猜到了会有这个结果,他也没有打算做以前的旧业了,研制出药水之后就去救安雪,不应该让安雪受到这种苦,安雪它还只是个孩子。“咳咳~”安青早上去找村长,晚上没睡觉的制造药水,这样糟蹋着自己的身体,真的吃不消。“我安青,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和傻子!”安青看着眼前的自己,眼睛下面有很重的黑眼圈,还有凌乱的头发,对着镜子笑道。叹了一口气后,眼泪又流了下来,这究竟是为什么会让自己如此的珍爱它呢?村长说的没错,自己研究了那么久,制造了那么多瓶药水一个有用的都没有,自己可真没用啊,可是每当看见它孤独的背影看着外面的世界时,每次看它手上拿着上一次给它买的布娃娃,玩的很开心的时候,都会很心疼它。明明它跟其他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啊,明明它这个年纪应该享受快乐的时候,为什么自己给不了它,什么也帮不了它,那个布娃娃缝的可真丑啊,安青,它都能好好珍惜那个布娃娃,没有嫌弃也没有怨言,即使是在普通不过的饭菜都会说美味,它真的很乖很听话,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愿意接纳它呢?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给它一个机会呢?自己啊,真是傻到家了,明知道村长已经不可能再答应自己了,自己还要去给安青求情,明知道没有任何的结果还是会拼了命的去做这件事。“咳咳~”现在啊,连自己的身体都快扛不住了,自己果然是个大笨蛋,没有人比自己更笨的了,可是这也是为了救赎我自己啊……安雪带给安青太多东西了,让安青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温暖,安雪只是个孩子,它笑起来很甜很阳光,它散发出的笑容驱散了安青的疲倦感,它很治愈,让安青忘掉了过往的痛苦,这也许就是想去救它的理由吧?

      月圆之夜又到了,第二个月圆之夜安雪在牢笼里面度过的,很安静很安静,没有一丝狼性爆发出来,那一天安青特意在月圆之夜出了门,看来自己的实验成功了,观察了一个晚上狼性都没有爆发出来,真是讽刺人进去了才成功,还没有进去之前连命运也不给机会给安雪。

      月圆之夜,月亮变成了鲜艳的红色,这是这个月的第三个月圆之夜了,安青也成功的研究出了能变成狼人的药水,他今天就打算把安雪救出来,制作药水的过程十分艰难,这瓶药水也不是特别成功,变成狼人的形态只能维持二十分钟,不过为安雪拖延二十分钟也足够让它跑远了。

      先知坐在自己的占卜毯上占卜着村庄的命运,之前占卜出的有狼族袭击村庄变成了村庄的毁灭……命运改变了……先知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塔罗牌,在命运发生的那一天之前都不会改变命运的,可是这次……而且改变的命运更加严重。先知一度以为自己的占卜出现了错误,可是重复占卜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的,“安青……”在那时间里先知想到的只有安青的名字了。

      “安雪,安雪!”安青用钥匙打开了警长的办公室,在这一个月里安青干的坏事可就多了,偷偷拿警长和村长的钥匙去配两把一模一样的出来,自然能打开关住安雪的所有关卡。

      “哥哥!”安青打开牢笼的那一刻,安雪直接去拥抱着他,哭着说道:“呜~你终于来了,呜呜~”

      “别怕,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快点走吧,要在被发现之前逃走。”安青轻轻地拍了拍它的背,立马去解开安雪的铁链。“走吧!”安青拉着安雪的手说道。

      “我们去哪?”安雪问道。

      “只要我们不被发现去哪里都可以。”安青回答道。

      “我是谁?”安雪再一次问道这个问题。

      “你是我最亲爱的妹妹。”安青依然这样回答。

      “不,不对。”安雪停下脚步说道。“我是狼人吧?我是你们最讨厌的狼人吧?每个来这里的村民每个人都来扔我,都来泼我脏水,每个人都说我该死。可是我做错了?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干,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那么讨厌我,呜呜~我、我也很想出去玩啊,我也很想你们都喜欢我,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干,你们就来讨厌我,呜呜~”安雪委屈巴巴的就哭了出来。

      “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我从来没有不觉得你是个坏孩子。你是我最自以为豪的妹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他们无法容纳你,就去能够容纳你的地方,哥哥会一直陪着你的。”安青用温柔的声音说道,摸了摸它的头,牵着它的手出了门,仿佛回到了当初安雪学走路的那段时间,以前同样鼓励它安慰它,用温柔的声音呵护着它,转眼之间安雪也都那么大了,牵着它的手还是能那种儿童的柔嫩和童真……

      跑出了村庄的外面就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了,毕竟一片昏黑,什么也看不清。安青只好拿着一个火把带着安雪一步步走向前去,突然不知道哪里射出来一把箭,射中了安青的肩膀“啊!”

      “哥哥?!”安雪看见安青捂着流着血的肩膀,有些心疼。

      “快跑!”安青喊道,他知道村民们来了,要是安雪被捉回去必死的,可是他们怎么敢在月圆之夜出来呢?怕不是先知告诉村长他们可以出来的。

      “那……哥哥你……”安雪吓到说话都不直接了。

      “没事。我等一下跟上你,我一会一直陪着你的。”安青冒着冷汗笑道。

      “可是……哥哥。”安雪还是很担心。

      “安雪听话!”安青对它吼道,安雪知道安青生气了,它不希望自己最喜欢的哥哥生气,只好转头就跑了,希望他不要生自己的气……“这才听话嘛……”安青笑道,把弓箭拔了,把带在腰间的药水拿出来一口喝下去。只是觉得自己的心脏隐隐作痛,冷汗一直都在冒出来,瞬间眼睛变得通红了起来“嗷呜~”很大声的狼叫让村民们提高了警惕。

      “大家小心一点。”村长在前头说道。

      “嗷呜~”在草丛中串出了一匹黑狼,直接袭击了走在前头的村长,村民们被这个突然的场面搞到措手不及。“快救村长!”不知道在人群中谁喊了这一句话,全部村民把武器都挥向了那匹黑狼,黑狼立马反应过来,咬住其中一个村民的三角叉,用力扯住,串到了那个村民的身上压倒那个村民,那把三角叉被那匹黑狼扔到了地上,死咬着那个村民的手臂。

      “去死吧!”一个人的三角叉刺中了黑狼的尾巴,黑狼感到疼痛了,松开了那个人的手臂,一个人的捉捕器控制住了狼的脖子上,把他按倒在地上,让黑狼在地上无法动弹,他们看见黑狼无法动弹就用三角叉刺它的四肢和腹部,“嗷呜!”又是一声大叫,黑狼拼命的挣扎着,试图把那个捉捕器弄开,可是没有任何用癫狂了十几分钟,就安静下来了,它闭上了眼睛,变回来原来的样子。

      “安青!”村民看见黑狼变回原来的样子都感到非常的惊讶。

      “安青居然是狼人?!”

      “居然能瞒骗了我们这么多年……”

      “安青不像是坏人啊,可是为什么……”

      村民们议论纷纷,可是还没有等到村民们反应过来,“嗷呜~”又有狼族跑过来了,这次还不止一只,而是一群!是村民们无法抵御的了的数量。村民们分分落荒而逃,可是他们哪有狼跑的那么快,捕猎开始了……

      “哥哥!哥哥!”安雪也跑了下来,它听到狼叫声不知道为何感到不安,很早就想回来了,可是它知道没有安青的命令是不能回来的,它想想还是继续走吧,可是第二声狼叫声之后,丛林中又此起彼伏的出现了狼叫声,这让原本也是狼族的安雪产出了共鸣,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它的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它恨不得赶紧回去看看自己的哥哥。可是回到他的身边的时候,只是看见他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哥哥!你醒醒啊!”安雪摇着安青的身体,他还是没有动静。“不许你装死!我不许你装死!这样一点都不好玩!”安雪哭着喊道,眼泪掉在了安青的脸上,“哥哥!哥哥!快起来啊,你答应过我的,要陪我的,你说过你会跟上来的,你骗我!你骗我!”可是安青还是没有反应……“好过分……你真的好过分,你明明答应过我的,骗子……呜呜~哥哥!”

      ……

      “呜哇~”一个男小孩在森林里迷失了道路,哭泣的看着眼前的路。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满脸都是灰尘看起来只要五六岁的样子。

      “你怎么了?”小男孩睁开湿润的眼睛,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子手上拿着花篮,花篮上面还有许多的花,帮小男孩擦眼泪问道。

      “我、我迷路了。”小孩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女子愣了一下问道,她感觉这个男孩似曾相识,但却不认识。

      “我……没有名字。”小孩回答道。

      “我以后就叫你安青怎么样?”那个女子问道。

      “安青?嗯,好听。姐姐你呢?”

      “安雪。”安雪回答道。“那好,安青你愿意跟姐姐回家吗?”

      “真的可以吗?真的太谢谢姐姐你了。”那个小孩笑道,走着走着那个小孩拉了拉安雪的衣服问道:“为什么你要给我取名这个啊!姐姐。”小孩问道。

      “因为你长得很像我的哥哥……”

      这次就有我,保护你吧……
      狼人

      冬雪大大啊啊啊啊啊啊!!!!发出土拨鼠的尖叫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