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墨玄夏仪篱落
    灵异恐怖版主
    个人签名:来者...皆为客,须待之以礼。
    关注10 粉丝17 喜欢871内容66
    河北·邢台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4

    千年永恒 第叁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风无乾坤落地后便向前走着,紧握着剑柄的手已经渗出了汗水,暖热了原本冰凉的剑柄,脚步保持着一个不快不慢的节奏,充满警惕的眼睛不动声色看着周围,时不时吞下一口口水。

      当他走到一处时,忽然感觉周围一阵灵力和精神力的波动,愣了愣,再次反应过来时,已发现自己已经触碰到了一个警戒类阵法...

      但她因此却忽然心头一松,把那口憋着的气如释重负的突出,站立在原地,腰微弯着低下头朝前拱了拱手...

      “晚辈风无岚拜见白泽前...”

      “何事?”一声不含感情的声音自身前响起。

      风无乾坤抬着头,怔怔的看着白泽。

      “....”什么时候...

      风无乾坤很快反应过来,心中对白泽语气中倨傲的态度虽有些不满,但也不好明说,而是继续保持一种客气但谈不上尊敬的态度,低下头保持着先前的姿势说道。

      “前辈,晚辈先前打伤一讹兽妖邪,但被此妖用计所逃,晚辈循其气息最后追到此处,若是前辈....”

      “讹兽吗?并没有注意到...”白泽摇了摇头,然后...盯着风无乾坤,一股无形的威压散发而出。

      “额...或许是前辈一时疏忽,将此妖邪漏过,晚辈请求进入前辈的药园去...”

      “够了!一只妖邪如果潜入我的药园我怎能不发现,难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个废物吗?”

      风无乾坤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但仍旧保持着原本的语气道。

      “晚辈并无此意,只是那妖邪所用符隶可能为遗迹之物,十分诡异,可能因此骗过前辈,所以晚辈请求进入前辈的药园...”

      “够了!”白泽怒喝一声打断了风无乾坤的话,“我的药园岂是你能所入,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白泽你....”风无乾坤直起身子,怒视着白泽,那语气不再客气,反而是一股杀气。

      “我不赶你,你自己走吧!”白泽闭着眼,厌烦的挥了挥袖子,随后转身走去。

      风无乾坤瞪着白泽的背影,紧握的拳头发出“咔咔”的声音,随后风无乾坤忽然无声冷笑了一下,随后伴随着一声剑出鞘声,那充满冷意的眸子中闪出一线更寒冷的剑光,随后那点寒芒离白泽的后心愈来愈近.....

      .......

      此时的帝都——有熊,一个脸上带着纯白色面具的家伙正漫无目但是十分悠闲的在繁华的青石街道上走着,身上穿着的衣服乃是三千多年以前的款式,因此惹得不少人回头和指指点点。

      “....”这里就已经是进入帝都深处了吧!挺繁华的嘛...

      “快点,再不快点就赶不上,人满了!”街边两个飞奔的人或许引起了面具人的注意,随后一个闪身挡在了那两人的面前。

      “你们两个要去干什么?那么着急?”

      那两人见有人忽然挡住他们,心中虽然恼火,但观其速度定然是比一位自己强上很多的前辈,因此都消了消心中的火气,客气道。

      “今日乃是名妓余姑娘表演之日,每次余姑娘奏曲之时便人满为患,我们二人须快些走,所以前辈...”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快点过去吧,别晚了。”那面具人向一旁迈了一步,让开道,那两人见状先是奇怪的看着那面具人,随后便是带着疑惑的走了过去,不过他们很快把前辈主动让路的疑惑抛在脑后,重新飞奔起来。

      面具人站在原地,微微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名妓奏曲啊...没意思...

      差不多半柱香后,惊鸿楼门口,一个面具人对着迎客的老鸨说道。

      “那看那今日余姑娘奏曲需要付多少?”

      “这位客人,只需要一颗紫色灵元就行~”老鸨一脸笑意的看着面前的面具人,她知道像这种打扮奇怪的人八成就是大户了,所以她必须打出二百分的精神。

      “什么灵元?”面具人愣了愣,然后看到了那老鸨茫然的表情随后咳了咳,说道。

      “本.座今日出来的急,没带灵元...所以...”戴着面具的魃正要忽悠那老鸨,但那老鸨却又笑了起来,搓着手,谄媚的说道。

      “这位前辈,我们这里实力高强者是不必付灵元的,所以前辈请你进去吧。”

      “啊?”魃愣了愣,然后点头说到。

      “好,行,那我进了。”

      见那位面具人走进阁中,身影淹没在人群后,那老鸨才悻悻的吐了口气,擦了擦冷汗。

      “....”吓死我了,刚刚那位大人怎么忽然对我说话了..

      ......

      就在那寒芒将刺入白泽的后心中时,白泽身子忽然一转,上身向后倾了倾,脚下以一种诡异的步法躲过了几乎是擦身而过的剑锋。

      风无乾坤神情不变,手腕一转手中软剑带着啸声向白泽劈去,白泽淡然如故,脚后撤支撑住身子,上身直起一些,见那软剑就向自己的脑袋劈下,白泽朝那软件抬起手作屈指状,手指上附上一层薄薄的白色灵气膜,随后轻轻一弹,伴随着“铛”的一声与声音中心的巨大波动,软剑被弹开,风无乾坤简直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但又是身体一转,手中软剑借势在周围划作一个美丽而冰寒的弧形,最后提向原本上身还有些倾斜的白泽的颈部。

      白泽见状立刻直起转过身,脚下步法变动两只手被在身后,风无乾坤又是手腕一转划向白泽的脖颈,但白泽稍稍一动,剑锋自白泽的喉结处擦过,没有丝毫的伤到他。

      两人交手之间,白泽腰间的风铃清脆的鸣着,愈来愈急促。

      僵持许久,以速度见长的风无乾坤也有些许急躁,忽然她见白泽脚下步法与身体有一瞬间的不协调,双眼立刻捕捉到一个破绽,随后软剑带着一声剑鸣,刺进了白泽的胸口...

      白泽难以置信的看着得意的风无乾坤,随后化作白雾随风散去。

      “糟糕!”风无乾坤见状已来不及多想,脚下一蹬向后飞去,却在半空中碰壁,落地稳了稳平衡,随后看向周围,发现自己已经被犹如囚笼般的灵气罩所囚住。

      “你的实力很可以,尤其是速度哪怕是比你高一个小境界的人都会被你压着打,但你太过心浮气躁和不自量力,忘了我们两人之间差了差不多一个大境界。”

      白泽双手负在身后,看着灵气罩内的风无乾坤微微昂起头,淡然道,宛如在教训小辈。

      风无乾坤死死盯着白泽,冷笑一声,身形一闪,退到灵气罩中心处,脸上的神色并未显露出半分慌张。

      “谢谢白泽前辈对晚辈的肯定...不过...”风无乾坤“客气”地对白泽说到,随后右手执剑在空中轻轻一划。

      “你这乌龟壳可奈何不了我...”

      霎时间,灵气罩内狂风骤然而起,罡风打在灵气罩发出急促密集的叮叮当当声,薄薄的灵气罩也在这密集的攻击之中忽明忽暗不断变幻。

      白泽向后退了几步,看着已经那灵气罩,风无乾坤的身影已经被旋风旋风带起的尘土遮住,心中开始思考。

      “....”看来我要把自己的灵气罩变成方形了...圆形就这么像乌龟壳的吗?

      想到此处白泽抬起手,周围灵气波动加剧,一道道细长的白色灵气开始在灵气罩的周围汇聚凝形。

      碎裂声自夹杂在狂风中传入风无乾坤的耳中,原本就被罡风吹得极其不稳定的灵气罩逐渐出现一道道裂缝,最后伴随着狂风涌动泄出,灵气罩彻底破碎。

      狂风停止,但也微微吹拂起了白泽的衣袂和长发。

      风无乾坤见灵气罩已破,正要向前冲刺,却忽然感觉一阵压迫之感,僵硬的脖子转了转,才发现周围的空中已经几乎布满白色灵剑,仿佛若是她有半丝异动,那无数的白色灵剑便会将她刺得千疮百孔。

      风无乾坤僵在原地,吞了吞口水,紧张地看着对面负手闭眸着的白泽。

      “把它给我,我饶你一命。”白泽睁开眼,伸出一只手说道。

      “什么?”风无乾坤愣了愣,随后反应了过来,把剑插回腰间的剑鞘,随后在大袖中掏了掏,拿出一支三棱匕首,抛向白泽。

      白泽接住匕首,看着手中的匕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后把匕首放回袖子中,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点点头,对风无乾坤说道。

      “本尊这次饶你不敬之罪,你走吧...”

      “...晚辈风无岚告辞...”风无乾坤拱了拱手,脚下现出一朵祥云,随后化作一条流光飞向天边,消失在天际...

      白泽转身,在向前迈步的同时化作白雾散去...

      .....

      帝都有熊惊鸿阁,魃随便坐在了一个座位上,无比淡然的眼睛瞥了瞥桌上的糕点小吃,然后收回了视线...

      “....”啊啊啊啊啊!带着面具没办法吃东西啊啊啊!

      虽然魃是僵尸,但是吃吃东西尝尝味道还是可以的,不过为了不暴露自己僵尸的身份,只能戴着面具,美食就在眼前,却仿佛咫尺天涯,真的是膈应人...尸。

      魃正襟危坐着,忽然原本还有些交头接耳的人们立刻安静下来,魃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台上。

      一面纱掩面的婀娜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台上,如羊脂般的玉指搭在在一雕花玉琴的琴弦上。

      面纱那若隐若现的感觉衬的这女子带上几分神秘,但毫无疑问这女子定然是秀色可餐,倾国倾城之颜。

      周围男人的眼睛直直盯着女子,淡淡的面纱之下的朱唇嘴角扬起一个美丽的弧度,随后玉指轻动,悦耳的琴音响起,周围之人陶醉其中。

      当然,陶醉者不包括某尸...

      “....”有什么好听的吗?这么沉醉至于吗?这群家伙是馋身子吧?

      对于陶醉者,这美妙的琴音短暂犹如一瞬,不过打断他们浮想联翩的则是老鸨的声音。

      “各位公子...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次余姑娘决定将会在各位公子中间随机选一位过夜...”

      闻言,人群静了静,随后爆发出剧烈的讨论声。

      “这次余姑娘居然会挑一人过夜?这是史无前例之事啊!”

      “你说,这过夜能干什么呢...”

      “你这家伙别想多,可别余姑娘是一个修采阳补阴,到时候你万一被挑中,第二天你就成人干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洒家若被选中这也值了!”

      “各位公子静一静!余姑娘要挑人了!”老鸨见状立刻喊到,眼睛不经意间瞥了瞥余姑娘,吐了口气,然后继续换上笑容。

      人群也在此时立刻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屏息凝神,当然,又除了某尸。

      她的心思全在思考如何在黄帝那里混口饭...混口血喝。

      忽然她觉得身体一阵不舒服,向四周望去才发现无数的目光都汇聚了她身上,再向上看去发现那余姑娘指着的正是自己。

      魃一脸懵地环顾了下四周,随后看着余姑娘,自己指着自己,疑惑的说道。

      “我?”

      “.....”我僵尸问号???,怎么这种事情这么巧会轮到我?

      “好了好了,请各位,除了这位戴面具的公子,请各位快些离开吧....”老鸨收起笑容,对在座的所有人说道。

      众人心中虽有不服气,但也不敢闹事,据说上次有一个纨绔子弟在这里捣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虽然没有公布那纨绔的下场,但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没有人想下去跟他谈谈人生。

      很快人就走完了,魃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正胡思乱想着,在抬头时发现那余姑娘已莲步轻移,走到自己身边。

      “公子...请吧..”言语之间含着无限的魅惑,威力犹如靡靡之音。

      “我跟你讲一件事...你可能对我的性别有点误会!”魃向后撤了一步,不停的摆着手。

      余姑娘见状也向前一步,在魃耳边吐了口热气,低语道。

      “奴家知道啊~但奴家就是喜欢你呢~”

      “喜...喜欢我?”魃心态都快爆炸了,自己要是是个男的还好,可自己...造孽啊!造孽啊!

      “对啊~毕竟...”余姑娘极其妩媚的说道。“毕竟...杀了你这只恶心的僵尸带来的成就感令我极其喜爱呢~”

      魃闻言脑中仿佛闪过一道闪电,然而已经来不及再想,便右手握拳,朝余姑娘的腹部砸去...

      LV.12
      任务达人
      坐等更新
    • 墨玄夏仪篱落谢谢支持!
      拉黑 8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