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五月寒冬雪
    个人签名:自嗨型写手
    关注4 粉丝19 喜欢4内容11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4

    飞鸟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在英国伦敦有一位很出名的魔术师,听看过他魔术表演的人都说,他的魔术表演都是在其它魔术师那里想看都看不到的,听说只有这个特别的魔术师才可以随时随地的从手上变出黑的鸟,而且那些鸟很有灵性会帮助他表演呢!真是神奇的魔术师。

      “瑟维先生!请你收我为徒。您的魔术表演太棒了,尤其是你可以随时随地变出黑色的鸟的魔术。”瑟维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个人对自己说这句话了,而瑟维都是叹了一口气之后将他们拒绝了。不是因为他不想收徒而是其它人不可能做到的,他的伤口不会结疤只会化作黑色的鸟飞出,他把这个症状叫飞鸟症……

      “喂!老神棍,想什么呢?!”克利切看着他盯着手上的绷带看了很久很久,这倒是让克利切产生了一些对他的伤口的好奇心。

      “嗯?克利切我没事只是在想东西入了迷而已。事情我已经帮你干好了,下一次要我帮忙的话,跟我说就好了。”

      “……”

      瑟维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从来没有得过飞鸟症,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安的心情好比自己的了不愈之症等待自己的死期一般,不过这对表演魔术的他来说也许算是一件好事……

      那天的雨夜对于克利切和瑟维来说都是悲剧的开端……

      “克利切!快走!别管我。”

      “你说什么呢!瑟维。”

      “快走!”

      鲜血随着羽毛的飞舞,被大雨淋湿融化花落在街头的下水道里面去,那天的大雨,那位魔术师死了。飞舞的羽毛,被掉落的雨一次又一次的打下来,似乎寓意着这位魔术师的结局,一只羽毛飘落在地上,溅起了一圈小小的涟漪……

      “魔术”终于要结束了吗……?

      并没有……

      “这大魔术怎么就走了呢……”

      “听说是因为一个小偷……”

      “真可惜啊……”

      克利切此时此刻靠在了瑟维墓前不远方向的树下,这些话他都听见了,真是刺耳,克利切真的不明白自己才是偷东西的罪魁祸首,为何付出代价的是他?而不是自己?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谁都没有没有看见树下的克利切流着泪看着那群人,自己好意思过去吗?不……

      “咕咕~”克利切听到了鸟叫声,看见了从天上飘落的羽毛,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天他离开的时候天空当时也是飘落着羽毛,只是他不明白羽毛从何而来,这次飘落的羽毛与之前的不同,这次是白色的而那天的羽毛是黑色的而已……一只白色的鸟飞在了他的手上,好洁白的鸟。“哪里来的臭鸟……啧……总觉得你掉毛很严重啊……”

      “咕咕!”这只白色的鸟似乎生气了,但是很快那个尖嘴的家伙把鸟放了,克利切只是有心挑逗一下它而已并不是真的,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少了瑟维跟自己顶嘴的,似乎少了什么失落的心愈发的强烈,克利切也说不清瑟维在自己的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也许是一个很重要的地位吧?

      克利切看见人都走了,他自己走到墓前,嘴里含有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那只鸟叼起路边的一朵野花飞到了墓碑的上头,松嘴让花掉落在墓上。

      “真是一只有灵性的鸟……”这句话也许他在自嘲,明明是自己的错让他承担了后果,自己却还不如一只鸟懂得赔礼,自己现在能给他什么?一句“对不起”?他已经不在了,说给谁听?自己?还是这只鸟?克利切不会忘记当天他们两个约好的约定,可是他不会再来的了,他站起身,面向着夕阳回家了,自己不配留在这里,除了风言风语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谁知道那只鸟也跟着他回去了,飞到克利切的家里,这可让克利切气的半死。乱飞就算了,现在它飞进自己的房间里面还不知道去了哪里。

      “咕咕~”克利切听见了那只鸟的叫声,他打开他放着酒的柜子,果然看见了那只臭鸟,它还在琢克利切醒酒药的瓶子。

      “你个臭鸟,能不能不要到处乱飞了?!这么难找……要不是你老是跟着我我才不会让你进我的房间呢!”如果是平时克利切早就会把鸟赶走但他不知道怎么了,对着这只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觉得那只鸟就是瑟维,那个他怨了无数遍都不会真心讨厌的瑟维,呵,怎么可能呢?他已经离开了,这只鸟又怎么可能是他呢?“嗯?”克利切看见那只鸟似乎对这他的拿瓶解酒药很感兴趣“啊,是拿瓶解酒药。切,那个男人总是说要我喝完酒后记得喝这个……真是的……明明他一个上流社会的人还好意思教训我,老子喝的酒不知道比他好多多少!”克利切沉默了一时,坐在了地上,那只鸟也飞在了地上“臭鸟,我跟你讲……那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克利切把头埋在了膝盖上,不知道他是在哭还是是在沉默。

      “咕咕~”旁边的鸟发出的声音似乎再安慰着克利切,它没有说什么安慰克利切的话语,他的意思是“其实我就在你的身边呀……”这只鸟是瑟维没错,看来他明白了自己的死亡不会直接死亡而是变为一只鸟,他也明白了得了飞鸟症的人变成鸟只有三十天的时间,如果三十天没有让自己喜欢的人认出自己,那么就不会复活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上,这听起来很玄幻,但这是真的。白鸟通灵性,它可以看见一些“特殊的颜色”。这种颜色跟别人的心情有关,看的出眼神从“坏”到“好”是蓝色—黄色—红色,颜色条出现的最多数量是三条。不过事实证明这种能力的存在并没有什么用,因为情绪什么的,明明一下就能看出来了……

      “啧,花店里的花怎么可以那么贵……到时候见到艾玛小姐,克利切没有东西拿的出手啊……”克利切手上拿着他从路边摘的野花用废报纸包好。他听说艾玛今天回来给孤儿院的孩子们东西,所以想准备一些花给艾玛,他知道艾玛最喜欢的就是漂亮的花,可是花店里面的花根本就让他支付不起。

      “笃笃~”一阵敲门声让克利切把手上的花放好在桌面上。

      “克利切先生,我们来给孤儿院的孩子们送东西了。”

      “啊,好!麻,麻烦等一下!”克利切在艾玛面前有些口吃是很正常的事情。很快他就开了门,看见艾玛和艾米丽站在门口。

      “早上好,先生。”

      “早好。”

      “啊……早,早上好!”克利切挡在了他从路边摘的野花,他可不想被艾玛看见,真不知道艾玛看见了会说什么?大概是失望吧?

      “喏,这些是给那些受伤或生病的孩子们的药。”艾米丽递了药给克利切。

      “谢,谢谢……”

      “咦?克利切先生!你身后的玫瑰花吗?真漂亮呢!”艾玛探头看到了克利切桌面上的花。

      “啊?”克利切回头看了一下他桌面上的花,真的是玫瑰花。

      “啊,这些花看起来不错呢!希望我也能种出这么好的花呢!”艾玛说道。

      “……艾、艾玛小姐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把、把这些花拿走的……”

      “真的吗?太谢谢您了!”艾玛接过花,笑着“那克利切先生我们先走了!”说完艾玛和艾米丽转身离开了。

      “好、好的!再见!”克利切看着他们两个人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看来没有留下坏印象……而真正的问题是,那捧玫瑰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估计跟那只臭鸟有关,但最好不是。艾玛小姐她们刚从门口离开,我还是翻窗去找好了……”克利切去找瑟维了,可是他不知道它现在会在哪里?不过玫瑰花最多的地方就是杰克的花园了“可别出现在这里啊。”克利切偷偷摸摸的走进杰克的花园,刚想开闸门进入玫瑰丛里面,可是背后就传来了杰克的声音。

      “哪里来的小偷。”克利切转头看见杰克坐在椅子上手里还喝着一杯茶“当自己是'采花大盗'吗?连我野生的玫瑰花都不放过。”

      “额,其实克利切想找一只鸟……”

      “难得不是来捣乱的,去吧。”

      “你确定你不会等我进去然后在打shi我?”

      “又不是在游戏里你怕什么……再说了我可没有你那个闲情。记得别踩坏我的花。”

      克利切进去了,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看见瑟维的身影“还是找不……!!”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只鸟倒在了地上,还流这血都是被荆棘刺到受伤的,嘴里还叼着一朵玫瑰花……“真的……找到你了。”克利切捂着嘴哭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受伤让他想起了瑟维,他赶紧捧着瑟维离开了杰克的花园……

      第21天。

      克利切总感觉这只鸟神乎其神,在克利切的眼中,这只鸟帮了克利切很多忙,聪明的很,是个神鸟,撩妹神器,而且养它不花很多钱……

      “明明是你连撩妹都不会。”瑟维无语的看着他,克利切的评价让自己无语,做到这个份上了他还是认不出自己吗?

      克利切凑近瑟维说道:“唉,你说,待会艾玛小姐会不会来啊?”

      “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是真的神鸟!”奈何瑟维有多想告诉克利切自己就是瑟维,可是自己只会发出“咕咕”的声音。

      “笃笃~”一阵敲门声响起“克利切先生,我是艾玛,能出来一下吗?我们有事通知你。”

      “神了!”克利切竖起大拇指看着瑟维。

      “……你随意吧。”瑟维已经对克利切无语到极点,这么巧的事情为什么偏偏是自己遇上了,那以后岂不是更加多这种问题说自己?

      “我去开门。”克利切突然转过头来对瑟维说道:“话说你真的那么神奇的话,请让我再见见瑟维吧,我还留着醒酒药打算和他瓶酒力呢!”

      “……”瑟维沉默了,看着他房间的醒酒药叹了一气,“等你认出我之后再说吧。”

      “克利切先生,九天后有一场派对,我们来给你送邀请函。”

      “邀请函。”艾米丽拿出了邀请函给克利切。

      “WC!艾玛小姐邀请克利切去派对!臭鸟你说我要不要去?!”克利切脸上发烫而且紧张的哆嗦起来,克利切用很小声的声音问在他肩上的瑟维“这样,你叫一声我就去,叫两声我就考虑一下再去!”

      “你解释有什么区别?另外你的心情已经满格了啊喂!这还用问我吗?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瑟维虽然就这样想着,可是九天后也是自己刚刚好要离开的时间……“如果他去派对的话,应该不会注意到一只鸟的消失吧。”

      “咕。”

      “……等待那天再说吧,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的。那天估计有事。”这是让瑟维都没有想到的答案,这算是拒绝了吗?现在是轮到瑟维有些紧张了。

      第30天。

      “最后一天了啊。”瑟维在空中飞来飞去,好无聊呀!“啊,克利切。”瑟维看见克利切走出了门“他又要去偷东西了吗?不对,今天好像有派对……估计还是去了……这么早出门,看样子对派对还是挺看重的。那,我还是回去吧。”瑟维展开双翼飞回克利切的家里。

      瑟维·勒·罗伊是一位魔术师,他恐怕是一个傻子。他花了二十多天帮助克利切那小子争取了一些艾玛小姐的好感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知道他喜欢克利切笑起来的样子,可是从来都不会对自己而是对着艾玛,跟着艾玛的时候克利切的心情值就是最满的时候了吧?真是看不爽啊,明明最喜欢的人是他……

      “这次的派对,艾玛也回去吧?那他的心里肯定激动坏了吧……毕竟是第一次‘被邀请’去派对。”瑟维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也有喜欢的人啊,“砰!”瑟维想拿一杯酒来喝,可是酒从他的手上掉落下来,碎了。“啊……我忘了,现在我只不过是一只鸟罢了……”碎掉的不只是酒,还有瑟维的心,大概复活是不可能的了……

      晚上……

      “居然还没有回来。”瑟维坐在窗前看着月亮,现在都快十二点了,他还是没有回家“估计已经在派对上玩嗨了吧……看样子现在应该还在喝酒。……好无聊……死前飞一会做个纪念得了。”瑟维跳下楼,想用翅膀飞起来,可是突然翅膀慢慢的消失了“慢着,我的翅膀!!!”瑟维一回头就看见翅膀已经完全消失,他坠楼了“砰!”还好只是二楼……

      这算什么?奖励还是惩罚?回复了人形,但他的时间还在倒计时,瑟维想着其实也还好,可以在死之前喝几杯。

      “再给克利切续杯!嗝。”瑟维挤进了酒吧听见了克利切的声音,他怎么回到这里来?他不应该在派对上的吗?瑟维推开门看见克利切在酒吧的柜台那边喝着酒。

      “服务员,续杯!”

      “好。”

      他们很显然没有看见瑟维,那这种维持人形有什么用?除了吓人一无是处……

      “喂!克利切也要加酒。”

      “付不了酒钱的话你就等着吧!”

      瑟维靠近了克利切旁边的客人,当“鬼”吓走了他们,看来还算有用。克利切感觉旁边有些寒意,转过头一看睁大了眼睛,突然清醒了“慢着,我好像看到了……”克利切慢慢的凑近瑟维。

      “看到我了?居然……”

      “靠!才十一点……”

      “我在想什么呢!完全不可能的好吗?”瑟维摆出了一副人生不值的表情。

      “你刚刚原来只是在看时间吗……搞得像看见了鬼似的。”

      “看我不爽就直说。”

      瑟维看了看克利切现在的状态“……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喂,你怎么没去派对?”

      “邀请函丢了。”

      “……真有意思,这派对你应该很在意的,居然连邀请函都丢了。”

      克利切看了一下旁边,又重新拿起酒杯喝了“不关你的事。”

      “那,你来酒吧干什么?”

      “……我答应了要跟某人拼酒力的。”

      “他来了吗?”

      “……他不会来了。”

      “这个傻瓜……居然记到现在……没有时间了。”瑟维叹了一口气,始终还是放不下他。瑟维走进把自己出门前带的醒酒药放在了克利切的面前。

      “……我家的醒酒药怎么跑来这里了……是克利切出现幻觉了吗?”

      他居然还是没有发现自己,我要走了……瑟维的翅膀重新长出来了,瑟维试着飞起来,颠簸着飞着感觉全身都僵硬了,有些动不了,身体也在慢慢的消失……

      “等等!臭鸟?喂!回一下头看看我!”瑟维很艰难的转过头“喂,臭鸟!是你吗……瑟维……”僵硬的感觉没有了,翅膀随着瑟维的一滴眼泪的落下消散了,而克利切早已满脸泪光看着他,伸手抚摸一下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瑟维微微嘴一笑,抚摸着他的脸说道:“还哭。”

      “瑟维……”

      “干嘛?”

      “帮我……付酒钱……”

      “啧!”

      回到家后……

      “话说……你是怎么认出我的?”瑟维问道。

      “我早就看见你了。”

      “看见?”

      “……可能是因为,死掉的东西能互相看见吧?”

      “你死了? ”

      “狗屁!别诅咒克利切, 因为克利切的左眼是死的呀!”

      “……那,你喜欢我吗?”

      “肯定不喜欢啊!”

      瑟维听这句话也算是早就料到的,这和口是心非的家伙。

      “不要骗我克利切。”

      “哈?”被瑟维亲了一口“……切!克利切才不会呢!”明明嘴上这么说,但克利切的脸上的红晕早已经出卖了自己。

      好!!!
      回复
      Lv.5
      这么多字!!好好看!!!qwq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