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辞南呀
    个人签名:新手上路,请多关照,文笔不好,勿喷
    关注0 粉丝1 喜欢11内容8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4

    第二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白念辞带着沈沐南到了一个院子,院子门上也有着一块跟大门一样的牌匾。
        “从今日起,你就在这里住下,我就住旁边不远处的院子里,有事可以来找我。”白念辞说完,转身唤来一个奴婢,“这是春梅,以后负责照顾你。”
        “恩……”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有事的话,就明天早上来找我,恩?”眼看天色慢慢变黑,白念辞心中烦躁更甚,啧,看来这边要快点解决了。
        “恭送大人。”沈沐南拱手行礼,他能感觉的出来白念辞有些急躁的情绪,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
        白念辞回到院子,院子里已经有身着黑衣的守卫守着了,见到她进门,纷纷拱手行礼。
        走进屋内,白佳立马开始收拾屋内的东西,但稍微心细一点可以发现,她收拾的都是一些对人体会带来伤害的东西。
        白佳感受着大人不由自主释放出来的威压,吞了口口水,虽然大人只有在中秋这一天才犯病,但是还是很可怕啊,总是会担心她突然过来掐住自己的脖子,这工作,可是有生命危险的啊。
        但是……白佳回头看了白念辞一眼,白念辞正靠在她身后的墙上,闭着眼睛,眉头微皱,浑身都散发着不耐和压抑不住的戾气,但尽管这样,她还是觉得大人真帅!!!
        白佳关上门,从房中退回到院子中,站在最靠近门的守卫旁边。
        天已经黑透,街上的喧嚣声传入府中,因着中秋,街上的人很多,小贩的吆喝声,女人的娇笑声,男人的话语声,使街道十分热闹。
        府中却一片冷清,若不是因为还有着几盏灯,估计都认为这是所空宅了。
        奴才奴婢都在下人房中,府中没有什么人行走,除了……初来乍到的沈沐南,和春梅。
        “公子,我们还是回房吧……”春梅提着盏灯笼,走在沈沐南旁边。
        “为何?”沈沐南向着四周看了看,没有什么人,“还有,今日可是中秋,为何府中连个人影都没有?”
        “公子是第一天来,所以不知道,要不,我们先回房,我再讲给公子听,如何?”
        沈沐南想了想,反正这府中也没有什么值得观赏的地方,还不如回房打听一下这府中的事情,于是点了点头,跟着春梅回房了。
        而此时的东院,也就是白念辞居住的院子,断断续续地传出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
        守在最外层的守卫中的两个人聊起天来。
        “师父,为何我们今日要在这里守着?”一名年纪较轻的人问道。
        “你是第一次来守,不知道。”另一位较为年长的人则回答,“大人得了一种怪病,每到中秋之夜,就会发病,残忍嗜血,六亲不认,而我们,则要守住这里,不让大人出去祸害百姓……”
        话音刚落,房门就震了一下,一声巨响传出,众守卫拔出剑,直指房门。
        北院。
        “所以,大人吩咐府中所有做事的人在今晚都不能出来行走,这也保证了府中人的安全。”
        “那你可知大人为何得这怪病?”沈沐南抿了口茶,问道。
        “据说,是因为大人有通晓天意的能力,但拥有这种能力自然也就会有代价,这病,就是代价。”春梅一本正经的说。
        沈沐南点了点头,但其实心里是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一般这种说法都是民间传说,可信度不高,再说,他根本不相信白念辞这个圣女真的有知晓天意的能力,天底下这么多打着算命旗号的骗子,她只是更胜一筹罢了。
        第二日。
        “沈公子,起了吗?”
        沈沐南睁开眼,“嗯,起了。”
        “公子需要奴婢进来伺候吗?”
        “不用了,我自己来。”沈沐南慢慢起身,他的衣服有些凌乱,长长的头发披散身后,有几缕头发顺着肩膀滑到胸前。
        他拿过放在一旁的早就准备好的衣衫,衣衫也是纯白色的,同白念辞衣衫的款式差不多,只不过要比白念辞的更简单,白念辞的衣服上还有些花纹,而他这件,没有。
        但不知是什么料子,摸起来很舒服。
        穿好衣服,沈沐南唤春梅进来服侍自己洗漱。
        沈沐南收拾齐整,走到白念辞院中,她昨日说了,要自己今日去她院中找她的。
        走进北院,白念辞已经起了,正坐在房中用早膳。
        “大人,桂花糕是甜食,早上不能吃。”白佳正端着一盘桂花糕,语重心长的对白念辞说。
        “白佳你最好了,把桂花糕还给我吧!”谢颜辞正极不情愿地喝着粥,扁着嘴说。
        白佳看着大人这平时不显露出来的样子,又一次心软了。大人这个样子,真是可爱啊!!!
        沈沐南推开门,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他一进门,白念辞就反应过来,立马坐直身子,理了理有些杂乱的衣服,一副正经模样。
        白佳看自家大人这变脸的速度,不禁哑然失笑,“大人你同沈公子聊,我先下去了。”说完,就端着桂花糕离开了。
        白念辞看着白佳端着自己心爱的桂花糕离开房间,抿了抿唇,喂,你好歹把我的桂花糕留下再走啊!尽管心中有些怨念,但面上还是挂着浅浅的笑意。
        “大人。”
        “嗯,先用早膳,用完后再聊。”白念辞边说边从旁边端过一碗粥,递给沈沐南。
        沈沐南却注意到白念辞衣袖下的手腕上缠着的绷带,额头上也有纱布。
        注意到沈沐南的视线,白念辞扯了扯袖子,遮住手腕,用另一只手撩了撩额前的头发,微微遮住纱布。
        沈沐南也没有询问,白念辞这模样想必是不想多说,那自己就不问了吧。
        于是,早饭就这样安静地、愉快地解决了。
        用完早膳,白念辞领着沈沐南走出房间,在路上解释道,“昨日我把你带回来,你的手下不知道,于是后来,有人劫囚被抓了,我想着应该是你的手下,你应该还需要,于是把他们要回来了。”
        走到大堂,白念辞推开门,大堂内站着三个人,见到他们二人进门,纷纷看过来,目光在看见沈沐南后瞬间由警惕变为欣喜,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因为白念辞还站在旁边的原因没有上前。
        白念辞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其中一个青衫男子身上,眸子眯了眯。将他们要过来这事,是交给白佳去办的,所以自己昨日并没有同这三人见面,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能遇见熟人,算了,想必人家也不记得自己了。
        “我还有些事要去办,你同他们聊聊吧。”侧头对沈沐南说,然后就离开了。
        可白念辞想错了,青玄看着白念辞离开的背影,怔了怔,没想到,是她。
        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真的有人看?

    • 啊川er当然
      拉黑 8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2
      任务达人
      太太,中间那里白念辞和沈颜辞是一个人么?
      还是我理解错误了???
    • 辞南呀是的是的,是同一个人,之前女主的名字就叫谢颜辞,后来我改成白念辞了,有的地方忘记改了 [s-29]
      拉黑 8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