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墨玄夏仪篱落
    灵异恐怖版主
    个人签名:来者...皆为客,须待之以礼。
    关注10 粉丝17 喜欢871内容66
    河北·邢台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4

    千年永恒 第肆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就在魃那带着劲风的一拳就要落到余姑娘身上之时,余姑娘却缓缓伸出柔弱无骨的手附在魃的拳头上,手中发力并不与其针锋相对,而是使这一拳偏了偏,然后身形一扭躲了过去。

      魃见状心中一惊,便要收拳再攻,但收拳之时却忽然感觉拳上一股推力,又发现那软若无骨的玉手依旧附在自己的拳上,随后便身体一阵不平稳,连忙止住,稳了稳身形,却见那余姑娘已经贴近了自己,面上妩媚之气消失不见,变成肃杀之感。

      连忙变拳作掌要使出一招[折梅]但随着腹部被攻击的感觉传来,魃刚稳住的身形立刻被击飞出去,这一击产生的波动吹翻了阁内所有摆着的物件,把原本还算整洁的阁内弄得一团乱。

      魃的后背重重的摔到墙上,闷哼一声,身后的墙立刻自魃周围辐射出如蜘蛛网般的裂纹,她立刻感受了一下自身的伤势——腹部内脏受伤,靠下的两根肋骨折断,右手因为刚刚变拳作掌而被对方折断了两根手指。

      但僵尸没有痛觉,身中血气涌动,所有的伤完好如初。

      不远处,一个身着轻甲,把手搭在腰间宝剑的女子正在街上巡逻,突然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她微微皱了皱眉,原本冷漠的眸子中显出几分不悦,停下脚步,转过头,不知何处的微风轻轻撩起她的长发,眸子始终盯着一个方向。

      “.....”帝都之中,乾坤朗朗,竟有无视律法私斗者...

      ....

      “啧,不亏是号称不死的僵尸,这恢复能力还真是强啊。”余姑娘拿着手绢擦着那只刚刚握住魃拳头的玉手,似乎刚刚碰了什么无比污秽的东西。

      “别告诉我一个歌妓居然这么强,你到底是谁?”魃站起身,手中作折梅式,盯着余姑娘,警惕地说道。

      “老娘的身份?”余姑娘打趣地看了看魃,魅惑之气已经随着她一句老娘而荡然无存。“老娘可是涂山之主,涂山仪。”

      “涂山之主?”魃一愣,心中由不得感到震惊。

      “....”震惊!涂山之主与当红名妓余姑娘之间不可告人的关系。

      涂山仪看见了魃眼中的震惊,以为是被她的身份震慑,冷笑一声,带着杀气的说道。

      “现在知道了吗?既然知道了,那我便送你这恶心的僵尸上路。”说着脚下一个箭步,扬起手,妍体带着残影便要冲到魃的面前。

      魃保持着折梅式,紫金色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光芒,紧盯着涂山仪的动作,打算先以不变应万变。

      可也也就在两人即将以最大之力交手时,涂山仪忽然瞳孔一缩,止住脚步,向后一个春光乍泄的空翻,魃见状一愣,心中感到奇怪,但心中警惕仍未消失。

      也就在此时,一道耀眼的白色长影自魃的眼前划过,魃顺着扭头看去,一声石裂声响起,便看见一支银白色长枪稳稳的嵌在墙壁中。

      魃心中只觉得惊骇,竟然将长枪投掷出如此速度却又把力量把握的如此完美...

      “法不阿贵,帝都之内禁止私斗,违者无论身份枭首示众。”一道不近人情的声音自门口处响起,魃再次扭头看去,却见金发飞扬,眸子冰寒。

      “嗒嗒嗒”靴子踏在木质的地板上的声音回荡在阁内,也敲击在两人的心中,另一边墙上嵌着的银枪也发出一阵震颤嗡鸣,随后破石而出,飞到了金发女子刚刚抬起的手中,随后金发女子手腕一转,倒提着银枪走到两人中间。

      “咯咯咯...”涂山仪魅惑的笑了起来,随后舌头舔了舔朱唇,将手轻放在嘴角,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说道。

      “好久不见了呢~应姑娘~”

      那应姑娘看了一眼涂山仪,闭了闭眼,手中长枪变作一条蓝色的应龙并逐渐变小,飞到她眼眸中的同时她淡漠的眸子也在转瞬即逝间被映出了碧蓝色。

      “帝侍应池月,参见涂山之主。”应池月只是微微拱了拱手,便直起身。

      “咯咯~应池月你还是..”

      “大人,请您正常说话..”

      “....行行行,应池月,你这家伙还真是他娘的不解风情,老娘在这里除一些为非作歹的邪祟,你...”

      “喂!你说谁为非作歹了!你哪只眼你看见我为非作歹了!”

      “你...”

      “安静...”应夹在两人中间,眉头紧皱,不厌其烦,用阴沉的声音说道。

      “应池月,你想想啊,一个准圣后期的僵尸跑到帝都之内,她不是来残害生灵的,还是来投奔你家主人黄帝的啊!”

      “....”主人?黄帝?

      魃眼睛一转,随后冷哼一声,把头扭到一侧,双手环抱,闭上眼睛说道。

      “那还真是巧了,我就是来投奔黄帝的。”话音刚落,魃的眼睛猛然睁开瞪大,才发现旁边的应池月正死死的盯着她,那一对充满冷漠的瞳孔已经有一只变成了碧蓝色。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变得冰冷,一丝丝淡黑色的杀气从应龙身上涌出。

      “你是来投奔黄帝大人的?”应龙缓缓开口道,言语中带着一分无形的压力。

      魃咽了咽口水,随后连忙点了点头,刚刚准备好的溜须拍马的话怎么也都说不出来了。

      应池月收回目光,魃只觉得浑身上下一轻,重重吐了口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这妖到底是什么人,杀气居然那么浓,这种杀气,杀个百万生灵估计都算低的。

      “应池月你要好好想想啊,一只恶心的邪祟怎么可能安好心呢?”

      “你...”魃把拳头攥尽,脸上尽是愤怒,刚要反驳,应池月却开口了。

      “涂山大人,适可而止吧....”应龙表情不变,丝毫没有以下犯上的感觉。“她既然没有做出恶事,无论种族但凡心善,皆可入帝都,实力在准圣中期以上者,皆可作黄帝大人的门客,这可是黄帝大人定下的规矩。”

      顿了顿又说到。

      “既然是黄帝大人的客人,涂山大人却无故对其出手,莫不是驳黄帝大人的面子,况且若非黄帝大人之令,你我皆为妖族怎可安然于人族帝都之中,如今你因种族之因对她出手,岂不是...”

      “好好好,别啰嗦了,老娘知道了....头都大了。”涂山仪只觉得脑袋发涨,一只手扶着额头,不耐烦的说道。“是老娘错了,你带着她走吧。”

      “谢过大人!”应池月又俯身朝涂山仪拱了拱手便转过身朝门外走去。

      魃站在原地看了看正向门外走的话应池月,又看了看涂山仪,朝她“略略略”的吐了吐舌头,引来涂山仪的一瞪,魃转身冷哼一声,却发现应池月的身影已经出了门,连忙一边喊着“等等我啊!”一边跑着跟了过去。

      见两人离开,涂山仪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去,散乱四处的坐具之类的摆设自己动了起来,飞回自己原本的位置,就连墙上的裂缝也恢复如初。

      仿佛这里并没有爆发过战斗似的。

      ........

      帝都中心帝府之中,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放下手中的玉简,皱了皱眉,看着不远处靠坐在墙边拿着烟枪食散的一个男人说道。

      “石年,你又在食散了。”

      石年放下烟枪,睁开眼,吐出一口烟雾,转过头看向胡茬男人说道。

      “轩辕,这食散可不是一天两天便可以戒掉的,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轩辕闻言心中颇为无奈,炎帝这家伙他可以说是凡间五杰中最奇怪的一个人了,性格浪荡,妻妾多,有食散的恶习。

      而且你看看他现在这样子,眼角画上些许淡妆,并且他还经常男扮女装啊....现在坊间甚至流传出本帝与他有断袖之交,哎...

      “石年,你可要给精卫做一个好榜样啊...总不能让精卫也学你食散吧?”轩辕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啊?你在说什么食散,我从来没有这种恶习的。”石年即将把烟枪送向嘴中的手一滞,随后脸不红心不跳的微笑着看着轩辕,然后....两只手微微用力把手中的烟枪揉成一个小铁球,然后拿在手中,随后手掌上猛然升腾起一朵红色火焰,那铁球立刻被烧成虚无。

      石年甩了甩手,那英俊的脸庞继续微笑看着轩辕。

      “.....”第十八根了....

      轩辕嘴角微微抽搐,抬起手,咳了咳,正了正神色说道。

      “妖域使者刚刚送来玉简希望与我们求和,并希望在轮回庆当日与我们和谈,并且来者是对方首领...石年,你怎么看?”

      “我能怎么看,用眼睛看呗,轩辕你嘞?”

      “缓兵之计.....”轩辕摩挲着下巴开口道。“此时不攻养虎为患,而且我方定皆不甘心,若是攻便是不讲仁义,失妖域之民心...”

      “哎呀,所以到底是和还是攻啊,攻的话咱们仨再叫上蚩尤,肯定让妖域的生灵睡个觉,就发现我们的帝旗飘荡在妖域帝府之上。”炎帝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不可,得民心者得天下,若失了民心,即使暂时统一,但绝不是长久之计,妖域妖族众多若是强攻定生灵涂炭,对于万族和睦之事定有影响。”

      “麻烦,到时候问问伏羲不就行了嘛~”石年摆了摆手,一脸随意地说道。

      轩辕点了点头,忽然脑海中传来了应龙的声音。

      [黄帝大人,有新门客。]

      [且让他稍等,我尽快赶去。]

      [是。]

      在脑海中交流完,轩辕便站起身来,一旁的石年见状挑了挑眉,说道。

      “怎么了?”

      “有新门客....”

      石年听罢便直起身来,双眼放光。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长得漂亮不,什么性格啊?有没有道侣?”

      “....没问。”

      “切,你这家伙怎么都对这种信息不关心呢,活该你没有道侣。”石年又靠坐在墙边。

      轩辕脸一黑,但又微微摇摇头,心想这家伙就这欠揍性格便释然了,随后原本的身影化作一道残影慢慢消失。

      一旁的炎帝石年似乎是有些无聊,又想到几日后的轮回庆,便调动精神力到手臂的护腕上的一颗白色符文上。

      [白泽,过几日就是轮回庆了,要来吗?]

      药园小屋内,白泽坐在床边,看着正熟睡着发出细细鼾声的讹雪,忽然脑海中传来了炎帝石年的声音。

      [嗯,看情况吧,这次...]

      白泽看了看正熟睡的讹雪。

      [也许回去的...]

      [那就得了,记得昂,这次一定要带着一个小姑娘一起昂,妖约黄昏后,春宵一刻值千金!]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在说什么,但可以感觉出不是什么有助于180岁以下心理健康的话。

      白泽对男女之情便是犹如白纸一般一片空白,哪怕是炎帝石年偶尔甩上几滴墨水,也沾染不上。

      [还有一件事,妖域发来求和书说要与我们在轮回庆当日何谈,并且来者可是对方头领,你怎么看。]

      [这件事你应该问伏羲,当然,如果你要是想问问对方妖族的弱点想在和谈之时将其一网打尽就继续问我吧。]

      [一网打尽?你觉得轩辕会干那种事?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他为了那民心绝对不会做那种事。]

      [是吗?我总感觉这次和谈要发生大事情啊,当然你们为什么不问问伏羲呢?]

      [嗯,好了好了,不聊了,我还要去陪夫人,回见。]


      码原稿的时候本来码的是应龙,后来的应池月是纶朦起的,用的不习惯,所以把有时候是应龙有时候是应池月,但应池月就是应龙应龙就是应池月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