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lll很呆
    个人签名:写古风文,还有做自己
    关注2 粉丝4 喜欢32内容11
    浙江·丽水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3

    《少年行》(1)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茶馆。

      从安啜了口瓷杯里的清茶,外人讨论的声音不断传入耳中,她快速捕捉到几个字眼,突然来了听下去的兴致。

      “听说了吗?靖王府最近不太平。”

      “不太平?莫不是来了刺客?”

      刺客?从安有点想笑,以靖王的身手和府内侍卫影卫,怕是有刺客也当场击杀,哪会有什么刺客。她不说话,继续听着。

      “刺客倒没有,据说是小靖王一位不辞辛苦远道而来的朋友。”

      从安放下瓷杯,轻轻将碎银搁在桌面,快步走了出去。

      不辞辛苦?远道而来?不,其实也没那么远——郊外到城中的距离而已,一日便可以走完。只不过是二人许久未见,才觉得彼此之间相隔千万里。故人久别重逢。一见面,两兄弟倍感亲切,互相看哪哪都顺眼。你捏我的肩,我掐你手臂,跌跌撞撞……互相推挤,暗暗使劲。貌似更像是仇人见面立马开打。打是亲,骂是爱。某回小靖王跟他的朋友都打到了王府门口,在路人齐齐的注视下,两人又打到回府。

      这天打着打着,身着粗布衣的少年突然收手,小靖王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少年亮亮的黑眸望着他,有些委屈道:“聂钰,你都跟我打了三四天了……我不想打了!我有话说。”两人四年未见,一见面就打得惊天动地,似乎是要将四年的架都打回来。但聂钏心中还有好多话要对聂钰讲,所以他决定先停手。

      聂钰也收了手,看着他笑道:“你要说什么?”

      “你什么时候回去看阿娘啊……阿娘好想你的咧。”聂钏的声音有些软,听在耳中委屈巴巴的。

      聂钰走过来,借着身高摸了摸他的头:“会回去的,还不是现在。”

      “嗯。”

      “走,我带你逛集市去。”聂钰拉住聂钏,看着他恢复了活力。

      二人走到王府门口,聂钰看到台阶下从安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他上下打量她,道:“秦将军。一身战甲未褪,你怕不是逃出来的吧。”

      从安撇撇嘴,难得没有跟他计较。她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小靖王身边的人身上。

      聂钏见她盈盈水眸盯着自己,突然脸红,立马别开脸去。只听到从安“噗嗤”一声哈哈笑起来,他的脸更红了。秦从安对小靖王说:“楚沉,你这个朋友可真有趣。”

      “楚沉?”聂钏看向聂钰,“你不是叫……”

      “聂钏。”

      聂钰打断了他的话,看向他笑得还是那么温和。

      聂钏低下头不再说话,他懂聂钰的意思。看他们俩的互动,秦从安有些摸不着头脑,便转移话题道:“你们这是要去哪?”

      “去集市。”

      “带我带我!”从安一听,高兴地跳起来,举手道。

      她清脆的声音传入聂钏耳中,聂钏有些好奇地抬起头看她,红衣战甲。唔,人好白。

      他再度红了脸。

      秦从安不等楚沉回答,三步并两步来到聂钏身边,很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聂钏感觉到了她的动作,连脖子都变得通红的。秦从安小手一挥,颇有指挥千军万马的气势:“出发出发!”说着,她顺势介入二人之间,拉着聂钏走远,还不忘回头对楚沉做鬼脸。楚沉笑着看向她,笑不入眸。从安打了个寒颤,但还不忘冲他吐吐舌头,以示挑衅。

      从安一路絮絮叨叨,不放过聂钏。

      “我叫秦从安,你叫什么?”

      “聂钏。”

      “你爱吃什么?我们去买。”

      “不、不了……”聂钏回头求救般看向聂钰,抬手指了指身边四处张望的人。

      周围的路人看着三人,都好奇穿着粗布衣少年的身份,窃窃私语。听到他们谈论起自己的衣着身份,聂钏只觉得很尴尬,手足无措的。他意识到了自己与聂钰和秦从安的不同之处。扯了扯自己的衣角,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聂钰看他的行为,忙走过去将聂钏从秦从安身边拉开,低声安慰道:“聂钏,没事的,不用在意他人的看法。”聂钏看向他,眼里满是慌张无措。

      “我们回去?还是继续逛。”聂钰问。

      秦从安也同样听到了路人的议论声。她挡在聂钏身前,凛冽的目光如刀子般,扫向周围的人。感受到她冰冷的目光的人,都下意识地闭上嘴,纷纷退开。

      三人便又继续逛着,直到日暮。

      靖王府,从安毫不客气地使唤着小靖王的侍从,让他们把自己买的所有东西送到将军府上。指挥完毕,她拉着二人爬上屋顶。

      “秦将军,你爬我屋顶是什么意思?”聂钰立在最高处,看着从安幼稚的行为,忍不住打击她。

      从安没有理会,她转头对身后慢慢爬着的聂钏说:“聂钏,你看过星星没?”

      “星星?”聂钏抬头看看天,火烧云美而瑰丽。

      聂钰嗤声:“秦将军,你确定现在能看到星星?”

      “等着呗!”从安对他翻了个白眼。

      “聂钏,我们去吃饭。”聂钰走到边沿,一跃而下,简单粗暴。于是,慢吞吞爬屋顶爬到一半的聂钏,再一次慢吞吞地爬下来。他走到聂钰身边,跟他说:“我也要像你一样跳下来。”

      “当心断腿。”聂钰不客气地说。

      “哦。”

      从安站在屋顶上,冲走远的二人大喊道:“喂——你们真的不看星星!很好看的!聂——钏——楚——沉——”那两人理都没理会他,从安气得跺脚,忙爬下去追上他们:“我也要吃饭,你们今晚必须陪我看星星!”

      只听聂钰嘲讽的声音传来:“秦将军,你多大了还看星星。”

      “我年龄大?楚沉你找打!”

      夜晚,繁星满天。

      三只并排躺在屋顶上,卸去战甲的从安仰望天空,眼睛如同天上的繁星般晶亮,她抬起手,握拳,仿佛想要抓住万千星辰。

      聂钰觉得今天的聂钏有心事,他转头看向他,小声问:“小鱼丸,你怎么了?”小鱼丸是聂钰给聂钏取得,聂钰并不想让秦从安知道,所以今天都没有在她面前喊这个。现在秦从安在看星星,他便开始跟聂钏聊天。

      “聂钰。”聂钏的眸子里倒映着繁星,他有些出神,“我……我想阿娘了。”他本来想说:我觉得我们和阿娘一起生活的日子特别好,聂钰你跟我回去吧,和我们在一起,陪着阿娘,不要当什么靖王了。可能是因为逛集市的时候那些路人的话,也可能是聂钰让他不要再喊聂钰这个名字时,这些,令他再也无法将心里说出口。他开始觉得,自己与聂钰,不再和从前一样了,感觉有什么挡在他们之间,逐渐远离。

      “那你明日回去?”聂钰问他。

      没等聂钏开口,从安突然说话:“聂钏。”今天那些路人的事从安还是有些生气,不就是个身份嘛,有什么差别,世人却以身份认人,分高低贵贱。她的思维又跳脱到聂钏如何能摆脱这些偏见,她问聂钏:“你以后,想做什么?”

      “我、我不知道。”聂钏从未想过这些,或许他只想和聂钰和阿娘好好生活。

      “从军吧,怎么样?”从安笑了起来,“来当我的部下,做我小弟我罩你。”

      “秦将军,你是否要收我做小弟?”聂钰道,“秦将军带领千万小弟,好不威风。”

      “楚沉,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阴阳怪气,欠打。”从安做拳状就要朝聂钰打下去,但快到聂钰脸上时,她又哼了声收回拳头别开脸。

      她又找聂钏聊天:“聂钏,你……”

      话未说完,她已听到少年轻轻的呼吸声,聂钏已经睡去了。小靖王正盯着她,让她开不了口。

      翌日,聂钰和从安在王府门口告别了聂钏。

      聂钏登上马车前,看向聂钰:“你一定要回来看阿娘,阿娘很想你。”

      “嗯。”聂钰点点头,“每月记得给阿娘抓药。”

      “好。”

      “不要再跟别人打架了。”

      “好。”

      “路上小心。”千言万语化为一句。

      聂钰看他上了马车,马嘶声响起,马车逐渐远去。聂钏探出头来,还不忘冲他挥手告别。聂钰怔怔地望着远去的马车,轻声而有力道:“一定,一定要帮我照顾好阿娘。”

      “楚沉,你将他接来,真的只是跟他玩闹了这么久而已吗?”秦从安的声音恢复清冷,随着聂钏的离开她眸中的情感也在迅速退去,强大的气场直逼周围路人,却影响不到聂钰一分。小靖王缓缓转身,眼神愈发暗沉,他没有回答,径直走进王府。秦从安看着他装作轻松的背影,叹了口气,也迈步朝将军府走去。聂钏离开后五日,朝廷内乱风雨欲来,奸人叛国敌军压境。

      要变天了。


      看不懂没事,不着急慢慢来。

      人物:聂钰(靖王楚沉)、聂钏、秦从安(少年将军)

      LV.12
      任务达人
      好看,求更新。
    • lll很呆等我考完试 [s-11]
      拉黑 6月前 电脑端回复
    • 纳兰长生@lll很呆 ojbk
      拉黑 6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