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24 内容:70

    《仿佛》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我见你是一派鲜衣怒马,志在天涯。




          我仿佛在清晨曈昽的石巷中见过你。新雨初霁,本当是最寂寥的日时,它寝至一半的鸟儿都倦得不愿发声;可偏就择在此时,有木屐敲着青石,踏未干的雨迹来。那声不轻、不重,不疾、不徐,稳稳得踏来,一声声敲上了心坎儿。

          那开春新纸糊的小窗映出个剪影,叫朦胧的光映进榻上一双朦胧的睡眼。我刚要怨,却见着是一个极俊的影儿。冠束的发、轻颔的首、下颚的线条都柔和得俊俏。我踏进了两只红布底儿的鞋,急急地推开窗望去,却半个影儿也无存,只余那纤然熹微的晨色。

          ——嗳呀,那是谁家的公子啊,倏然地踏进我心。

          我仿佛在风雨潇潇的戏楼中见过你。那雨下得缠绵,几夜了也不愿停,好似那方年华月的姑娘颂着自己的心上人,千劝万劝也非不罢休。

          这些日子那镇头的戏台是鲜少有客的。可我偏是喜这清净,寻来把油伞便独身朝那地儿走。这日子里自是无人愿出门的,连地里的老农都要回避。于是闲得无事的人便七七八八从窗中上上下下将我打量,议论着:

          “怕是去见情郎咯!

          我素来爱听那些劳什子的,也不好多说,只绯了脸色,迈足走得更快了。

          那番杏花春雨下得恰到好处,给那窈窕小旦儿迤逦的唱腔打着节拍。其唱得也是番云尤雨殢,一身娇骨缠绵尽。

          忽闻朗笑阵阵,我念道哪个看客扰了我这儿一派祥和,那千言责怪之词却化在了嗓尖儿。回头一瞧呵,我见那公子相貌堂堂,玉冠束发,颌角微倾,东风十里都醉在了眸中;如圭如璧,恰是梦中翩翩少年郎的模样儿。

          我从未在台上见过一个角儿生得有你俊俏。你抱拳与我道了声姑娘、失礼,再幽幽将檀香折扇一敲,来侃道:

          “姑娘莫怪,是我未料到这大雨的天还有看客,还是个哪家小姐;此般再一瞧,倒觉着这台上的花衫儿还不如姑娘好看,这才觉着妙极。

          ——你笑甚!真一番花言巧语又买的了谁?

          罢了,倒买去了我一腔日夜难寝的欣然。

          你挥扇直膝而起,道了声罢、罢便眸中噙笑的大步去了,我也不知应不应追。

          ——我最终还是没有那般胆子与你说,你似极我那梦中人。

          我仿佛在遥不可及的天涯见过你。你倚树举樽,敞怀邀我共敬天地,乌发堪堪一束。鲜红衣裳也映鲜红旭日,又是别一番跅弢独绝。你的眸色我读尽日夜却也似懂非懂,又只听你唤了我声:

          娘子。

          足够了。

          那树上的花——我辨不出那粉红的花骨朵儿是哪种哪类别,刹间开了。阵阵娇娆入了眼,便也在心底遍地开了。

          ——你借着那好酒的烈劲儿与我道,你志在天涯。

          后来,我睁起一双染尽尘埃的眼,找那家中早起的老嬷问,她说她见我那日清晨疾疾推了窗,可分明是门外未曾有人经过,还以为是我犯了痴哩——

          我寻了那戏楼那日演花衫的小旦儿,他将唇脂捻在指间,收了我二两钱后嬉笑着答,那日雨大得不像话——一共便我一个看客,未曾看见过哪家好看的公子哥儿。

          我最后诘问一番自己,终也后知后觉:

          我何曾到过天涯?

      LV.12
      VIP
      初级任务者
      555555夸爆夙夙文笔好棒!!!
      回复
      LV.12
      任务达人
      啊啊啊啊,美爆了!!!
      回复
      我i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