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冰菊牧场主
    个人签名:自娱自乐
    关注0 粉丝1 喜欢10内容10
    未知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黑白无常》GRS①第6章/共20章(柯南同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黑白无常》GRS①第6章/共20章(柯南同人)

      第六章:数据泄露——恭喜你,你当外公了。

      一早就接到实验室通告,全员禁足,组织派人下来调查ATPX4869数据泄露的案子。

      Sherry想完了,这段时间她这么活跃,又是外出又是见姐姐的,这嫌疑人矛头还不纷纷指向她。

      Sherry自己倒是没事,可姐姐那边还没来得及通话,就一点音讯都没了……怎么办。

      转头,看见不远处一个阴魂不散的Gin,还是这么逍遥自在的围在车边吸烟,Sherry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奋力向他打招呼。

      “果然果然,Gin最忠诚,他们不敢抓你。”Sherry笑容满面的迎接这位贵人。

      Gin明显还不知道,“谁敢抓我,发生什么事了?”

      “拜托你,帮我去看一下姐姐怎么样了。”Sherry双手合十放在胸前。

      Gin不愿意,“去看她干嘛。”

      “ATPX4869的数据被泄露了,组织封锁了科研部,我出不去。”Sherry向他解释道。

      Gin也向Sherry说明,“科研部经常被禁足,有什么好奇怪的。”

      “组织来的人说,昨天我们和姐姐见面的事情,列入最大嫌疑了。”Sherry无奈道。

      Gin随便抛了个方法,“那你可以打电话问问你姐姐怎么样了啊。”

      “我的电话、邮件一直是被组织监视的,但今天全都没收了,我只能靠你了。”Sherry很是着急。

      Gin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风头过了就没事了。”

      “姐姐从没被调查过,没有经验,我怕组织会严刑逼供她。”Sherry是了解组织的行事风格的。

      Gin也表示没那么严重,“又不是你泄露的,能说什么,坦诚交代,还你清白是迟早的事。”

      “只去看她一眼,确认姐姐没事,好吗……”Sherry又露出了那种楚楚动人的表情。

      Gin有点心动,“我只对你的安全负责。”

      “可我现在一点安全感都没有……”Sherry真没办法了。

      Gin觉得Sherry被姐姐这样羁绊真不行,“你姐姐救过你的命吗?对她这么好。”

      “差不多。”Sherry倒是很认真。

      Gin没觉得,“也没见她有这能耐。”

      “孤儿柴米油盐陪我长大,也许在你看来真的不算什么,但对我很重要。没有姐姐,你今天就看不到我。”Sherry快要连哄带骗了。

      “我只是觉得你对她好过度了。”Gin也是孤儿,也想被同情,但他不能表现懦弱,哼。

      Sherry慢慢道来,“姐姐不能在外面找工作,但基层的待遇又不好,她为我牺牲太多,明明粗茶淡饭,每天还能开心的告诉我什么是美好,对我来说,我是一辈子都还不完的。”

      “那你应该去找Rye,他可是你姐夫,他才最应该去看你姐姐。”Gin才不想做这中间人,麻烦。

      Sherry也想啊,“他也被禁足了,他说的,我手机上最后一个短信是他凌晨发来的。”

      “活该。”Gin说的毫不犹豫。

      Sherry真不知Gin在想什么,“Gin如果你还是我的监护人,请听听我的请求。”

      “你终于肯跟我说申请监护人的原因了吗?是因为你姐姐是吗?”Gin也是一团怒火。

      Sherry就知道会有这天,但她已经准备好,“不全是这样。”

      “还有哪样?”Gin丢掉烟头,一脸好奇的看向Sherry,他很想知道。

      Sherry说的坚定,“我说过,你是最厉害的人。”

      “你喜欢厉害的人?因为什么,能替你随时随地保护你姐姐么?”Gin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

      Sherry没想隐瞒,“我不否认。但我欣赏厉害的人。”

      “你这样,早晚有一天会被她拖累死。”这个答案早在Gin的意料之中,只不过真实听起来还是那么伤人。

      Sherry呸了三声,“乌鸦嘴!别乱说,姐姐还有诸星大保护呢。”

      “他?我看他嫌疑最大。搞不好是个卧底。”Gin对诸星大一直没有好感。

      Sherry反驳,“都有代号了还能出错,那组织干嘛吃的。”

      “你为他说话?”Gin跌到谷底。

      Sherry有理由这么说,“他是我姐夫,姐姐很喜欢他,他也很重要。”

      “再见,我不去看你姐姐了。”Gin转身进了车。

      Sherry对着车窗喊道,“等一下,如果没有姐姐,你会比他重要。”

      “我和诸星大掉水里,你救哪个?”Gin没看她。

      Sherry一脸黑线,怎么都爱问这个,“谁帅我救谁……”

      “你不救我吗。”Gin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

      Sherry却说得斩钉截铁一回,“当然救你!”

      “为什么?”Gin突然扭头看她,一脸问号。

      Sherry说了个比较中性的答案,“你帅……”

      “好,我考虑一下,去看你姐姐的事。”Gin也不晓得自己怎么劝一下就好了。

      Sherry高兴地跳了起来,“真的!”

      “你没事,她一般就没事。”Gin补充了一句。

      Sherry让他放心,“我肯定不会有事,我可是移动的数据呢,boss还是很重用我的。”

      “最后一个问题,你和boss……”Gin突然想起了什么。

      Sherry也说得飞快,不像假的,“我在这里打工。仅此而已。”

      “真的吗?”Gin其实暗暗开心。

      Sherry也无妨告诉他,“做科研是很耗钱的,光是家族财力太单薄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国家效力。可比这里风光得多。”Gin觉得也许不在同一个组织里,他们才会有出路。

      Sherry却解释得很地道,“其实很多科学研究是不可能通过国家批准的。需要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社会舆论进行洗牌。”

      “哼,那药就是杀人用的。”Gin作势要开车走了。

      反正Gin答应去看姐姐了,Sherry也松了一口气,“再说就是机密了,总之ATPX4869是一种人人都想得到的梦幻药剂,和你想的,很不一样。”

      看着Gin远走的车子,Sherry还是惴惴不安,她应该要Gin去做证人,证明她和姐姐没有谈论任何数据问题比较好,但作为监护人,他说的话也最没参考。到底是谁泄露的呢?

      实验室门口,一个小女孩看着Sherry走回来,不知道有些事该不该告诉她的实习导师Sherry。

      “吉田同学,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Sherry看着这个前来的实习生。

      吉田悄悄和Sherry说道,“嗯,组织查的很严,里里外外的乱翻。”

      “哦,没事,顶多坏掉些做实验的东西。”Sherry知道会这样。

      吉田把声音压低,“不,一会儿,他们还要去我住的地方搜刮,我害怕,因为那里还住着我妹妹。”

      “是吗。”Sherry想起了自己的姐姐,一下就心软了,“没事,我会安排他们带你一起回去,有你在,你妹妹也会安心。”

      吉田露出了笑容,“真的可以吗。”

      “你不进门,叫你妹妹出来,你们两一起在外面,让他们在里面随便搜,这样应该可以。”Sherry跟吉田说了注意事项。

      吉田也满心欢喜的点点头,“嗯嗯,怎么搜都行,只要我能抱着妹妹,她就不会害怕了。谢谢导师,你真好。”

      “你妹妹不大吧。”Sherry觉得做姐姐真的很不容易,长姐为父母的感觉,她懂。

      吉田承诺到,“八岁,我刚从孤儿院接过来,什么都不懂的。”

      “好的,沟通的事交给我,你收拾一下,准备回去吧。”Sherry拍了拍她的肩膀。

      —*—*—*—

      百无聊赖的一天,实验室空空如也,工厂更是毫无生气,但这一公里内,绝对有十几个人在监视Sherry的举动。

      Sherry是不会逃的,她才不傻,只是莫名其妙的受了委屈,还被关禁闭,这对于一个对科学充满热爱的人来说,真的非常不尊重。这药真没这么好泄露的,即使泄露了,也找不到药材和制作程序,因为这些东西只在Sherry的记忆殿堂里,和boss的数据库中才会有。

      Sherry不怀疑自己的记忆力,但药品实在太复杂,要从‘0’开始研制,会很费工夫,所以她才会每天到boss那强化记忆资料。

      至于Sherry手下的实习生,根本什么都不懂,他们甚至不知道这里是黑社会,只知道自己将来是科学家,而这家公司待遇很好,发展很有前途,都是跟著名科学家合作项目。他们刚来,现在按时做完每天的实验,记录准确的信息,就够了。

      “砰——”Sherry拿在手里的烧杯,突然滑落掉地,摔成碎片。

      这是很不好的预感……Sherry看着这一地的玻璃渣子,拿的好好的东西怎么就这样了呢,是她走神了,还是撞邪了……

      姐姐!难道姐姐出事了!Sherry心中升起了不安,不会的,Gin去看了,现在还没消息,到底是好是坏,还不确定,一定是自己手滑了,一定是。自己也经常打烂过实验器皿,只是这次太碰巧了,是她多想了,Sherry这样告诉自己。

      可是,没过多久,Sherry转身走进实验室另一个放床的隔间,就看到满身是血的Gin躺在上面……

      “Gin!”Sherry几乎是迅速的冲到他面前。

      Gin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怎么回事!你还好吗?我姐姐呢?”Sherry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比她想象的还要恐怖,还要突然……

      “她没事,她很好,这是她让我给你带的录音。”Gin是等了半会儿才开的口,“只是我回来的时候被伏击了……”

      Sherry不知这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总之姐姐没事,但Gin出事了,“啊,是吗,伤了哪里,我看一下。”

      “嘘……你太吵了……”Gin翻着身子,坐了起来,看来他伤得很重。

      Sherry发现满地的血迹是刚留下不久的,顺着床一直到衣服袖口,“手臂上,有两处包扎,一个还渗着血。”

      “以前受伤,我都是回这个实验室找绷带自己包扎。”Gin笑了笑。

      Sherry却满含泪雾的,“干嘛不去医院……”

      “因为我知道你在等消息。我就先回来了,怎么,包的不好吗……”Gin原来也有受伤的时候。

      Sherry不想说他太多,毕竟是自己派他出去的,这个伤跟她也有责任,“不,明天换药的时候,记得叫我。”

      “换药吗?我现在就想呢,因为要脱衣服的。”Gin却像是突然好转很多的样子。

      Sherry轻轻摸了一下绷带,“不疼吗……”

      “疼惯了。”Gin受伤的时候都没人理的。

      Sherry不忍,起身,“我去给你找止痛药。”

      “不用,你就是我的止痛药。”Gin猛地一把搂住她。

      “你干嘛——”他都受伤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她在挣扎。

      Gin轻咳了几下,“别挣扎,会撕裂我的伤口,我会痛,你想看……流血的场景吗。”

      “无赖。”Sherry是不敢动,可是她看起来很不舒服的躺在Gin怀里。

      Gin将脸凑近Sherry,“只抱一下,什么都不干。”

      “嘶——”Sherry却听见了衣服被撕开的声音。

      Sherry轻骂道,“你要干嘛!你不要命了!”

      “志保,我爱你,给我,现在就给我……”妈的!某个地方的肿胀感告诉Gin,他想要她,现在就要!

      —*—*—*—

      干柴烈火,什么理智,统统见鬼去吧!

      他一刻也等不及,她穿的衣服是那么的可爱。

      虽然之前没觉的,但现在看来真的太好脱了,里面是短款的红色连衣裙,往上一拉,两条大长腿完美的展现在他面前。

      怎么要她,他顶在那里,迟疑了一下,太小的地方,几乎进不去……

      可是他好着急,好怕她疼,一定会疼的,那么窄那么粗,他在等待……

      用那里戳了戳紧闭的门前,又用手探了探,揉了揉她的绝密地带……

      “嗯……”一声娇喘之后,一股温热顺着手黏黏流出……

      就是了,她接受了,这让他欣喜若狂,狠狠的就是一插,没有前奏……

      “啊——”真动听,再来。进去出来,全进去,半出来……

      “啊——”听不够,再来。那里明明那么窄,他是怎么全塞进去的……

      这是她的第一次吗,流量很少,甚至没了,这样后面会很痛,她干涩得扭曲,他疯狂的干抽干插……

      她的腿夹紧他不少,真的很疼吗,可是越是这样,他越是粗暴的猛然,床也在猛烈的作响……

      他想给她的身体,留下属于他的印记,属于他的感觉,他要她用身体记得他,不用力一点,怎么记得住。

      他托住她的腰,让他能够完全进入。那平坦的小腹,仿佛能看见他在她身体里蠕动的过程,她真的太瘦了。

      他摸着她小腹时而凹下时而凸起的地方,在她里面真的很饱满,很欢愉,很湿润,很爽……飘飘欲仙。

      依旧是此起彼伏的影子,湿漉漉的被单,有点窄的床,但这样更好控制和她的亲密,紧紧包围的感觉……

      他在里面射了,他抱着她一样湿溜溜的身体,她是他的了,他得到她了。

      Sherry,我爱你,一直都很爱,从见到你那一刻,就爱上你了。

      我一直想拥有你,想和你上床,像现在这样,你贴在我胸前,我驻进你身体里。

      我不管这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答应让我进入你的禁地,就算事后你生气,我也很开心。

      因为,你和我从今有染,亲密无间,是性爱关系,甚至再约合欢,也不难了。

      “嗯……”喘息也好美,要一直听,一整晚都不累。

      这一切,好像做梦一样……

      不,一定不是梦……

      —*—*—*—

      Gin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待视线恢复清晰,他伸手揉了揉脖子后面,那里像是被什么针刺过一样灼辣的痛……

      抬头,看见Sherry一脸镇定,抱着双手,站在床边看他。

      “你醒了。”Sherry先开的口。

      Gin记得,“昨天,我们……”

      “没有。”又来。

      Gin皱着眉头,“不可能,我有感觉那个。”

      “我给你打了麻药,你就昏睡过去了。”Sherry简单的描述了一下。

      Gin实在不能相信,她这是什么定力,“可是我记得我们明明已经……”

      “麻醉针有致幻效果,你会接着睡前发生的事继续产生幻想。”Sherry给他解释了麻醉针的副作用。

      Gin看着眼前的人儿脸上那点点黑眼圈,“可是,那感觉……很真实,我们都累坏了。”

      “你可以问伏特加,他一整晚都守在门口等你醒来。”Sherry只好搬救兵。

      Gin突然狠狠的对着这个白痴手下,“Sherry给你多少钱,能收买得了你。”

      “没、没有啊……”伏特加一脸汗。

      Gin抛出条件,“我付你双倍。”

      “大、大哥……”伏特加真不知道怎么办。

      Gin转向Sherry,“那至少告诉我,我们进行到哪一步,下次我一定补上。”

      “毁了一件我的工作服而已。”Sherry指着地上被他撕成两半的衣服。

      Gin觉得,“全程也是要毁一件衣服的。”

      “你还是多休息吧,有助于你恢复记忆力和体力。”Sherry拿出冰箱里的盒子,放在桌上就转身出去了。

      Gin想下床,可是又一吃痛,他的伤还没好,“喂,Sherry!”

      怎么可能?他明明这么累,她也看得出一点疲惫,难道Sherry事后生气了?正跟Gin赌气么,可是Gin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有撕掉Sherry的衣服,然后顶着……到底进没进去?……

      可能太激烈,自己也一时兴奋到失忆了?因为她能那么乖的缠绵全程,真的出乎Gin的意料,可是进去的感觉很真实!!!

      他进过那么多女孩子的身体,就Sherry这次非常激烈,就像做梦一样,是梦吗?是,还是不是!!!

      过了一会,Sherry折返回来,进门的第一句话,“我刚才放桌上的一盒饭去哪了。”

      “哦,我吃了。”Gin还嚼着说道。

      Sherry好像忘记告诉Gin了,“你吃了?”

      “我很饿,怎么了……”Gin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饿,是肚子,还是身体……

      “没什么。”那个其实是喂猫用,猫饭。

      Gin倒是记得,“你说咖喱和苦瓜第二次煮才好吃,我看见就全吃了。”

      “那,味道怎么样……”Sherry没忍心说,但小猫肯定要饿着了。

      Gin稍微评价了一下,“嗯……你没再热过么,我觉得挺凉的。”

      “放冰箱里,刚拿出来。”Sherry笑着说道。

      Gin真的好久没吃东西了,“这样啊,其实挺好吃的。”

      “是吗……你喜欢就好。”Sherry挤出一个笑容。

      Gin却像小孩要糖那样,“你会帮我煮吗。”

      “额,看情况吧。”Sherry却有个事情要说,“还想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Gin一脸期待,昨晚细节吗?

      “小猫是怀孕的,今早生了,一共6只。生的时候难产,我也没接触过猫的接生问题,就带它去宠物医院,医生说猫仔的头卡住了,只能保一方,问我保大还是保小。我说保大,医生说我真是没生过孩子的妈,不懂得珍惜孩子的重要性。然后我改口说保小,医生又说我没良心,有了孩子忘了娘,总之当时情况非常复杂……还好最后母子平安,所以,恭喜你,你当外公了。”

      Gin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她,连带听了这段白猫传奇接生的伏特加都不敢吭气。

      Sherry看他俩都没说话,“我知道,事发突然,你暂时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那猫不是公的吗?”Gin疑惑道。

      Sherry更是不解,“就因为你觉得她是公的,就可以随便踢她吗。”

      “她那么凶!”Gin想起了那天。

      好在Sherry不想和他生气,“是因为那天她闻到了血腥味,猫是护仔的,她觉得你对她有危险。”

      “莫名其妙!”明明是猫要咬Gin,反倒猫成了受害者。

      Sherry稍稍打击了一下他,“就是这一踢,你差点抱不到孙子。”

      “凭什么我是外公?”Gin真的什么都想争论。

      Sherry只好像老师一样,耐心的用教学生的口吻,“我把猫当姐妹,按辈分,妈妈的监护人就是外公。”

      “我连爸爸都没当过,怎么就直接外公了呢。”Gin也是委屈得怪怪的。

      Sherry一脸乌鸦飞过,“可是,你并不是小猫仔的爸爸呀……”

      “那舅舅好了。”Gin却退一步想。

      “好,舅舅。恭喜你当舅舅啦。”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