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冰菊牧场主
    个人签名:自娱自乐
    关注0 粉丝1 喜欢10内容10
    未知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黑白无常》GRS①第8章/共20章(柯南同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黑白无常》GRS①第8章/共20章(柯南同人)

      第八章:鲜红的表白——进去的那一刻,她在笑。

      吉田同学从门口探出头,“有伤员来看你~”

      “伤员?”一般都是Sherry查看伤员情况,哪还有伤员来看医护的。

      Sherry伸了伸脖子,朝外面的门一看,一大捧鲜红的玫瑰,比他本身还大的出现在她面前。

      这哪是伤员,还能拿花来换药的,明明是神经病,而且病的不轻,属于重度晚期那种。

      Gin拿开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送你的。”

      “你手上的伤还没好,别拿重的东西。”Sherry也笑着双手接过鲜花,这么大一捧,有够重的。

      Gin有点开心,“你是在关心我吗。”

      “这是医嘱,要听的。”Sherry知道Gin总是爱曲解别人的意思。

      Gin竟会觉得受伤也是幸福,“这点伤早好了。”

      “你怎么自己把绷带都拆了。”Sherry撩起Gin的衣袖,皱着眉头说道。

      说时迟,那时快,Gin一把抓住Sherry的手,“嫁给我。”

      “……”Sherry因为这一猛然的举动,而跌落在靠椅里,并陷了进去。

      Gin俯身看着Sherry,轻吻着她嫩白的小手,“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会给你幸福,我们会有一个家,我们会有很多的孩子……”

      “停!”Sherry本想搬救兵,但扭头一看,刚刚人多多的实验室竟像约好似的,突然空无一人。

      Gin知道Sherry不会马上接受,“不用着急回答我,我会给你时间。”

      “你是我的监护人。我们不能在一起的。”Sherry还是那样严肃的口吻。

      Gin却不为所动,“可是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想我爱上你了。”

      “你为什么总不考虑我的感受。”Sherry皱着眉头。

      Gin是有备而来,“给我时间,让你接受我,好吗。”

      “不好。”Sherry直直的看着Gin。

      Gin把她的手抓得更紧了,“你怎么每次都可以这么冷血,你的心在哪里,给我好吗。”

      “没有的东西,我怎么给你……”Sherry想挣脱,她可怜的小手。

      Gin的脸越逼越近,“你有的,你只是把对我的感情封闭起来了。”

      “我没事封闭它干嘛……”深陷座椅的Sherry快喘不开气了。

      Gin感觉到了她的不舒服,放开了Sherry的手,“那得问你自己,Sherry你总会有一天,结婚生子,这些你都考虑过吗。”

      “……这个。”Sherry发现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钻石戒指。

      Gin说道,“只是一个跟踪器,我今天接了任务,不能送你出门,它会替我看着你。”

      “……挺好,就是太贵重了。”Sherry想摘下来。

      Gin阻止了Sherry的动作,“Sherry,我愿意把我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但我也不想逼你接受我。”

      “不逼我……那我有别的选择吗……”Sherry瘪着嘴看着他。

      Gin说的坚定而略带杀气,“没有。以后,我不会给别人碰你的机会了。”

      “Gin,我问你个问题,你会背叛组织吗?”Sherry没办法,使出了杀手锏。

      “当然不会。”Gin不知道Sherry接受他和背叛组织能有什么关系。

      Sherry又补充道,“那这和我不答应你是一样的。”

      “哪里一样。”Gin不相信。

      Sherry理智的解释道,“组织内部人员,可以谈恋爱,但不能结婚。这里都是做事情的,感情是牵绊,这是红线,除非背叛组织。”

      “一定还有办法的,不是吗。”Gin原先只是想说些甜言蜜语的情话,用幸福美满的结局引Sherry上床,没想到Sherry比他想的还要在进一层,她当真了。这很出乎Gin的意料,但也很符合Gin的终极目标,只是太快了。

      Sherry是有理由的,“当然,如果你想得出来,请一定要告诉我。”

      “如果有办法!到时候你会答应我吗?”Gin为Sherry也在为将来着想而激动。

      “值得考虑。但主要姐姐和诸星大也是这样,姐姐那么温柔,选择背叛的一定是她,但我不希望是她。而你强我弱,如果要选一方背叛,那必是我无疑,这样我会亡命天涯,甚至落得生死未卜,连生死都无法把握,怎么答应给你承诺。”Sherry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可以这么镇定,可能是因为Sherry已经预料到了这一步。

      “不,不是你,一定不能是你背叛,这样对你太残忍,我不会让你背叛,我也不允许你背叛……我会想办法,等我。”Gin考虑着,Sherry虽然又是冷漠,但他现在竟觉得这是在维护Gin的做事原则,这样的Sherry真的能时刻给他安心的感觉。

      Sherry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己明明就是一种坚定无比的性格,做事一向快刀斩乱麻,倔强不屈,残忍拒绝的时候那么多,怎么一遇到自己的感情问题就这么拖泥带水了呢,在外人看来,一定很矫情。Sherry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会伤到别人的,Gin是那种很疯狂的人,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Gin会爆炸,会发怒,会很难控制。Sherry不想连累别人,这个答应,或不答应,都是不一样的牢笼而已。那些所谓的情债,一点也不好还。

      但从小到大,姐姐什么都教过她,唯独没有告诉她遇到感情问题该怎么办,也许连姐姐本身也是迷糊的吧。姐姐不可能教她,也不会教她这些。

      答应了,会怎样。一起脱离组织,远走高飞,像他说的那样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真的吗,感情就像手中沙,抓的越紧越会流失,放开手更是随风飘散,Sherry真的抓得住吗,她不确定。

      不答应,会怎样。各自天涯,还是尴尬共事。Sherry是有姐姐的人,但Sherry却没有保护姐姐的能力,所以Sherry的无助是每时每刻的,她会自私的、本能的先为姐姐考虑,她还不够资格去承担另一个人的幸福,她也不确定。

      Gin,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一场合同关系,你为什么一定要在里面加上感情的因素。

      Sherry把那一大捧玫瑰拆了,准备搞插花艺术,不知竟从里面掉出一件很熟悉的红色裙子……额,怪不得这么重。

      Gin对她穿衣的风格还是很执着啊,白大褂,真的很难看么。

      说的也是,平常出门就算了,但今天约了姐姐去酒吧喝点小酒聊聊天,夜店这些地方,穿白大褂总也不合适吧。

      Sherry真的除了白大褂,就这件Gin送的了,来得正好,说着拿起裙子试了一下,和上次一模一样的款,红色露背的连衣裙,背后只有几根细线连着两肩,就是有点凉快,Sherry其实有点怕中途钩到哪里就断了。但胸那里……这次刚好合适。

      收Gin礼物,又没答应他也是怪怪的。诸星大翻新她的房子能抵个救命之恩,但Gin的厚礼也不像包扎换药那个价吧。

      以后怎好意思再救他们,果然钱好还,人情债绝对不能欠。

      —*—*—*—

      刚做完伏击任务的Gin和诸星大,坐在一起喝起酒来。

      “听说你给Sherry翻新了房子。”Gin的开场白永远那么带有火药味。

      “听说你跟Sherry表白了心意。”诸星大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Gin笑道,“所以,你一定亏了不少吧。”

      “是亏是盈,我自己心里有数。”诸星大依然气定神闲,“然后呢,她答应你了?”

      Gin表示不屑,“你会关心结果?”

      “她不是那种死缠烂打就能追到手的人。”诸星大说的没错。

      Gin也有很多想说的,“就你这样不吭不响不暗示也能追到手?”

      “是吗,就我这样‘按兵不动’也会对你造成威胁?”诸星大呵呵笑道。

      Gin有点不爽他的笑,“威胁?你把Sherry当什么,未来的妻子,还是长久的情人。”

      “我觉得她都可以。”诸星大喝下一口威士忌。

      “你最好想都别想。”Gin咬牙切齿的说。

      诸星大笑意未止,“看来,她是没答应你。”

      Gin也笑了起来,“看来,我是低估你的癖好了。如果你还在打她的主意,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的好。”

      “你真觉得我在追她。”诸星大放下酒杯。

      “是人都看得出来。”Gin哼了一声。

      诸星大顺着他的意思,“然后呢,你决定告到她姐姐那里去,造成我和Sherry的尴尬处境?”

      “这倒提醒了我,是个好阴谋,不是吗。”Gin对他举杯,表示满意。

      诸星大却没有拿起杯子的意思,“呵呵,算得上阴谋我还会主动告诉你吗。”

      “不然呢,你这可是乱伦。”Gin还没完。

      “那你算什么,忘年交吗。”诸星大反驳。

      “你就没有恋童癖吗。你那群女朋友真是一个比一个幼稚。”Gin也反驳。

      “哈哈哈,我们在这相互戳对方有什么用。”诸星大觉得Gin是受啥刺激了,从认识Sherry到现在,每次聊天三句不离Sherry,“今晚还是好好过吧,像往常一样,见人就扑,不分场合的显现你的本性。”

      “哼,然后好让你去告诉Sherry?这招太天真了。”Gin没放在心上。

      诸星大觉得Gin真是搞笑,Sherry像他的炸弹,一碰就爆,“没说要打小报告,那样太不正义了。”

      “你还有正义?你是哪边的人?别让我知道你是个卧底。”Gin猛地看着诸星大。

      诸星大没被威胁,“我是卧底,你可是要砸饭碗的。好歹和你共事这么久,你在怀疑你的判断么。”

      “最好不是。否则,你只可能死在我手里。”Gin咬着牙齿。

      诸星大倒一脸轻松,“好,相反的,如果哪天你有了背叛的念头,我也会为你收尸。”

      Gin想起了Sherry跟他说的那句话,只有背叛才能成全吗,“这酒算我的,你走吧。”

      送走诸星大,Gin心里很不是滋味。进组织20年了,自己从未有过背叛的念头,别说什么艰巨的任务,就连送死跳崖他都毫不犹豫,有一次,敌方拿着枪抵在自己的额头上,Gin都没说一句话,也是那次捡命回来才拿了Gin的名号。

      Gin曾经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坚定不移,可当Sherry跟他很理性的分析双宿双飞的未来时,他竟变得摇摆不定了,不是因为怕自己背叛组织,也不是因为自己的信念变了,而是因为他突然害怕自己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他还有那么多美好的未来可以去享受,关键的是他的未来里有Sherry,他怕不能去实现,他怕任务带给他的重伤,他甚至怕一去不复返的生死状,他竟然……怕死了。

      这很不像他,他从不怕这些,他是冷酷的、无情的、毫不畏惧的,他一定要觉得即使是为组织而死,也是义无反顾……

      Gin猛地喝下一杯酒,用高浓度的酒精麻痹自己的意识,他很痛,心痛难忍,你可曾知道自己坚信无比的事情,瞬间在眼前瓦解的感觉,Gin感觉自己的心底有什么东西在渐渐崩溃、塌方。

      这时候他只想见Sherry,让Sherry告诉他这些都不是梦,Sherry是真实存在的,遇到她是美好的。

      Gin睁开眼睛,隐隐约约看见一席露背茶色头发的女孩坐在高脚凳的吧台前……又是幻觉……她在我的幻觉里总是那么美……

      Gin猛地摇摇头,挥去这个奇怪的念头,Sherry才不是这个打扮,红色的露背裙子……怎么可能……喝多了。

      可是就在收回视线的时候,瞥见伏特加从二楼下来,好像在找洗手间的样子。

      因为今天接任务的关系,Gin明明有叫伏特加一天都盯着Sherry,保证寸步不离……伏特加也是幻觉不成?

      不对,Gin拿出手机,看着他在Sherry戒指上安装跟踪器的位置,上面显示Sherry就在这个酒吧里!!不是吧……

      Gin马上清醒了不少,立刻站了起来,眼睛聚焦在吧台角落的方向,像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然后,飞奔而去。

      “Sherry?”Gin几乎感觉得来全不费工夫。

      Sherry有点晕沉,像是喝了不少酒,脸颊红扑扑的,但很妖娆,“Gin……”

      “我以为我看走眼了。”Gin很兴奋的笑着。

      Sherry靠着吧台转了一圈,“怎么,不好看吗?”

      “不是,比我想象的美太多。”Gin赞叹道,真心的。

      Sherry模模糊糊的说道,“我喝了点酒……”

      “你说什么?”她在壮胆?Sherry的胆子什么时候变那么大。

      Sherry低着头,微微的红晕爬上脸颊,“我想……今晚。”

      “你答应我了!”Gin的青筋都在跳动。

      “嗯……你要我吗。”水雾迷蒙……

      嗡——Gin脑海里像是什么紧绷的弦突然断开一样,Sherry说她没心,可是先给身体也可以啊。

      只要是Sherry的,不管是心还是身体,他都要,都想占为己有。

      Gin一把将Sherry横抱了起来,Sherry也马上有了悬空的感觉。

      正好。吧台旁边就有个更衣室,Gin毫不犹豫的把Sherry抱了进去,用力拉上门帘!立刻一室昏暗。

      Gin看见更衣室里有一个平台,高度合适,他把Sherry放在上面之后,就开始扯Sherry的衣服,这衣服真是好脱,因为是露背的,直接拉就断了。

      可是墙是大理石,有点冰冷,Sherry微微皱着眉头,“在这里?”

      真拿她没办法,Gin迅速脱掉外衣,披在Sherry赤裸的身上,将她按在墙上,形成一个临时包围,Gin也赤裸的俯身过去,忍着一时的对话,“这样可以了吧。”

      Sherry很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因为他的那里抵着她很难受,Sherry仰起头,Gin慢慢顺着脖子吻了下去,轻轻地缠绵无间,一直到肚脐,猛地扯掉她最后一道白色的防线。

      Gin把Sherry的双腿环在他的腰部,这个姿势可以到达最深处,虽然他不忍心马上这样,但今天一定可以。

      Sherry却也很听话的用腿扣紧他,配合他轻柔的动作一上一下,“嗯……”Gin很满足。

      他抵着她最柔软处,等待柔滑的到来,这次有点久,肿胀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的击溃他的理智。

      他很想就这样没有润滑的直插进去算了,但憋得太久的下体实在太臃肿,进到头部之后,根本无法深入……

      Gin想过无数种他和Sherry再次交欢的场景,唯独没有这种,太容易,太快,太刺激了!

      Gin摸着她的胸,那么真实,那么圆润饱满,正好一个手掌能包裹完,Gin喜欢这种一掌控制的感觉,一直摸到凸起坚挺。

      他们两在更衣室缠绵享受的画面,像极了电影的色情海报,女的仰头抬腿,男的低头吮吸,场面极其诱人。

      Sherry的汗已浸透衣服,就连Gin也是大汗淋漓,更衣间真的太热了,外面的空调吹不进来,这里笼罩着一股淫秽的味道。

      两人相互拥抱,并揉搓着水露露的身体,一个娇柔细白,一个强壮有力,万一结合起来,可真是有罪受的。

      突然,她的黑色深林有了一丝热流,她也娇喘了一声,Gin感觉抵着的痛感没有了,进出比刚才省力不少……

      Sherry终于环着Gin的脖子,将他的头埋进自己的胸前,Gin也舔尝着那点粉红的小草莓,好甜。

      Gin进去的那一刻,她在笑,Sherry从没这样笑过,Gin突然感觉很陌生,也很熟悉,贝尔摩德……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