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冰菊牧场主
    个人签名:自娱自乐
    关注0 粉丝1 喜欢10内容10
    未知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黑白无常》GRS①第10章/共20章(柯南同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黑白无常》GRS①第10章/共20章(柯南同人)

      第十章:取消监护——那下辈子,可不可以留我一世。

      “喵——喵——”

      6只小外甥猫猫,很好奇的爬过来看着这位传说中的‘舅舅’,Gin也很乖很安静的坐在那里,不敢乱动,是Sherry不让他说话,Sherry忙里忙外的进进出出实验室,Sherry走到哪,Gin的眼睛就看到哪,Gin很想问清楚Sherry一件事……

      白猫妈妈认出了这个昔日不怀好意的‘亲戚’,又来来回回一只一只的把小猫仔夹进箱子里。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刚忙完手头工作的Sherry脱掉手套,来到Gin面前。

      Gin是接到监护人被取消的通知才马不停蹄的飞过来的,是的,说飞过来一点都不夸张,他的黑色大风衣在街上非常拉风。

      Gin想问Sherry的事很多很多,这是Sherry的意愿吗?Sherry没被逼迫吗?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这么突然?……千言万语涌到嘴边,却只汇成三个字,“为什么??”

      “一个星期过了,审核期过了。没通过。”Sherry摊开双手。

      听不懂……“什么一个星期?什么审核期?什么没通过?”

      “我的一个星期审核期过了,我这里没通过。”Sherry强调道。

      “你在开玩笑吗。”Gin皱着眉头。

      Sherry提醒道,“记得吗,我帮你申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那个其实是我审核监护人的期限。满意就执行,不满意就取消。”

      “你在审核我?”Gin难以置信。

      Sherry纠正,“不,不是你。是我在审核我。”

      “你?”Gin还是听不懂。

      Sherry一一解释,“对,当时我刚从美国回来,上一个监护人没跟过来,boss说我还没满16岁,还是需要有一个监护人,然后我点了安全部最厉害的你,可是boss居然犹豫了,我很奇怪,因为美国那边的监护比国内严格也更厉害,但boss答应给我7天的时间考虑清楚。”

      “所以,我……不合格?”Gin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因为表白的事,Sherry生气了?

      Sherry又更正这个急于知道答案的……小孩子,“我说了,不是你,是我。我没办法这样对你。”

      “哪样对我?”Gin确实像极了一个不知所措的倔强小孩。

      Sherry耐心说道,“你怎么想都可以,但Gin你不该在这里,对你来说不公平,你之前说的是对的,太大材小用了,每天围着我做些端茶倒水的活,不仅是boss,连我看到都会为你伸冤的。我想boss犹豫让我保留7天观察期是有道理的,我发现,我会为你的怀才不遇而可惜,我甚至想为你打抱不平。”

      “我是该高兴我们终于不是监护关系,可以发展情侣关系;还是该沮丧我失去了保护你的机会。”Gin不确定。

      Sherry叹了口气,“你只能庆幸boss很了解你我,是我耽误了人才。”

      “boss这么认定你……不满意?”Gin觉得boss的犹豫很可疑。

      是不是一开始boss就不想让Sherry接触Gin,怕Gin会对Sherry有非分之想,Sherry和boss真有什么还在瞒着Gin?还是boss真的认为Sherry的地位不足以聘用Gin保护,依boss的性格,直接取消不就行了吗,哪还来个7天审核。也许这是Gin和Sherry的职位谁大谁小的问题。

      Gin不想知道,因为这样看来,Sherry能随意进出总部,直接申请监护权利,怎么看都是boss的高级红人,也许Gin和Sherry职位一样,但boss对Sherry的重用比Gin谨慎得多。Sherry就像是一个难搞的高级员工,没她,绝对不行,有她,就得迁就迁就。

      想到这,Gin立马就颓了,那人家满不满意,岂不是随心情说说的?后悔平时没对她好点,天天找麻烦,她当然是不满意的……

      Sherry却说,“因为那天晚上,我知道你感冒了。”

      “‘感冒’那又怎样?”Gin不觉得这是Sherry不满意的原因。

      Sherry道出了实情,“‘感冒’需要休息,我当天又去找boss,提出修改申请条件。”

      什么?“我还以为你们在耍我,因为前因后果我从来不知道。”Gin以前确实在这个问题上非常气愤,现在显然诸星大给的明美答案不对,难道真是自己错怪Sherry了?

      “我要求boss在这一个星期不给你派任务,boss立刻拒绝,说会耽误很多情报进度,boss觉得你可以兼顾,但boss不知道你的病情,是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申请停止加派任务给你。总之,这里面前因后果很复杂,我只跟你说好好休息,才会好转。你要真觉得是在耍你,那你就怪我一个人好了。”Sherry给Gin倒了一杯茶。

      “你凭什么觉得我需要假期。”Gin确实过了一个美好的假期,他捧着这杯暖茶,久久不想放开。

      Sherry补充道,“休息也是任务的一部分。”

      “呵呵,坚持要求boss,可是有代价的。”她不会献身了吧,该死,Gin总会往那边想。

      “是啊,boss最终提了他的要求,要么监护人直接上任兼顾保护我和组织各项任务;要么休息7天,享受7天监护,之后立刻取消,恢复原职继续工作。”Sherry也照搬了所谓boss的‘代价’。

      “你选了,后者。”还好没失身……Gin又挥了挥脑袋,甩掉这个难缠的想法。

      Sherry摇摇头,“是天不容我乱来,Gin,你不是不合格,你很完美,是我一开始就结束了。”

      “什么时候结束的?”Gin从这几天开始,就感觉好像组织又忙了起来,原来是自己被‘隔绝’了。

      Sherry指着日历上的一个红圈,“前天,本来想告诉你假期结束了。”Gin还以为Sherry在纪念他们之间的表白日,看来Gin多心了。

      “怪不得,我的假期一结束,就立刻接到任务了。你出事了,也没责怪作为监护人的我,我觉得不对劲,才知道原来监护你的资格没了。”Gin想着今早从总部飞过来的情景。

      Sherry撇了撇嘴,“那天一大早,你送花过来,我没忍心说。”

      “所以呢,你每次都这样,撩完就走?留我一个人,不知安放。”Gin放下手中的茶杯。

      Sherry抱着胸,靠在桌面看着他,“什么撩完就走,好心当成驴肝肺。”

      “那不是吗,你很喜欢过山车吗,每次都把我拉到最高处,然后再重重的把我扔下来,你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吗。”Gin只是有点郁闷。

      “你干嘛对我发火。”Sherry觉得自己的心意白费了。

      “你真的觉得,我会对你发火吗。”Gin笑道。

      Sherry半月眼,“好,我知道,你没休息好,反而导致你的手受伤了,所以,在酒吧里,老天替你惩罚我了。”

      “Sherry,你真的知道我在说什么吗。”Gin皱着眉头看着Sherry。

      Sherry知道,但她不想说,“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也不小,好吗。再过不久,我就满16了,过了法定监护年龄就是想申请也不行的。”

      “可是,你不是因为你姐姐才申请的吗?没有我监护,你会担心死的。”Gin搬出了杀手锏。

      “不会,我会处理好我的事情。”Sherry半月眼。

      “没有我的车,你出去会晒死的。”Gin超认真。

      “嗯,我还是可以叫出租车的。”Sherry半月眼。

      “没有我帮你买东西,你会累死的。”Gin超认真。

      “其实,这几天全补齐了,不缺了呢。”Sherry半月眼。

      “没有保护,你会被人害死的。”Gin超认真。

      “额,我不出去就没有敌人。”Sherry半月眼。

      “你这样闷在实验室,也会憋死的。”Gin超认真。

      “应该不会……”Sherry半月眼。

      “Sherry没有我,你真的会死的。”Gin超认真。

      “……”好吧,Sherry承认她活了那么多年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容易死。还是说,Gin想让她死,应该不是,“Gin……你怎么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你懂吗。”Gin竟然也学起了Sherry的口气。

      “所以,你想干嘛。”Sherry继续半月眼。

      “我表白的事,你还没答应呢,我等了这么久,而且现在已经解除监护关系了不是吗,我们的关系自由了,不是吗。”Gin期待道。

      “所以……你要怂恿我背叛组织吗?”Sherry眼前一阵乌鸦飞过。

      “不。”Gin回。

      “那你要告诉我,你背叛组织的计划?”Sherry眼前又一阵乌鸦飞过。

      “不。”Gin又回。

      “你……放弃我了?”Sherry有点庆幸,但显然是幻觉。

      “不不不,”Gin一把抓住了Sherry的手,“Sherry,你到底要我怎么办,你曾经因为监护关系拒绝我,现在不存在了,那我们可以先谈谈恋爱吧。”

      “你想,怎么谈。”Sherry这话简直是赤裸裸的勾引,直接问一个男人的想法,这小妖精撩人不偿命的功夫,一点也不比贝尔摩德差。

      Gin眼睛一放光,“我带上你,一起出任务。你每次都在车上等我回来,我会保护好你的。”

      “我被boss……禁足了,之后都是。出去要申请的,boss签字那种。”Sherry实在不忍心打击这个bulingbuling的眼神。

      “那办公司里、实验室里、总部、你的宿舍,哪里都行。”Gin想象着那些刺激的偷腥画面,就一阵兴奋。

      “我看你的任务排得挺满的。”Sherry指了指门外几个黑压压的人,都是安全部的,估计刚跟他们的大哥从总部追过来。

      他们现在眼巴巴的看着大哥抓着一个白大褂女孩的手,他们掐着表,来回踱步,恶狠狠地盯着实验室里看,等得焦头烂额。

      一群废物,真是会败坏Gin的好心情,“你先答应我,我马上出去解决。”

      “你说过……不会逼我的。”Sherry咬着下唇。

      “好,那我们都不背叛组织。但至少,这段时间,给我一点机会,我会让你,爱上我。”Gin亲了亲Sherry的小手,放开,恶狠狠地向那群划水的黑衣员工走去。

      —*—*—*—

      刚捡命送走了一个白无常,现在又来了个黑无常大人。

      “Gin,来过?”诸星大指着Sherry办公桌上那杯喝了一半的杯子。

      “嗯,刚走。”Sherry拿起杯子放进洗漱盆,然后她又开了橱柜,问道,“咖啡,还是茶?”

      “罐装黑咖啡,谢谢。”诸星大觉得太麻烦,瞄了一眼柜子,挑了个不用开热水的。

      “你不忙么。”Sherry还是给诸星大温了一下咖啡。

      “上个星期,来过很多次了,每次都被Gin用枪指着威胁回去。”诸星大也拿到了一杯暖暖的黑咖啡。

      “Gin还威胁过你?”Sherry都不知道,Gin怎么会反水,好吧,组织里盛传Gin的‘尽心尽责’真的不是盖的。大材小用他就会小题大做。

      “他在这半公里内,放了不少人,连只蚊子都不给进来。”诸星大迫不及待的打开咖啡罐子,喝了起来。

      “哦,Gin可是天天损你呢,你还这样夸他。”Sherry笑道。

      “是吗。”诸星大觉得好笑,Gin这么小心眼。

      “你来做什么?”Sherry自己也冲了咖啡。

      诸星大说的随意,“我可能,要跟你姐姐分手了。”

      “嗯,姐姐知道吗。”Sherry听得更随意。

      诸星大一笑,Sherry真不一样,“还没有,但我以为你会问‘为什么’。”

      “该问‘为什么’的不是我,是姐姐。”Sherry喝下一口咖啡。

      诸星大说出了原因,“我太忙了,最近一次见她是和你和Gin那次,我想这样对她太不公平,所以……”

      “这话,你应该只跟姐姐说。”Sherry很不满的打断他。

      诸星大摇摇头,“可是你都不劝合吗。”

      “我劝有什么用,和你谈恋爱的又不是我。”Sherry放下咖啡杯。

      诸星大笑着提醒道,“嗯,那是你姐姐。”

      “诸星大你听着,你和姐姐都是组织里的人,结果你我都清楚,但谈恋爱是可以的。即使分开了也是出路。”Sherry说的无奈。

      诸星大观察到了Sherry的异样,“你明明说分开好,但是听起来却很不开心。”

      “因为姐姐喜欢你,她是真的很爱你。”Sherry没看诸星大。

      诸星大也感觉到了Sherry的无奈,“你让我很矛盾。”

      “因为,我也很矛盾吧。”Sherry摊开双手。

      诸星大却有了很不好的预感,“怎么,你答应Gin了吗。”

      “不算答应,他一向很着急,我只是不喜欢被迫的感觉。”Sherry摇摇头。

      诸星大莫名的承诺道,“换做是我,我不会强迫你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

      “姐姐不也是被迫分手吗,你想过她会有什么感受吗。”Sherry看着这个传说中的‘渣男’。

      诸星大也知道不可能的事,还是提早结束的好,“我记得,你说组织里分开才是出路。”

      “我很乱,我不确定。”Sherry陷入了一阵思绪。

      “但是,我之前说的话永远算数,我拼上性命也会保护你的。”诸星大保证到。

      “你别什么事都拿命开玩笑,那样不好。”Sherry一脸严肃。

      “呵呵,希望你每次遇到绝境的时候也是这样想,别拿命开玩笑。”诸星大很担心Sherry再次冒险,依他对Sherry的了解,Sherry是那种会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人。

      “呸呸呸,咒我绝境啊。”Sherry一脸嫌弃。

      “至少有我在,你没机会的。”换诸星大严肃。

      Sherry知道,这两只黑白无常嘴甜的功夫都很了得,“你还是想想,怎么和姐姐说吧,姐姐那边我想会需要一阵子才能缓过来。”

      “我不希望这会成为你的负担。”

      “放心,我不会沉溺。”Sherry摆摆手。

      也许比Sherry更乱的是赤井秀一吧……

      赤井秀一才刚意识到,为什么自己的事都要这么事无巨细的告知Sherry,希望她多了解自己吗?可是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啊,难道是让Sherry一起承担不成,就像Sherry刚才一语道破的,你到底在跟谁谈恋爱,真是着了魔了。秀一更愿意理解为,在乎她,才会告诉她。

      明明就是我先认识你的,为什么会被后来的Gin夺走,是因为还有个明美牵绊吗。

      不,是Gin。秀一不得不承认Gin是个很强大的情敌。

      Sherry的美,是秀一看上一眼就很喜欢的感觉,漂亮气质好,头脑顶尖,态度却不高傲,虽然平时有一点拒人于千里之外,但绝对是有礼貌的,很舒服的,她会考虑别人的心情,她很敏感。

      知性又高冷,最难能可贵的是单身,对秀一来说是很有征服欲的,但秀一忘了这样的效果,在别人那里同样存在,Sherry吸引了秀一,同样的,Sherry也会吸引Gin。

      秀一拒绝不了Sherry的魅力,他也阻止不了Gin那强烈的荷尔蒙攻势。Gin是那种喜欢一个人,就会立刻跟她上床的个性,不是说一眼就非常挚爱,而是生理在作怪,加上Gin的疯狂,那得到娇弱的Sherry,是很容易的事情。

      但Sherry和Gin那些床上的女人又有什么区别,这样迟迟未动手的作风,说Gin不正常,才是正解。怕是Gin真的遇上真爱了,如果明美得到了Sherry的心,Gin最终得到了Sherry的身体,那我算什么……秀一似乎什么都得不到……

      男欢女爱,本就是人之常情,就像Gin所说的那样,喜欢对Sherry女神想入非非。就连Gin这样毫无人性的人都能没心没肺的追求Sherry,更何况自己那么屌丝。

      先离开明美再说吧,之后秀一想和Gin展开争夺,他知道这样不对,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就像那天给Sherry装修小屋子,是他在组织无比开心的时刻。

      上学那几年,秀一开始交女朋友,也换过好几个,但都不记得她们长什么样了,只唯一记得他的第一个女朋友说过这么一个故事。

      她说,“你相信‘三生石’吗。”秀一摇摇头,依稀记得她认真的说,每个人都有三世的因缘,也许就是因为上辈子欠下了和你情债未还清,所以让我今生又认识了你,秀一,我们今生也许只有缘,并不适合在一起,所以,再见了。

      秀一当时并没有多大反应,在他看来好聚好散,他也会真心祝福他的第一个女孩。

      Sherry说过,是上辈子欠姐姐的人情太多了,所以这辈子怎么都还不完,使得秀一又想起了那个‘三生石’的传说,他本就不信,但他希望是真的。

      Sherry上辈子给了姐姐,如果Sherry这辈子给了Gin,那下辈子,可不可以留我一世呢。这一世,你就不觉得,你欠着我吗……

      说着,秀一看着手里的烟头,自己的小公寓也弥漫在一股浓厚的硝烟中,像极了他把烟蒂扔掉引起火灾浓雾的场景……这是他今晚抽的第三包烟了……

      想到这里,他真的很想马上投胎到下一世,去见他心心念念的志保小天使。借助这烟头,燃起公寓的熊熊大火,然后,他就能在烈火中重生,飞向那个茶发女孩的住处,每天围绕在她身边,做些柴米油盐的事情,看她那总是嫌弃的半月眼,然后自己满足的接受她嘟着嘴的批评,接着自己会一直做到她满意为止。虽然这样的生活很平淡,很乏味,甚至很枯燥,但却很真实,值得追求,不是吗……

      这辈子,是享受不到了,下辈子吧,见到了你,我一定不会再放过你,宫野志保,我会让你知道故意甩开我的代价,我会让你后悔的……

      秀一很想这么做,很想去死,去到Sherry属于秀一的那一世。因为他恨极了这辈子还有个Gin,恨极了这个卧底的身份,恨极了父债子还的任务,他是有心魔的人,而这些心魔只有遇上那个小天使,才会突然瓦解。

      他很想让Sherry也像他那样,感同身受,备受煎熬,也遇到一个很喜欢,却永远都得不到的人,于是,他灭掉了手中的烟头,现在为Sherry去死还不是时候……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