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lll很呆
    个人签名:写古风文,还有做自己
    关注2 粉丝4 喜欢32内容11
    浙江·丽水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3

    《少年行》(番外)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聂钏)

      他最在意的还是——阿娘走之前,留下的那张旧信纸,那些关于聂钰的事……难道,阿娘就没有留下些什么给他吗?阿娘临走前,难道还只是在想着与她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的聂钰,那他呢?阿娘一句未说将他抛下,难道就没有留点什么给他吗?

      从安死了那日,援军到达。

      趴在他身上的人,想睡着了一样,但她背上密密麻麻的箭,和浑身的鲜血。让他不敢乱动,别说抱了,就连碰一下都不敢,怕一不小心弄疼了她,让她死后都不能好好走轮回路。

      他有想过自杀,如阿娘自杀,只是他不要割腕,不要感觉自己的生命从血管里慢慢流出的那种恐惧感。这样一想,阿娘死的时候,他不在她身边,她就静静地看着血从深可见骨的伤口处汩汩流出,阿娘是害怕的吧。

      要不一刀割喉,直接让血喷溅,那样如同西楚霸王乌江自刎,死得痛快。

      算了,他还是看着朝霞放下了手里的剑。

      阿娘不在了,从安也不在了。

      聂钰什么的,与他也没有关系了。

      他于世间禹禹独行,带着阿娘和从安的那份,好好活着吧。

      (秦从安)

      她是姑娘家,姑娘家的心思可是最细腻的了。

      从安很容易感伤。

      小时候看见小鸟从高树上掉下来摔死了,看见路边小猫小狗的尸体,就会忍不住抓住聂钰的衣襟,放声大哭,哭得全世界都悲伤了。

      这时候,聂钰就会温柔地伸出手,擦掉她脸上的泪。聂钰修长的手指甚是好看,她很喜欢玩哥哥的手。

      后来,聂钰变得很忙了,他每天总是有做不完的事。

      她想跟他待在一起,可聂钰对她说:“小安儿,我很忙,你自己一个人去玩吧。”

      “那我怎样才能和你一起?”她问。

      聂钰沉默。

      突然有一天,聂钰对她说:“你去参军,保家卫国,然后成为大将军,这样可以和我平起平坐了。”

      “平起平坐不应该是身份对等的人吗?”

      “我以后一定会达到那样的高度的。”聂钰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从安点头:“好,那我参军。”

      第一天训练,她浑身酸痛,手臂蹭破了点皮。她受不了了,哭着去找聂钰。

      可是聂钰对她说:“你不可能每天都哭着来找我,我不会安慰你的。今天不会,以后也永远不会。”

      她愣住了。

      往后再苦再累再痛,她都咬牙忍住,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再和聂钰说。

      再然后,聂钰告诉她,她是前朝公主,他是她皇兄。

      尊贵的称呼再度将两人的距离分得更远。

      她气,气聂钰只知道权谋,于是就直接叫他皇兄,不再亲密无间地喊着“哥哥”

      两人之间的生活平淡,直到聂钏出现,聂钏很容易脸红,很有意思,但是送走聂钏的那天,从安悲哀地知道,聂钏最后很有可能成为聂钰手中的一颗棋子。

      可没想到,他没有。

      这引起了从安的注意。

      聂钏参军那天,她便知道他来了。她一直在默默观察他,发现聂钏不对劲后,她便放弃了找他的念头。

      敌军压境,她携不到十万的人马赶去边境。时间紧迫,她不能有其它想法。

      哪怕知道聂钰让她应敌一举,是要她的命。

      可是数年来的日子,守卫疆土的热血早已涌流在她的血管里,她一往直前。

      只是身后故土,她竟生出几分渴望与幻想,希望死后——魂魄归家,尸身还乡。

      (聂钰)

      阿娘死了,从安死了,聂钏与他断绝关系,隐蔽人间。

      高位上的聂钰孤独地回想起自己这二十几的人生。

      从小,聂钰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其实聂母瞒他瞒得很好。只不过聂母没有料到,她捡回来的四岁孩子,有一颗七窍玲珑心知世间冷暖。

      聂钰也一直知道自己有个妹妹,他知道妹妹被什么人领养,在哪户人家。甚至他小的时候还会偷偷跑出家门去看妹妹,然后两个人开开心心地玩在一起。

      从安小时候粉嫩嫩的,和那些街旁脏兮兮的孩子们不一样。她整个人都是粉雕玉琢,应该是让爹娘放在心尖儿上疼得孩子。

      可是她的养父母根本不疼她,还经常打骂她。从安身上一直都有伤痕。而且当初前朝皇帝抛弃他们的时候,给从安造了个假身份,说是母亲与人私通所生。

      “野种”“狗东西”

      这些词贯穿了从安的整个童年,给她幼小的心灵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聂钰知道自己还没有能力去帮她抵抗这一切,他只能对她好,一遍遍地让她知道除了她那打骂人的“爹娘”,她还有一个能为她遮风挡雨的哥哥在。

      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呢?

      当他察觉自己可以谋划复仇之事时,身边的一切都变为了他处心积虑做准备的工具。于是都变掉了,他利用从安听她的话让她参军杀敌,累积战功,一步步爬到少年将军的位置。那个当初一开始训练蹭破了皮都要跑来跟他哭唧唧的小姑娘,渐渐长成了性子清冷的女将军,那些记忆里从安的音容笑貌,都模糊掉了。也不知道从安有没有一刻,怨恨过他。

      可他有时候看着从安面无表情地听自己命令做事的时候,恍惚又觉得从安从未改变,还是那个跟在他身后哥哥说往东她便绝不往西的小丫头。

      是他变了。

      一开始的阴谋诡计,迈出了那步绝没有收回的道理。他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变得心狠手辣,变得人模狗样。午夜梦回,他也有想过自己这样做的对错,也有后悔的那一刻,可他总不能对所有人说:我后悔了,那些事情我不认,不是我做的。

      做了便做了,不认也无法抹去痕迹。

      所有 因果推着他,逼着他,走上这条不归路。

      离开聂钏和聂母,他改名换姓成为了朝廷唯一的异姓王爷,皇帝跟前的宠儿。

      那时日,世上只有异姓王爷楚沉,再无林间少年聂钰。

      假借圣旨改回名字,成为摄政王。

      可他仍是异族之姓,没有变过。

      聂钰、楚沉、聂钰。

      皇子、靖王、摄政王。

      哪个才是他?哪个都不是他。

      他只是一缕尘世间漂泊不定的魂魄,沾了怨念,成了人人惧怕的厉鬼,成了亲手将亲妹妹杀死的恶魔。

      要是能重来一次,他希望,自己不要再跟朝廷权力有任何关系;他希望,自己就做阿娘的好孩子,做从安的好哥哥,足矣。

      若有来生,他希望可以补偿,能不后悔。

      可人生仅此一次,没有轮回。


      写文的是真的辛苦,不容易。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