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墨景
    个人签名:愿小生有幸,带姑娘到古韵船帆一游
    关注1 粉丝2 喜欢0内容5
    浙江·温州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3

    《瓷缘》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1

      ﹝壹﹞

      “夫人”丫鬟阿霜轻声劝道,“雨大了,这竹亭阴凉,您病情未愈,受不得寒,我们还是回屋歇着吧”

      “咳咳”嘶声裂肺的咳嗽声再次传来,阿霜赶忙上前轻轻拍打我的背帮我顺气,许久,咳嗽声渐渐停息,嘴里又有了一股熟系的血腥味,为了不让阿霜担心,我从怀中拿出一方秀帕,假意擦拭嘴角,趁机将嘴中的血咽了回去。

      “夫人,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药房里的药也该煎好送来了”

      我微抬头看她,见她一脸忧虑,微微一笑终是应了一声“好”

      阿霜轻轻将我扶起,取过一旁的油纸伞撑起,“来,夫人您慢一点”

      “好”我扶着阿霜的手缓缓走入伞下,走入雨中,望着打在青石路石板上的雨滴,脚步微停,手缓缓伸出伞外,略带苦涩和空渺的看着打在手中的雨滴,感受着雨水打在手上冰凉和刺痛感,刚刚回笼的神思又再次飘散。

      “夫人?”阿霜疑惑的声音使神思微微回笼。

      “无事,回吧”拂袖轻弹去手中的雨滴。

      “啪嗒”从袖中掉出一物落在石板道旁的泥地水坑中,还未等阿霜反应过来,一道身影已经出伞蹲到地上将那东西捡起。

      “咳咳”剧烈的咳嗽声传来。

      “夫人”阿霜回神连忙蹲下,将伞撑在我的头上,替我挡去雨水,伸手拍打我的背,“夫人,你怎么样?夫人,你身子本就不好,这会儿怎么还敢淋雨?夫人”

      终于咳嗽声消散,耳边又是只剩下雨滴滴落的声音,我用袖子细细的擦拭去手中步摇上面的泥尘,使它露出原本的模样,待擦拭完,我紧握住放在心脏处,眼角似有晶莹之物滑落。

      阿霜神色复杂的看着我手中之物,“夫人,这只步摇……”

      “咳咳”然而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她的询问。

      “夫人,你没事吧,夫人”阿霜极其紧张与担忧的声音响起在耳边,“夫人,您的衣裳都全部湿透了,我们赶紧回去沐浴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吧”

      “咳……我……咳咳,没……没事……咳咳……我们……咳,我们回……咳,回吧”

      阿霜将我扶起,我顺着她的力道尝试着站起,熟系的血腥味再次袭来,而这一次却再也压制不下去,已经被泥水沾染上的素白罗衫上开出了些须红梅,雨水被染调红。

      “夫人,夫人”耳边是阿霜的急呼,以及雨水敲打竹叶的声音,凉亭、竹林……雨水包裹全身,刺骨的冰凉从四边八方涌来包裹着我,眼前,一道身影逐渐的清晰,一身青衫如竹,他脸上是温柔的微笑,缓缓的唤着我,“央儿,我来接你了,来,央儿”

      “沈郎……”

      我缓缓伸出手,闭上了沉重的双眼,嘴角笑容带着解脱与幸福。

      (贰)

      “小姐,这雨要什么时候才停啊”阿霜坐在窗边,脸色郁闷的看着窗边的雨。

      窗外大雨淅沥,往常繁华喧闹的京城街道褪去了骄华,雨下的京城街道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但是对于这个天天想着出去玩的小丫头来说,下雨貌似成了她的天敌一般的存在。

      “阿霜”我轻叹,“等改日不下雨了,我再带你出来玩可好?”

      “真的”阿霜抬头,眼中的郁闷一扫而空,待我点头后,眼中迸发无限的欢喜,阿霜跑来保住我的胳膊,“小姐,我听京城里的人说,过几天啊有个元灯节,我们一起去吧,好不好,好不好嘛”

      “你呀”我无奈一笑,手指轻点小丫头的额头。

      突然楼下传来吵闹声,顽皮的阿霜听到,弃我的胳膊丢下一句“我去看看”,房中就没有了她的身影。

      我无奈摇摇头,显眼是习惯了她这般,自顾自拿起排放在桌上的茶具,给自己沏茶,茶未吃完,门口就传来阿霜气愤的声音,房门被打开,门口涌现出一堆人,阿霜气呼呼的小脸格外的显眼。

      放下茶杯,阿霜快步走入,“小姐”

      “谁气到你了?”阿霜自幼伴在我的身旁,随我和父亲游历各地,被气成这个模样倒是少见。

      “哼,小姐可听到了刚刚楼下的吵闹声?”

      “听到了”我督了一眼门口的一群人。

      “刚刚楼下,一位公子拿着一套青瓷茶具上门说是这个青瓷的年成不对,老板却说这是咋们谭家出品的绝对不会出错,两人便争执起来,我下去的时候,借了那个公子的青瓷看,可是却发现这个公子手中的青瓷根本不是我们谭家出品的,可是那个老板却说我一个丫鬟做不了主,偏要找小姐看看,小姐你说说看,我怎么可能看错自家出品的瓷器嘛”

      “好了,不要生气,我相信你”我伸手揉了揉阿霜的头,安抚好她后起身,看向门口,“不知哪位公子可在?”

      人群散开,一位面容俊俏,气质如竹的青衫公子从人群中走出,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锦盒,想来锦盒里面就是那套青瓷茶具了。

      我向他走去,“不知公子手中的青瓷可否借我看看?”

      “可以”声音温和,轻柔如风,“小姐请”

      他将锦盒打开,一套讨喜的青瓷茶具放置其中,我从其中拿出一件青瓷茶壶细细查看,随后又拿起了一只茶杯,一一查看完毕后放入锦盒之中。

      我一笑,“我可否询问一下公子购买时老板说是多少年的年成?”

      “说实话,这套青瓷茶具并非在下亲自购买,是在下的有人与昨日赠与在下的生辰礼物,听友人说有三百年的年成,在下不才,对于陶瓷略有研究,这套青瓷茶具于在下看来不过就两百余年的年成,询问友人后方知是在此处购买,今日前来也不是想让老板为难,只是想提醒一番,为料到老板误错了意,方才有了这么一出,让大家见笑了”语序不缓不慢,彬彬有礼,逻辑严密,倒是一位接受过好教育的公子。

      “老板,你怎么说?”

      “这,谭小姐,我们家的青瓷均是从您家购买的,我们家对于谭家那是百分百的信任,所以我也没有仔细查看,可是这位公子如此说,不是在损害您家的名誉吗?”

      “老板,您这么信任我们家,我相信父亲听到也会欣喜的”我轻笑,“但正如这位公子所说,这套青瓷茶具只有两百七十年的年成,这套青瓷茶具怕是被人埋入土中,故做旧了一些罢了,况且这套青瓷茶具并不是我们家出品的”

      “哼,我就说不是吧,不信”阿霜在一旁为自己打抱不平,同时也不忘维护自家的瓷器,“老板,下次可要看清楚了,别什么都往我们身上套,今日若不是我们小姐在这里,我们谭家的名声怕是要被你损了”

      “是是是,下次一定注意”老板转身看向哪位公子,“这位公子,请跟我来,我们将银两退换给你”

      “麻烦了”他走前对我微微一笑,点头示意感谢,我微笑回礼。

      吃了两盏茶,老板的账目也送来了,外面的雨也停了,我刚刚走到街道之上准备离去之时,一道温和的声音叫住了我,“谭小姐”

      回头一看,是那位公子,他快步向我走来向我作揖,“今日多谢谭小姐”

      “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公子不必行如此大礼”我伸手虚扶,“公子唤我可有事?”

      “说来也是惭愧,在下身为男子却没有谭小姐处事果断,谭小姐的眼界也让在下佩服不已”

      “多谢公子夸奖,小女子不甚荣幸,若是父亲在此怕是一眼就可看出来,何须向我一样观察如此之久?倒是公子可以看出这青瓷的大约年份,倒是让小女子吃惊不已”我微笑,“看公子放置青瓷茶具的锦盒,可见公子也是个爱瓷之人。”

      他微笑,面带喜色,“家中也就只有我会摆弄这些,不知谭小姐近几日可是在京城?”

      “在的,最近都会在京城随父亲停留几日。”

      “谭小姐,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公子但说无妨”

      “不知在下可有幸可以向谭小姐讨教一些关于瓷器的知识?”

      我看向他,发现他面上只有温和的笑意,“若公子有意,可到城东的制瓷房询我便是,公子,我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谭小姐,再会”

      “再会”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