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墨玄夏仪篱落
    灵异恐怖版主
    个人签名:来者...皆为客,须待之以礼。
    关注10 粉丝16 喜欢870内容66
    河北·邢台
    灵异恐怖 灵异恐怖 关注:11 内容:14

    旧砖窑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灵异恐怖
    • 萌主
      LV.12

      大概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时改革之风才刚刚吹到顺德,因此经济发展肯定是比不上现在。

      所以由于经济发展欠佳,当地的兵营肯定是设备不理想了,条件差不多就像现在大山深处较简陋的学校一样,又加上本来开发力度不够,现在的城中心原本之处看起来跟村子差不了多少,甚至还有一条河流淌贯穿而过。

      在兵营里,我和战友因为那场浩劫的过去而逐渐的闲了下来,基本所有人都常在营内。

      说实话,在那之前我是坚持唯物主义的五好青年,是不相信什么牛鬼蛇神的。

      但那次事情发生后....我却对他们多了些许敬畏之心。

      时间发生的那天晚上,跟我同舍的小刘摸索着起了床,迷迷糊糊之中撞到了水壶,我吓得一激灵,反应过来之后便骂骂咧咧道。

      “你**安静点,猛坑。”

      “噢噢,上个茅房。”小刘答到。

      我心中恼火,在其他人的呼噜声之中略带不满的说到。

      “快点,回来时候安静点。”

      “哦。”吱呀一声,小刘似乎是推开了门,又传来一声轻微的关门声,脚步声慢慢消失。

      后来,我便沉沉睡去了。

      我是个生物钟很准时的人,每日在公鸡打鸣前,我就可以起床,代替老班长,得意地催一催别人起床,然后....继续趴一会儿毕竟睡回笼觉的感觉真得是挺爽的!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瞥了一眼小刘的床位,没人?

      我心中奇怪,难道这小子太阳打西边出来,早起了?平时这小子可是要老班长拽着他耳朵把他从床上提溜起来的。

      我故意清了清嗓子,学着老班长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大喊一声,起床!

      随后把头埋在粗布茶叶枕里,耳边似乎传来一声大骂,但我早就习惯,还是照旧睡去了。

      起床后,点名时,小刘不在场,班长问我们他去哪里我们都说不知道,后来我们都猜想这家伙不会当逃兵了吧?

      但后来上面去他家问了,小刘没回家。

      就这样莫名失踪了?当时也没有什么监控和天网,大家便以为小刘确实是逃了,逃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做人。

      一天,我们在营外的一处空地踢足球,至于球门嘛,就是了两棵树中间靠后点的位置垒上几块砖头。

      踢的时候,小王一脚就要来一个射门,结果砰的一脚那球撞在树上,掉下几片枯黄的叶子,球也被树弹到远处,滚进一个旧砖窑里。

      “我*,小王,你这脚真臭啊。”

      我在一旁拿着茶缸喝了口水,见那球滚进我不远处的旧砖窑砖窑后,我便站起身,走向旧砖窑。

      砖窑的口有些低,我俯着身,朝里面看去,发现了静静待在黑暗里的旧足球。

      然后我踏在里面后来铺的干草上——那是前期宿舍没建好的时候我们暂时住了一两天铺的,走了进去,拾起足球,抄去了上面的几根干草,在手里抛了抛,转过身。

      “啊!!!”

      所见一幕使我直接被吓得坐在地上,平时的胆大只能让我保证此刻不被吓晕过去。

      我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忘了那画面。

      “小...小刘?.”

      小刘四肢张开嵌在墙壁上,脸上恐惧的表情已经扭曲,张着大嘴,好像在死之前呼喊求救过,身上虽然没有伤口,但露出的手上和脸上已经看出了腐烂和尸斑,散发着淡淡的臭味,两眼圆瞪,却是已经只剩眼白,显得无比狰狞恐怖,但诡异的是,后面的砖窑他是怎么硬生生嵌进去的啊?!

      一股凉气从脚跟直冲到天灵盖,我被吓得动都不敢动,或许是想起来老一辈人讲的僵尸,害怕小刘突然带着满脸的狰狞咬向我。

      我的大叫引来了战友,他们看到这一幕也是被吓得呆立当场,有胆子小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甚至跑出去呕了起来,此时我的腿已经完全没了知觉,两个胆子大点的战友低着头尽量不去看小刘,从而把我扶了出去。

      后来,上面派了人来,当时我也在当场,刚来时,他们直接把小刘从墙上扒了下来,却听刺啦一声,在小刘后面深陷下去的砖窑壁上留下一层带着尸油的皮,显得十分恶心和瘆人。

      小刘的身体与其说是嵌进了这坚硬的砖窑壁中,倒不如说是跟其黏在了一起....

      后来,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也没给个说法,逐渐被人遗忘...或许...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吧?有一次晚上我从砖窑处路过,隐隐约约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声....

      现在....城市发展了,那个砖窑自然拆了....故事也被遗忘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