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云亮】建一个云亮段子楼。有新梗就来更。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骁勇的将军在血战后误入琼林。好客的武陵仙人不嫌他腥气沾身,反替他洗去土尘,赐他花间一席,掐枝上芳华做盏,欲与他对酌。

          将军看惯了金戈铁马,也看厌了。他收起不可一世的龙枪,略一躬身,笑吻桃花。

          “在下赵子龙,于此失礼了。”

      【云亮】建一个云亮段子楼。有新梗就来更。

      仙君指束红丝,看过太多人间情缘的兜兜转转、是是非非,早也倦了。将军半生金戈铁马,看了太多狼烟四起、草菅人命,也当是疲惫难堪。

      此般,将军总笑仙人不懂尘世;而仙人总也笑将军不解情缘。

      回复

      将军曾赴无数次大战后满是硝烟的筵席,哪般的琼浆玉液未曾收入腹中,酒量自然要胜这桃花散仙三分。可既他天仙也狂醉,将军区区一届凡胎,也没有千杯不倒之理。

      偶尔,偶尔罢。

      醉里的将军褪去了眉宇间的戒备,将金铁锋枪都揽入了骨中。

      有那么一瞬间,诸葛亮竟以为他本和自己一般,是个泯灭在黄土烽烟中的仙人。

      回复
      毕生的戎马磨去了所有将军胸中的儿女情长,而仙人偏偏很爱推敲这些红尘感情事儿。某日将军侧卧桃林里,手攥二卷翻滥了的兵书细读,仙人踏在仙树上,拨过层叠的桃枝窥去。
      仙君淡泊了千百年,竟有些振然痴了,不觉便念了出口,那句镌刻在树根上最古老神圣的诗:“桃之夭夭,灼灼...”
      将军生来是个直肠子,何曾听过这般的句儿,一个翻身起来,挑来龙枪、出口便问:

      “逃之夭夭,谁逃之夭夭?捉捉、捉谁?仙君要擒之人,在下必当奉上其首!”
    • 山月共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草了。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执墨一笔绘青山hhhhhhhh突然沙雕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将军身赴皇命,眼看边关纷乱四起,仙君深知此事难以阻拦。将军单膝折土,略一抱拳,便携着满身浸血的勇绝而去。

      将军不愿让他担忧,因此从不言明,可仙人却有千年的神识。他知晓,将军这一去,或是赴战、或是赴死。因此他只是以一盏略涩的花酿去酹太虚,再唤来了彼时的仙友一游武陵。

      凤仙闻讯来,自嘲是坠那九霄为这一口新醅。他细细打量了一番故友,再眯了一双凡间尘土染乱了的眸,问:“我上次瞧见仙君算来也是廿百年前,那时仙君目中且染千丈星;怎得今日相逢,却掷了十里芳华换淡泊,教我看来都怜惜。”

      仙君笑了:

      “我家将军说了,我的眼里只能有桃花——和他。”

      回复

      凤仙闲来无事,醉卧青石问仙君,莫非是对俗客尘子动了凡心。

      仙君从将军留下的几卷兵书中抬起了头,笑答:

      “哪儿哩,我这是连凡心仙心一并动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