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墨景
    个人签名:愿小生有幸,带姑娘到古韵船帆一游
    关注1 粉丝2 喜欢0内容5
    浙江·温州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3

    《瓷缘》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1

      (叁)

      “瓷器对于寻常人来说无非是用来装饰的物件而已,若非是相关的人士,怕是没有人会愿意去学习关于瓷器的那些无聊枯燥的知识”我轻呡杯中的茶水,看向坐在面前的青衫男子,眼里带着笑意,“公子对于瓷器有如此深的理解,倒是让我惊讶不已”

      “谭姑娘见笑了,以前总觉得自己对于的瓷器的认知以及够深透了,不过今日与谭姑娘一比,方才明白了什么叫小巫见大巫。”他端起眼前的茶轻呡,似是嫌苦,嘴角微呡,默默将茶杯放下后便不再动了。

      “沈公子不必妄自菲薄,能对瓷器有如此大的热心已经实属不易”我看向他眼前的茶,“可是嫌苦?”

      他轻笑,看向眼前的茶,“确实,不过却没有想到谭姑娘会对这般苦的茶情有独钟”

      我微笑,这茶确实苦,“父亲从小教育我,吃的苦方可更好的面对人生之苦,况且,从小喝着这个也喝惯了,也不想换了”

      我拿起旁边的茶壶为自己再续了一杯。

      “不知明日谭姑娘可有什么安排?”

      “明日答应了阿霜一同去元灯节看看”

      他面带喜色,出声提醒道,“那明日,谭姑娘可要记得明日若是遇到男子给的流苏香囊可不要随意收”

      “嗯?”我抬头,面带疑惑,“为何?”

      他一笑,眼里是温柔,出声解释,“谭姑娘有所不知,这元灯会又名姻缘节,男子若送一位女子流苏香囊说明这名男子对这位女子有意,若女子接受了,便说明这位女子接受了男子的情意”

      “原来如此,这道是与西域的成玉会相似”我轻放下茶杯,杯中的茶叶沉入杯底,茶香微苦,“多谢沈公子提醒。”

      (肆)

      “小姐,这元灯节好热闹啊”阿霜四处张望,拉着我的手四处转动。

      “阿霜,你慢些”我脚步微乱,并不习惯快步行走的我眼前是一片缭乱的景象,阿霜似是没有听到,左手传来一股拉力,一时不慎身体向一旁倒去,却落入一个温暖带着药香的怀抱。

      “谭姑娘?”头上传来温和的疑问声。

      我抬头,印人眼帘的是他带着温和笑意的脸庞,我连忙从他怀中挣脱开来,整理了一下微微凌乱的衣衫,行礼道,“沈公子”

      他温和一笑,“谭姑娘一个人?”

      “不是,我和……嗯?阿霜呢?”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阿霜的身影,怕是人多和她分开了。

      “怕是人多走散了”他看向四周,似是接着身高帮我寻找阿霜的身影,半刻后,他低头,“人太多了,怕是不好找,谭姑娘一人怕是不妥,不如和我们一起?”

      我这次才发现他身后还有两个身处素色衣衫的年轻公子,皆是器宇不凡。

      先前怕是被人看了去,我脸色微红,他身后的两位公子上前一一询问我游历是是否遇到一些新鲜玩样儿,我一时因对不过来,只能救助的看向他。

      他一笑,伸出一手搭在一位公子的肩膀上,“好了,别为难谭姑娘了,灯会宴要开始了,我们快点过去吧”

      “灯会宴?”我疑惑,阿霜倒是没有说过又这么个节目。

      “嗯”他解释到,“人们参加灯会宴通过猜灯谜赢得河灯,等到酉时时一同放入月神河中,以祈求可以得到庇佑”

      “原来如此”以阿霜那小丫头的性子听到了必定会去那灯会宴,希望到哪里真的可以寻到她吧。

      他低头微笑,眼中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谭小姐可有意参加?”

      我点点头,“听着倒是有趣,若可以,倒也可以”

      “若此,不知谭姑娘可否和我一同参加?”

      “好”

      (伍)

      “恭喜二位,这是我们本次宴会的最后一道灯谜,若二位可以答对,那么那对鸳鸯河灯便是二位的了”

      我看向灯谜,“凡也非凡,一切皆人意,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若付错苦一生”

      “谭姑娘可是有想到这谜底的答案?”他好心情的询问,亦可以说自我答应他一起参加这个宴会时的那一刻起,他的心情便一直那么好。

      我微微瞪他,若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跑来参加这个只有夫妻或是情投意合的男女才可以参加的比赛,以至尴尬如此,“无”

      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亦如往常那般淡然,向前走一步,提笔写下两字递给裁判,“裁判,看看可是这个答案?”

      裁判接过,看了一眼后放下,让伙计从那高台上取下那对做工精致的鸳鸯河灯递给他,“恭喜二位,这是二位的奖励,这位夫君请拿好。”

      “我……”刚想辨析自己与他的关系并非是如此,他伸手接过那对河灯,对着裁判一笑,“谢谢裁判”

      “谭姑娘”他将略小的那只河灯递给我,“酉时快要到了,我们去放了吧”

      “好”我接过河灯,与他一同下台到月神河边的石台上,取出河灯内部的信条,道谢一声,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笔,略做思考,终是在信条上写下两行清隽的字体放入河灯中,站起身来望着它逐渐飘远,突然一只略大的鸳鸯河灯飘到了我那只河灯旁,我抬头看他,只见他神色心喜,眼神温柔飘远的看着那对河灯。

      “沈公子,可是写下了什么心愿?”

      “谭姑娘,又写下了些什么呢?”

      “无非是一些寻常女子希望罢了”

      “是吗?”他的手中突然出现一只锦盒,递给我,“这是前些日子客人来府上做客是赠送的,家里人貌似不喜欢喝这苦茶,前些日子得知谭姑娘喜欢,变拿来借花献佛,还望谭姑娘不要嫌弃才是”

      我一笑,接过,“怎会,如此多谢沈公子了”

      第一!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