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临落落落落
    个人签名:德狗看拉狗拉狗看德狗我看德拉狗
    关注5 粉丝8 喜欢11内容8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4

    「德空」寄托.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cp向为德空请注意避雷!!!!

      德狗子真的是后宫王,和谁组CP都很配的样子……

      -

      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一种新型病毒广泛传播。被感染者每个月不定期失控一次,且每次失控都会对自身造成威胁,当然也会危及他人,比如说在失控期间感染者咬伤健康者,则会被传染。

      空觉得很奇怪,德克萨斯这半年每个月都会闭紧自家门,无论是打电话还是在她家门前叫她,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排除了有外遇这个可能性,空在脑内搜索着有关事项,记得是七个月之前,罗德岛和整合运动发生了一场战争——德克萨斯也参与在内。不过没想到的是,整合运动使用了感染了新型病毒且在失控期间的人来作战,虽然说是罗德岛胜利了。善于观察的空自然发现德克萨斯回来后有些不对劲,神色有些憔悴,不过,恋人似乎回来后对自己还是一样的,也就没有过多在意。

      她后悔着为什么不多多问问德克萨斯那次战役的事情。空愣住了,但比起不可思议更多的还是担心。

      -

      “呐,我说德克萨斯。你是不是感染病毒了。”空皱着眉头。

      “没有的事,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就凭你每个月都会有几天不见我。”

      “那是有工作……”

      “我不相信。罗德岛和企鹅物流那边我都打听过了,根本没有。这么说,你是有外遇了?”

      “怎么可能,你知道的,我喜欢的是你。”

      “那就对了,你就是感染了对吧……”

      德克萨斯见瞒不住,只好坦白:“是这样,不过我真的不想让你担……”

      “我不明白这个有什么好瞒的,因为这是我迟早会知道的事情——我认为是这样。”

      空的眼睛湿润了,各种感情交织在一起汇聚成的眼泪滑落下来。

      “我……”

      没等德克萨斯说完,空不顾自己偶像的形象逃跑了。

      -

      “那个,空。赫默给了我一种药剂,可以抑制住病毒,且没有副作用,你大可不用为我太担心这件事了。”德克萨斯笑着摇了摇手上的透明瓶子,里面装的是白色药物。

      虽然说空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过多去想,毕竟自己的恋人能继续与她好好过下去也是她所想的。

      “对了,不要告诉别人这个事情哦——”德克萨斯朝她眨了眨眼睛。

      “好。”

      两人都笑了。

      -

      “德克萨斯!你在吗?”空的敲门声明显不符合她偶像的形象。

      “怎么了吗?”似乎是刚睡醒,德克萨斯睡眼朦胧的打开了门。

      “药物给我,我不允许你吃下去了。”空担心的声音使德克萨斯愣住了——因为这件事她应该不知道的。

      “赫默已经告诉我了,她也是反对你的,是你要求的吧?这种药的副作用大于好处,虽说不会让你失控,不过对身体的威胁更大。”

      德克萨斯犹豫着,最后做下了决定:“我听你的。”

      -

      阴雨天。

      “又下雨了啊,这个月都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对了——”

      空在手机上敲下一行字:德克萨斯要出来约会吗?

      “约会?在雨天?”德克萨斯几乎是以秒回的速度回复了空。

      “雨天不是更显得浪漫一点嘛……”

      “可能只有你会有这样的思想了,我明白了。你大概要多长时间?”

      “一个小时?”

      “好的,我等你。”

      -

      德克萨斯能感觉到,今天她会失控,瞒着空带了一颗药物,在失控之前吞食,毕竟她不想让空受伤。

      但——你永远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到来。德克萨斯没有想到失控时间远比她预测的要早,且这似乎是反应最强烈的一次失控。

      “不,还太早了……”德克萨斯喃喃道。

      可身体的失控使她不能将药物拿出来并服用。

      “砰——砰——”几颗子弹朝德克萨斯射来。

      应该是失控时期,反应也比平常要快,德克萨斯拿起双刀,挡住了一颗又一颗子弹。

      “能天使,情况怎么样?”阿米娅问着子弹的发出者。

      “不知道,不过德克萨斯并没有做出下一步行动。”

      “我认为可以继续。”

      接连的又有几颗子弹射出。

      “咚——”而后的情景还是德克萨斯挡下了子弹。

      “没有攻击?她在等谁。”阿米娅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抱歉,阿米娅。你们能先撤退吗,我想和她单独聊聊。”说出这话的人正是精心打扮过后的空。

      “能天使,你认为呢?”

      “我认为可以——”

      空看着撤退的两人,缓缓地朝德克萨斯走了过去。

      “辛苦你了……”

      德克萨斯看着眼前的人,眼神温柔了许多。“空?”

      “是的……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你还好吗?”

      “我不确定,但是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讲话了。我能知道,这次失控与以往不同。”德克萨斯尽力地克制住自己。

      “我似乎从来没有对你说出过这一句话。我爱你,德克萨斯。”

      “我当然也爱你,”德克萨斯借着最后一丝理智举起了双刃,“我知道这次失控了可能以后就回不到以前的德克萨斯了,所以允许我自私一次,好吗?”

      呲的一声,鲜血喷涌而出。空知道,德克萨斯为了她,或是说为了整个罗德岛,她选择了自己背负。

      德克萨斯身上掉落了一颗红色的东西,那是被鲜血染红的药物,应该说,对空的爱或许就寄托在这个东西身上吧。

      “我爱着您。”布尔明说道,“打自心里,爱,着,您。”

      玛利亚·加甫里洛夫娜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而她终于深深地点了头。

      ——普希金《暴风雪》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