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觅九歌
    个人签名:?退役魔法少女
    关注13 粉丝17 喜欢28内容19
    江苏·无锡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3

    悦卿——第四章 受伤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11

      沈有卿感觉天旋地转的,带着反胃,胃里翻江倒海,似乎马上就要吐出来了。

      要强的他忍住了这股恶心。来到检录地点领取号码,16号,第二小组。他坐在了检录地点的椅子上,此时额头上的虚汗表明他已经快撑不住了。没坐一会儿,老师就召集了所有人按照号码排好队,准备进入比赛场地。

      沈有卿拖沓着步伐,他现在真想喝一口冰水,还想躺在自己的大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这一场比赛是800米,等待第一小组跑完的时间对于沈有卿来说很长很长,他呼吸急促地靠在墙上,眼前已经一片模糊了。

      此时陆卿毫不知情,他已经兴冲冲地跑在赶来的路上。

      沈有卿的同学似乎发现了沈有卿的脸色苍白和额头上的虚汗,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却挤出一抹笑道:“我很好。”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说:没事的,八百米而已,很快就会过去的……你可以的沈有卿。

      第一小组跑完了,他勉强站在第八跑道,弯腰预跑时,只觉得喉咙腥甜。

      枪声响时,沈有卿便埋头向前冲。颠簸的抖动使得胃中更加不舒服,现在他感觉世界颠倒了,方向也不认识了,眯着眼只顾往前冲,耳边嘈杂的声音闹得他头疼,耳鸣响得很。实在坚持不住了。他这样想。

      因为失去了方向感,他偏离了跑道,向人群中冲去,同学们发出惊呼,纷纷都躲避着他。前方就是沙坑了,学生大叫着停下,沈有卿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直到踩入了沙坑,脚被里面一个耙子绊了一下,身体朝地上自由落体,脚腕传来剧痛,随即晕了过去。

      学生们全围了过来,有人去叫老师了,有人低声担心着他,陆卿看到有这么多人围着,便挤进去看了一眼,看到沈有卿苍白无色的脸,瞳孔猛地一缩,立马大叫着他的名字,抱起他飞奔去医务室。

      陆卿吓得连魂都快飞走了。怀里的人儿身体发烫,隔着衣物都能感受到他不寻常的体温,眼睛紧闭着,一副难受的样子。

      “沈有卿,沈有卿!”他边喊他的名字边奔跑着,他心疼他。

      路上的人很多,陆卿大吼着滚开,他只想让沈有卿醒过来,他只想让他把眼睛睁开来。

      跑到医务室时,陆卿的后背已经湿透了,汗滴随着脸颊滑落,他把沈有卿放到病床上,校医站了起来,把他赶了出去,随后帮沈有卿检查。

      陆卿随着医务室的墙壁缓缓滑了下来,坐在地上,扶着额头。他太爱沈有卿了,他舍不得让他受伤。

      大概过去了一刻钟吧,医务室的门打开了,校医出来时,看到门口的陆卿,被吓了一跳。陆卿站起来,才发现他的腿已经发软了。

      “他怎么样了?”

      “晕车,发烧,右脚崴到,还有几处擦伤。”

      “这么多啊……”

      “好好休养,过几个星期就好了。”

      “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可以。但是别发出太大动静。”

      “谢谢。”

      他走进医务室,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沈有卿,他心疼地想握住他的手,但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去。

      “他会不开心的。”他这样说。

      沈有卿醒来已是傍晚,睁开眼睛时一片模糊,昏暗的房间里显得自己孤孤单单。

      没有一个人。空落落的感觉加上脚腕上的剧痛,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开来,回想起中午在众人面前出糗,鼻子一酸悄悄落下泪来。

      他是个要强的孩子,喜欢把一切都做到几乎完美,不允许在别人面前留下懦弱无能的自己,保持了十几年的骄傲,在今天却碎了一地。

      陆卿在这时推开门,脸上带着一丝疲惫。看到坐起来的沈有卿,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你怎么……”沈有卿也想不到陆卿会出现在他面前,而且是在这种场合,这种时间,这种羞耻的场面下。他带着哭腔,慌忙地揉了揉眼睛,吸了吸鼻子。

      “你醒了真好。”陆卿的语气极其温柔,稍有一点宠溺:“怎么了?怎么哭了?”

      “不是,你怎么在这儿?”沈有卿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骄傲,可他的鼻音出卖了他。

      陆卿把热水壶放到床下,拿出柜子里的药:“我是J大的学生阿。把被子掀开来,给你上药。”说着就伸手想去撩沈有卿的被子,却被沈有卿一把按住。

      “不用你上药。我好的很,能走能蹦能长跑。现在我要回家了。”说罢就准备下床穿鞋,但当右脚踩到地上时,剧痛传来,刚擦干的眼泪又沁出来了,重心不稳,陆卿见状连忙去扶他坐到床上,并想帮他抹去泪珠,手却被沈有卿拍开了。

      “不用你帮忙。”

      “校医说,如果不好好养伤的话,以后就会落下后遗症喔。”

      “那也不用你帮我上,我的手还是好好的。”沈有卿拿起药,朝着脚腕处喷了两喷。

      陆卿见他动作笨拙,药水一大半都喷到了床单上,便夺走他手里的药瓶,抬起他的小腿:“你这哪能喷到伤口啊,还是我来帮你吧。”

      脚腕是沈有卿的敏感处,他紧张地盯着陆卿的动作,却只感受到他的温柔,与轻柔。

      喷好药后,陆卿又用绷带缠住了脚腕。

      “谢了。我又欠你了一个人情。”沈有卿摆弄着陆卿给他绑的蝴蝶结。

      陆卿递过来一瓶矿泉水与三片药:“两片白色药片是布洛芬,止痛用的。黑片是退烧用的,喝了吧。”

      沈有卿接过陆卿手里的药,三下五除二草草咽了下去。

      “我宿舍还有一张空床位,你一个人单独住这儿也挺孤单的,被子也单薄,去我那儿睡一晚吧,明天送你回家。”

      (未完待续……)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