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墨玄夏仪篱落
    灵异恐怖版主
    个人签名:来者...皆为客,须待之以礼。
    关注10 粉丝16 喜欢870内容66
    河北·邢台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一蓑烟雨任江湖 (1)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因为是用的接龙开头,所以原本发的人我会把名字标上。

      孟晓:“记住, -定要找到他.- --"

      这句话始终徘徊在篱落的脑海中,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谁?篱落拿着地图,在幽州城飞来飞去是在找着什么?

      “到了!”篱落看着眼前的建筑。

      “潭拓寺”

      紕歪比歪比卧卜: “来者何人? ! 还不快快报上名来!”在篱落刚降落到地面的时候,门口的守寺僧人满脸警惕,大声喝道。

      “在下太乙教掌门弟子,无业子,唤在下篱落便好。”

      见那小和尚还是有些警惕,篱落害了一声,说道。

      “就当我是来旅游,就行。”

      小和尚才收回警惕的目光,身上大把大把的汗水留下,干脆转头走了。

      篱落:篱落抬头看向面前这片建筑,目力所及,只见一座高耸入云的佛塔上暗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变成金黄,仿佛在宣告潭拓寺的辉煌。

      “哇,这群秃驴有钱啊~”

      篱落拿手遮住阳光,-边赏着风景一边小声嘀咕道。

      “嗯? 上面是个什么玩意儿。”

      篱落盯着佛塔顶端的一个小红点,眯上眼,仔细看着。

      “一 个人?站那么高就不怕掉下去吗?有意思。”

      篱落轻点脚尖,飞跃而上,又连续几个翩若惊鸿的跳跃,最后宛如落叶般踏在寺塔顶上,看着似乎正在看风景的一-位红衣女子,心中由不得赞叹其貌美,嘴上便调戏到。

      丰都江边过门:红衣女子听闻,“席日滴,与你何干?”篱落答道,“日, 打死你个鬼孙。”

      孟晓:“你是何人?"姜尹俯视瞅着篱落厉声道。

      阿九:“说来你可能不信'篱落摇开手中准备已久的折扇,缓缓道:“我是你爸爸”

      鹤川:“呵,我还是你爷爷呢!”篱落摇头轻叹:“这等窈窕淑女怎出言不逊?”姜尹环臂轻笑。“知道为什么老子写《道德经》吗,因为老子愿意。”

      篱落:"好,好,打住。”篱落把右手作掌,掌心向下,左手食指伸出在下抵住右手掌心,比出一个暂停的手势。“刚刚这段掐掉,让我们言正传。"

      “哼。 ”

      邵华冷哼一声,脸上现出十分不屑的神情。

      “你是... 哎哎 ?”篱落刚要问面前这红衣女子是何许人也,便被她突然拉住手臂,还处在懵逼之中,便见邵华拉着篱落向下一跃。

      “我fff .. "不远处,-路过的小和尚听到了这骂声,便闭.上眼,嘴中轻念。

      “我fu. 佛慈悲。”

      但这红衣女子轻功十分了得,便犹如鸿毛轻羽落地,淡漠无情的眸子微微瞥了篱落一-眼 ,用着近乎于命令的口吻开口道。

      “你,跟我走...”

      篱落是脸色煞白,用手扶着膝盖喘着粗气,听见了这句话只觉得心中一阵火腾的就少了起来,边喘着气,边贫气道。

      “你...你...你还好意思说...带带我走?先...精神损失费...不然,我还就赖上你了,你..你看着我干什么,虽然你很漂亮,但那样盯着也很吓人啊!”

      “没事,跟我走,不然等会有你后悔。”红衣女子侧过身,双手抱胸,冷冷说道。

      “还走?精神损失费拿来,你..”话还未说完,只见忍无可忍的红衣女子砰砰砰的在篱落身上重点几下。

      “太烦,点了你的哑穴。”红衣女子瞪了篱落一眼,冷冷道。

      篱落一脸哀怨的盯着红衣女子,发不出声,但嘴唇蠕动似乎在说。

      “我跟你走。”

      红衣女子会意,满意地点点头。

      但篱落其实更想说的是我*你母。

      但此刻,红衣女子忽然脸色一变,口中冷冷道。

      “麻烦来了。”

      话音刚落,周围的墙顶上便跳上七八个身着黑色虎沉袍的捕快,有的持刀,有的倒提一支长枪,皆是面色不善的盯着两人。

      “呲”的金属摩擦声,红衣女子将背后所背的百锻剑慢慢抽了出来。

      “六个门的捕快,好久不见了。”

      “上!”捕快中,一个面如冠玉的青年低声喊道。

      话音刚落,几个捕快立刻跳下墙,朝他两人重来。

      红衣女子立刻拉住篱落,内元运转,心中默念【幽鬼行游】,脚踝以下顿时笼罩上淡淡的紫色。

      “【无声无息】”见一持刀捕快冲来,红衣女子立刻嘴中轻念,身形立刻如同瞬移般拉着篱落直接到了持刀捕快面前,手中的剑带着幽紫与幽蓝两道剑影交叉朝捕快劈去。

      那捕快心中一惊,连忙横刀招架,铛的一声,一股巨力自手中传来,捕快只觉得身体血气翻涌,似是受了内伤,但不敢犹豫,顺势向后跳去。

      “【无尽无绝】”又是嘴中轻念,身形再次瞬间出现,手中剑再次夹带着幽蓝幽紫一道剑影朝着捕快的脖颈斩去,捕快寒毛直竖,只觉得霎时眼前血光大作。

      “呲”的一声,不远处地上洒了一滩鲜血,一个球体咚咚咚的滚落在地,最后停下。

      被红衣女子拉着的篱落心中那是叫个震惊啊,原来面前这位是个镇派大佬,失敬失敬,幸亏自己刚刚没有搞事情,不然被这一镇派剑法削掉的脑袋就是他了。

      也就在此时,百锻剑上的血还未滴下,一道利风直扎的背后生疼,红衣女子连忙嘴中轻念【鬼影憧憧】,顿时【身影闪烁,明灭不定如同憧憧鬼影】,身形一转,拉着篱落就躲了过去。

      当篱落反应过来后,脑袋里传来红衣女子的声音。

      “快走,【杭州楼外楼再会】。”

      篱落愣了一会,便行【梯云纵】步法,身体如大雁般向远处跃去,又【左脚踩右脚】空中运气跳的更远。

      几个虎沉袍捕快见状立刻追了上去,但【飞燕轻身术】怎能比得上大派太乙的上乘轻功【梯云纵】,只能在追赶中看对方越来远。

      “【烛龙一击】”那俊俏捕快已和红衣女子纠缠在了一起,只听那捕快嘴中轻念道,霎时【手中长枪如同烛九阴般,朝红衣女子猛扑过去】,红衣女子瞳孔一缩,轻功【鬼影迷踪】运转,带出几道残影向后躲去。

      接着身形一扭,回转几步,手中长枪划出一个幽绿色圆弧,最后顺势一扬,带出一道幽绿色仿佛烛龙之光的锋芒。

      红衣女子堪堪躲过,却在身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

      【风雨是谒】身形一闪,捕快手中的长枪便出现在红衣女子的身前,枪尖擦出幽绿色寒光朝红衣女子脖颈出扬去刺去。

      “可恶... ”红衣女子心中不甘“要不是本姑娘先前用了招式,岂能让你得逞?”

      莫非就要在此处阴沟里翻船?

      却见捕快身旁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捕快瞳孔一缩,连忙向一侧退去,却听一声熟悉地声音响起。

      【七截剑阵】

      话音刚落,篱落身形变作虚无缥缈的黑影,以极快速度手中长剑以不同招式攻向那捕快,“铛铛铛”几声,七剑....全被招架,不过捕快已身中【缠字诀】,只觉得脚下步法变慢,干脆身子一扭,长枪末端画出一弧,砰的一声将篱落打飞出去。

      “噗。”篱落吐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但被那红衣女子接住,顺势又向后几步,抱起篱落便转身逃走。

      【缠字诀】在身,捕快自知追不上两人,便将长枪末端重重向地上一砸,仿佛在宣泄心中的怒气。

      .....

      “你没事吧?”红衣女子找了个废弃的房屋,把篱落丢在地上铺的干草上,篱落是脸色难看的盯着她,差点就噗的一口吐出一口老血。

      “说话,一脸憋屈地看着我,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珠子。”红衣女子面无表情地的看着满脸憋屈的篱落。

      篱落心中是更憋屈了,喂,大姐,你还没把我的哑穴解开,我怎么说话?刚刚我那是突然运功才暂时冲破哑穴啊!

      红衣女子似乎是突然意识到这一点,便在篱落的身上又重重点了几下,篱落一声闷哼,抬起头用颇为哀怨的目光盯着红衣女子,埋怨地说道。

      “咱们为什么会惹上六扇门的捕快啊?为什么会你可把我给害惨了,那个少年用的估计是烛龙枪诀,可是个神捕啊!大姐!”

      没想到还没批斗完,红衣女子却突然身体一颤,嘴角渗出丝丝鲜血,身形也变得有些摇摇欲坠,篱落连忙忍痛站起身,扶着红衣女子坐在地上。

      “大姐你没事吧?!我的太乙无上天尊!你可不能出事啊!”篱落见红衣女子脸色忽然苍白起来,又看见了那道在雪白肌肤上格外刺目的伤口,心中顿时一阵酸楚涌上来。

      “...”看来以后打架的时候不能先放技能了。

      “我....只是有点虚脱....”

      “哦哦...”篱落脸上表情收敛,不知从何处掏出一个瓷制的小药瓶,晃了晃,笑呵呵地说道。

      “我炼制的太乙大还丹,要不要。”

      红衣女子抬起眸子注视着篱落,眼中满是不信任。

      “....喂,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篱落站起身,颇为气愤地喊道,随后又带着几分骄傲地用大拇指指着自己说道。

      “我呢!可是太乙教掌门谢星云的亲传掌门弟子,篱落!太乙教你知道吧?我们太乙教可厉害了,什么炼丹,刮痧,推拿,赶猪,送快递都可强啦。”

      说完,又一脸贼样的看向红衣女子,说道。

      “那这大还丹不要的话,我就收起来了~”

      “给我!”

      “哎嘿~不给~你咬....”说到此处,篱落忽然愣了愣,发现要是她咬自己的话估计自己肯定要死,才连忙调戏未遂,改口到。

      “你要把你的名字和你身份告诉我,行不行?我都告诉你了~就当公平了。”

      “.....我叫姜尹....”姜尹闭上眼,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然后抬起头,死死地盯着篱落手中的大还丹。

      “姜尹...怎么那么像一个大老爷们的名字呢?算了算了,给~”篱落小声嘀咕道,但看到了姜尹那可以杀人般的目光便心中发凉,于是把大还丹的小瓶子丢到了姜尹手中。

      姜尹接过大还丹,立刻打开瓶塞,将大还丹倒了出来,服下,然后闭眸盘坐调息起来。

      过了一会儿,姜尹缓缓睁开了眼睛,脸色也由原本的苍白变得有些红润,眸子里的痛苦也消失了许多,但依旧是那般生人勿近的样子。

      “你好啦?”篱落把脸凑过来说道。

      “....离我远点。”

      “哦哦。”篱落像鸭子一样蹲着挪到一边,然后继续说道。

      “你为什么要带我走呢?莫不是早早的就看上了我?对我一见钟情,今天终于向我表白,然后打算带我去一个没人的地方【此处省略1000字】?咳咳,人家还没准....”

      “.....闭嘴。”姜尹强忍着不发作,打断了篱落的人生错觉自述,然后徐徐开口道。

      “我是拘魂阁杀手。”

      “哦哦,拘魂阁杀....什么?!你是拘魂阁杀手!?”篱落腾地站起身来,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姜尹。

      姜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不含感情地说道。

      “怎么?认为我是坏人会伤害你吗?”

      篱落稍微沉默了一会儿,立刻换上一副笑容,凑到姜尹面前,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长得那么漂亮,那么善良,那么可爱怎么会害我呢?是吧?我相信你。”

      “可爱...?美丽?”姜尹嘴角微微抽搐但还是注意到了相信那两个字,于是抬起眸子,目光之中多了些东西。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走吗?”

      “不知道,你告诉我呗!”

      “.....你是拘魂阁前前任阁主姜别离的转世,我带你回去继承阁主之位...”

      “啥玩意儿?”篱落感觉劲爆的知识爆满了!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姜尹瞳孔一缩,脸上满是恐惧,但看了一眼篱落后,便像是下定决心了什么。

      “外面有...”篱落刚想悄悄的说什么,结果被姜尹一把抓住衣领,拽到身前,就在篱落一脸懵圈中,姜尹迅速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

      随后面色带着些潮红,眼神迷离,被颈上的布带遮住的喉结动了动,看向篱落,朱唇轻启,用着柔情似水而又带着几分羞涩扭捏道。

      “请....***...****...”

      “......”???什么鬼!太h啦!居然直接和谐啦!

      本章首次登场者:篱落,孟晓,纶朦
      回复
      打赏了1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