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可艾
    个人签名:等我的孔明先生回来
    关注24 粉丝21 喜欢79内容5
    广东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24 内容:70

    惊雷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Lv.8

      惊雷 
      BL
      【傲娇文雅乐师&情深不寿将军】【神曲改文】岑温&尹酒
      背景bgm:惊雷(抒情版)-皮卡丘多多(惊雷划重点一定要这个版本的惊雷 不然没感觉)(背景时代虚构)

       (封面源于网络,侵权删)


        天下局势,四海平分,四国各占一方鼎足。北萧七年,国君外出狩猎,于东海边林中捡得一奇子,林中生灵皆如护子般将其围起。
      北萧国君将其带回国都。奇迹般的,这年天不同往常地常降大雨,向来环境因素不妙的东北部一方土地如获恩泽,农商业收成飞速增长,人们都说这林中奇子是祥瑞的象征。
      国君大悦,自此将其当皇子般对待,昭告天下其名岑温.”

       

       

      忆昔·【春水被遗忘在温酒里难追回】
          岑温自打小从林子里被捡回来就被打发给了粗俗下人,直至其祥瑞之相被北萧国子民认可,才被国君托付给军中第一将领尹酒照料。
          怎么看也是八九岁的样子,那时他却小小的一只,在寒冬中披着毛绒绒的斗篷,矮矮的下半身几乎被白雪覆没,发间沾着细雪使得他令人惊慕的灵气溢发动人。肉嘟嘟的脸冻红得活像刚出炉的包子,就那样颤抖地把手伸向年轻的将军,双眼单纯得没有一丝杂念。
          将军弯下腰,握了握小岑温的手,笑中带宠溺地唤了他一声小殿下。
         小岑温看呆了,嘴边在寒雪飘飘之际呼出白气,将军的年轻气盛在他这化成了柔和的英俊,立体的五官和诱人的线条躲不开了他的眼,他真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将军。
          将军顺势将他抱起举高,小岑温惊呼了一声,抖动起了那双沾着雪水的小短腿。
          小岑温实际上觉得这将军除了爱逗他合眼看之外没什么有趣的了,直到读起了书。

       
      有一天他从书中知道:
      尹酒,字玄坤。十五时便随军出征经受历练。十八为将,十九时率军攻下四海以西的西溱使四国格局变换闻名八方,如今二十当为北萧军最高统帅。
          这大名鼎鼎年少有为的将军竟是常日伴他读书练琴的那个人。
          尹酒的威风形象小岑温在心里崇拜得如同黄河入海口般滔滔不绝。从此整日粘着将军。哪怕是尹酒沙场练兵也要偷跟着去。
          换别人伺候小岑温也不乐意,总把嘴一撇道:我要将军。
          
         众人的小殿下出落得风流倜傥,他倒是总忽略自己的皇子身份,一贯让众人将他视作宫廷的普通乐师。岑温年十八时学艺皆精湛,更是操得一手好琴。他所创的琴谱惊雷更是闻名于世。世人皆知他的一首惊雷聚合了天地乾坤的浩然气,将雄浑意境注入进了琴瑟间,和鸣如雷如风云变幻,刚中带柔,颇得名家赞赏。
          这些年,玄坤将军更进一步攻占下南雍,北萧国连年似疯了般发展飞快,连上岑温附议的种种利民惠民政策,近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在胜利夺下南雍的那天夜里,军营中篝火燃起,士气高昂,军中饮酒作乐至深夜,烤肉香漫卷了半个南荒草原。
          尹酒乐呵着举起酒壶,恍惚间眼角发现了熟悉的身影,那身影躲在营帐后似乎不想被发现。
          他提了提嘴角,放下手中壶在下将们扫兴的吁声中走开。
          “小殿下,臣看见你了。
          岑温皱起好看的眉,他听闻北萧军大胜后兴奋得直赴前线,本想将军打仗辛苦打算另择日召见,不打扰他与将士们的欢愉,怎知将军眼利得非凡。
          “将军再唤我小殿下我就出家。
          “别别别,使不得啊小殿下。
          “……”
          尹酒背朝着篝火亮燃着的方向,高兴地大喝了一句:小殿下也来喝酒啊?将士们闻声看去,见他们的皇子来了,连忙恭敬且欣然地呼应着。
          “是小殿下啊!
          “小殿下快来!
          “小殿下又变帅了!
          “小殿下我们可想你了!
          好家伙啊尹将军,岑温火光映照着的脸上显出窘样,他温柔笑了笑:你们喝吧。
          “来嘛?尹酒爽朗笑了笑,接而打趣道:以前不是很粘我的吗?天天跟着不放,现在和我喝个酒都别扭?
          众人闻言皆大笑,笑中的意味各不同。岑温耳根子红了,就不,这酒太烈了,没几步就得晕。
          尹酒快速接道:晕了我扛回去。
          岑温一时语塞,挥了挥手不知跑哪去了。
          直至军营内灯起,一曲惊雷滚滚而来,浩渺之意顺弹指间跃然而出,军中惊呼。
          尹酒依然笑着,一杯接一杯烈酒入喉。玄坤将军人如其名,爱极了饮酒。每至战前,都要来杯春水酒,众将也不知他打仗时是醒是醉。他的回答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万象·【四海之内的座位辗转了几回.
          四海之内格局变幻莫测,转眼十年间已成两国对立,北萧国近年倒烦的是北蛮时不时的侵扰。
          岑温知道将军爱极了春水这种天下独绝的好酒,时常命人送往将军府。
          这日立春,不知名的繁花满了御花园,岑温擦拭着手中素琴,尹酒慵懒地倚在亭边笑道:有点羡慕小殿下啊,运气那么好,是众人都想成为的样子。
          岑温砸了砸嘴,道:我这地位都是空有,自己是捡来的,如今的地位也不是自己打拼来的,倒是将军年少有为,才是所有男儿想活成的样子啊。他顿了顿我太无用了这位置我真的不想要。
          尹酒失笑:命好也是一种实力,不想要?小殿下当真身在福中不知福。
          “待我一天率军踏平这四海,你安心继承四海这最高的位置便好。尹酒不经意提到。
          岑温顿了顿,感动之中带着不敢置信:我只愿这天下太平,别有太多战争便足够了,太多人因此分离。
          他又接着道:将军你不恨我吗,没有我,你会是最好的继承人。” 奇便奇在现今国君不近女色,后宫皆无一人膝下皆无一子,谁也不知原因。
          尹酒摆了摆手:管理天下多累,我更喜欢当个潇洒自如的将军,守护我的小殿下和人民。
          岑温被他这话一甜,又不知该接什么了。
          
          北萧十七年,尹酒率军出征扫平匪帮,以平民心,岑温殿下随行历练,途中不幸被潜入的北蛮卧底打晕掳走。
          玄坤将军知后大怒,不向国君请命第一时刻便私用兵符率十万大军赴往北蛮。
          临近边境,尹酒决定带少数人扮作商队潜入北蛮王宫。
          少日过后。两人相见,他的将军负伤冒死带着他逃出北蛮,赶往十万大军埋伏的地点。
          “将军,明知道北蛮子有埋伏也来吗?不怕吗?岑温无奈笑道。
          “不来把你弃于此地吗?小殿下,我堂堂北萧大将军怕什么?尹酒无视伤痛喘着粗气道,一路驱马狂奔,后有千军追赶。
          好在眼前北萧军如山般立起,尹酒将岑温绑于马上。
          “将军你要?!还等不及岑温问,尹酒便跃下了马上了另一匹马,玄坤将军的贴身将领上了殿下的马,尹酒头也不回道:带殿下走。
          来将朗声应道,御马即要离去,岑温喊道:等等!将军别去!
      他知道的,北蛮子四面八方都埋藏着,不知要搞什么花样。
          尹酒回头对岑温笑了笑,依旧转回马要朝反方向离去。
         “玄坤尹玄坤,我命令你不准去!这次是尹酒违悖了他的命令。
          “玄坤你听我话尹酒!不许去!来将带着岑温离去,两人距离拉得越来越远。只剩岑温在马上悄然哭泣,他怕这是见将军最后一眼。他早在北蛮就偷听到了那群南蛮子天衣无缝的密谋。
          十万大军等到了他们的将军,静候命令。尹酒脸色冷得难看,厌恶的眼神间不带平常一丝亲切,他只道:一个不留。
          
          这年北萧与北蛮之间的恶战轰动了四海。
          没什么人知道尹酒以什么奇阵妙法大败北蛮,世人只记得身负重伤的玄坤将军仍挺立着身板,在狼烟与风沙中翩飞着甲胄上带血的衣,后带领着千军万马。
          岑温这几日心都是悬着的,整宿睡不着,直至此刻,他的将军,带着千军万马来相见。
          是如此的威风凛凛,牵动着他的心。
          岑温哭着冲上前去抱住刚下马的尹酒,全然忘了将军重伤在身。尹酒也没吱声,仍不忘笑着打趣他说:小殿下,几日未见那么想我?
          
          这一战后尽管尹酒立下了功但私用兵符调十万大军仍在朝中备受争议。
          直至岑温眼中带泪道:是我的错,将军为我失了半条命啊……” 众人的争议才就此停消,尹酒功罪相抵。
          尹酒真的是赌上了半条命,如果没撑到十万大军的救援后果可想而知。
          也怪,自从岑温的出现,尹酒那冷血将军不自觉柔情了起来。有人说是岑温的童年暖了尹酒。
          “将军你对我太好。岑温惭愧。
          “以后莫要冒这种险了。
          尹酒闻言只是先温柔地笑了笑。
             温柔吗?半条命换的。
          “重蹈覆辙吗?剩下半条命也留给你。
          

       
      伤悲·【谁醉卧沙场听最后一声惊雷】
          
          落日余晖染红天半边云霞,醉醺了整个黄昏,孤鸿影掠江畔,炊烟缕缕飘散,是军中掌厨在烧饭。
          黄沙罩上落日赋予的金色光影,尹酒独步军营间,眼神注视着天边,像是在想着别的事。
          他的副将上前参拜,尹酒才从神游中拉回现实,忽而想起些事,向副将说道:今晚你替我当值,前段时间殿下被掳没吃好睡好,等我回来这几天也没养好精神。我去看望一下他。好不容易脱下罪名,尹酒养好伤后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军中,也没来得及多慰问岑温。
          他的副将挑了挑眉,带着深有意味的笑道:哟嚯?将军对小殿下那么上心,该不会是…”
          尹酒瞟了他一眼,执起马鞭抽了他一下,笑骂:滚,两个大老爷们能怎样?
          路过的将士还来不及招呼,也随着副将被尹酒的眼神凶了回去。
          
          刚至岑温寝宫边,尹酒闻惊雷之琴音,不禁放慢了脚步,岑温见着了将军的影子,心悸动了一下,手中动作停下,琴瑟弹出了杂音。
          尹酒反应过来,正式步入了寝宫道:是我惊扰小殿下了。
          岑温干笑了下,二人看似尴尬又和谐地共处了半会,岑温想起了些正经事,垂眸,神色严肃道:玄坤,依我看进攻东崟的战略部署可以推迟个几年,毕竟北蛮部落日益强大,为百姓着想,先镇压其部是上策。他沉思了一会儿,还是把不当讲的话说了:和东崟和约吧,以及继续开放与北蛮的通商之路,天下以和为重,我不想看到硝烟。
          尹酒听后托腮凝视了岑温半会,道:殿下还是太天真,本将军难不成还没有夷平东崟的实力吗?北蛮那群伤害过你的混账迟早也要灭在我手里。说到底,将军还遗留着十年前的气盛。
          岑温摇摇头,暂时不知怎样向他讲。尹酒继而笑道:殿下好福气,是四海之主的相。
          岑温不经意道:这福气还是将军享吧,我不感兴趣。
          尹酒不解,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开玩笑道:用四海江山做聘礼迎娶殿下,这福气我自然能分一大半。
          岑温顿了顿,脖子耳根烧得滚烫,躲开了尹酒痞坏的目光,弱弱道:将军别的没长进,调戏人是有的一套。
          此话音刚落便是尹酒的大笑。
          待他笑完,岑温才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将军的话是真是假?
          尹酒故作不回应,只是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眼里似是藏着不可知的欲望。
          只有一句话在尹酒心中响起:
          “这世间情话造过半句假嘛?
          
          还真造过。
          那夜两人谈天谈地不知到了何时,尹酒居然累得阖眼睡着了,岑温不忍吵醒他,由他在这休息到了天明。
          于是乎,翌日,岑温随尹酒到军营慰问将士,众人皆以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们—-是那种微带笑意却又谨慎的目光。
          宫中的一些宫女开始传起,后连军营中也津津乐道他俩的事,什么将军留宿皇子寝室,皇子洒泪大殿护将军短之类的,连井巷中也不例外,能这样广传也是因为子民们知道他们的殿下亲切得很,不会在意这些而治他们的罪。连国君都匪夷所思他俩什么时候混那么好。
          这巡视一番,军中的窃窃私语倒是被温酒二人窥听,见岑温不好意思,尹酒才作罢喝了一声:
          “再乱传这些杂七杂八的谣言军法伺候。
          众人才不敢吱声。
          
          转眼春夏将过,霜叶红了半片北山,秋风阵阵递送凉意。
          战事即发,尹酒率北萧军几十万精英挥师向东征伐东崟。尹酒本是千万个不同意岑温随行,后还是抵不了殿下的诚真意切,勉强同意。
          令人大跌眼镜,北萧节节败退。
          千千万万个没想到那一向高傲的东崟愿失主权屈尊向北蛮这群四海之外的外族人求助。
          前后夹击,八方埋伏,太多的意想不到扑面而来。
          将军饮进壶中遗下的春水酒,将罐子破摔马下。他知道的,这次疏忽酿成的大错改变了北萧往后的命运。
          “守护我的小殿下和子民。那句话回响在岑温心里,他冷静地抚起琴,一曲惊雷在刹那间贯耳而出,穿过后方的军帐,穿过千军万马传到前线。敌军愣了愣。
          烟波浩渺中意气横生,万象此都从烽烟中起,如雷霆如江海,收震怒凝清光,琴音动四方。
          尹酒闻琴音,释怀地哀笑了下,重鼓士气,高冠长发飘飘,一身裘甲在黄沙中坚立。
          大军死战七日,一支利箭刺穿尹酒胸膛,他抱歉似的向后方投向目光,似是醉卧沙场般听最后一声惊雷。
          这血战七日拖延的时间中,后方将士将万分不情愿离去的岑温带回国都,朝中大臣与皇子将民众引退。
          北萧大败。
          逃离途中,岑温不舍地最后一眼望向前线,像是知道了什么。
          霎时间潸然泪下。
          
          
          

      惊雷·【我在梦里看见命运它轮回】

          很多年后的史书上却这样记载:
      公元前六年,北萧国第一大将尹酒率军征伐东崟,途中遭北蛮截断。东崟北蛮二军大战北萧于东海一脉。玄坤将军战死沙场,北萧大败,国亡族灭。
          
          岑温无力地合上史书,过了百年,他容颜依旧没变,不久前才知自己是神的一颗种子,具有神识能为世间带来祥瑞,肉体长生。
          他带领着北萧子民归退隐世,可这四海八荒之中,玄坤将军依旧是他的意难平。
          他于市井间宿边摊饮茶,恍惚间耳边像是响起了一句:
          “小殿下,臣来迟了.”
          岑温知道的,这又是幻觉。当年的话也是不作数了。
          可熟悉的影子站立在了身前不远处。
          神说心中有执念之人可等一轮回。
          是他吗?有着昔年威风凛凛的影子。
          岑温抬眸,不由得一惊,茶馆边的春水酒飘来酒香,叶簌簌地落。
          原来世间情话不曾造半分假,有的也只是姗姗来迟。
          “将军,别来无恙。

      惊雷  

      我的奈白呢 [s-19] [s-26]

    • 可艾 ……没有奈白只有BL文 [s-56]
      拉黑 6月前 电脑端回复
    • 拉黑 6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打赏了6金币。
      回复

      来了来了φ(>ω<*)

    • 可艾 [s-17]
      拉黑 6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