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朝夕无言
    个人签名:人来疯的自闭少女。
    关注1 粉丝3 喜欢36内容27
    河南·郑州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你是我爱的那条鱼吗?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刀(?)/但我觉的很甜/可能是小甜饼

      ★不死人没问题,也不是飞鸟症

      ★未曾表达的爱意,彼此心知肚明

      ★花花真好,他的歌真好T^T

      ★ooc谢谢,报社……算不上?

      ☜(以上)

      一·

      顺着屋檐滑落的雨水“啪嗒”一声落下,碎成无数折射着阳光的液滴 。栖息在那里的鸟儿被惊起,展翅飞向天空。

      是夏季里常见的雨。

      工藤新一坐在靠窗的书桌前,金属质地的钢笔握在那双修长的手中,分不清是那个温度更低,或者是不相上下的。

      他的手总是很冷。

      夏天还好些,冬天虽然有手套一类的棉织品,碍于侦探的职业也常需取下。何况他在将侦探作为正当职业后就不得不写那些案情分析。手套太过碍事,索性根本当不存在的好。

      停滞太久的动作使肌肉开始隐隐发麻,泛着冷光的笔尖在雪白的纸上留下墨蓝色的小点。蓝色微微扩散,从深至浅,隐没于一片白色中。

      工藤新一后知后觉的把笔移开。

      手臂的麻劲儿未过,他的动作又全凭下意识。不出意料,钢笔被抛出滚落在地板上,甩出星星点点的墨迹。

      大开的窗口中有风不停息的吹着。裹挟着雨后的凉、以及隐约的泥土的芳香。

      “啊……”工藤新一微微的睁大了眼。一声低低的,可以被忽视的叹词从他的唇边溢出。

      他弯腰捡起笔,合上盖子放好,转头看向窗户。

      那是一只鸟儿,正停在他的窗口。它的羽毛雪白的纤尘不染,只有湿漉漉的透明水珠顺着动作滑落。它的眼实在很漂亮。深蓝色的色调,像很深很深的海水,像很远很远的天空。

      海水再深也是水,澄澈明净,而天空再远也是天,浩渺不可触摸。

      那只鸟儿展了展翅,抖落身上的雨水,用那双蓝色的眼眸无声注视着侦探。

      “KID?”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工藤新一还是开口试探。

      鸟儿歪了歪头看他。

      “好吧,我真的是魔怔了,”工藤扶额喃喃自语,“明明不管是鸟也好KID也好完全都没有联系的,我为什么会对着一只鸟念他的名字啊?!”

      他一边念叨一遍小心翼翼的伸手想要触碰那只看起来极通人性的鸟儿。

      没有被躲开,很好。

      “唔,你是为什么突然造访呢?”侦探将指尖搭在它白色的羽毛上,思索。

      白鸟安静而温顺的任他动作。它看上去很健康,并不像受伤的样子,甚至可能是被人精心畜养过的宠物……不然,为什么会对人类这么亲近?

      鸟儿一向是属于蓝天的自由生物。它们桀骜不驯,只停留于那片蓝色。

      “也许,你想和我这个单身二十八年的侦探一起生活?”

      工藤新一含着笑意看它,难得带点孩子气的说道。

      “不同意的话就‘啾’一声哦。”

      白鸟像是在思索,片刻后慢吞吞的挪了挪身体,“咕”一声算作应答。

      哇,是鸽子的变异种吗?

      工藤新一眼睛一亮把白鸟揽进怀里,眼疾手快的合上窗户。

      “既然没‘啾’我就算你答应了啊。那我给你起个名字……嗯,就叫游鱼吧。”

      一直温顺的不可思议的鸟儿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可惜对上两脚兽的新任饲主毫无胜算,反倒是被镇压(rua)的毫无抬头之力。

      试问,你如何让一只只会“咕咕”叫的鸟改为“啾啾”叫?

      咳。

      总而言之,无论是用了那种手段,侦探把属于蓝天的生灵拐到了自己家中,并且将之冠于了“游鱼”的美名。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二.

      天气开始转凉了。以前日的雨天为界限,手机上弹出的降温预警便不曾停息。

      燥热的夏季要过去了,只剩小小的尾巴,证明是窗外声嘶力竭,哀奏着生命最后的悲歌的蝉鸣。

      工藤新一是被扑棱声吵醒的。

      他昨夜去查案子,回家已是凌晨,匆匆洗漱后便沉入睡眠,只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呢?

      此刻迷迷瞪瞪醒来的侦探打了个哈切,他揉了揉眼,与正站在自己胸前的白色鸟儿对视。

      “游鱼?”

      刚睡醒的工藤新一语调慵懒的唤它的名字,带着水汽的柔软蓝眸看向白鸟,是无声的询问。

      你不能指望一只鸟能把叫声从“咕”变为“啾”,正如此刻你也无法指望这只名为游鱼的鸟会说人话。

      事实上,游鱼很饿。

      饲主在把它拎回来的第二天晚上就消失不见,到现在过了十四个小时,它除了水之外什么都没吃。

      “咕咕!”

      游鱼愤怒的啄他,白色的羽翼张开又合上。鸡飞狗跳中,掉落了不少根羽毛。

      下午六时二十三分,这场闹剧终于落幕。

      望着埋头吃谷粒的白鸟,工藤新一双手合十歉疚道:“对不起了游鱼,下次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侦探又摸了摸自己空瘪的腹部,叹息。

      毕竟在之前他都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状态啊,作息也是乱的可以,至今没患上胃病也是全靠青梅毛利兰隔三差五的提醒。

      吃过饭就又坐在了窗口埋首整理案件,昨夜的案件最后犯人情绪有些激动了,拿着把水果刀到处挥,误伤了不少人。

      很不幸。

      工藤新一想。

      他卷起的袖子处可以看见绷带的痕迹,那道划痕遮掩,只有血色隐隐透出。

      负伤工作,我可真敬业。

      苦中作乐的想到这里,工藤新一放下钢笔,用手压了压受伤的左臂。

      疼痛有些影响到他办公了。

      聒噪的蝉鸣为这个即将落幕的夏天燃烧自己的生命。这场演出如此声势浩大,将所有哀伤都粉饰掩埋,只留下表面的欢鸣。

      工藤新一抱着游鱼看向窗外。

      橙红金灿的火烧云遍布天空,浅紫瑰蓝在边际层层渲染,数只鸟儿成群而行,飞翔其间。

      工藤新一抱着游鱼的手紧了紧。

      他微微低着头,天蓝的眼眸里倒映着波澜壮阔的夕阳。手心被怀中鸟儿的温度温暖着,渐渐不再那么寒冷。

      “夏天过去了啊。”

      他叹息一般呢喃。


      你是我爱的那条鱼吗?

      啊……是快新。没打标签orz。
      是寒假里摸的鱼。
      本人发的第一篇文是在hin萌,对之很有感情。所以存稿会全搬上来。(虽然也没写多少哈)
      回复
      LV.12
      任务达人
      挺挺~加油吖
      回复
      LV.12
      VIP
      任务达人
      怎么说只有我没有存着那些搞嘛?我觉得没了也挺好省得删了/毕竟很垃圾?
      回复
      啊……我已经删辽好几万,这是近期的啦~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