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朝夕无言
    个人签名:人来疯的自闭少女。
    关注1 粉丝3 喜欢36内容27
    河南·郑州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你是我爱的那条鱼吗?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酸菜鱼/醋溜鱼/游鱼
      ★恰鱼
      ★ooc预警

      五.
        很多时候,一个季节的转变都是由一场雨而起的。
        那场下在七月份的雨洗去了属于夏天的所有痕迹,仿佛是一夜之间,蝉鸣、灼眼的阳光、大街上绚烂如花绽放的各色裙摆都通通消失了。只有清浅敞亮的天色在宣告着,秋天已经到来。

        毛利兰称得上是生气的站在挂着“工藤宅”的别墅门前,她恶狠狠的按着手机屏幕,指尖飞快划过那一串烂熟于心的数字。力气之大让人不由担忧起来手机的安危。
        “嘟嘟”两声,手机接通了。
        “喂!新一!你又在家了多少天没出门啊?!真是的,每次碰到下雨天你都这样!根本让人放心不下啊!”
        “嘛嘛,这不是没有工作。再说天气也不适合出去啊。”
        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抖动声,似乎是衣料摩擦的声音。
        很好。
        毛利兰笑着一拳打在路旁的电线杆,额角几乎实质化的爆出几个血红的十字路口,隐约可以听见“咔嚓”的柱子碎裂声……
        “给我开门,三分钟把自己收拾好!!”
        少女平静声音像极暴风雨前的海面。
        放下手机,工藤新一苦笑着揉了揉乱糟糟翘起的头发。他快速收拾好自己,一边叫着麻烦一边情不自禁的勾唇微笑。
        “……游鱼,你不要飞那么快啊!”
        羽翼的扑棱声和下楼的脚步声渐渐逼近。
        毛利兰错不及防被一只鸟扑了满怀,抬头愕然的看向竹马。
        “啊...”工藤新一无奈的挠挠头,“最近养的鸟,叫游鱼。”
        叫鱼的鸟?
        毛利兰下意识揉了揉怀中白鸟柔软的羽毛,又被游鱼萌的心肝颤,差点连来意都忘了。
        “咳咳。”
        游鱼轻轻动了动表示挣扎,毛利兰这才回神把它放开,目送白鸟展翅飞到附近的树枝上后,她转身怒气冲冲的揪住侦探耳尖。
        “工藤新一!你是不是忘了和小哀的约会?!昨天小哀在咖啡厅等了你三小时!”
        “什么约会啊!”
        工藤新一把自己的耳朵解救下来,半月眼吐槽:“我和灰原就是朋友!朋友!”
        “但是你确实放了她鸽子!!”
        毛利兰身上黑气几乎要实质化。工藤新一无奈,乖乖低头认错。
        他好说歹说终于压下青梅怒火,又被不由分说拉着上了停在巷口的车。
        “上午好,小兰……”
        铃木园子坐在副驾驶上朝毛利兰嫣然一笑,她旁边开车的是难得回来的京极真。那家伙满世界参加比赛,好不容易有个休假,正被圆子拉着要去约会。
        约会是很重要,但闺蜜也重要。
        征询到恋人的意见后愉快的改变行程。此时圆子正拉着兰的手和她亲密的交谈。
        “小兰,不用说那么多的。我们可是最好的闺蜜呀!”圆子朝她眨眨眼,安抚有些歉疚的小兰,又转头瞪一眼紧随着在车内落座的工藤新一。她怒气冲冲喊:“喂!我可听说了!你竟然放女生鸽……”
        她呆滞的对上一双清澈灵动的蓝眼睛,声音戛然而止。
        游鱼自从外出就很安静,如今也只是在侦探招手示意下乖乖巧巧的窝到他怀里,不动也不叫,只一双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
        “这只鸟?哇,工藤这是你新养的吗?”
        时光似乎没有改变这位大小姐过于活泼的个性,圆子又用胳膊肘撞撞闺蜜,想要个解释。
       毛利兰看向新一。
        工藤新一抱着鸟轻轻点头,不受控制的微笑。  
        “是啊,我养的,叫游鱼。”

        是一只……
        一只被蓝天捕捉的鱼。

      六.
         
        他说。
        “你得承认你爱我,名侦探。”
         ……
         “哀酱!”
        圆子隔着玻璃橱窗和她兴奋的打招呼。
        浅色短发显得干净利落,灰原哀坐在咖啡厅的橱窗旁,闻言抬眸看过去,冷淡精致的眼中扫过一丝笑意。
        她起身向大家问好,最后对上一脸尴尬的侦探,神色陡然似笑非笑。
        “大侦探舍得过来赴约了?”
        “这不是忘了吗……抱歉抱歉了!”
        毛利兰带着兴奋的圆子回了车,向他们打了招呼离开。
        “新一那个呆子一定不知道哀酱喜欢他。”圆子坐上车嘟囔了几句,又转头看向京极真,“还是我家阿真好。”
        虽然交往已久,甚至不久就要结婚,京极真还是红了脸。
        “别打趣京极君啦,”毛利兰含笑,“新一的性格就是那样,就连我当初不也是这样。”
        她想起青春期那场无疾而终的恋情,有些忍俊不禁。
        “可惜,新一完全没有那条线。”
      -
        甜品店。
        轻轻瞥了眼对面的侦探,灰原哀把手中放凉的茶液一饮而尽。苦涩的液体入喉,她眉眼没有半分波动。
        “大侦探,说吧,你找我的原因。”
        工藤新一敛着眉眼,手在游鱼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顺着,他声音低低的。
        “灰原,我问你,如果一个人连续十几天都做相似的梦。他是不是精神方面出了问题?”
        灰原哀闻言挑眉:“你十几天做同一个梦?描述一下内容?”
        工藤新一顺毛的动作停滞。 他尴尬的咳了咳,淡定的神色有点裂开。
        “……我梦见了一只鸟,就是……这样子的鸟。”
        他把游鱼往前凑了凑。
        嗯……他也没说谎,只不过到最后这只鸟都会变成一个男人。还是浑身不着寸缕,看不清样貌的那种……
        不过这个就不要和灰原说了吧。
        用侦探十年练就的淡定脸应对灰原哀的审视,工藤新一小幅度的曲了下小指。
        “你说谎了?”
        灰原哀盯着他的动作,声音带点讶异。她不明白工藤新一在这方面为什么要说谎,难道梦里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清澈而冷淡的声音像春日刚刚解冻的溪流一样缓缓响起。
        “或者,大侦探,你不是说谎是心虚?唔,别那么惊讶,好歹是认识快十年。你当作江户川的黑历史可还留在我脑海里呢。区区一个谎言,我还是看的出的。”
        ——毕竟这家伙心虚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勾一下小指啊。
        灰原哀淡然的想。

      小萌主
      Lv.8
      打赏了5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