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双兰】我家小可爱是女儿身(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花木兰曾一度认定这个同桌的男人是个神经病。

                  兰陵王就那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外套,不带丝毫廉耻心。

      最后服输的还是花木兰。他三下两下扒下了校服外衣,带着大义灭亲的架势飒爽地往空中一抛;只是这样一来,他的坐姿却不注意间前倾了几分,又不自然地缩了缩胸前。

      嗯?”

      没别的事,冷。”花木兰只好辩解。

      兰陵王不去做任何回复,只是以两个手指夹住那间空中飞扬的外衣,一翻腕正正反反瞥了几眼,再把自己的扒掉,套上了这件半路打劫来的。可很快问题就来了——花木兰看着那件套在兰陵王身上、扯了半晌却只扯到肚脐眼上方的严重不合身衣物,忍不住“噗”地一声就笑出来了。

      兰陵王无语,忽略了身边同学“班长你这是什么时装界新风尚”的询问,只好目视前方地假装听课了。

      花木兰却死也听不进去,他总觉得这个班长有哪里有点特殊。对,不一样。他花木兰好歹也不是个普通的纯真高中生,对于各类的亡命之徒都有一定经验;他敏锐地从第三节课回来后的兰陵王身上嗅到了一丝血腥。

      可花木兰好容易从这些边疆的战斗和血腥中放了个小假,实在不想牵扯上这些是非,只是有些单纯的小关心,这位同班同学的兰陵王是否受伤了。所以他试探性问出口:“班长,这三节课中间你去哪儿玩了?”

      “……”

      没有答复,但兰陵王身子一僵。果然。

      下次带上我?”

                  兰陵王踟蹰。“不行。”

                  “噢——原来是去执行忍者刺杀任务?”花木兰挑眉,步步紧逼地问。

                  兰陵王突然醒悟自己一直以来都处于太被动的一方,这样下去很容易被这个来路不明的转学生看破。于是他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对。”

                  “啊?”花木兰不得不承认,他方才也是随口一猜。

                  “下次跟我一起来执行任务?”兰陵王又问,神色认真,但口吻中透露着不容忽视地嘲讽。

                  花木兰沉默了,但表面上不能显得是他的败局;于是他展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线条分明的脸颊在窗外照射而下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兰陵王无声地笑了,将头扭开,将这次玩笑般的惊险问话画上句号。他将属于自己的那件校服外套攥在了手里,在一个课间休息拿出去扔进了食堂最令人作呕的那个腐食垃圾桶。深色的蔬菜汁和辣椒油很快就将其上的血迹掩盖,销毁了花木兰能够寻到的最后一处证据。

       

                  花木兰深知这样的举动没必要、也从各个角度上来看都不对劲——但她决定跟踪这位“有问题”的班长。

                  放学了,天很晴,阳光毫不收敛地洒落着。花木兰想那可能是错觉,但那阳光好似不敢、又或者是愧于触碰那位冷峻的少年。因此兰陵王的周身是冷的,面容也被阴影掩盖了大半。花木兰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兰陵王那下午的确有一些事情要做——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因此他左绕右拐,被一次又一次地埋没在这盛世的汹涌人潮里,再一次又一次的割破这所谓“平和”的单一性,往哪处小巷的深处走去。

                  花木兰紧追不舍,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兰陵王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身后,随即原地停了下来。下一秒,花木兰揉完眼睛去踮起脚尖眺望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花木兰所属职业的特殊性让他有十分敏锐的追踪能力,至少他不认为他会跟丢这么一个高中生。曾经的长城上,她能够在十里之外一眼认出敌人遁逃的铁骑,并率领着小队紧追而上。而那边疆的浩荡铁骑败于其手,他却让一个高中生在这安平盛世里遁逃了。

                  说出去都丢人。

                  花木兰只得漫无目的地四处找寻起。

                  而兰陵王略微低头,看着面前懊恼的少年,心中竟有些调侃。他的身体是透明状态的,阳光透过他照射到了面前少年因为愤恨微微扭曲的脸庞。故土上的人们是聪慧的,兰陵王曾在禁书密卷里寻找到过隐身的密法,并且修炼至今。而如今,那所有的密卷和智慧都被大唐的狼烟战火焚烧至沙尘,随风远去了。

                  可他兰陵王还活着。携带着最后一个故土的宝藏生存着。

                  也难怪花木兰会疑惑懊恼,一个大活人消失在了眼前,任谁都会认为自己看错了。

                  兰陵王知道自己能够浪费的时间不多,于是他径直走进了面前的酒楼里。嘈杂的人群无一注意到了这个身形隐蔽的男人。他在一个角落里解除了隐身,以背倚在墙上,那食指的指节轻敲了三下,便有什么机关声响了起来。

                  兰陵王不得不承认,这片土地的机关术令人叹为观止。其后走出了他的救命恩人——那位商人。那位商人的生意做的并不是别的,却是替人执行暗杀任务。他手下培育着一群来无影去无踪的刺客,而兰陵王便是他大力培养的对象。他将少年从鲜血中打捞出来时心中便有此意。而兰陵王一心想生杀,让他多屠几个唐人,又何乐而不为呢?

                  商人问:“你今早已经完成一个不小的单子了。你确定今天还想接第二单?”

                  兰陵王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目光幽深地盯着他。这已经是一种很决绝肯定的表达了;商人叹了口气。

                  “做人,不能贪啊。”商人口上这么说,心中却清楚的知道,兰陵王行此事,并非是贪欲所迫。商人也同样深知兰陵王不屑于辩解。

                  他手中略使三分暗劲,将一份纸卷掷进兰陵王的袖管里。兰陵王不动声色地走开了,商人也大摇大摆地走回了机关门内部,就如同刚才不过是两位老友碰了个头、互相聊了聊老婆和天气。

                  兰陵王将纸卷取出。他并不认得其上所画得肥头大耳的男人,但隐约从他的名字看出这是当朝哪个官职不小的大臣。他还记得那个救命的商人对他说:“不要为杀这种人而感到抱歉;没有一个官员是双手干净的。”

                  兰陵王一笑。他从来就没有为杀害一个唐人而感觉到哪怕最小的一丝罪恶。

                  国覆之子,本就该无情无义。

       

                  任务执行的过程总是简单得不值一提,唯有第一步,锁定目标,在这茫茫人海里还有那么一点挑战。可这些有权有势之人呆的地方无非那么几个——不是青楼便是酒馆,实在不行就夜里去宅邸里寻,实在是泛泛无奇。接下来该如何行动,兰陵王便了如指掌了。让最尖利的短刃割破空气,追随着目标的喉咙而去;有时候任务过于简单时,他连那隐身的密法都用不上。例如今天这位。

                  只不过,这次的目标有许多保镖时刻不离地跟随;兰陵王办事向来不愿留后路,便一并将全员解决掉了。

                  任务完成的时候,离他背着书包走出校园一共经过了二十分钟。他回到酒馆,将他从那位已经化作尘泥的官员身上扯下的玉佩当作任务完成的证明,让商人见了连连夸奖他上手快、资质好。

                  兰陵王只是略一扭头,向身后瞥了一眼。他隐约察觉到一个粉色的头颅在酒馆的入口处沉浮,不,是上蹿下跳。

                  “怎么了?”商人问。

                  兰陵王笑了,冷冷地答道:“没事,不过是一只来寻食的小鼠罢了。”

                  随后,他言简意骇地告诉商人,将这两天的赏金一并存着等他下日再来取,便再次遁入虚无而去了。

                  片刻之后,他便站在了那个粉色头颅的身后,一摇身型,一个修长而瘦削的影子便凭空出现了。

      ……果然是那小子,竟然跟到这儿来了。兰陵王心想,如果这位同班的活宝转学生再次打扰自己的“公事”,那便只能当作敌人一并铲除了;哪怕这样会给同班的自己带来不小的嫌疑。

      他颇有几分咬牙切齿地拍了拍花木兰的肩膀:“花同学”。

                  花木兰对于声音有很强的辨识能力,一听这低沉又带着几分胁迫的声音便知道,娘的,跟踪目标反把自己跟踪了。

                  他不敢回头,只是下意识地把双臂举高,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兰陵王伪出了十成十的不解:“哦,花同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花木兰这才意识到举手投降这一举动已经把自己的动机出卖的一清二楚,但嘴上总归还是不能承认的,否则就相当于打草惊蛇地告诉了一个嫌犯“我怀疑你了”。于是她道:“走……走丢了不行吗。班长这么严格,竟然还不许同学走丢了?”

                  “哪儿啊,”兰陵王一笑,口齿清晰地说:“我、担、心。”

                  这三个字把花木兰听出了一身的冷汗,甚至还有那么一丁点反胃。

                  “既然班长这么关心我,那不如送我回家?”花木兰转过头去,嫣然一笑,眉目中带着三分可爱的邪气。

                  “好。”很像兰陵王的风格,斩钉截铁、雷厉风行。

                  提议刚说出口了不到三秒,花木兰便后悔了。

      【双兰】我家小可爱是女儿身(二)

      疯狂打call顺便催催更

      回复
      Lv.8
      很久以前看到过,太太文笔更好了【抹泪】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