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3

    《关根》一:沦没、疾苦、杀生。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沦没

         破晓时分,我失手将怀中的剑瞄着车辙抛入尘土,难免责怪它枕来又冷又硬,无甚用途。又要懊悔:这么一丢,便觅不着了;平日里倒像是扯着衣裳的磅砣,择席的很,一脚踹开后就顺波逐流地喊着“救赎解放”的轻狂号子给在眼底散成青烟,不多牢骚几句岂不便宜了它?夜露自老瓦斜着往下奔腾,夹上昨夜三更的雨丁零当啷像个顽童扣锣,转瞬就染了衣裳打湿头发,瞎教我旧靴里嘎吱咣当。她梦里半睁着眼,看我一身筋骨疲软得恨不得黏住老墙上的青苔,骂骂咧咧像被狗窃了包子,也跟着哧哧地笑,笑音像风。然后她便醒来,捋着衣袂像白胡,但不似我般眨眼便将什么抛没,因为她不佩剑,自然无处习痴狂。

          一夜借梦酿成了三十八句甄选五言,但说到嘴边又句句成了无言,风雨成了鼻塞,情仇作了脑热,撄来嚷去倒真幻化出个逆流黄土的流浪汉来,从地底沦落到天边。她提笔问我霁月怎写,回曰横竖横折钩,勾个空壳子好纳下个供风雨打点的归宿,等我俩天涯归罢。

          她笑:“你别是写不出来了、才随处找的借口呀。多装相。”

          于是我江郎才尽,她笑靥清浅。

      疾苦

          我说,咱俩天涯客能不能稍稍有点儿觉悟,好歹摆出逸尘谪仙的面孔来。她答,逞什么面子,我们是乞丐还差不多。

          我梗着脖子问,乞什么乞,酣饮风月,嗟大地之食?她把腔儿拖得极长,回,畅饮的是隔夜剩酒,嗟的是隔壁小李的狗肉包子。

          她没像往常那般拧我腰间软肉,但不用说,还可把我懊恼极了。

      杀生

          踩着那条巷子里的彩石小径走到底,有匹臃肿的死马,往外摊着的腹部上皱纹像波涛,似乎是种年轮。尾巴已经粘作了一坨褐黑色的玩意儿,看起来挺寒碜的,我每次见到都得忍着不笑。倒不是在乎些什么,只是对着那匹老畜生笑起来实在有些瘆人。

          我总想着它生前怎么样,挑不挑食,爱不爱叫唤,脚力怎样,为人——不对,“为马”如何,有没有固定的母马伴在身侧,如果有,他那匹母马是否水性杨花。

          越想就越觉得,他像我前生,又活到了我今世。挺荒唐的。

          后来初雪便最后一次杀死了它的尸体,带着点儿乳白的清香,谁也便想不到这里有具死马的残骸了。那具骨架子后来也给雨腐蚀得烂了。

          落叶翻飞里已经失了血色,所以什么便都惨白着了,像我这半生零落的惨败。包括我的剑锋(那柄硬邦邦的剑,我后来把它捡回来了,费了不小精力和眼力),苍白的一塌糊涂,不成器。把它抽出来,一片惨白,收回去,还是一片惨白,烧透了视网膜狠狠往脑海里拍。

          其实盛世不怎么样,还是有几匹死马,但多少值得你一爱。

      《关根》一:沦没、疾苦、杀生。

      LV.12
      文笔真好
    • 夙长歌很感谢你的认可。
      拉黑 6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