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朝夕无言
    个人签名:人来疯的自闭少女。
    关注1 粉丝3 喜欢36内容27
    河南·郑州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24 内容:70

    拾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家庭教师里面的cp,5927——

      在年轻的飞奔里,你是迎面而来的风。

      一、

        沢田纲吉汗津津的手心贴在裤腰间,竭力奔跑过后是明显的晕眩感,牙齿刺破下唇,血腥味弥漫口腔,从昏沉里勉强抽出一丝清醒的神智。

        超直感没有预警。

        一颗子弹破空而来,速度很快,没有给人半分反应空间,逼近眼前方才看到那抹淡淡的残影。

        他没有动。

        子弹几乎是擦着眼角而过,在那双瑰丽的金红色眼眸旁留下一道血痕。血液渗出,好像流泪。

        沢田纲吉嘴唇在张合,试图发音。一片混乱里,谁也没听清他的话,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一片大脑一片嗡鸣的不清醒状态下说了什么。

        死气之炎爆发在掌心。滚滚热浪埋没了所有不甘的怒吼,连同着歇斯底里的咒骂一起被烧成灰烬。有风在轻轻吹拂,助燃火势。边上的黑色余烬盘旋着升空,在广阔无垠的天空里化作微小的一点,很快,这一点也不存在了。

        

        “回去吧。”他看了眼一旁的守护者,摘下手套放入口袋,转身离开。

        所有人都保持缄默。

        风呜咽似的吹动,纲吉背后的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点燃了黑暗的夜晚。

      ……

        狱寺隼人发现纲吉不太对劲。

        自诩为金牌左右手的他密切关注着自家十代目的一举一动,敏锐的发现了纲吉的异常状况。

        十代目今天上课发呆的次数不太对。

        根据自己写的《十代目观察手册》,每天在数学课上发呆次数应该是保持在五到六次,时间占比大约百分之七十六,表现为放空思维,习惯性注视窗外或笔记本,偶尔……也会把目光投向自己。

        耳尖红了红,狱寺警告自己冷静,在心里继续分析。

        但是今天状况不一样。发呆次数十一次,断断续续几次回神都会瞄自己一眼,神色怎么说怎么不对。

        带着好奇和……陌生?

        他怔愣在座位上,脑子陡然乱成一团麻,还被握在掌心的钢笔在纸上留下墨黑的划痕,满纸密密麻麻被写满的十代目暴露眼前。

        十代目,发现了吗?

        差点对上那双炽热的快要燃起的翠绿眼眸,沢田纲吉心虚的收回视线,假装自己在好好学习。

        他回想起刚刚的画面,银发少年低头认真的在练习册上写字,澄澈的金色阳光勾勒出少年人初显凌厉的脸部线条,翠色的眼眸专注,隐含温柔。

        望向他时,那双眼睛更是像被野火点燃的荒原,满腔热忱毫不掩饰。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翠绿色像春天里刚刚抽出的新芽,明亮而充满希望。他看向别的任何一切,都是冷冽的冰霜,唯独看向纲吉,像是积蓄的一冬的寒冰融化,溪流潺潺欢快明媚。

        他也喜欢我吗?

        忐忑不安的,粽发少年拿书本遮住了绯红的脸。

      二、

        天台之上,云雀恭弥沐浴着阳光沉睡,黄色羽毛的小鸟盘旋半空,蓬松的像是一个小球。

        午后和缓的风里,他枕在身下的外套一角簌簌抖动,别针扎住的鲜红袖章上是瞩目的“风纪”二字。

        “云雀,云雀!”云豆展开小小的翅膀,声音像小孩子一样尖利。

        它叫了几声,换了个方向更加尖锐的喊:“纲吉,纲吉!草食动物!草食动物!”

        灰蓝色的凤眼张开。

        云雀恭弥打了个哈切,轻捷的从楼顶一跃而下,云豆则乖巧的窝在他肩膀上。

        reborn抬眼看了他一眼,在山本武肩膀上坐下,黑沉的眼眸扫了一圈到齐的守护者,神色淡然的扔下一颗巨雷。

        “如你们所见,紧急召开家族会议的原因是因为蠢纲出事了。”

        三头身的婴儿踹向神色懵懂的纲吉,又跳回山本武的肩膀上,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reborn你在干什么啊!”

        “蠢纲失忆了。”

        云豆歪了歪头,注视着神态各异的众人。

        背上还背着棒球,在准备去棒球社时被召集的少年眨了眨眼,凑近纲吉。

        “阿纲,你不认识我了吗?”他指着自己,神色认真的说,“我是山本武哦,阿纲,跟我念。山—本—武—。”

        

        沢田纲吉神色哭笑不得,“不用的,阿武,我记得你。”

        他看向围了一圈的众人,眼神一个一个停留,轻声说:“reborn,大哥,云雀学长,阿武……”

        对上最后一个人时,他抿了抿唇,神色带了些抱歉,“狱寺君,我好像……只是不记得和你有关的事了。”

        明亮的星星从那双翠绿色的眼眸里消失了。

        沢田纲吉没有看见狱寺的神色。他五指合拢,感受着手里汗湿的温度,脸上带着一片绯色的薄云。

      “但是、但是,我想问一下,我和……我和狱寺君是恋人关系吗?”

        包括reborn在内的所有人都将视线对准了他。

        山本武笑容一下子僵硬了;笹世了平摸不着头脑;云雀恭弥的浮云拐已经蓄势待发……

        狱寺隼人一下子从失落里回神,脸涨红着结结巴巴。而reborn则轻松的跳到纲吉头上,下手在棕色的头发上狠狠一拽——

        “蠢纲,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察觉到真相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个。纲吉脸色有些苍白,声音也弱下去,渐渐听不清楚。

        “我……我日记本中写的喜欢狱寺君啊。”

        锁在抽屉里,如同少年心事般被隐秘藏起的日记本里记录了很多。

        无奈、抱怨、难过、兴奋……诸多繁杂的情绪,以及深深的喜欢。上面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在诉说,隐忍而甜蜜的欢喜。

        懵懵懂懂的打开、翻越,才在那突然确实重要记忆的莫名慌张里安心下来。

        我缺少的,是他呀。

      三、

        短暂的午休时间过去了。

        狱寺隼人神色恍惚的回到教室,落座的瞬间目光还是下意识移到斜侧方坐的少年身上。

        十代目说喜欢我。

        十代目说喜欢我?!!!!

        目光狼狈的移开,没有注意到纲吉从僵硬放松的身体。

        狱寺还是觉得上天给他开玩笑。

        纲吉在他心中的地位太过深刻,是触之不及、也不敢伸手亵渎的存在。他喜欢沢田纲吉,所以为这份心情羞愧难当,恨不得把自己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有病——

        没病的话怎么会生出这么恶心的绮念?怎么敢幻想更深一步的接触亲吻,怎么敢在梦里对少年为所欲为……

       

        他是十代目啊!

        是……

        是我喜欢的人。

        颓丧的接受这个事实花了好久,狱寺隼人在自己独居的公寓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点了烟去阳台吹风。

        橙红的小点在黑暗里明明灭灭。

        掐掉烟,感受着指腹灼疼的感觉,他就下定决心一辈子不开口。

        别把那份可笑的喜欢拿出来恶心十代目了!

        他残酷的砍去不该有的意念,第二天看见纲吉时仍然带着笑,和山本武一如既往的吵闹争论。

        但是,现在他被十代目表白了。

        恍惚着过了一下午,狱寺隼人冷静下来,像当初那个夜晚一样把自己的心思反复拉出来痛骂抽打。

        痴心妄想什么!十代目的喜欢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个!

        给我从梦里醒来啊!

        他把头埋在胳臂里,银色的发丝缠绕在过于白皙的侧脸,一动不动。

        沢田纲吉摸不准狱寺怎么想的。

        之前课堂上他的目光热烈张扬,让纲吉误以为他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

        可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

        一下午的时光在两个人的恍惚里飞速过去,夕阳已经斜斜的将橙光撒在了云端,晕染出大片瑰丽的色块。

        “十代目,请喝。”

        狱寺隼人一如既往等在班门口,在纲吉做值日时外出买来一瓶冰镇可乐,尽心尽力让对方在炎热的夏天好过一点。

        《十代目观察手册里》记述的第三十四条里提醒,十代目不耐热,夏天要特别注意。

        “谢谢。”到现在都弄不明白对方的态度,沢田纲吉接过可乐,手有点抖。

        但他的动作是演练多次的流畅,仿佛类似的情况已经发生过成千上万次。

        山本武今天去棒球社练习。以往三个人的同行少去一个,加上沢田纲吉现在正好忘记了狱寺的事儿,两个人沉默的走在夕阳下,一路无言。

        “等等,狱寺君。”

        纲吉喊住要道别离开的人,局促的问,“我看日记本中说我今天和狱寺君约好了一起写作业,狱寺君来我家吧。”

       

        还是很陌生啊,关于对方的记忆一点也没有。

        虽然文字和语言都落不到实处,空飘飘的无力苍白。

        可是,我不想你就这么离开。

      四、

        微凉的晚风从打开的窗户里吹进,蝉鸣不断,树叶轻晃,发出悦耳的夏天声响。

        狱寺隼人讲题时很认真。

        他半边身子都笼罩在纲吉身上,在书桌上投下淡淡的阴影。

         声音带点因为长期抽烟染上的哑,在耳畔温柔的、低低的讲述。

        纲吉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满脑子都是对方稍长的银发划过敏感脖颈的痒意,光是控制着不让自己颤抖就已经拼尽全力。眼前几何图案印在瞳底,渐渐模糊一片,眼睛盯了太久对焦不准,视线里黑色墨迹缠绕成一团。

        太糟糕了。

        两个人都在想。

        心跳声那么大,会不会被对方听到啊。

        一道题过去,狱寺和纲吉都是汗水淋漓,扯了扯衣领,纲吉索性说先坐下休息。

        沢田奈奈端着甜点送上来,旁边跟着一平和蓝波两个小尾巴。

        蓝波想要多拿一块糕点,被一平阻止后不甘心的跟在一旁。

        

        甜点搁在桌子上,他趁奈奈和纲吉交流时伸手去拿,被狱寺迅速端走。

        “蠢牛,不许抢十代目的甜点!”

        “呜!!蠢寺我要炸掉你!!”眼睁睁看着小蛋糕消失,蓝波涕泗横流,从乱糟糟的头发里拿出一个又一个炸弹扔过去。

        脸色一变,纲吉迅速把妈妈推到门外。

        三天两头要炸一炸习惯好,他的底线已经降低到不伤害到妈妈就随意了。

        小型炸弹的威力并不大,但是其中一个飞到了纲吉的书桌那边,落了锁的抽屉里还放着记述了很多的日记本。

        飞扑上去抢救无效,纲吉罕有的失控了。

        “我的日记!!”

        炸弹引燃的火焰在灼烧着,纸张化作灰烬盘旋着飞到半空,消失不见。

        似曾相识的一幕。

      五、

       狱寺回家辗转反侧一夜没睡,担心十代目的情况,一大早就来到了纲吉必经的巷口等待。

        他心里隐隐不安,为昨晚纲吉的状态。

        日记被烧后纲吉情绪失控了一刹那,但很快就回复了平静。他无奈的笑着对狱寺说家里这样难以招待,将对方送出了家门。

        狱寺还记得他失控时的眼神,柔软的棕色眼眸被悲伤浸染,隐约有怒火在深处燃烧。

        我想留下。

        可他还是听从了对方的。

      “狱寺君,明天见。”

       狱寺隼人从来不违抗十代目的命令。

        等在巷口,狱寺烦躁的想抽烟,想起十代目不喜欢烟味,摸索的手顿了顿,还是从裤兜里抽出。

        他来的有些早,就站在哪等到天光一点点亮起。银发结了晨露,水珠滚落在锁骨,被热气蒸发。

        踏着光走来的粽发少年将温软的眼眸看向他,有些不解,有些迷茫。

        “你是在等谁吗?”

        他忘记了我。

        夏天里,狱寺通体冰凉。

        reborn又召开了一次家族会议。

        针对纲吉的情况谈了谈,连三叉戟夏马尔都被拽过来帮他看病,结果却一无所获。

        “人有自我保护机制,他这情况很像是选择性忘记了对自己造成伤害的记忆,还是重复的。”一脸沧桑的大叔下了判断,看向自己定在原地的傻徒弟。

        “小鬼,别那么难看,想想你做了什么,你该做什么。你们之间的羁绊不会那么轻易抹除。”

        可是,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什么也没做啊。”他呐呐的,像个犯错了不知道怎么办的小孩。

        他也许不该存在那份喜欢的。

        狱寺隼人在自己心脏上用薄刃切割,疼的有些哆嗦,但惶恐却另他更加难受。

        是我犯了错。

        我不该喜欢他。

      六、

        第三天,沢田纲吉不认识他。

        第四天,沢田纲吉不认识他。

        第五天,沢田纲吉不认识他。

        ……

        无论之前再怎么深刻的告诉他:我是狱寺隼人,你的岚守,你的左右手。第二天,沢田纲吉照样用那双陌生的眼神看他。

        他侧眼悄悄打量,神色带点好奇,眼神很软,却将狱寺隼人的心脏划成了一滩烂泥,连疼痛都麻木了。

        连reborn都看不下去,在第十天给狱寺和纲吉放了假,要他们出去好好逛逛。

        “你是彭格列的岚守,羁绊没了就重新创造,蠢纲的左右手还没有轮到别人替代的份。”喝了口咖啡,reborn看他,“何况你们的羁绊没有消失。”

        狱寺拿起那本《十代目观察手册》,在新的一页写下了第十天。

        /夏天要过去了,我不用为十代目带可乐了,十代目还是不记得我/

        被拉出来的粽发少年神色有些局促,朝他笑笑自我介绍:“我是沢田纲吉,请多指教。”

        

        狱寺隼人闭了闭眼。

        我知道的,我知道你是谁。

        他在心里这样轻轻说了,面上还是温和的笑容,“你好,我是狱寺隼人。”

        按照reborn给的行程,他们逛了街,吃了饭,然后一起去了游乐场。

        天黑了,但游乐场灯光不灭,各色的光芒里,粽发少年拿着个蓬松的棉花糖,回头朝狱寺笑,眼里晶亮。

        “可以去去摩天轮吗?”

        狱寺从不拒绝沢田纲吉的任何要求。

        升到最高处的那一刻,满天烟花忽然炸开,像当初和大家一起看的那样明亮耀眼。

        纲吉看了眼天空,又看狱寺,表情隐匿在阴影里,“狱寺君,你为什么不说呢?”

        狱寺不懂,也就沉默着不说话。

        纲吉轻轻叹口气。

        回来已是深夜。

        他们又在巷口分别,狱寺站在原地很久,在夏季末尾的夜风里一动不动,听蝉鸣吵闹,风吹叶动。

        手腕上的表滴答滴答轻微响着。

        快十二点了,新的一天要开始了。

        十代目不记得我的又一天,要开始了。

      七、

        他忽然开始狂奔。

        从来没有那么用力,裹挟着一个夏天的滚烫热意在奔跑,风吹的银发凌乱,被汗水打湿粘在脸侧。

        “我为什么不说呢?”

        他一遍跑一边想,但很快就没有了余力,大脑里一片空白,耳畔是吹动的风。

        跑啊。

        再快一点吧。

        狱寺不顾一切的向前跑着,终于看见了等在门口,没有开门回家的纲吉。

        沢田纲吉眉眼弯弯。

        “你来了啊。”

        他笑着说。

        喘着气,将碍眼的银发粗暴的撩到脑后,狱寺隼人看着他的神明。

        

        “是的,我来了,十代目。”

        顿了下,他声音柔和。

        “我来向您说一句话,我压在心里很久的,说了怕您生气。可不说,我有好像不甘心。”

        狱寺向前一步,揽住纲吉的头吻下去,虔诚的描摹着对方的唇形,舌尖一点点的试探。

        “十代目,我来了,我喜欢你。”

        赶在零点的时刻,他终于说出口。

        今天是第十一天了。

      七、

        狱寺从昏迷中悠悠转醒,他睁开眼望了片刻雪白的天花板,想动动手指,却被一双手温柔的阻止。

        “别动,在输液。”

        和记忆深处很像,却又更加磁性成熟的声音。

        “对不起,十代目!”

         大脑一片紊乱,却还记得是在一场争斗里受了伤让十代目担心。狱寺隼人下意识道歉。

        “噗嗤,看来这家伙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靠着窗的青年随手将手里三叉戟幻化消失,带着笑意走出去,颇为好心帮忙把病房门关住。

        临走前,六道骸看了一眼狱寺,神色似笑非笑。

        随着异色瞳扫过,记忆慢慢回笼,狱寺连生气都顾不上跟六道骸生气,脸色涨红看着沢田纲吉。

        “十代目,我不知道……”

        他尴尬而狼狈的别过眼,不敢和纲吉对视。

        一切不过是由六道骸主导、沢田纲吉参与的幻术,为了把深度昏迷的彭格列岚守接回。

        “那是一场梦。”

        事实上,想起最后的那个吻,纲吉脸色也红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回应道。

        “梦吗……”狱寺愣了愣。

        他抬起头,神色郑重的仿佛将灵魂许诺献祭,和那个梦里奔跑的银发少年一样,压上了所有的一切。

        “十代目,我喜欢你。”

        “我知道的。”

        纲吉眉眼柔和,握住他没有输液的手。

        “我也喜欢你。”

        那本梦里被烧毁的日记,现实中正安稳的躺在上锁的抽屉中,泛黄的纸页上,有少年忐忑着写下的喜欢。

        少年如风漂泊不定,而现在,他把清风揽怀。

      小记、

      如何让一个感情苦手写暗恋,这是个问题。

      开头就是狱寺受伤的那场争斗,纲吉在奔跑后没有抓住狱寺,狱寺还是为了更加高的利益去和对面一对一。他其实明白对方有预谋,也做了准备,但不付出代价肯定很难得到想要的,他想到了会受伤,但对方狠,直接差点植物人。

      然后是少年时期的梦。

      他俩蛮能磨,年少互相暗恋。到十年后也tm没表白。六道骸做了点手脚,所以日记没了。但是,纲吉被那副场景直接唤回了记忆,后来都是驴狱寺的,当然也有我都表白了你明确个态度的试探想法。270好演技!(海豹鼓掌?)

      奔跑是对应的。但我写不来虐,到最后还是让追上了(想写虐好久……)。

      日记本里藏满的喜欢,观察手册里也是。

      你是年少的欢喜,是夏天的风永不止息。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