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LIBATE
    LIBATE任务达人
    原创连载版主
    个人签名:「“Carpe Diem”」
    关注8 粉丝35 喜欢149内容20
    人生如梦 一樽还酹江月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24 内容:70

    【千天贺文】《烈酒与玫瑰》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萌主
      LV.12
      任务达人

      【千天纪念】《烈酒与玫瑰》

      关于我和我家川川的千天贺文
      我们携手共进的岁月,朝朝暮暮,都弥足珍贵。
      我爱你这点,母庸质疑。
      感谢命运予我们相遇



      ——

       

      万物有灵,得道即殊。

        遍载花香馥郁之地,偶得天都施得点化一二,才晃过数些年头的小花,变可化形——但也不乏,修行多年,却始终只差临门一脚的花。

        那是一朵历经岁月的花,纯白的花瓣上是枯黄零星,所幸不大明显。望着不远处刚具有灵识便被点化的花妖,微微叹了口气。

        次数多了,未免有些麻木了。

        单调得如一张枯燥无比白纸的花色,扎根在诸多姹紫嫣红之中,本就没有颜色,又谈何黯然失色呢——旁人都只喜那殷红象征热烈爱情的花朵,谁又愿意采撷或着眼这一抹惨白。

        终有那样一天,她还昏昏欲睡之时,感觉异样的腾空,用灵识探了探周围,才发现自己被种在了花盆中。她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她总能熬死那个将她困于温室中的人。这次,她也没有意外,不过习以为常罢了。

        “小玫瑰。”那个双手抱住花盆,声音中透露出丝丝狡黠的人……也有可能是化形了的妖灵。她明显感受的到自己灵识强度与其相较太过无力,探到的只是一篇迷雾。花瓣微微舒展,她挣扎着想要看清。

        “原来是朵白玫瑰吗……”

        她听见那个狡黠的声音间有难以察觉的遗憾,心里一时不知道是何种滋味。

        “唉。小玫瑰,跟你讲个故事。”那人戳了戳她的花瓣,“你摆摆花瓣,我便给你讲。”

        她有些不耐烦,便不摆,但远处吹来一阵风,把她的花瓣吹动了。她着实被气着了。这平白无故哪来的风,她用花根都能想得出来。

        “好啊,你愿意听,我便讲给你听罢。”

        这会儿又显得不愿讲了……她暗暗腹诽。好像她乐意听似的。

        “有一个平民,对一个公主一见钟情了……”

        这个剧情,好像有点熟悉吧……再加上自己是朵玫瑰花……那故事的下面就是公主要求那个平民找来一朵红玫瑰,因为自己是朵白玫瑰所以……

        “公主跟他说,如果他能找来一朵红玫瑰,便答应他。”

        果不其然……

        “小玫瑰,你肯定已经猜到了吧……”

        话说她只是一朵玫瑰唉!!你见过会说话的玫瑰吗啊喂!!等等……她好像真的会说话……

        嗯……

        “这么高冷吗,”那人又戳了戳玫瑰花瓣,她开始怀疑如果自己不是一朵有灵识的花,早就被这人戳死了。她摆了摆花瓣,想要甩开那只戳她的手,虽说她知道那是白费力气,还不如用来化形。

        “想继续听吗……我觉得你应该听过那个版本,”那人抽开一只手,摸了摸下巴,思忖半晌,注视着她道,“结果平民只找到了白色的玫瑰,公主觉得平民戏弄他,于是平民处死了。”

        她依旧不说话,心里倒不是百感交集,而是觉得这人傻到自己不想回话,况且这人也不是什么所谓平民啊……改编一个故事哄她开心?

        可没过多久察觉到不远处满池玫瑰花瓣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这可能不是什么好人。灵识里莫名其妙想起那段声音——舌尖上的中国……为了保持肉质鲜美,厨师会下刀前,会让即将迎来死亡的动物保持开心,这样吃起来……

        她没了——她没了——!!

        她还没有化形!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这样对待美丽的玫瑰花!!

        很难形容心里是什么感觉,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剥她的花瓣,但等待的时光使她身心都受到了凌迟。

        “小玫瑰、小玫瑰。”

        感觉到有东西戳她,她立马精神了,整个花瓣都抖了抖。下一秒整朵花都萎了。

        她不想用灵识探查周围了,就像在砧板上的将死之鱼,即便挣扎也是白费力气。只感周围黑漆漆的,也不知道危险是来临了,还是走了。

        突然有什么清冷的东西铺在她的周身,诱使她用灵识探查周围,恍然发现是月光,也不是什么令她意外的东西。但这夜的月光有些怪,她也说不上是哪里怪,但被其铺满的地方舒服得令她喟叹,隐隐有了些化形的趋势。

        “小玫瑰。今晚的月色真美,你说对不对。”

        月色美是挺美,但她现在不是很美好……

        她是第一次知道还可以这样化形?!

        根有了脚的感觉,两片孤零零的叶子便是她的手,整个人被埋在土里,细细的根便是身体。这叫化形??她怕不是朵奇花。她气得不打一处来,很像质问那个刚刚悠闲地问她月色美不美的人。

        于是……她还没反应过来,怕不是执念作祟,花根一蹬,便从土里拔出来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小玫瑰,你就是这样化形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本就知道那人会笑自己,可听到时,还是一叶子打了那人的脸。但“打”只是她觉得的打,在那人看来不过是小玫瑰看上自己了,像小猫一样蹭自己。

        看着那人明显有些受用的表情,就更不爽了,花茎上的刺一下扎到那人手上,根本没有想到会被刺的那人差点跳起来。但伤口处并不是殷红的鲜血,正如她猜测的一样,那人是妖灵化形的。

        可没等她得意多久,就觉得灵识昏昏沉沉,像是醇香绕在四周,熏得她醉意横生,灵识混沌难以察觉周围。

        但混沌中,她还是感觉到那人戳了戳自己,于是借着醉意用花根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就一片漆黑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微微有了点感觉的时候,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自己花瓣竟然没有被剥去给那人泡玫瑰花瓣浴!

        但马上就极其昨晚极其憋屈的所谓“化形”。真的会有花跟她一样会那样化形?!连她都自己都要被自己气笑了。

        “醒了?”

        啊……没想到,竟然不全是一场梦,她不想打开灵识,还是用花根子都能知道是哪位她不想见到的人。她本想装死装过去,突然发现自己的花根子那似乎有什么滑滑的东西蹭着,痒痒的。被迫打开灵识,才发现自己……

        被种在水里了!!里面还有几条鱼!蠢鱼!

        她真的不是水玫瑰啊!不对……也没有水玫瑰啊……还是不对,自己怎么没被淹死?

        “你可是我见过第一朵水玫瑰,还是这么珍贵的白玫瑰,唔……你有名字吗小玫瑰?”她感觉那人凑近自己了,整朵花都不好了,“没有也没事,我可以给你取……或者……就叫你小玫瑰吧!”

        说起名字……她翻了翻很久远的记忆,倒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也没有人考虑过——毕竟她只是一朵玫瑰花,不论色彩几何,到底只是寻常可见的花,谁又会为她取名呢……毕竟她也自认平凡了。

        “花瓣都不动啊……是没有名字吧,唔……真可怜呢,幸好碰见了我。”

        显然某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那朵小玫瑰意识里是什么形象。

        那人用手指径直碰着她的刺,没有丝毫退却。接着用被刺刺出的些许湿润在桌上写下三个字,“看好了啊,小玫瑰,这就是你的名字。”说完还嘟囔着,“虽说你有名字了……还是想叫你小玫瑰啊……”

        鬼使神差地,她用叶子碰了碰那人的手。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吗?”那人有些恍惚,但和自己想名字时的迷茫不同,更像是斟酌该如何告诉自己那个名字。但如果不打算告诉她,也无所谓了——她象征性用灵识探了探桌上的痕迹,却魔怔的将那三个字在心里回放了一遍又一遍。

        奇怪的感觉过去后,她单纯的想着这人的字有些好看。不过她还是要直面现实——“不会念?”那人又戳花瓣。

        她在心里默念了上百遍:我只是一朵玫瑰、我只是一朵玫瑰……玫瑰是不会说话的、玫瑰是不会说话的……

        “害羞了?”这次倒没有戳她的花瓣,只是摸了摸她的叶子,“不认识我也不会笑你的——要不要我教你?”说完看见那叶子微微摆了摆。算是同意吧,那人想。

        林、漱、川。

        那是她的名字……吗?她总有一种错觉,那人想名字想得那么快、念得那么认真,那定不是她的名字啊……她还记得老妪一声声的呼唤,是对着她,却不是在喊她。

        “川川。”

        明明柔情百转的呼唤,她却后怕地缩了缩。

        “等你化形了,我便告诉你我的名字……当然,不是现在这种化形。”小玫瑰思路清奇,这会儿想得不是那人到底叫什么,而是在想那人是不是省略了很多“哈哈哈哈”。

        清晨的风携来丝丝凛冽,望去十里斑驳。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连缸里的玫瑰都微醺。一切都刚刚好……可总缺点什么。

        ——

        多次暗地里推波助澜后,小玫瑰终于成功化形了。这次倒是清晰的见着,小玫瑰是不开心的,她也是第一次见着那样不开心的玫瑰。

        她的小玫瑰啊……到底是因为什么这般郁郁寡欢。千百年前遇见她时,她可不是那般。但她也不记得自己了,一切倒也说得过去。

        “阿……酹?”

        小玫瑰笃定,这名字她见过,千丝万缕的熟悉感涌上心头,令她有些喘不过气。那是故人,他乡遇故知的那个故知……但她记不清了……她记不清了。

        面前是一个英气的姑娘,却穿着酸臭书生的服饰,小玫瑰总觉得她不应该穿着那样一身衣服,手里拿着书卷,在树下吟诗作对。而是一个骁勇善战的女将军,骑着最烈的马,驰骋战场。

        她问她,你应是个女将军吧。

        树下女子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乱花有些迷她眼,她竟看不出那抹笑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阿酹肯定认得她,但她又不认得自己,那份苦涩便溢了出来,远远的,那便化成了一抹笑,加之草长莺飞,除了自己,谁也看不出那笑中的苦。

        阿酹说:“川川,可是乏了?我这身子骨,除了皮囊像个女将军,”她眨眨眼,有些俏皮,狡黠地勾起唇角,印在小玫瑰的耳畔,“其余除了喜欢你这朵小玫瑰,便只有从头到尾的窝囊了。”

        一切都不对劲。

       

      小玫瑰不知道的是,此时那个“女将军”的内心并不是什么有的没的前世今生,而是满脑子的如何将这个傻乎乎的玫瑰拐回去,可不争的是事实是:她已经把人家拐回家了。

       

      “女将军”也不知道是,她的小玫瑰此时心中已经脑补了千字前世今生、狗血的爱恨情仇、失忆。甚至觉得她们俩中间还有一个正配,反派先发现了她所以藏着掖着生怕正配再一次抢走。一旦接受这种设定,她看那个自己方才还有点心疼的人,眼神中也带了几分怪异。

       

      “川川。”“阿、阿酹!”

       

      “我要给你讲个故事。”“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奇怪的气氛蔓延了将近一分钟。

       

      缄默中,两个内心戏十分丰富的人又通过只言片语脑补对方的想法。

       

      最终还是根本没有一丝她家川川清奇脑回路的阿酹先开口了,但也只是开口,刚准备说话的时候,对面的小玫瑰就软软道:“我、我早已心有所属……!棒打鸳鸯是不道德的……!要不、要不你放我回去……我可、可以让他放你……”

       

      还没说完,便被醇香的气息堵住了唇畔,支吾半天说不出话来。一股陈年佳酿的上头滋味涌上心头,最令她好奇的只是:竟然不是陈年老醋?

       

      玫瑰的花瓣被弄皱了呢……还沾染了若有若无的醇香。

       

      也好,这样就属于她了……独属于她的小玫瑰啊。

       

      !!

       

      花瓣被人弄皱了!啊啊!保养了那么久的花瓣竟然被这个人弄皱了……等等,她该在意不应该是自己被轻薄了吗。她对那个人的容忍度竟然已经到达这种程度了吗?——连被轻薄都觉得不轻薄才不是她这种危险思想?!

       

      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是屈服于恶势力还是屈服于身子。

       

      “小玫瑰……哦不,可爱的小玫瑰——我们俩就是那对‘鸳鸯’呀。”

       

      可爱的小玫瑰一时语塞,在不知道从何冠上的“可爱”上纠结了半晌,依旧脑补不出那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年度大戏。整个人好像被那属于面前人的醇香浸得头昏脑涨,也不知是醉了——或是动情了。

       

      微醺中,她总感觉眼前人缓缓进到了心底去。

       

      -

       

      小玫瑰原来是一朵红玫瑰,是象征热烈爱情的花朵。每日为她驻足,想采撷她的人不再少数。每次近在咫尺时,又因为那几根微乎其微的刺便退缩了——那些人并不是真心赋予它唯一情愫的啊……只不过贪图那美丽的表象。

       

      世界上倒真有那样一个童话,平民爱上了公主,而她便是其中的那朵红玫瑰。但可没有那么可歌可泣的夜莺——因为她本身就是一朵红玫瑰。褪去了属于童话的美好色彩,那平民不过是所谓叶公好龙罢了。他不是真正的喜欢公主,更不是诚心的想要得到一朵红玫瑰。

       

      有无数人或要从她眼前经过,沧海桑田,她也渐渐乏了——她不觉得一朵花只有化形后才能见识世界百态。此后她开始迷惑性的收起刺,让不同的人带她回家,摆放着窗台上,让她去听世间百态。

       

      那一次带她回去的是一个醉鬼。

       

      倒真是鬼,醉死的鬼。

       

      此后她的花盆旁边都会摆上一壶陈年佳酿,熏得她昏昏沉沉——那也是她在平淡中唯一的起伏。

       

      好似所有器灵、妖灵,都比妖植更易化形。因为自己还在摸索如何化形的时候,旁边的醇香大盛,一只软糯糯的小人儿便从壶中爬了出来,清澈的双眸望着她。

       

      她大概是老脸一红。

       

      直到听到一声软软的:“小、小玫瑰……”

       

      虽然心里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株老玫瑰,但也不希望别的人或者妖叫她“小玫瑰”。

       

      仗着那是一只刚化形的小妖,不知道玫瑰会不会说话,便不搭理。谁知那软乎乎的一团碰了碰她的枝叶。

       

      根本招架不住啊!

       

      不知道又过了十几个春秋,那小家伙都长大了,自己还是一盆玫瑰。于是常常感慨还是小的时候好,总不会天天戳她的花瓣……可她依稀记着那小家伙小的时候也喜欢动她的枝叶。

       

      果然是一株老玫瑰了吗……

       

      如果她口中的小家伙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说,怎么可能老呢,那可是她的小玫瑰啊……永远都是,况且,自己可能还老些呢……当然,说比小玫瑰还老的时候肯定要小声再小声……

       

      两妖相安无事多年,在小玫瑰心里,大概是“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意象。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脑补那种意境?

       

      当然。生活和故事一样,自然是需要亿点点起伏的。

       

      寻常的剧情差不多,小家伙奄奄一息到小玫瑰跟前的时候,小玫瑰没忍心——面前可是她多年唯一的慰藉,但除了慰藉似乎还有莫名的情愫,但她还不知道是什么,索性便救了。

       

      因为救了那个小家伙,鲜艳惹眼的红色全数褪尽,她成了那么些年她都惋惜的白玫瑰。

       

      小家伙带她去了很多地方,只为了让她恢复红色——“倘若我不是红玫瑰,你是不是就要抛下我了?”虚弱的小玫瑰微微弯了花茎,轻声问道。那抱着花盆愣住的人,第一次知道她会说话,但又因为话里的内容,一时间悲喜交加。戳了戳她的花瓣,温柔道:“怎么可能。就算你在一片玫瑰花海中,我也能准确地找到你。我的小玫瑰。”

       

      小玫瑰才不信她。

       

      知道小玫瑰不信,便告诉小玫瑰说:“等我给你取一个名字,你便是独一无二的玫瑰花了。”而且是独属于她的,心头好。

       

      她说。小玫瑰你如那一片林海,漱去无边荒芜,倾覆山川万里。

       

      她说。前几日听一风流才子听得一字,觉与你无二——你也当是尘世醇香中最独特佳酿一壶。

       

      两个孤独灵魂的碰撞,恍惚越过那些荒芜岁月,交汇千言万语,约定的命运。

       

      命运予她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不过好在,她们又见面了,无论如何,绝不会像上次那样仓促的划上句号。

       

      “这个故事的确好啊……可你不觉得你找错了你的‘林漱川’了吗?”小玫瑰歪头问她。

       

      她宠溺地摸了摸小玫瑰的头,像前几次、也像那些漫长岁月中,她每一次戳她的花瓣。

       

      “即便在一片玫瑰花海中,我的玫瑰,我还是会找到的。”

       

      “如果……”

       

      “没有如果啦,小玫瑰……川川。”她沉醉于那双能溺死她的眸子中,并死得甘愿。

       

      我找到你了。我的玫瑰。

       

      唇瓣递到尖锐的刺上,用以心血镀上一吻。

       

      世间黯然失色,惟她殷红热烈而虔诚。

       

      -

       

      “故事讲完了哦,川川要睡觉了。”

       

      捧着故事书的人温柔地望着一旁熟睡的姑娘,微微俯身,唇瓣轻印在姑娘额头上,后又缓缓离开。

       

      合上故事书,轻轻关上一盏灯,正准备离开时,手臂却被扣住。转头,发现姑娘方才安详的脸庞上,微微颦蹙。

       

      于是轻笑道——

       

      “真拿你没办法啊……”说完再次俯下身,额头轻轻抵着姑娘的额头,唇缓缓印了下去……

       

      那么,今天也很爱你呐。



      【千天贺文】《烈酒与玫瑰》【千天贺文】《烈酒与玫瑰》【千天贺文】《烈酒与玫瑰》【千天贺文】《烈酒与玫瑰》【千天贺文】《烈酒与玫瑰》【千天贺文】《烈酒与玫瑰》【千天贺文】《烈酒与玫瑰》【千天贺文】《烈酒与玫瑰》

      LV.12
      VIP
      任务达人

      第一千天——请问我的爱能让我讨得一吻吗?

    • LIBATE可以!!!啾啾啾我家小可爱!!!
      拉黑 5月前 手机端回复
    • Vermouth @LIBATE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拉黑 5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LV.12
      任务达人

      9999999999999!!!什么绝美爱情我死了 [s-32]

    • LIBATE谢谢99,一定会99的!!!!
      拉黑 5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写的真好,祝天长地久
    • LIBATE谢谢!! [s-62]
      拉黑 5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