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双兰】我家小可爱是女儿身(三)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兰陵王一把扭过花木兰的肩,做了一个“你先请”的手势。花木兰被半强迫着迈步出了酒楼。

          兰陵王犹豫了一下,说:“以后不要一个人来这种地方。”

          花木兰见兰陵王终于说了句像模像样的人话,便立刻讽道:“怎么, 班长不也在这儿玩的挺开心?还是难不成你要说是你跟踪我来的这里?”

          兰陵王心道一句这他娘不是颠倒了现状吗,不由得一脸黑线地迈步往前走,一下子就冲进了斜阳所统治的这片疆土上。阳光略有些刺眼,所以兰陵王眯起了眼睛。

          故乡的阳光可从未是这样的。故乡的阳光很暖、很温柔,似九天上的仙娥玉指一晃,撒下丝缕的微光;而不像这片国土上的太阳,像个彻头彻尾的暴君,亮丽,却也无可救药。幼时,他总是会沐浴在夕阳的晖光里听乳母讲故事,听先生的淳淳教诲;那阳光陪伴着他长大,永远都是耐心而温柔的,可现在却比他先行离去,且一去不返了。许是随风去了,也许是那位仙娥看尽了人间,腻了,便走了。

          当你爱这么一个地方的时候,便会一并爱上它的太阳;当你恨这么一个地方的时候,便连那里的太阳都一并恨上了。

          花木兰故意落后兰陵王半步以遮挡自己的神情,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跟这个今天刚相识的班长套套近乎,以免以后的学年里产生尴尬。

          “班长,今天的夕阳很好看,不是吗。”

          花木兰说话始终带着这种感觉:分明是询问,但却坚定得让人几乎可以认定这是一句陈述句。可兰陵王却不会这么认为。

          “是吗?”

          “啊,很暖。难不成班长会是喜欢阴雨的类型的?”

          “暖吗?”

          这回换花木兰不解。对于他来说,盛唐的阳光是神圣的,更是亲民的。不论是在疆土最边缘的长城或是在繁华的市井,阳光一样普照、一样壮丽。

          我当然喜欢阳光,却并非这里的阳光。兰陵王心中有一个声音很小声、很谨慎地说。

          花木兰默不作声,不知道又怎么惹到了这位大佬。他突然心中一冷,意识到先前发现的那些疑点。把从四楼跃下当作家常便饭的男子、周身的血腥、悄无声息的消失……。花木兰这才醒悟,此人不能当作普通高中生去看待。也算是自己轻敌。

          花木兰甚至凭借着自己的经验意识到,自己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待在这个人身边,甚至有可能会丧命。

          ……早知道就把重剑带出来了,砍不了魔种好歹还能保全一下自己。花木兰一拍脑袋,后悔莫及。

          兰陵王顿了顿,道:“你不是普通人。”普通人没有这种侦查能力,也不会对只相识一天的兰陵王起如此疑心,以至于一路跟踪到这里。

          花木兰挺爱听这种话:“何以见得?”

          “你应该身手不错。”

          “谢谢夸奖。”

          一阵沉默。兰陵王不出声了。

          花木兰笑:“难不成班长大人只看出来这么点儿?”

          兰陵王略微颔首,以一双幽深的眸子毫无恐惧地与那位庸君太阳对视,不置可否。

          “那换我了。”

          兰陵王步伐不停,心中却一跳。

          “首先,班长也不是普通人。”

          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王者高校本来就不是什么普通人能踏足的地方。而他能在这儿混出一个班长,足以彰显他的不平凡。至少学业和身手上,都不平凡。

          “其次,班长逃的那三节课间,要么去伤了人,要么自己受了伤。”

          是前者。但是兰陵王未作答复。

          “第三,你来这处酒楼是为了见人,虽然我不清楚是见谁。”

          兰陵王终于开口应下:“对。我来见我的义父。”

          花木兰略愣了一下,惊于兰陵王的直白。他回想起上午自己随口一提的“守孝”,不禁满心都是愧疚了。“抱、抱歉班长,我没有想到你父母……”

          “没什么想不到的。”兰陵王口吻平淡。就是这一片土地,这一族人民让他失去了家国,还何必惺惺作态地道歉。

          花木兰叹了一口气,觉得有些东西他懒得再去隐瞒了。他略带试探性地说:“班长,来玩游戏吧。”

          “你认为我们的关系亲近到了那种地步?”

          “……花木兰无语:“行吧,也是。”

          兰陵王回头,像老人看顽皮孩子那般满是怜悯和慈爱地望了一眼他,看得花木兰一身鸡皮疙瘩。

          花:班长,你那眼神好吓人……

          兰:没有吧。

          花:有!

          兰:那好。随你。

          花木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班长别送了,我快到家了。”

          兰陵王“哦”了一声,停下了脚步,脱下了身上小了整整三圈的外套,抻臂递回给花木兰。

          花木兰低头看了看:“谢谢班长,亏你还记得。”

          兰陵王点了点头,看着花木兰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又向前奔跑起来。少年奔跑的样子好似在追逐太阳。兰陵王几乎有一种想将他拉回的冲动,想质问他这所谓盛世的太阳如此热烈庸俗、有什么好追赶的。

          但他当然没有这么做,只是看着少年跑远,逐渐脱开了视线。

       

          孤冷的夜里,花木兰撩开了上衫。

          一个人独居的小公寓里处处透着死气,隐约可以闻到自己的双手为了这片土地所沾染过的鲜血。花木兰未曾畏惧过,此刻却感到有些寂寞。

          他解下了胸前紧束的绷带,颇带嫌弃意味地瞄了两眼那两团缓慢脱离了束缚、逐渐凸起的东西,再用食指缓慢地摩挲寸寸肌肤。

          长城的边缘,风沙极大,磨去了这属于少女、白皙而光滑的皮囊,也磨去了他无用的犹豫和稚嫩。多少个日夜里,他白日面色轻松地清点叛军的尸体,夜里梦至的也是敌军首领沾满鲜血的脸庞。这样的生活他习惯了,以至于难以习惯现在的安逸与平和。

          守卫长城的伙伴曾经对他说:放心吧,去好好看看这片安逸富饶的土地。它之所以会存在,也要归功于你。”

          于是他便来了,以“休假”为由来到了这片他发誓一生以命守护的梦土,终于一览了他所创造的祥和。

          他很自豪,也很苦涩。当指尖触碰到本该柔嫩的肌肤上无数沙石磨砺或是敌人刀剑斩出的伤疤,他的心里便会有钝钝地疼痛传来。

          分明伤口已经结成了暗色的疤痕,鲜血流尽,已经不会痛了;他也应当自豪地把此当作军人的奖章。可到头来,他只是一个少年。当他看到那些高中生们笑闹着走在放学的路上,他便会想,若是他毕生做的也是这样的庸人,是否下场反而会更好。

          是否得以在年老的病痛中满足的死去,而非葬身于魔种或叛徒腥冷的刀锋之下。

          恐怕无人会想到,最坚定不移的长城守卫军队长,竟一个人在夜里独自彷徨犹疑。

          花木兰收起了桌上的残羹冷饭,正如他收起了自己满心杂乱的思绪。他将衣物整齐地褪下,一个人在月色下涤洗。他的神色安详地像是一个看尽一切的老人,也像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

          他没有开灯,只是将一件件衣物以四根手指提起,借着惨然的月光照一照,再一一晾起。

          也就是这般,他对着那件借给班长的校服上最微小的一块血点,在月光下愣愣地看了很久很久。


      【双兰】我家小可爱是女儿身(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