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杨子
    个人签名:肥宅,小说,懒癌
    关注3 粉丝3 喜欢66内容14
    贵州·遵义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3

    新文:有了你谁都多余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8

      落漆的红木窗在狂风呼啸下阵阵晃动,发出陈旧物品才有的嘎吱声,频繁闪过的雷光透过轻纱似的窗帘映射到那张苍白僵硬的小脸上,散发着死人般的寂静。

        半响,乌青色上方的眼帘微颤,一抹光锋锐而出。

        “唔~”

        床榻上的少年紧皱着眉头,生涩的睁开了双眼,平静地打量一番身处环境,忍不住抬手捏了捏鼻梁。

        随着刺耳的嘎吱声,伴随着冷空气,破败的大门被小心地推开了,少年闻声望去。

        一道落寞身影,青绿色的褶皱裙䙓,细着一圈红绳的白皙小手提着一盏泛黄的红灯笼,淡墨色的油纸伞吊着一个个精巧的银铃,雨水缓缓串成珠弹落到绣鞋边。

        “哥?哥!你……幸好!幸好!”

        “轰隆”得雷电一闪,女孩激动得连纸伞也顾不得收,踉跄得跑到少年的床边,蒙上一层水雾的黑白分明的双眼直望向他。

        少年眼底闪过一丝惊愕和难以描述的悲痛,心疼地话也说不出来,唇齿颤抖,僵硬的缓缓伸手抚上女孩儿的脸。

        女孩的面容实在难以描述,七八个刀痕犹如蜈蚣布满了她的脸蛋,一些还未结痂,血肉模糊,草草地糊了点膏药,委实吓人。

        两人相望而泣,空气中弥漫着悲伤的情的绪,谁又在意泪落下了哪……

        少年一把搂过女孩,紧紧地抱入怀中,半阖着眼帘,内心深处的惧怕回忆一幕幕地闪过,血色的,腥臭味的,令人作呕,咧嘴自嘲一笑,深吸一口气道:“哥,不会离开你!”

        暴雨不停,房檐上雨帘悬挂,唰唰的落入水潭,早就枯萎了的荷叶残根根本承受不起它的重量。可少年一字一句沉稳坚定,有一种力量来自胸腔。

        少年齐允昭和女孩齐厢是妖族的太子和公主,也是这场灭族之战王室仅剩的幸存者。

        自古以来人族,神族,魔族,妖族,鬼族,五族互相牵制,互惠共存。

        然而三个月前神族竟背地里联合鬼族攻打妖族,妖族君王御驾亲征苦熬一个多月,最终败落,连带王室七十多成员战死,贵族平民更是沦为奴隶。

        妖族局势已定,三位长老倾一族之力将齐允昭和齐厢兄妹送出,因为他们是王室最后的血脉。

        魔族。

        “王,据探子汇报,妖族太子公主并未被神族抓到,现如今以逃入人界。只是……不知具体位置。”

        案桌前静站着一个男子,一头有些散乱的墨发随意的拢到身后,垂眸无言,哪里还有往日的“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姣如玉树临风前”的贵公子傲然姿态。

        抬头的一瞬间,他那深色的瞳孔如同黑夜般深邃幽暗,不笑也能勾起三分笑意的薄唇轻抿,抿出一道完美的弧度,却偏偏令人感受的不到一点温度,空气就像瞬间真空了似的。

        止陌单膝跪着不敢挪动半分,身为暗卫对气场的敏感,他清楚地知道,王,生气了!百八十年不见过这样的王,可怕如深不见底的海,有种对吞噬的畏惧。

        “下去”

        止陌如听天籁之音,沉声回了句“是”,就心撞如雷的退下了。

        姬千枍轻轻地摩挲这面前的画卷,画卷上画着两个相拥而视的男孩,十二三岁的样子。

        被环抱住的男孩因为玩闹而白里透红的脸蛋有一丝羞赧,黑曜石般的眼睛里尽是无奈,宠溺对抱他的另一个男孩微笑。

        姬千枍冷冽的眼神微微回暖,唯恐惊扰了画中男孩,轻声道:“昭,等我。”

        话语间带着浓浓的情愫和眷恋,焦急不舍等等复杂的情绪揉杂在一起。

        清晨,在朦胧的薄雾笼罩下古老的安云寺隐约如墨画,穿过层层翠竹残缺的日光隔着红木窗撒落,十七八岁的俊俏少年轻轻摘下被微风吹落在肩的竹叶,当真是应了那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厢儿,我们今天就离开这里。”

        齐厢微楞,说道:“哥哥,那我们去哪里?”

        现在到处都是神族鬼族明里暗里的搜查,离开这荒远的小寺庙又能去哪儿?

        “去人族的宗门,一般修炼的人都会去哪儿,去哪里我们的机会更多。”

        “好。”

        齐允昭见她半点不犹豫就应下来,揉了揉她的头,笑道:“不怕哥哥把你卖了。”

        齐厢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着眼,无声地说着“你仿佛在逗我。”

        齐厢本不想多做打扮,可是齐允昭亲自挽过她的手,将朴素的银簪摘下,一席青丝长发自然卷曲着,如同墨色绸缎又像瀑布在发尾转了个圈,俏皮可爱。

        齐允昭为齐厢扎的是花顶鬓,碎碎的刘海轻柔的遮盖少女带有瑕疵的额头,小家碧玉宛如隔壁的妹妹,当然这本来就是他的妹妹。

        红粉相间的花簪子静静地绾在发间,齐允昭望着镜中她,心底一疼,他这个当哥哥的太没用了。

        齐厢继承了妖王的天赋妖后的美貌,是当年妖族有名四大美人之首,哪像现在齐允昭为她画上了精致的妆容还要戴上面纱。

        “哥哥,厢儿好看吗?”,齐厢抬头笑着看向齐允昭,女孩的眼眉弯弯,笑意盈盈

        “好看”,齐允昭不犹豫的说,“厢儿什么时候都好看。”

        齐厢嘟着嘴,不满地哼了一声,低声说:“一点诚意也没有,也是,我不如哥哥美。”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齐允昭自然是继承了家族的优良基因,美如冠玉,温文儒雅。

        齐允昭不反驳,说:“这到是。”

        齐厢瞪了他一眼,像奶猫子娇纵可爱,齐允昭抿唇笑了几声,转身朝外走去,齐厢只得跺脚跟上。

      厉害,文笔很好,继续努力!
      回复
      LV.12
      VIP
      任务达人
      冲冲冲( ー̀εー́ )
      回复
      LV.12
      任务达人
      夸夸夸!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