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于双
    于双任务达人
    个人签名:是个写手,lofer同名。(旧用户)
    关注0 粉丝7 喜欢1内容82
    河北·廊坊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24 内容:70

    星辰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LV.12
      VIP
      任务达人

      布克洛斯站在一座破旧的医院前。

      在这座巨大的城市中,弥漫着的只有震耳欲聋的寂静,曾经喧闹的街道上早已堆满了倒塌的房屋,耀眼的霓虹灯早已化为了黑暗,满城的风光已化为无尽的风声,现在的这里,只有灰蒙蒙的天地和废墟。

      布克洛斯知道他要做什么,他知道他来到此处的目的,顺着摇摇欲坠的楼梯向上走四层,从左数第七个门,布克洛斯正站在这扇门前。

      门上落满了灰尘,玻璃早已浑浊不堪,上面爬满了细密的裂纹。

      布克洛斯伸出手,打开了门。

      病房里面没有开灯,窗帘拉开着,窗外正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昏暗的天空铺满了沉重的云朵。灰色的城市仿佛一座钢铁森林,在雨中沉默着。

      病床的床头有一支花瓶,里面放着几只早已枯萎的花。整个病房里弥漫着寂静的味道,在这死气沉沉的寂静中,躺着一个小男孩。

      男孩的脸色苍白,像一张薄薄的纸,呼吸面罩之下,男孩正艰难地呼吸着,病房中飘浮着的灰尘笼罩着死神的气息。

      布克洛斯走到病房前,静静地看着病床上的男孩。

      男孩大概是听到了灰尘落地的声音,艰难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来访者,用眼睛询问着来意。

      “我是来带你走的。”布克洛斯说。他看着床上的男孩,男孩的生命如同床边的吊瓶,正一滴一滴地流逝着。布克洛斯向男孩伸出手去。

      “哥哥!”这叫声让布克洛斯吓了一跳,这是那病床上灰色的男孩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但也如灰烬中的火星,毫无生气。

      “哥哥……我想回家……求你了,大哥哥……带我回家吧……”那浑浊男孩艰难地请求着,的呼吸声如破了一角的风箱,任凭痛苦的狂风卷过。

      布克洛斯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伸出的手停住了。

      他的心中有什么正在渐渐回荡:金色的阳光、柔软的草地,有布谷鸟正在树梢上的唱歌……

      “别吵。”布克洛斯在心里大喊着,“别吵了!”

      他睁开眼,眼前依然是那个灰色的病床和那个灰色的男孩。病房中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

      “大哥哥……

      布克洛斯把手放在了男孩的额头上。

      “你叫什么名字?哦,罗尔,真是个好名字……”布克洛斯坐在床边,轻轻地和男孩说着话。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在这灰暗的世界中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大哥哥……”男孩轻轻地叫着他,声音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在远离这钢铁森林的地方,有一朵花儿静静地开着,这声音就是那花开的回声,转过灰色的天空,传到这间病房中。

      “我的爸爸妈妈呢……我好久,没……没有看到他们了……”男孩的眼里有点点火光。

      布克洛斯静静地看着病床上的小男孩。他的父母亲人早已抛弃他了,世界的末日到了,所有人都撤离了。那些逃走的家伙丢下了很多人,他们被留在了这巨大而冰冷的钢铁森林中,如同洪水中无助的点点星光,被水打湿后再也看不见踪影。

      布克洛斯看着这个无助而又脆弱的小男孩。男孩眼中残存着的希望让布克洛斯想起了什么,那是他早已忘却的,名为活着的美好。

      布克洛斯轻轻地说了什么,那男孩听完后,咧开嘴开心地笑了。

      布克洛斯没有说出实话。

      “大哥哥……”那男孩轻轻地叫着,床边灰蒙蒙的吊瓶中正一滴一滴地向下滴着,秒针在天花板上转动着,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哒声。

      “大哥哥……”那男孩叫他,“你,你的父母呢……

      布克洛斯的身体一震,男孩虚弱的声音如同一道利箭,射进了他的心里。那些歌声和鸟鸣又开始在他的耳边回荡,似乎有阳光正照进病房,在他早已淡忘的记忆深处,如鲜花般灿烂的笑声交织一片……

      刺耳而尖锐的刹车声如一把尖刀,割断了这些灿烂的颜色,将布克洛斯带回到这间病房。男孩正疑惑地看着他。

      “我没有父母。”布克洛斯冷冷地说道。

      既然那辆车带走了我的一切,那我何必去费力怀念。布克洛斯对自己说。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手上有什么东西,扭过头,是小男孩握住了他的手,男孩的手像冰块一样冷,但对于布克洛斯来说,这仿佛是他死后所触碰过最的温暖的东西,像是一团火焰,在他的手中熊熊燃烧着。

      在这无言中,那吊瓶中的最后一滴终于也滴下了,男孩的火焰要熄灭了。

      布克洛斯把男孩从病床上抱起,走到了窗前,夜空中的繁星闪闪,不时有流星划过天际,像是天使晶莹的眼泪。在这片废墟上,却飘着童话一般的梦幻,窗外的风似乎从未如此温柔,它从遥远的天边来,吟唱着神圣的歌曲。

      小男孩躺在布克洛斯的怀里,轻轻地拉扯着他的衣服,询问着他的名字。

      布克洛斯看着浩瀚的星海,耳边是风儿温柔的歌声,像是在应和他的回答。

      “我是死神。”

      他张开了翅膀。

      星辰散尽,曙光乍现。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