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巡游月球
    个人签名:「 星 际 漫 游 ✨」
    关注0 粉丝0 喜欢4内容2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5

    「 凹凸」幼瑞。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幼瑞。修炼期间。

      …最后一个。

      面前魔兽倒地扬起一片尘埃。单手撑于地面直起身长呼一口气开始调整呼吸,挥臂甩去刀上部分血迹。还是不行,虽然完成了自己定下的狩猎任务,但中途还是容易乱了阵脚。尘埃散尽时自己呼吸也趋于平稳,抬手将刀扛上肩膀打算原路返回,突然听得身侧草丛发出窸窣声响。

      即刻作出反应转向声源处向后撤出半步压低重心,放缓呼吸握紧手中刀柄做好防备姿势集中注意于抖动的草叶。

      静待半晌却从其中探出一只幼兽,稍稍放松神经轻叹一声,待幼兽完全钻出看清其身形后不由一怔,只机械地转动脖颈目光随着它移动。

      接下来发生的也正印证了此时的猜想。

      幼兽哀嚎着跑向方才丧命于自己刀下的魔兽,在那尸体旁转过半圈,而后用鼻尖去轻拱那具已不会再回应的身体,细小的呜咽清晰入耳鞭挞心脏带来阵阵钝痛。

      负罪感油然而生。寒意自脊椎蔓延四肢,身体仿佛被钉在原地般沉重到无法移动半分,艰难咽下一口唾沫才发觉自己从刚才开始便一直屏息。

      幼兽无助模样无疑是在许久未曾触碰的柔软地带狠划几刀直搅得血肉模糊。鼻腔涌上一股酸意,呼吸又一次乱了频率,张开嘴无声喘气试图强行压下迅速翻涌而上快要决堤的情绪。终于找回身体的支配权几近慌张背过身不忍再去面对眼前画面。攥紧拳头任由指甲深深嵌进皮肉,肢体上的痛感勉强拉回些理智,再次睁眼紧盯着脚下石子咬牙抬臂狠狠蹭去眼角少许湿润。

      ……既定事实,无法挽回了。…回去吧。

      之后几天自己都未能安心入眠,闭眼尽是那头幼兽的影子。也尝试着通过增加修炼难度好让自己疲惫些,但执起刀后耳边又是些哀鸣。索性取消了几日的修炼改为全天在采矿区帮忙,相对简单的体力劳动很容易达到了不错的效果。还是会做梦,不过比起清醒着要好些,起码身体得到了休息。

      后来将刀放在溪中冲洗了一整个早晨,自己也盘腿坐在水中。晨间的溪水冰凉刺骨,足够令人冷静思考,也算作一次修行。

      更久以后我也终于明白:刀上的血,是怎么也洗不干净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