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可艾
    个人签名:等我的孔明先生回来
    关注24 粉丝21 喜欢79内容5
    广东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恋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Lv.8

      【王者荣耀&亮蝉同人】

      “大家,好久不见”

      壹.

              东汉末年,蜀地的桃花源日日满是香火与供奉。

      出嫁的新娘路过此地,四处传来《桃夭》的吟唱声。

      “为何出嫁的新娘特意选此地祭拜?”那时的貂蝉尚还年幼,还未是许多年后的绝世舞姬,倚靠在养父身旁问道。

      “因为这桩姻缘受了武陵仙君的恩惠呀…”他眯眼道。

      一阵祭拜后,众人惊呼,桃树上卧着一仙风道骨的公子,轻摇桃花扇,惊鸿一瞥,疑似天人。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于众人视线中,貂蝉也因那一眼,铭记于心。

      贰.

      花开又落,此时的她,正享受着豆蔻年华。逃避练舞与同班玩耍的她走过深林与流水。无意间迷失方向。只闻风中淡淡桃花香。不觉,清水哗哗,粉云缭绕,鸟蝶成鸣。世外桃源入眼。

      再美又如何,她脑中迷糊了一阵,才意识这似乎并非尘世,心中毫无眷恋之心,只剩不安。

      又是一阵桃花风,拂去她的不安,回首一顾,那人倚靠在桃花树下,手中轻晃酒壶。

      这一次,她总算是看清了。

      此时的他银发下的桃花眼正注视自己,平淡似水,眉间的美人尖煞是好看,微粉的薄唇带着淡淡笑意,肤白若千年不化的霜雪,白衣分扇,一举一动,似清风明月。

      简直美得不像人,她惊叹。

      与许多年前别无两样,她奔向前去,大声唤道:“武陵仙君!”

      他转过头,笑意更深。

      “你是武陵仙君吗?我…我是貂蝉。”她道。

      他依旧一言不发,脸上笑意未变。内心却淡然:

      我管你是谁…?

      半晌,像是破天荒似的,他开口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笑道:“捉迷藏捉进来的。”

      “……”虽是玩笑话,但他也能窥出她心中的不安。

      “想离开?”他问道。见她点了头,武陵仙君饶有趣味地看着她。“跟着我念。”她又点了点头。

      “——武陵仙君貌美倾城。”

      “武陵仙君貌美倾城。”

      “——武陵仙君结缘八千。”

      “武陵仙君结缘八千。”

      “——武陵仙君上善若水。”

      “武陵仙君上善若水。”

      就这样迷糊地跟他念了几句,他蓦然一笑,明眸皓齿,乃至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她又一次看呆。

      他伸出纤长的手指,一朵桃花绕指尖而出,“跟着它。”

      她随着这一抹粉前去,忽的回头一笑:“仙君,谢谢你,我不会忘记你!我会回来找你玩的!”

      他笑着摇摇头,心情大好。她跟在那朵桃花后,走过山水,拨开柳暗花明,总算是回到了家,花明那一刻,桃花花瓣凋落,她连忙伸出手去接,那朵淡淡的瓣儿却消失于她的掌心,只留下桃花香。

      叁.

      几月有余,这日武陵仙君正逗着湖里的鱼,碧波荡漾,淡粉的沿岸被清风撩起微波,桃瓣被卷入湖中,激起更大一圈波澜。

      “仙君!!!”甜美的声音穿入他耳中。

      他一惊,险些掉湖里,白色的衣摆被湖水浸湿了一部分。

      他正过神,回头,她正好也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又怎么进来的?”他愣了半晌才发问。

      桃花源乃是祭拜他的地方,内部的武陵源为他居住的地方,通往内部的通道交错迷离,难以进入,如果说第一次她误打误撞闯入是偶然,那么第二次…?

      他正思索着,她嘻嘻笑道:“上次迷路我做了记号,返回时也做了记号,自然就知晓啦。”

      他扶额,揉了揉被风吹乱的银发。万一被过路人看到了,万一被人闯入,万一武陵源成为旅游胜地……他不敢再想下去。心里骂道:这死丫头,是要逼我搬家么?

      只见她递出怀里一樽酒,甜笑道:“从古书上看到仙君爱喝酒,于是就提酒来报恩啦。”武陵仙君本不稀奇凡人的玩意,却又好奇地凑了上去,只闻一缕缕酒香破盖而出,于是便点头接过。

      他领着她在武陵源瞎兜转了一路,这丫头不免好奇。

      半晌,貂蝉突然问道:

      “仙君,你又没死,他们干嘛在桃花源祭拜你?这不咒你死嘛?”她嘀咕道。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心中如同千万匹马奔过。

      还没完,“仙君,你是不是很穷?他们祭拜你时,总供奉吃的,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的。”她说。

      “……”他内心好似天打五雷轰。不供奉吃的难不成供奉屎?!

      罢了,童言无忌。

      又不知多久,她问道:“仙君,你叫什么名字呀?总算是人问的问题了。

      “你不是知道吗?我就叫武陵仙君。”他道。

      “骗人!哪有人名字那么怪的?”

      “这个我不能说。”这是事实,神不能向凡人透露姓名,“告诉你的话,就犯了天条。”

      “哦……”

      桃瓣簌簌地落,依旧是粉云缭绕,清泉石上流。她正踏着泉间苔石,武陵仙君莞尔道:“你该回去了,天黑了。”

      貂蝉抬头望了一眼天,道:“这还亮着呀。”

      “武陵源只有昼,没有夜。”他道。

      她点头,半会儿,又转头道:“不要,我不想离开这里。”

      “你的家人会担心。”他提醒道。

      话音刚落,“咕噜”的声音从她肚里传来,她用澄澈的大眼无辜望向他:“仙君,我饿了。”

      “这我可不管。”说完便转身离开。

      又不知多久,风渐渐拂面,带来些许凉意,桃瓣落于他发间,点缀这一番美景。正小悉的他,因一阵毯香醒来,他理好银发,寻着香味觅到了河边

      只见狼狈的貂蝉蹲坐在火堆旁,正享受着灰褐色的烤鱼。

      前一秒武陵仙君还担心她是否会饿昏,此刻连想把她丢进水里淹死的决心都有了。这丫头吃了他最喜欢的神仙鱼!

      貂蝉得意地举起手中烤鱼,灰头土脸的她问道:“仙君,火是我生的,鱼也是我烤的,你看我聪不聪明?”仿佛还在等着他夸奖。

      他仍保持温柔的微笑,“当。真。是。聪。明。啊。”六字却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罢了,家还在,没被她烧光就不错了…

      又闹了一两天,这丫头终于想家人了。

      临走前还眨巴着眼睛问道:“仙君,我下次还可以找你吗?”

      他轻摇桃花扇道:“我可不是想见就见的。”

      她沉默半晌,又抬头道:“那我要怎样才能再见到你?”

      这一次,武陵仙君带着疑惑的神色凝视她,无奈笑道:“将我的故事刻在桃木上,再将《桃夭》抄上千遍便能。”

      这当然是他的玩笑话。

      貂蝉却认真地点了点头,便挥手离去。

      只剩武陵仙君伴同一地粉云微笑地注视着她的背影

      肆.

      几月有余,武陵仙君一直静守着武陵源,赏着花海变迁,望着云卷起伏,树底下是一樽又一樽桃花酿,枝头的桃瓣缓缓跌入酒樽,打起转儿,酒香与桃香在空中交织着,酿得刚好。

      他第一次觉得世外桃源不如换来一人陪伴。

      他轻靠桃树小悉,闭上双眸,仿佛与桃源融合在一起,美得一发不可收拾。

      少时,轻和的脚步声由小渐大,他虽察觉,仍闭着眼静坐。一阵又一阵的磨擦声从树皮传来,他嘴角微微上扬。着声音微小得很,仿佛生怕打扰了他。貂蝉犹为满意地凝视桃木,巧笑,抱起沉重的笔墨走向别处。

      又不知多久,仙君这才起身。

      “好了,不用再写了。”温柔似水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她转过头,墨色染花了她半边脸,也依旧掩盖不住动人的笑意:“仙君,我只抄了四百遍,你怎么就出来了?”

      武陵仙君环视了一周,湖水清泉流溪旁的几方青石与桃木,皆有一层难以看懂的黑色墨迹,依稀能让人辨得正是诗经《桃夭》里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也倒别有一番风韵于此,尽管字触目。

      “我不出现你难不成真抄上千遍?”他边说边牵着她细白的手走向近处小溪。仙君用纤长的指捎过清水,轻轻抹去她脸上的墨痕。貂蝉忽的止了语,微笑凝视他。

      他被这带着笑意的桃花眼注视得不禁双颊发烫,他避开了这双眼,手中力度不再轻柔,而是直接搓掉她脸上的墨,看着她脸变形的样子偷偷发笑。

      他起身,往武陵源最中央那棵千年桃树走去,清风扰乱着花飘落的轨迹。他有些好笑地端详着树木上那几行歪歪扭扭的字迹,正是关于他的记载。

      “你真那么想见我?”

      “当然!”她点头,“谁不想天天见到貌美倾城、结缘八千、上善若水的仙君呐?”

      他忍俊不禁,没想到这丫头还记着当时自夸的玩笑说辞,“我还没飞升呢,所以,准确来说,我还不是仙。”

      “仙君在我心中永远都是仙。”

      这话从她口中说出竟异常正经,令他一时不知该怎么接的好。

      “好了,以后…想见我便直接来。”

      此后她果真常来,武陵仙君身旁也热闹许多。……

      “仙君!!”貂蝉奔向武陵源,长发随风飘起,淡粉水锈也上下飞舞着,异常兴奋。

      “噢?怎么了?今日是捡到宝了还是又想我了?”他以扇遮面,笑道。

      “仙君,今天是我的生辰哦。”她连忙挥动着激动的小手,很是可爱。

      “哦。”

      “哦???”貂蝉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

      “你想要什么生辰礼物?”过了一会儿,他这样问道。

      她笑着,水灵的双眼注视他道:“我想要仙君跟我回家。”

      “什…什么?”他双颊飘忽起红云,“你还那么小,我…”欲言又止,明显是误解了她的意思。

      “我和朋友们还有养父说我见着武陵仙君了,他们不信,偏说我傻了……”

      “仙君你跟我回家,我请你做客好不好,这样他们就信了。”

      他洁白无瑕的脸烧得更烫,“那就说你傻吧。”

      跟你回家?还做客?不可能。

      “哼!”她好看的双眸直瞪他。

      仙君回以微笑,轻声道:“闭上眼。”

      见她瞑目,武陵仙君打了个响指,并示意她睁眼。千百丝缕风拂过,那棵千年桃树花开更艳,一树芳菲怒放,枝干上数条红绳随风摇曳,深浅不一的桃瓣旋转翻飞,酿得空气尽是甜香,满天花海染红半边天,一阵又一阵红雨落于她眼前,随风而去,掠过每一草一木,贴近每一方水潭仓促飘向远方……

      她回眸一笑,一树繁花皆失了色。

      “仙君,谢谢你。”

      直到她离去回了国都,从武陵源飞来的桃瓣依旧-成群的掠过天际,翻涌起一阵又一阵花海。

      国人见了,皆大惊又大喜,成群前往桃花源供奉香火。

      我看似无所不能,

      你若是想要天上星,我摘给你

      你若是想要海上月,我捞给你

      往生也惟你一人罢了……

      众人惊叹的“千年奇观”维持了三天三夜,只有貂蝉知道,那是仙君赠予她的生辰礼物。

      伍.

      一袭粉烟不败地开,似曾相识的燕归来。

      “绝世舞姬”的称号名声雀起,传人们耳中,她再不是昔日那般天真与大大咧咧,越发妩媚动人。

      当然,只在仙君面前天真无束。

      十年对于貂蝉来说长久,而对仙君来说短暂得如同一个梦。

      她在自己心里种下了一棵桃树。

      “仙君。”这日花开正烂漫,薄得透明的瓣儿在她身旁流转,他回眸见到她时,心中漏了一拍。

      她桃红的唇微微扬起,透彻的桃花眼望着他道:“仙君啊,今天是七夕,你一个人在桃花源怪孤独,我带你去我们城里玩吧。”她眯眼笑着,乌黑的发扬风飘起。

      “不去。”他淡淡道,耳根子却是晕红的。
      啊?为什么啊……”她睁大了眼直盯他。

      实在是被她盯得没办法了,害怕自己脸越发烫红的被她发现,也只好缴械投降。“我陪你去便是了。”

      街上二人正手牵手。

      旁人惊了。平常连男人都不屑看一眼的绝世舞姬竟依偎着一翩翩公子。

      仙君为方便化了相,浅蓝的发散在风中,衣摆从白渐变到蓝,手中的桃花扇化作一把溢发琉璃蓝光的扇,眉间的红印也随之隐去。

      他四下张望,似乎一个人久了,不大适这突然间热闹的人群,俯首瞄了一眼正相牵的手,耳尖赤红,很不自然地主动松开。貂蝉反而笑吟吟地捥上了他的臂。

      心里直笑仙君纯情。

      人群中闯入一人,看来年轻,拦在他们面前。“把手放开。”

      “你谁?”

      “她,我的。”

      言简意赅。

      “你有什么好的?我是城里最有钱的人。”来人明显误认了两人的关系。

      “我有一座岛。”仙君不紧不慢道。

      “……”
      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那人是有几分姿色。

      仙君闻言一笑:“如果好看犯了天条,那我早已罪恶滔天。”声音极柔极苏,一片女子痴汉赤面,连貂蝉这个只为他而动心的人又动容几分。

      可这太招蜂引蝶,貂蝉只想拉他赶紧离开。而仙君反倒先将她牵离人群。

      走着,貂蝉不禁扑哧一笑。

      “怎么了?”仙君望向她。

      尽管她忍着,眼里的一片笑意还是无从掩藏:“仙君可真是小蝉见过的最自恋的仙了。”

      仙君没好气哼道:“一是为了给你面子,二是面对凡人挑衅我忍不住,三是我有钱有颜是事实。”

      你不懂,只为你而自恋无比。

      闻言她又笑了,“都说武陵仙君结缘八千,就不曾想过自己的姻缘?”
      他凝视着吃糖葫芦吃得满嘴糖渣的貂蝉,眼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半晌,他哈哈笑道:“我都是个活了上千年的老头子了,哪有姑娘喜欢。”

      “明明就有人喜欢!”貂蝉注视着她,说道。

      面对仙君玩味的一抹笑,她又道:“我是说…你又有钱又有颜,满街姑娘都喜欢。”

      包括你吗?这四字他终是想问没问出口。

      他不禁失笑,貂蝉趁势将那一串本来买给他却遭拒绝不吃的糖葫芦塞到了他嘴里。

      “……”甜滋滋的玩意。

      人间独有啊…

      他沉默半刻伸手向她,貂蝉轻捷闪过,未曾想他动作更快,一把按住她肩头,擦掉了她唇角的糖渣,“别乱动。”那动作极轻极柔。
      她甜笑,头顶上方的人儿柔声道:“丫头还是那么狡猾。”

      又是磕了好几碗美酒,她还是不愿放他离去。

      阑珊的夜过半,灯火将各家轮廓倒映于长街,红影暖得令人格外心安,漆黑得没有一丝云霞的夜将满天繁星洒下湖面,莲花灯游曳,在湖中划过一圈又一圈涟漪,惊扰满天星。

      貂蝉牵着他的手跃向一座大桥,桥上人络绎不绝。

      “仙君啊,我想以后每一个七夕都有你陪伴。”

      仙君欣然道:“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怎么办?”

      貂蝉没想过他会这么问,不假思索道:

      “我会等你回来。”

      仙君笑了笑:“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她摇头。

      “诸葛亮。”

      他唤起了自己尘封已久的那个名字,心中渐渐动容。

      随之,貂蝉愣了许久,十年了,相识那么久以来,她还始终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仙君…?就这样唤了十年。她心中思绪万千。

      诸葛亮凝视她许久,眸中星辉远胜湖中天上微笑着,忽的轻吻她额头。

      那一刻,貂蝉脑中一片空白,仿佛时间定格在了这一刻。

      一刻即是沦陷千年。

      再回过神时,桥上人已不见,他离开了,只留下淡然的桃花香和砰然的心动。
      殊不知,

      你在我的心里种下一棵桃树,从此用心血灌养

      据说很久以前,大火于此间烧了七天七夜,但里面的桃树却毫发无伤,反而花开更艳。路过此地的新娘,总能听到温柔的《桃夭》吟唱之声。有人盛传,曾于其中窥见位风华绝代的男子,惊鸿一瞥,疑似天人。
      据说很久以前,大火于此间烧了七天七夜,但里面的桃树却毫发无伤,反而花开更艳,仿佛劫难后洗礼的重生。

      而这里也成了痴男怨女的祈愿之地。

      我的情劫因你早已安然度过,飞升成仙也就此失去意义。生命漫长无涯,而落花寄托着无尽的思念却不知飞向何方。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你理应如他们,值得平凡又幸福的一生。

      愿你这一世,下一世,再也不记起我。

      柒.

      现代。繁华纷纷而临,落尽人间。

      貂蝉蹦哒着融入这富含浪漫气息的世界,在星光下留下印记。此时的她,一袭紫衣翩跹,袖口上那迷人的紫似染上了星河,长发如瀑般披散腰间,鬓边几缕青丝在风中飘扬,优雅且精致,今夜是七夕之夜。

      早已与朋友结伴相约的她兴奋踏入夜市。

      欣然笑着,不觉擦身人经意一撞,手中刚折的一抹桃花落了地。

      是无意还是有意。

      她欲要捡起,怎知那人手更快。两手相碰,千年前的回忆涌上心头。
      和许久前那般,今夜不止满天星河,不该这个季节绽放的桃花竞相开放,一念间满人间轻香,伴随漫天星河缓缓而落。

      “仙君。”

      “好久不见”

      恋歌

      这么好的文没想到我居然能抢到沙发
    • 可艾抱解卡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北葬长白揉揉可艾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天!!大佬鼠

    • 可艾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2
      啊啊啊亮蝉久违了
    • 可艾嘿嘿,好久没写亮蝉了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忧凉°@可艾 可艾习惯的先甜后虐(结局还有悬念)嘿嘿是真的可艾!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可艾@忧凉° 知我者忧凉也【贼笑】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忧凉°懂我者可艾也(终于一起太开心)@可艾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好棒。!!!
    • 可艾雪碧姐我想你【大声】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好!

    • 可艾谢谢吖
      拉黑 10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