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24 内容:70

    其实想借这篇来推一首PSROSIE的《海底》,戴耳机效果好些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这并不是虚构的东西,但我曾在海水中见过月光。颜色偏白,是幽胧的一片,清浅得像是夜里的海水原本的颜色。很微弱,她的步伐就那样轻巧地绕过海面,不向下沉,但像是拐进了一个不存在于此世间的转角,倩影匆匆,同样惨白的唇间漂浮着一首无词无曲的歌谣。然后我的世界归于与海潮的黑暗,阴晦中能听见潮汐将身体漫不经心地推搡的声音,我闭上眼,胸腔窒闷。

          那是小说里的套路了,在海水中结束自己的生命时会感受到一丝不可思议的宁静。可我的眼睛被在水下几乎无法睁开,胸腔感到被什么挤压,大脑空白地只能盛下月光;那是我特意为自己营造的沉湎,但效果并不尽人意。于是我以意识推挤出最后几串肺中的泡泡,仰着面部,却固执地不肯触及几厘米以上的空气。我并不在海底。

          可是宁静并没有如期而至,我仍然听见了潮汐的拍打,在这个本该凝滞的空间里。那时,我的耐力基本上已经快要耗尽,两种欲望互相搏斗,看谁先能占领我的颈根,迫使我抬首浮上去、或是将姿势凝固在原地。头发一至水面便会湿黏黏得耷拉在脸前,出水的那一刻何曾与塞壬相像,反而像是一个没找准电视机便从海底爬出的女鬼。而在水里就全无这般的烦恼,漆黑的、海藻一般的发丝就那么乖顺地荡在四周,浮着,不曾来烦扰半分。这是我不想再次浮上去的原因之一。

          如我所说的,我仍然是没有如愿以偿。在真正的空白下,是无法感受到任何情绪的;只是有几个幸存的家伙将那种从未体会过的东西归类为自己所熟悉的“宁静”,而实际上并不是那样。那只是一种如同白纸般的缺失,失去了一切,忘记了躯壳,没有气息,丢弃了唇间的陈词与脑中的俗情,变成了一团孤冷的火焰,又随波浪虚度了三秒亦或十年的时光。我逼迫自己成为了半瞬的月光。然后我竭尽所能,开始下沉。

           来不及了,我想是来不及了。那时太姥姥已经害了那种没有名字的病,因为衰老终究无法治疗。她和姥姥一并生活起居,在见到了久居外地的母亲时,姥姥在四世同堂的氛围里替那位耆老以及逼临七十的自己宣布道:我们死后会选用海葬,将骨灰撒向大海。当时的我想,这是多么愚蠢的举动啊,我情愿沉睡在立有我的名讳的石板之下,每隔几年会有人给我献上巧克力与鲜花;将贡品丢进海里,反而只会被鱼类代为享之。一个简单的念头,那是当时的我,想要在宇宙里留下属于自己的那一道划痕,最大的心愿是有人指着我分明的身型叹息道“多么光滑的墓碑”,而非让神魂一并沉没进地球最深的壑谷,从此名做无名。说到底,骨灰在海里会去哪里呢。我不是海洋,也不是余烬,说到底无从知晓。

          那是少年的好奇心。可以这样说吧。

           来不及了,我想是来不及了。没有风了,海底何处来风。我喜欢夜间从陆地吹来的气流,沾染罢沙子的细腻再来光顾海上,温柔如同水流,都是细而密的,指尖无法留住,却的确划过指尖,像温柔而矜持的海棠。那种东西曾经在院子里种植过,那时还对其没有什么喜爱;她总对我聘婷着一笑而过,甚至不会停留片刻、留下一个娇娆的眼神,再对我福上一身。

          夜冷了。凉腻的水流将我包裹成一个液态的人形蛹,与海面呈平行,就那样向下沉去。时间的概念被海水带空,从而流失了,所以我并不知道已经是夜中几时,有没有人在把我找寻,他们会否斥骂我的贪玩。可我是空的,我除了包裹着我的潮汐之蛹也再一无所有,所以我其实不太在乎。海水卷走的颓唐尽数以泪光奉还,那不是我的泪水,是海洋的。我以手掌去徒劳地抚摸浪花,拿无声安慰,说,是我不好,别哭。

          然后我难免怀念起月光,因为我忘却了其颜色。被几乎永恒的黑暗蒙住了双眼后,色彩的概念是那样的薄弱也笼统,像一团以水织出的棉花,不知道从何想象起才好。谁知道呢,我想,或许我今后还能见证千万个清霄桂魄,又或许刚才是最后一回。

          来不及了,我想是来不及了。我闭上了眼,因为再睁着也是徒劳。世间有种种还能回应在眼前,但我逼迫自己不再去想。我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告诫,说,不要再想起自己的名字。就让一切撒向海洋。

          当世间将我抛弃时,我何尝不能抛弃世间?就这样空白的流淌,像阒静的光,赴汤蹈火了一趟,先涉世,再抽身转进不存在于这个维度的拐角,销匿最后的痕迹,将其溺亡。在躯体沉没至海底之前,你就随波逐流吧,也无人问津;捱至你的躯体飘零着降落之时,人们将你追寻,驾着喧嚣的汽艇,在海上抬头时,看见了颜色泛白的月。

          我深叹了一口气。其实只是微微张了张嘴,我再无可以使用的空气。那是一种穷尽了所有的感觉,在死亡来临之前的那种苦楚已经缓慢地流逝并且淌过了,但是余存的是一种孤寂,一种让我欣喜得几近发狂的廖然,压迫着胸腔,欲想让我最后在思绪的混沌中最后一次失去意识,把鸿蒙当作道路的重点而驰去。我看了看头顶,看着溘然长逝的一个名字,然后在最后,无可避免地抬动了颈根。还来得及。

          2019年7月5日,太姥姥与世长辞,终年九十一岁。衰老终结了这近一个世纪的漫长,而她的骨灰被依照愿望,撒向海洋。可我还未曾有半个91岁,甚至没来得及看见自己19岁的模样,便已恍然间发觉了生命那无可救药般的冗长。忆起那夜独自在海里的往事,我便看见了一条默寞的小船(业务花费了一千七百元,这一点被相当清楚地记录),吻着波浪走在夜间的海面上。我有幸成为那一捧颜色暗淡的灰,被柔和的凉意吞噬,以极为缓慢的的速度下落,一半游入鱼腹,一半溶解寂灭;或许还有那么一小部分的我经过无法度量般年日的漂泊,幸运地抵达了那神秘的海底,被从此无言地安葬于其间。

          属于一个人最后的姓名,应当被七分撒向海洋,三分抛向月光。

      其实想借这篇来推一首PSROSIE的《海底》,戴耳机效果好些

      LV.12
      VIP
      任务达人

      [s-12] 好看

    • 夙长歌谢谢喜欢。
      拉黑 5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2
      VIP
      任务达人

      冲冲冲

      回复
      LV.12
      VIP
      任务达人
      打赏了9硬币。
      回复
      LV.12
      VIP
      任务达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更新了 [s-12]

    • 乔池没想到大大是这样更新的 [s-57] 幸好我又点进去看了看 [s-14]
      拉黑 5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LV.12
      VIP
      任务达人
      打赏了9硬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